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天机

    事实证明,楚云笙的猜测是对的。

    因为她才下意识的提起步子,走到了阿呆面前,就被他两指一动,勾住了衣襟,再一次毫不客气的将她拎了起来。

    而这一次的落脚点是在小舅舅休息的房间的屋顶之上。

    在这里练什么武功?楚云笙还疑惑着,阿呆则已经将她放稳,并在她身边打起坐,看到他如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也不动的样子,楚云笙才意识到……这就是阿呆兄的教导她练功?

    他到底是有没有理解教她武功的意思呢?

    心头正疑惑,但却也不好驳了阿呆兄的美意,楚云笙也在他身边打起坐来。

    然而,她才入定,却蓦地发现右肩一暖,一股暖流正从她的右肩缓缓注入到她的体内,而那股暖流经由右肩流动到她的四肢百骸,并引导着她体内的真气也跟着一起凝聚于丹田之处。

    楚云笙惊诧的睁开眼,果然发现阿呆兄正抬起一只手,掌心正放在自己右肩的位置,他的面上虽然依然带着亘古不变的青铜面具而且还闭着眼睛,然而楚云笙却觉得这时候的阿呆兄比起平日里更让人感觉到亲近了一些。

    见到他闭目运转体内真气的样子,楚云笙自然不敢再分心,也立即闭上了眼睛,顺着他注入自己体内的真气的引导,将真气流转了一个小周天。

    而这一个小周天之后,待她再度睁开眼睛,只觉得眉眼清朗,之前几次自己运用内力的那一丁点不畅和不适,现在似乎都已经没有了,她下意识的凝神,凝聚了内力于掌心,发现居然比平时更顺畅了许多!

    额头上有细细的汗珠子沁出,楚云笙轻吐一口气,只觉得神清气爽,浑身上下都觉得轻了许多。

    这说明她的内力在阿呆兄的引导下,精进了不少。

    果然高手就是高手,楚云笙睁大了眼睛,兴奋的看着阿呆,越发庆幸自己抱上了阿呆这位绝顶高手这棵大树。

    身边的人却完全不知道她此时内心的激动和崇仰之情,他抬手将内息调理好了,看到楚云笙正托腮定定的看着他,不由得眼睛一眨,转过眸子看向庭院里开的正好的几株桃花。

    他长长的睫毛下的眸子里一片平和,无波无澜,隔着青铜面具,依然看不到他面上的表情,只能感受到狰狞的青铜面具上泛起的银银光芒。

    早已经习惯了阿呆这般性子,楚云笙笑着从怀里摸出来一大块桂花糖来,递到了阿呆面前,柔声道:“好久不见你吃桂花糖了。”

    阿呆这才收回了落在桃花上的目光,垂眸看着面前探出来的这一只纤细的手掌中躺着的桂花糖,却没有立即接过,而是侧头,将目光落向了别处。

    “怎么了?”楚云笙不解道:“还在为上一次的事情生气?”

    看的出来,阿呆还是非常喜欢桂花糖的,不然也不可能在看到桂花糖之后,就立即别扭的将脑袋扭到了一边,若真是他不喜欢不感兴趣的东西摆在他面前,楚云笙几乎可以肯定他甚至会连眼睛都不会眨的。

    那么,唯一能让她联想到的理由就是上一次,在刚到卫国都城的时候,她为了让小四引开不离她左右的阿呆,而骗他说去买桂花糖,而且,也是从那一次之后,楚云笙再也没有见过阿呆吃过桂花糖,即使是走在大街上,看到有卖桂花糖的摊子,也不见他像往日一般,会驻足。

    闻言,阿呆却摇了摇头。

    那是为什么?

    楚云笙百思不得其解。

    正要再猜,却听阿呆蓦地开口道:“没生气。”

    说着,似是怕楚云笙误会似得,他转过眸子,看向安静躺在楚云笙掌中的桂花糖,指了指桂花糖,他又抬手指了指楚云笙,才用他那双清澈无波的眸子道:“买糖弄丢你,所以以后不吃糖。”

    买糖弄丢你?

    楚云笙眸子一转,才反应过来,原来阿呆说的就是那一次,不过他所理解的是上一次是因为他去买了桂花糖才把楚云笙给走丢了,所以那天晚上她一回到偏院,他就冲过来对自己说了对不起,原来是这样。

    原来他还一直在自责。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才开始自责不已,同时也掏心窝子的暖了起来,她将桂花糖往阿呆面前推了推,解释道:“你没有对不起我啊,上一次是我自己有事情要去办,所以才让小四带着你去买桂花糖,是我自己故意要将你支开的,错的是我,不关你事,所以你不要自责了,全部都怪我,而且你吃桂花糖没错啊,不然我怎么知道该如何谢谢你?”

    “谢我?”

    阿呆极少极少说话,所以说出来的声调跟普通人的都不一样,要降了一个调,而且嗓子有些晦涩,但好在音色很好,所以即使是这样,也依然让人觉得好听。

    “嗯!”楚云笙郑重的点了点头,见他还不接过桂花糕,索性抬手就将他的手拉了过来,将桂花糖塞到了他掌中,认真道:“是的,谢你,谢你每次都挺身而出来护我周全,虽然是师傅交代的让我来保护你,可结果却恰恰相反,每次都是你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保护我,即使是朋友,我也不应该理所当然的接受你对我的所有好,所以我才应该谢你,难道不应该吗?”

    阿呆愣愣的将楚云笙塞给他的桂花糖握住,看着刚刚楚云笙抬手就拉过自己的手的地方,眸光一错,有一抹光亮闪过。

    楚云笙心惊,暗想,不好,阿呆兄可是有洁癖的,刚刚说话间动了感情,太激动所以没有在意这一点,只想着让他接受桂花糕并且以后也能开开心心的吃桂花糕,不再为了她不再为了自责而拒绝自己喜欢的东西。

    所以也就忘记了他有洁癖以及抗拒与人接触的这一点了,等她反应过来,阿呆的目光还愣愣的看着刚刚被她那一拉抓住的手背的位置。

    楚云笙有些心虚的眨了眨眼睛,就打算要趁着阿呆兄还没有暴走之前,先来找个话题缓和一下气氛,然而,阿呆的身子却并没有挪动分毫,他抬手将楚云笙塞给他的桂花糖紧紧握住,不等楚云笙开口,他又道:“家人,不应该谢。”

    什么?

    家人?

    楚云笙因为心虚而想好的岔开的话题正滚到嗓子眼,却蓦地听到阿呆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她的笑容一时间僵硬在了脸上,脑子里的思绪也在开始打结。

    阿呆兄刚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一家人之间,不必言谢?

    这么说来,他是将她当成了家人来保护?

    反应到了这一点,楚云笙只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液都瞬间滚烫了起来,她的呼吸有些急促,情绪有些激动,睁大了眼睛看向阿呆,“你、你、你说什么,你是将我当成了家人?”

    然而,阿呆兄却已经不给她感激涕零的时间,他手中紧握着桂花糖,脚尖一点,就如一道闪电一般,转眼消失在了屋顶,估计是找某个楚云笙看不见的地方摘下青铜面具吃桂花糖去了。

    而楚云笙只得看着他离去的那一道影子感慨良多。

    家人。

    想来,阿呆虽然性格自闭,不愿意融入这个世界,但跟她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格外的渴望亲情,渴望家人说给予的温暖。

    从某些方面来说,阿呆比她更孤单,更无助。

    想到此,楚云笙从屋顶上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心里想到刚刚阿呆的那短短两句话,只觉得好像时间也慢了下来,好像春光也更暖了些。

    看明月绝美,看桃花倾城。

    *********

    一夜无梦,第二天早早,楚云笙就起来去查看小舅舅的身体,发现脉象依然虚弱,但气色去比昨日好了许多,而且因为烧退了,所以他人也已经醒了过来。

    待他睁开猩红的睡眼看向有着一对大大的黑眼圈的楚云笙的时候,连忙惊诧道:“阿姐,你昨晚没睡吗?可是殊儿又让你担心了?”

    “没有没有,”楚云笙连忙摇头,但还是没有忍住,打了一个呵欠,才道:“昨晚我睡得挺好,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所以才没什么精神。”

    听到她这么一解释,萧景殊连忙拽了她的衣角,激动道:“阿姐!阿姐!我也做了一个噩梦,梦到阿姐被人抓走了,他们说阿姐是妖怪,还将阿姐的额头砸出了血,我一边哭一边追,可是怎么也追不到他们,后来,我找了一块大石头砸他们,但是石头才扔出去,我就醒了,还好只是一个梦,阿姐还在……”

    越说,萧景殊似是越后怕,他紧紧攥着楚云笙的衣角,生怕她被人抓走了似得:“我跟他们说,阿姐不是妖怪,阿姐不是,可是他们怎么也不听。”

    说到这里,萧景殊似是想起了什么死的,他一把松了刚刚还紧紧攥着楚云笙衣角的手,蓦地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楚云笙的额际,然后几乎是有些失神的抬手抚上了她的额际:“阿姐,你这里,还痛不痛?”

    痴傻小舅舅的话,楚云笙乍一听,只觉得可能是他做了噩梦,也没在意,但后面看到他越说越伤心,再细想他所描述的场景,她的心就似是被人恶狠狠的揪了一把,再看到他居然失神的抬手摸在了自己的额际……前世里,那里有一朵红的有些妖娆的凌霄花胎记。

    他们说阿姐是妖怪……

    曾经,她就是被陈国人认为是妖孽转世,是会给陈国带来亡国的妖怪……

    再想起小舅舅从初见自己之后,就一直将自己认成了娘亲,觉得冥冥之中,也许他这个痴傻的人因为失去了正常人的才智,但却也窥得了寻常人看不见的天机也说不准。

    楚云笙的前尘往事,满腹辛酸,皆因为小舅舅的几句梦语而勾了起来,她鼻尖一酸,为了避免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在小舅舅面前落下累来,从而再次将他吓到,楚云笙连忙抬手,将他还放在自己额际的手拨开,看着他还满眼心疼的眸子,强行挤出一抹笑来,道:“那都是梦里,你看现在我不是好好的吗?好了,快起来吃早饭,等下我们还要赶路呢,再有几个时辰就可以到了。”

    听了楚云笙的话,萧景殊这才收回了神,看到她露出了笑意,他自己也笑道:“好的,阿姐。”

    楚云笙给他穿戴好了,又喂他吃下了半碗小米粥,这才再度踏上了去往山谷的路。

    本来按照她的性子,恨不得昨夜就直接连夜到山谷,不在这汾阳县城多耽搁一晚上,但是那山谷是元辰师傅多年来的隐居之所,自然也比不得别处,谷口外处处有机关,而且还有五行八卦阵,在晚上的时候,山谷里的村民都会启动阵法,以防有外人来干扰。

    所以,她才不得不在这县城多等上这一夜,只等着天明之后,由内部启动的阵**除去,然后再进入山谷。

    而至于入谷的方法,虽然上一次进入山谷的时候她是被春晓带着,而且一直在昏迷当中,并不知情,但是有阿呆在,跟着师傅在这山谷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对于这里的机关早已经熟悉的跟在自家院子里似得。

    然而,待到楚云笙一行人走到谷口的时候,却在那里,遇到了一个楚云笙并不喜欢的人。

    那人一袭粗麻长衫,骑在一匹高大的马上,正从谷口处向内张望,似是在等着什么人,在楚云笙一行人出现的时候,他警惕的一回眸,正巧落入坐在马车边上的那双清清凉凉的眸子里。

    这人,不是昨日那个趁乱利用自己的人是谁!

    楚云笙一见是他,眸子里顿时划过一丝玩味,昨日她还想着,可别再让她碰见,却不曾想,这人居然就到了这山谷口来了。

    那人显然也已经认出了楚云笙,他那一双剑眉一挑,转瞬,眸子里绽放出了笑意,还隔着老远,他就从马上跃下,对楚云笙抱了一礼:“好巧,咱们又见面了。”

    *******

    (云笙的故事写到这里,我才终于有一种就要将这个故事徐徐展开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居然是前面两本书都不曾有的,果然是我有所悟有所进步了吗?傲娇脸~求别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