第一百八十三章 回谷

    楚云笙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冷冷道:“所以,昨天我们被人当刀使的帐现在可以清算了吗?”

    说罢,她起身,从马车上跃了下来,走到了那男子面前停下步子。

    昨晚在大街上,光线暗淡,她只将这人的模样看了大概,现在春光明媚,而且距离这么近,她才看清楚,对面的男子眉目清朗,面若冠玉肤若凝脂,即使是身着粗麻长衫,也难掩他一身朱玉风流的气质,一身泰然自若的气场,看样子并不为昨日的事情而感到有丝毫愧疚。

    见楚云笙走近,而且语气并不善,他再度一抱拳,面上依然带着笑意,不过这一次倒诚恳多了,他道:“昨日是我不对,当时的情况我也是没有别的选择,但见小兄弟你身手不凡,所以才想着寻求你的帮助,无奈出此下策,还请你原谅。”

    “原谅谈不上,但见你昨日就要踏伤那小孩子的时候,也动了恻隐之心,及时的勒住了缰绳,可见你也非大奸大恶之人,所以我们算是扯平了,希望以后也别再有牵连。”

    说着,楚云笙也不看他,转过身去搀扶从马车上走下来的小舅舅。

    然而,那人却长臂一伸,拦在了楚云笙面前,面上带着几分焦急和期待道:“恕我冒昧,小兄弟你们可是这山谷中人?”

    原来,这人等在这里,果然是想要混入山谷吗?

    可是山谷中住着都是从卫国边境迁徙过来的再普通不过的百姓,楚云笙相信应该没有人会与这人有所牵连,那么他想要进去的唯一目的便只能是去找元辰师傅。

    而这人是什么动机,她根本就不知道,而这人出了心思缜密之外,还跟着一路要追杀他的刺客,这样的人本来就是一尊麻烦,再加上本来就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所以楚云笙根本就不想听他到底是想要找元辰师傅做什么,她现在只想赶紧的回到山谷取了药莲花瓣儿给小舅舅入药。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都不关你的事,”楚云笙一手扶着小舅舅,一手轻按在腰际,那是她放软剑剑柄的位置:“麻烦你让开。”

    “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小兄弟,刚刚你也说了,我并非是大奸大恶之人,我此来只是想去找元辰先生,所以,如果你是这山谷中人的话,我想,可不可以麻烦你带我入谷?我在这里转悠一夜了,都没能顺利找到进入山谷的方法,然而,我正的是有急事要找元辰先生,麻烦了!”

    说着,他抬手掀开粗麻长衫的衣摆,居然对着楚云笙单膝跪了下来,行了一礼。

    楚云笙眉峰一蹙,冷冷道:“我并非这山谷中人,自然也没有权利带一个来历不明的外人入谷,所以,你别求我了,你的要求我办不到。”

    说着,她就要拉着小舅舅从这男子的身侧绕过去,然而这男子却不依不饶,身形一动,再度拦到了楚云笙面前,依然伸展开双臂,做阻止状:“你既不是这山谷中人,却又为何能进的了这山谷?我见小兄弟谈吐不凡,定然是跟元辰先生有着匪浅的关系,麻烦你帮我这个忙,他日若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定然肝脑涂地送还小兄弟这个恩情。”

    “阿姐,阿姐,看他的样子这么着急,咱们就带他进去吧,辰哥哥也不会怪我们的。”气息有些微弱,在楚云笙的搀扶下才勉力站起来的萧景殊见了这男子的执着,忍不住扯了扯楚云笙的袖摆,帮他求情。

    一听到萧景殊开口叫“阿姐”,那粗麻长衫的男子显然有些意外,他眼睛睁的老大,再次上下左右的打量起楚云笙来,但在下一瞬又听到楚云笙搀扶着的这位虚弱的贵公子居然叫元辰先生为“辰哥哥”,他的眼睛睁的更大了,长大了嘴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楚云笙抬手拍了拍小舅舅的肩膀,刚刚还冷冷的面容一见到小舅舅,立马浮现出了一抹温柔笑意,她道:“不是我们不帮他,而是帮不了他,元辰先生现在根本就不在山谷,即使他去了也找不到。”

    说着,楚云笙才从小舅舅的面颊上转回目光,落到身前那眉目清朗的男子身上,道:“我不知道你想找元辰先生所谓何事,但是我可以清楚明白的告诉你,他现在不在山谷。”

    “那他在哪里?”

    一听到元辰先生不在山谷,那男子的面上瞬间浮现出了一抹失望的神色。

    楚云笙松了按在腰际软剑剑柄上的手,淡淡道:“在一个说了你也到不了的地方。”

    说着,见那男子神色一紧,还要追问,楚云笙继续道:“我见你眉目清朗,并不像是身体不适有何症状,来这里找元辰先生,应该不是为了寻医问诊,所以,既然不是要紧的事情,你过段时间再来罢,兴许他就回来了。”

    元辰师傅跟姑姑还在辽国,最近通信告诉她,也就在这两个月会回来,到时候元辰先生是跟着姑姑先回卫国都城,还是直接回这山谷,她倒是说不准。

    本以为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也该让那男子打消了念头,奈何他却依然固执的站在前面拦住楚云笙和小舅舅的去路,追问道:“那小兄……哦不,姑娘,元辰先生现在在哪儿,要多久才回来呢?姑娘说的对,我确实不是为寻医问诊来找元辰先生,而是有要紧的事要向他打探,所以还请姑娘如实相告。”

    “我说的就是实话。”见他还是执意拦在路口,楚云笙的语气里也已经有了几分不耐烦。

    “那敢问姑娘,元辰先生现在在哪儿,哪怕是千山万水,我都可以去找。”

    也已经不想同此人多做纠缠,楚云笙直接道:“在辽国。”

    “辽……国……”

    闻言,那男子刚刚还一脸期待的面容上霎时间变成了失落和怅然。

    确实,这天底下,对于五洲大陆的人来说,还有哪里能比辽国更难到达的地方呢。

    那里隔着让人有去无回的无望海,所以一般人只要听到辽国的名头就会望而生畏。

    果然,在得到楚云笙肯定的回复之后,这人再不纠缠,有些失魂落魄的让到了一边,而楚云笙则抬手对跟在她身后刚刚差点没有忍住就要抬手给这男子一爪子阿呆招了招手。

    阿呆这才从这男子身上转过了眸子,在楚云笙的授意下,走到了前面,带着他们一行人进入了山谷入口。

    楚云笙走出了老远,再下意识的回头去看,见那男子还失魂落魄的站在刚刚那个位置,抬头怅然的看向南边,辽国的方向。

    她本来对这人的身份和目的并不关心的,但这一回头,再见他这幅模样,就不由得好奇起来,他到底是谁?来找元辰师傅又有什么要紧的事?

    不过,好奇归好奇,既然是很重要的事情找元辰师傅,她想,即使向他询问,这人也未必肯说与她听,所以楚云笙也只是稍稍想了想,就将这人和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再不去理会。

    多年以后,在重华殿紫金阙之上,待楚云笙再回想起当初在山谷里遇到这男子的这一幕,每一次都忍不住唏嘘和怅然,若是那时候,她对这人留了心,若是那时候她即使是不择手段的也要问出这人找元辰师傅的目的,那么她,他,他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然而,很多时候,一个不经意的擦身而过,就已经在命运的锯齿之轮之上印下了烙印,从而推动着它,继续向前,滚滚不能停歇。

    *********

    一行人,跟着阿呆熟门熟路的进了山谷,在傍着山脚走了约莫半里路的时候,终于见到了阔别近一年的村庄。

    良田美景,越陌度阡,田间地头里到处都有熟悉的村民在劳作,不远处还有鸡鸣狗叫,这样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界跟刚刚在山谷之外所见完全不一样,仿似是有人鬼斧神工单独开凿出来的一番景致一般。

    在楚云笙一行人出现的时候,所有还在田间地头劳作的村民们都停下了手中正在做的活计,齐刷刷的抬起头来,向他们看过来,起初目光中带着警惕和探究,但在见到阿呆和楚云笙的时候,所有人都齐齐的松了一口气,纷纷对他们扬起了笑脸。

    离楚云笙一行人最近的是依靠在田坎上抽着旱烟的村长,也是他最先快步走到了楚云笙近跟前儿,笑着同楚云笙打招呼:“原来是阿笙姑娘啊,我们还道是谁呢,自从你和元辰先生出谷之后,我们几乎是天天的盼着你们回来啊,这下可好了,总算是平安归来,对了,先生呢?”

    说着,村长抬起头来,向楚云笙身后四处张望,但见她身后只跟随了几个陌生的男子,并没有元辰先生的身影,他的眸子不由得一紧,焦急道:“先生可还安好?”

    住在这里的村民都是知道元辰师傅的真实身份的,所以也多多少少知道他跟卫国皇族的关系,在知道卫国公主出事之后,元辰先生和楚云笙阿呆也先后失踪,他们便也猜到了他们的去向,所以这也都是提心吊胆的为他们担心,盼着他们能平安归来,现在可算见着楚云笙和阿呆回来了,却不见他们尊崇的元辰先生回来,这叫他们如何不紧张。

    在村长说这一番话的时候,那些已经在往这边聚集过来的村民们都是竖起了耳朵,等着楚云笙的消息。

    在这一瞬间,目光掠过那一张纸质朴的面容上清澈的眸子里荡漾开来的紧张的神色的楚云笙,终于明白了为何元辰师傅会选择在这里隐居,而且一住就是数十年。

    她心底一软,连忙对着村长和村民摆手,解释道:“让大家担心了,师傅他没事的,只是有些其他事要处理,所以现在暂时脱不开身,待这两月过了,我想他就可以回来看望大家了。”

    唏……

    楚云笙话音一落,四下里响起了一片松了一口气的唏嘘声。

    村长刚刚还因为紧张而扭成一团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他转过身子,抬起他那只有着一层厚厚老茧的手,对那些就要聚过来问东问西的村民道:“阿笙姑娘他们肯定是赶了很远的路,需要休息,大家都散了散了吧,让他们好生休息,别打扰他们。”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才恍然大悟,立即都停下了要凑过来的步子,纷纷转过身子,往自家里跑,起初楚云笙还不知道他们跑那么快做什么,但她同村长告别之后,还没走到元辰师傅所居住的院子,就见到这些善良的村民人人手中提着东西三五成群的在往他们的院子里跑。

    有的提着一篮子鸡蛋,有的提着一篮子青菜,有的提着大米,还有提着一坛子米酒的,更有甚者直接抱了两只自家的大公鸡……

    而且还抢在楚云笙的前面到了院子,将手中的东西放在院子门口之后就一窝蜂的散了,连楚云笙说句谢谢的机会都不给。

    见状,站在楚云笙身后的小四感叹道:“我随我家主子也算走南闯北见过了不少的地方,不少的村落,但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温暖善良的地方,也难怪元辰先生会选择这里。”

    “是啊,我都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虽然同这些人从未谋面,但是他们面上的笑容让人打心眼里里觉得温暖。”从来都很少说话的木玄,这一次居然主动开口。

    而他们所说的,也正是楚云笙想说的。

    “阿姐,他们人真好。”就连小舅舅也感受到了,他松了楚云笙的手,转过身子,目光追随着那些离去的背影而去。

    楚云笙拍了拍小舅舅的肩膀,点了点头,就上前一步推开了院门,而这时候,阿呆嗖的一下从楚云笙身后窜起,跃上低矮的土墙,转眼就到了他所住的那间屋子门口。

    一见到阿呆露出这般神情和动作,楚云笙想起来一个问题,突然觉得有些头疼起来。

    阿呆兄可是极其维护他所住的那间屋子的……而现在他们这么多人,木玄,小四,凉月,花舞,凌锐,她……而现在,这里仅仅只有两个房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