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想通

    闻言,林叶霜猛的从楚云笙身后绕了过来,一把拽住楚云笙的袖摆,焦急道:“阿笙,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我二哥一定是误会了,或者是皇上搞错了,才会下这道指令,他应该是不知道你在皇太孙殿下心中的重要性的,而我二哥也只是奉命行事,还请你放他一条生路,我二哥回去再向皇上说明情况,一定会没事的。”

    林叶霜天生神力,平时随便一拽楚云笙都能将她拽一个趔趄,更何况今日她情急之下还是不自觉中带了几分力气,这时候的一爪子搭在楚云笙的小手臂上,楚云笙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此时即使不用掀开袖摆看,她也知道那里定然是一片殷红。

    她挣扎了下,想要从她的掌心里挣扎出来,奈何这一次林叶霜是带着较真的状态,楚云笙的力气在她手中完全如同挠痒痒,根本就挣脱不开她拽着她小手臂的爪子。

    楚云笙皱眉,正要说话,始终站在她身边一言不发的阿呆却突然身形一动,抬起指尖一把就将林叶霜拎了起来,并且在所有人都诧异的目光下,两指一交错,轻轻松松的就将林叶霜姑娘扔到了一边。

    还好林叶霜的轻功虽然蹩脚,但反应却不慢,被丢出去的一瞬,她已经在半空中一个鲤鱼打挺最后才险险的没有被摔个狗啃泥。

    然而始作俑者阿呆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的,静静的如同一尊玉雕一般,站在楚云笙的身边,仿似刚刚那个随手就拎了林叶霜并将她丢出去的人并不是他。

    而这次这一丢,不仅仅是林叶霜傻眼了,楚云笙都有些傻眼。

    阿呆兄今日这是抽什么疯呢?

    距离上一次在那个偏院墙头下初见林叶霜,并抬手点了她穴道已经过去这好几个月了,而且这几个月他们的相处都相安无事,楚云笙知道,阿呆虽然自闭,而且不愿意融入并接纳这个世界,但是对于身边的这些人却是并不排斥的,更何况可以说跟他们朝夕相处的林叶霜。

    然而,就是已经算是相熟的人了,在刚刚的这一瞬,当他意识到林叶霜可能伤害到了楚云笙的一刹那,还是毫不犹豫并不留情面的将她扔了出去!

    不,准确的说,他还是留了情面的,楚云笙想,否则的话,只怕林叶霜姑娘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了。

    但即使是丢出去,这么一个动作,也已经给李女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了,她的身子才站稳,双目已经通红,朝着阿呆恨恨的瞪了过来,眸光里的委屈一览无遗,她道:“阿呆,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居然把我丢出去了!枉我这些日子还跟你并肩作战一起保护阿笙,你怎么半点情面都不讲?!”

    然而,阿呆依然如同一尊玉雕一般,一动都不动。

    楚云笙只得站了出来安抚情绪已经有些要暴走的林叶霜,解释道:“可能阿呆兄刚刚是误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子。”

    说着,她还朝林叶霜眨了眨眼睛,并看了一眼对面自从看到林叶霜被阿呆轻轻松松给丢到一边之后就一脸焦急目光凶狠的看着她的林如辉,才继续道:“先将你二哥的事情摆平了,才是要紧的。”

    林叶霜这才将用鼻子哼了哼,将被阿呆激起来的这口怒气和委屈给咽了下去,抬眸对楚云笙道:“你会放过我二哥的吧?”

    闻言,楚云笙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子,背对着林如辉,道:“虽然他两次刺杀我,而且看样子也十分厌恶我,并保不齐我这里放过他,改明儿他又来刺杀我了,但是这个人情我还是要卖给你的,再者,他也是奉命行事,但是,林姑娘,若是再有下次,我希望你不要让我为难了。”

    听到楚云笙这么一说,林叶霜顿时松了一口气,她连忙摆手道:“你放心,不会有下一次,我这就跟我二哥一道回楚国,将这件事情弄清楚,然后再来找你。”

    这样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也相处了这么久,对于心直口快性子明朗的林叶霜,楚云笙早已经当成了朋友,而她的哥哥,她自然也是真下不了那个手去杀,刚刚说的那一番话不过是场面话,说给林如辉听的,现在既然知道他是被谁指派来的,知道了正主,她也就没必要再找他的麻烦。

    楚云笙点头应下:“好,那你们一路多加小心。”

    说罢,楚云笙转过眸子,看了一眼阿呆,就带着他上了御林军已经准备好的马车一路飞奔回了皇宫。

    而见她如此轻易的就放了人并不再追究,林如辉有些意外,但见自家小妹如此坚持的样子,而且又碍于她是皇太孙殿下派来保护楚云笙的,两者权衡了一下,林如辉只得遵从林叶霜的提议,不管怎么说,先回楚国向皇上复命。

    楚云笙一路回了皇宫,就开始着手安排她跟小舅舅去往元辰师傅隐居的那处山谷的事宜。

    这件事情必须得尽快安排好,小舅舅的身体能早一日得到治疗,便是多一分治愈的希望,所以她一回了宫,几乎忙的脚不沾地。

    晚上匆匆的将孙应文,王程,宋忻州等一行人召进了宫里,并没有说明具体的去向和位置,只交代说是去接公主殿下回京,并嘱咐了他们这些日子对京都重地的防卫和日常政事安排,确定了没有什么遗漏,而这时候已近深夜,楚云笙才遣散了众人,回了偏院歇息。

    才走到门口,一直跟在她身后一言不发的春晓再按捺不住,走到了她身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姑娘,你带我一起去吧,从卫都到山谷还有十天左右的行程,而且那山谷临近赵国边境,我怕万一途中遇到什么闪失,又如上一次您和皇太孙殿下遇到的那样,而我又不在您身边……”

    上一次是因为楚国内部有人与何容勾结,而且那一次他的目标是楚国的皇太孙,苏景铄,自然是不一样的。

    这一次,她只是同小舅舅微服出行,一行人隐匿了行踪悄悄到山谷取药莲而已,怎么可能会碰到此时应该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同燕国联姻事宜的何容。

    她摇了摇头,抬手搀扶起了春晓,笑道:“没事的,上一次跟这一次不一样,他上一次要杀的对象是阿铄,而对于他来说,我只是个无名小卒,更何况我此行的行踪也只有你我二人知道,就连孙将军和王将军我都没有泄露,所以又怎么会再次遇到伏杀呢?更何况若真是遇到伏杀,有你在也只是多了一个人深陷险境而已,你只要在这里,帮我留意着朝中的局势,在这里主持大局就好,这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元辰师傅也说,姑姑身体恢复的不错,看样子这两个月就有希望会回来,她回来,若我不在,你可以将这里的事务好好跟她汇报交接一下啊。”

    “可是,姑娘,关山万里,阿呆自然是不用说了,木玄小四他们都是汉子,虽然身手了得,但是做事到底不如我细心,不能将您和陛下照顾的周到,还是让我跟着吧,您已经重新制定了章程,而且朝廷也已经步入正轨,有我没我,其实意义都不大,如果你不让我跟着,我会寝食难安,度日如年的。”见楚云笙不带着她,春晓又一头跪了下来。

    “你错了,春晓,现在的卫国朝廷却是最不能离开主事的人的时候,朝纲才稳,还不成熟,难道你想有人步入李家的后尘吗?那是你我都不希望看到的,所以,得有一个我追信得过的人留在这里,所以,这个人只能是你,你知道吗?而且我此去真的不会有什么风险,更何况,这一路的大风大浪的,咱不是也平安的度过来了吗?”

    “可是……姑娘……”春晓还想再劝劝楚云笙,但见她的某种满是坚定和丝毫不肯退让的认真,她只得放弃恳求,站起身来,咬牙郑重道:“好吧,姑娘放心,在姑娘和公主殿下回来之前,我一定不会让朝中出任何岔子,等你们回来的时候,交到你们手中的一定是一个安稳朝廷。”

    听她这么承诺,楚云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见夜色已深,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太晚了,你也早点休息。”

    “好,姑娘也早点休息,我就退下了。”

    然而,楚云笙回了房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反反复复出现的,都是同苏景铄相识的片段,耳边回响的都是他的一言一语。

    他的笑,他的温柔,他的承诺。

    每每她想起来,都觉得心里似是裹了一层蜜有一般,甜丝丝的。

    然而,现在却不一样,一想起来这些,再联想到那已经布告天下的楚国皇太孙的婚讯以及今日被楚王派来追杀自己的刺客林如辉,她的一颗心就乱如麻,见不到,理还乱。

    但有一点,在她知道林如辉是楚王派来之后,在回宫的路上,她就已经想明白了。

    苏景铄应该是一早就预感到了自己的皇祖父会竭力反对他和自己在一起,并会派出身边的一等侍卫林如辉前来刺杀以绝后患,所以,他才会在此之前,就先派了林叶霜过来,陪在自己身边,无论如何,也是多了一层保障。

    怪不得她之前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苏景铄会派大大咧咧的林叶霜千里迢迢的赶来贴身保护自己,在这里,她终于得到了答案。

    但既然是这样的话,也就不难想到对于要和她在一起的这件事,苏景铄面对楚王要顶着多么大的压力。

    因此,那婚约,多半也是在楚王的施压下,甚至是他一意孤行一手操办的吧?

    这样一想,楚云笙顿时觉得心头压着的巨石瞬间轻了不少,但旋即一想到为了自己苏景铄要面对那么多的压力,再联系之前楚国皇族里有人勾结何容不放弃对他的刺杀一事,她也顾不得伤心难过了,一颗心里,满满的装着的都是对苏景铄的担忧。

    现在她只盼着早日到达山谷采了药莲来为小舅舅治好了病,她可以卸下肩上的担子之后,就去楚国找他。

    虽然她巴不得立即就快马加鞭的到他身边,然而现实却告诉她,不能那么自私。

    就这样,楚云笙心里装着事情,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直到天将破晓,才终于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然而,也只不过才睡了一个时辰,就被外面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阿姐!阿姐!阿姐!”

    敲门声之大,力道之大,楚云笙丝毫不怀疑再这么下去,不多时这黄花梨木门板就要被拍碎了。

    浑浑噩噩的脑子,在反应过来拿声音是小舅舅的,楚云笙连忙一个机灵从床上爬了起来,飞快的穿好衣服,才打开房门,就被萧景殊扑了一个满怀。

    比她还要高半个头的英俊男子这时候扑到她胸前,哭的像个泪人儿,委屈的样子让人见了都心生不忍。

    楚云笙连忙拍着他的后背,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萧景殊一边哭,一边忍不住抽噎道:“阿姐……你是不是又要走了?又要丢下殊儿走了吗?我听宫女姐姐说……你在命人收拾你的衣物,殊儿不要阿姐走,阿姐说的要留在这里陪殊儿,还要等二姐回来,你们不能留下殊儿一个人……阿姐……”

    原来是这样。

    听到他哭哭啼啼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楚云笙才松了一口气,抬手将他的脑袋从自己的胸前扶了起来,对他露出一抹轻松的宽慰的笑意道:“我是要出一趟远门,但是这次是带着你一起,并不会丢下你,怎么,你不想去吗?”

    “带我一起?”在听到前半句的时候,才止住了汹涌的泪水的萧景殊鼻子一皱,嘴角已经就要再度咧开,就要嚎啕大哭了起来,然而在听到她后半句的时候,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似是生怕自己听错了一般,又重复了一遍道:“阿姐你刚刚说的是,带着我一起?出远门?”

    见到他这么期待的样子,楚云笙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她用力的点了点头:“是的,我们一起。”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