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陷阱

    “举手之劳,还望阿笙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在那种情况下,我想是谁也无法放任姑娘不理的,更何况,姑娘还留我在这里养伤,为我治病,算起来,还是我欠姑娘的更多,还有,我跟阿笙姑娘也算是患难与共过,所以其实不必那么客气的,如果阿笙姑娘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以朋友相称相处,叫我阿宸就好。”

    闻言,楚云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瞪了他一眼,佯装生气道:“既然都是朋友了,那为何你还要叫我阿笙姑娘呢?见外的是你才是。”

    听楚云笙这么一打趣,苏宗宸垂眸笑着,长长的眼睫毛一眨,将眼底里那一抹异样的情绪恰到好处的掩盖了下去,他接过从小竹屋里走出来的竹生端出来的茶,抬手给楚云笙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但他只是将茶盏放在手中,并没有喝。

    他身上清凉而又华丽的气息随着他倒茶的动作混合在竹林里的清新的竹叶香里,只让人觉得身心舒畅,前所未有的放松。

    而他给自己倒茶又不喝茶的这一细节,让楚云笙心头一动。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面前的这个人丝毫不为过。

    他现在的身子是不适合饮茶的,然而还是让竹生沏了茶来,而且为了不至于她一个人饮茶有些尴尬,还给自己倒了一杯,捧着茶盏陪着她,能有这般细腻心思为他人着想的人,当真少见。

    楚云笙拿起茶盏,慢慢饮下一小口,才道:“好茶。”

    闻言,苏宗宸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答话。

    楚云笙本是十分好奇苏宗宸的身份,但现在一见到,却也觉得其实知不知道他的身份都已经不那么重要,面前的这人心胸坦荡,而且还带着一两分不经人事的羞涩,这样的人,无论他的身份是什么,但他的所作所为都凭自己的心思,无欲无求。

    所以,她也就放弃追问他身份了。

    时间仿似放缓了步伐的潺潺溪水一般,在这清幽雅致的竹林里,都比外面过的更缓慢了些。

    担心他在竹林下久坐会影响内息,她也没敢多停留,楚云笙又嘱咐了他身边的竹生一些关于他最近的饮食应该注意些什么,就告辞离开了。

    在下山回去的路上,骑在马上的楚云笙脑子一停下来,就想到早上春晓告诉她的那个消息,然而,一触碰到那一个点,她的脑袋里依然是一片浆糊。

    所以在经过一片幽暗的小树林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前面倒下的一堆树桩,眼看马就要径直撞了上去,她才终于从混沌中惊醒,抬手连忙扼住缰绳,险险的让马儿在那些桩子前停住。

    然而,才停住马,周围立即响起了一片利器破空的声音,和在树林里叶子在风声下摇曳拍打的声音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楚云笙身子一紧,跟阿呆几乎是同是从马上跃下,提起轻功就跳到了旁边的大树上。

    而那些利器声转瞬及至,他们才在大叔上落稳身形,刚刚还驮了他们一路的两匹马顷刻间就已经被射的浑身都是箭羽。

    而那箭正是昨日那个粉衣华服的男子射向她的,比袖箭更锋利的短箭。

    紧接着,几十个青衣人从树林深处突然冒了出来,提剑向楚云笙和阿呆扑杀了过来。

    在脚尖落向树枝的同时,楚云笙就已经抬手放出了旗花,并抽了腰间的软剑在手,她双眸紧紧盯着树林深处,一边搜寻昨日那个粉衣华服的男子,一边提醒阿呆道:“注意他们手中又暗器。”

    话音才落,就见几道银光穿透树林里茂密的树叶携着强劲的内力破空而来,于那几道银光同时出现的,果然还是昨日那个着粉色华服的男子。

    以阿呆的身手根本就不需要楚云笙担心,她现在要做的只是把自己照顾好以免成为阿呆的负担,所以看到那银光和粉色华服男子出现的同时,她的脚腕一转,飞速的掠下了枝头,避开了那几道银光的射杀方向,直接向着冲杀过来的青衣人击去。

    这些人的身手都不弱,而且几乎招招切中要害,所以楚云笙跟他们打起来也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她重生的这具秦云锦的身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惯了战场的厮杀和惨烈,每逢遇到与人围困击杀的情景时候,她浑身的血液都不受控制的沸腾了起来,说是她体内的嗜血因子被点燃了丝毫不为过。

    冲!杀!挑!刺!削!

    她的招式比那些青衣人更凌厉更狠辣,再加上有阿呆在一边帮她将身后的围攻着都解决掉,所以在楚云笙将赶在最前面的一批青衣人都放倒了之后,后面紧跟上来的人,都有些犹豫。

    虽然都还蒙着面巾,但是他们眸子里的恐惧和脚下因为迟疑而放缓了半拍的步子还是将这些情绪泄露无遗。

    而且,也不等他们再扑杀到楚云笙面前,树林里的这条官道左右两边都突然涌出来大批的御林军。

    这些人都是楚云笙早上出发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的,她想到这些人既然专门为刺杀她而来,那么一定会等她再出城或者出宫的时候下手,所以她才特意只带了阿呆两个人出来,而从城外到桃山,这里是最好隐蔽最好偷袭的地方,刚刚的那旗花,就是给隐藏在暗中的孙应文的部下发信号。

    那个放出柳叶镖的粉色华服男子也是一怔,没有想到楚云笙早有准备,他恨恨的一咬牙,只得放弃,跟手下的青衣人做了一个撤退的姿势,就要跑路,却听楚云笙在不远处朗声道:“你们跑不掉的,树林路两边是御林军,那一头是悬崖,而这边有我和阿呆兄,你们还想跑去哪里?乖乖束手就擒,供出你家主子是谁,说不定我还会放你一条生路。”

    楚云笙话音一落,就对两边已经蓄势待发的御林军做了一个手势,顷刻间身着玄色铠甲的御林军将士们分成两队,向已经围城一个小圈准备向树林深处逃亡的刺客们围拢了过去。

    即使的到了这样已经无路可逃的境地,那个粉色华服的男子依然一声不吭,那双晶亮的眸子里多了一抹视死如归的坚定,他又一次丢了手中的小弓弩,抽出了腰际的软剑,做了一个要拼死相搏的架势。

    楚云笙本也没有想在这里赶尽杀绝,她还想留活口,要问出这些人的来历,但见这些人这样子,估计最后即使能把他们擒住,他们也会选择自尽,她站在原地,负手而立,冷冷的看着场中的粉色华服男子道:“你们不说也没关系,就算你们死了,为了你们的大义而死,但是你们身上总会有蛛丝马迹,而一旦叫我找到这蛛丝马迹确定了你家主子是谁,第一,我会隐瞒你们以死明志的消息,第二,我会散布假消息,说你们已经叛变投向了我,身为刺客,想必你们的家人的性命也都在你们家主子手中握着吧,这样一来的话,你们的主子会如何对待你们的家人呢?我不介意这么试一试。”

    “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听到楚云笙云淡风轻的说出这样一番令人后背发凉的说辞来,始终保持着沉默的粉衣华服男子终于忍不住,对楚云笙叫骂道:“你要杀便杀,何苦还用毒计暗害别人的家人?”

    “我是恶毒啊,”听到这人对自己的评价,楚云笙不怒反笑道:“我从不否认自己的恶毒,尤其是在面对次次取我性命的人,让我想善良都善良不起来。”

    话音一落,她抬手,就要对周围的御林军下令,却听身后传来一声轻斥:“住手!住手!”

    那声音如此熟悉,即便她不回过身来去看,也知道是林叶霜姑娘的。

    而她的出现,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昨天林女侠那般失常的样子,她怎么会没有考虑并不做防备,今早她出宫之前,命人叫孙应文安排人在这树林周围布局的时候,还刻意说给了林叶霜听。

    目的,也是为了引她出来。

    到了这种时候,即使从这些刺客身上问不出什么来,林叶霜也再不会隐瞒这些人的身份。

    然而,在楚云笙回过头来,看到胸口不住的起伏,气喘吁吁的林叶霜的面颊上全是担心和紧张之后,她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林叶霜跟这些刺客之间的关联程度。

    应该是一路跑过来的,再加上她蹩脚的轻功,所以她到了楚云笙身边,还接连喘了好一会儿粗气,才终于缓和了过来,不看楚云笙,而是对着树林深处的人唤道:“二哥,你知道她是谁吗?”

    二哥?

    一听到这句话,在场的人,除了青衣人和那个粉色华服的男子以及对什么事情基本没什么反应的阿呆,其余人都是一脸震惊。

    楚云笙也是,她刚刚还在想这些刺客对于林叶霜来说并不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说不定还相识,还有深交,但她还是没有想到,这个次次都要置自己于死地的粉色华服男子居然是林叶霜的二哥。

    是楚国林家的二公子,那个楚王身边一等护卫,林如辉?

    “我自然知道她是谁,霜儿,你怎么在这里?”

    如果说只凭林叶霜单方面的说辞让人不敢相信的话,那么对面那个自从见到林叶霜出现之后就满脸震惊的粉色华服男子的答话显然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果然是林如辉。

    而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卫国的土地上?

    他不该是在楚王身边近身守护的吗?

    一想到这里,再联系今早听到的苏景铄就要迎娶林家的嫡女林叶珠的消息,楚云笙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但再想将想到的东西抓住,却又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抓住,什么都想不透了。

    脑子里一片混沌。

    然而心却疼的如此清晰。

    “我?我自然是要来保护阿笙的啊,皇太孙殿下让我来的,阿笙在我在,阿笙若少了一根头发,我都难辞其咎。”林叶霜大气的说着这一番话,然后提起步子就绕到了楚云笙身边,大有一副将楚云笙护在身后的架势。

    然而,她这一转身的动作太快,险些将身后那柄大斧头刮到楚云笙身上,好在已经跟她相处出经验了的楚云笙反应极快,提起步子就往后退开了一步,才让开了那一柄斧头。

    “霜儿,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闻言,那个粉色华服的男子显然有些难以置信,他的眸子中出现了愤怒:“你是一定要跟二哥对着来吗?”

    林叶霜连忙摆手道:“我怎么会,倒是你二哥,你来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会来刺杀阿笙,你一向不都只是听命于皇上的吗,皇上……”

    说到这里,林叶霜似是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面上一僵,蓦地紧紧的盯着林如辉道:“是不是?”

    事已至此,解释掩盖都已经没有用,林如辉抬手摘了面上的黑色布巾,露出一张清俊的面容来,他只看着林叶霜,叹了一口气道:“是的,你既然已经猜到,又何必问我。”

    虽然听到自己的二哥给了肯定的回答,但是林叶霜却是怎么也不相信,她一个劲的摇着脑袋,否定道:“怎么会这样?二哥,你是不是搞错了?”

    闻言,刚刚看向林叶霜的时候面上还带着宠爱和亲切的林如辉面色一沉,抬眸看向楚云笙的时候,那两道眸子宛若两把锋利的刀子,直直的朝楚云笙射了过来,他冷冷道:“没有搞错,就是她,霜儿,你无需阻拦,阻拦也没有用,今日二哥即使将这性命丢掉,也不会放弃这次刺杀任务。”

    “哈哈哈……”

    听到林如辉说的如此决绝坚定,林叶霜一时间有些傻眼,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她身后的楚云笙已经抬手将她拨开,扬起下巴笑了起来,“好大的口气,也不知道现在是谁生死一线,还想要刺杀我,你觉得,你能做到吗?”

    这句话楚云笙说的一点都不留情面,她抬手将软剑放回腰际,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林如辉道:“只怕今日在这里丢掉性命的只是你,而不可能是我。”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