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逢

    “你在这里,冷不冷,怕不怕?会喜欢我给你选的这处埋骨之所吗?”

    “你曾告诉过我这个世界的颜色,告诉过我每一朵花的模样,告诉我四季的交替,告诉我美丑善恶,然而等终于逃脱出了那个牢笼,而你却不能陪我看遍这尘世的风景,娘亲,我好想你。”

    “我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换了这副躯体,你可还认得我?无论您认不认得,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是你的阿笙,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我好想你……”

    ……

    许多从未说出口的话,在这一时刻,在娘亲的坟茔前,在没有任何人打扰的情况下,却似是突然没有了管束一般,脱口而出,楚云笙一边说着,一边哭着,哭的撕心裂肺,委屈的像一个孩子。

    待她哭够了,哭累了,才发现,因为哭的太狠,而导致眼睛都有一些模糊。

    时间已经不早,楚云笙抽了抽鼻子,抬手抹了两把眼泪,对着坟茔又磕了两个头,这才起身道别,循着原路往回走。

    待她回到那块岔路口的大石头的时候,却已经看不见小舅舅他们的身影了,想着他们或许是到山峰背后的庭院去了,楚云笙也提起步子,踩着青石板往那个方向而去。

    只是才走出没几步,却蓦地见到不远处的桃林下站着一抹如玉树芝兰的身影,楚云笙一怔,下意识的停下了脚下的步子。

    而因为她之前哭的有些狠,所以眼睛还是有些模糊,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尚且看不清那人的容颜,但见桃林深处,花瓣纷飞如雨,那人一席瘦弱的身影倚靠在一株桃树边,体不胜衣的身姿宛若跟这桃林跟这春景融为一体。

    而他则是这春景中,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山下被重兵把守,寻常人根本就上不来,而这人是谁?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楚云笙可以凭借他这一身的气场断定,绝对不是她带来的木玄小四他们这些自己所熟悉的人。

    这人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一时间,楚云笙心生警惕,但为了将这人的容貌看个清楚,她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提起步子,往他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才走出两步,那人似是也感应到了楚云笙的存在一般,突然抬起头来向楚云笙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然而,就是他这蓦地一抬眸,目光对着楚云笙投递过来的一瞬,楚云笙隔着花瓣纷飞如雨的桃林,隔着朦胧的视野,似是看到了跳出了红尘万丈化外一方的仙人,自蓬莱瑶池而来,那道清冷卓绝的目光似是能涤荡这世间一切的恩怨情仇,一切的阴谋和黑暗。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春日漫漫,桃花灼灼,而那人的风华,远在桃花之上。

    而她竟然对这样的眸光生出几分熟悉感。

    楚云笙心惊,而随着她的走近,也终于看清了那人的样子,这一看清,心中更是惊奇。

    这人,居然还是她曾经遇到过的。

    在从临阳城出来回卫国的路上,见过两次,一次是在客栈匆匆一瞥,见他大方的接济行乞的孩子,另一次,是在那山谷里,见他被刺客围困。

    当时阿呆出手帮他解决了刺客,而她还替他把了脉,为他病怏怏的身子写过一张药方子。

    这世界真是奇妙,都是万千世界里的芸芸众生,而那一见也不过是惊鸿一瞥,没有想到过日后还能有机会重逢,却更不曾想,在这里,两人居然还能碰到。

    一见到是他,楚云笙之前生起的警惕也顿时烟消云散。

    不是她大意,而是对于这样一个谪仙一样的人,她实在是生不起丝毫的怀疑。

    更何况,一见到是她,那人的眼底瞬间迸发出的惊喜也让她不由得为之动容。

    跟她一样,他也是记得她的。

    “阿笙姑娘!”苏宗宸站直了身子,向着楚云笙走了过来,言语间的惊喜同他的眸子里的情绪一样,未加丝毫掩饰。

    楚云笙点头,也笑道:“原来是那一日山谷里见到的公子。”

    本来还想称呼他的,但是脑子一转,却想起来当时他并没有告诉自己他姓氏名谁,想到此,楚云笙道:“看样子,公子的气色比上一次见好多了。”

    苏宗宸抬手按在胸口,对楚云笙亦是一笑,道:“这得多亏了姑娘的良药,我本来还想登门谢过姑娘,但后来才想起来,当时却忘记问姑娘的住处了,老天眷顾,居然让我在这里再遇姑娘。”

    闻言,楚云笙连忙摆手道:“哪里,哪里,对了,说起来,公子来这里做什么?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有些疑惑,这山下守卫森严,寻常人是进不了山的。”

    虽然楚云笙并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恶意,也莫名的放松了对他的警惕,但是心底里不免疑惑他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而又是到这里做什么?

    上一次,在山谷里遇到他,当时看到那些追杀他的刺客的身手和他的举手投足,她就知道这人绝对不是一般的贵公子这么简单。

    但她只想着赶路,再加上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也就没有深究,但现在既然在这里遇到了,就由不得她多想了。

    苏宗宸抬手温柔的拂去探在身前的一枝桃花,走到楚云笙近前,温柔的笑着解释道:“我只是出游途径卫国王城,想到上一次跟姑娘拜别时,姑娘曾说自己是元辰先生的弟子,所以便想着来桃山瞧瞧,也算是抱着侥幸能碰见姑娘的心理,至于山下的守卫,其实我没有从正门上来,而是侍从带着我从后山的小路绕上来的,这里是卫国圣地桃山,所以对于我这冒犯的举动,是我的失礼,我很抱歉,还请姑娘原谅。”

    随着他的走近,他那一身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楚云笙嗅着那样的味道,只觉得自己的身心还有郁郁的情绪也都被洗涤了一番,再见到他这样的人说出抱歉的话来,她哪里还能再追究。

    而且,这人似是与生俱来就带着让人信服的魔力,即使拥有着体不胜衣的病弱身子,但却丝毫不影响其自身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强大和华贵。

    楚云笙摆摆手,笑答:“这里的桃花开的这般盛,这般的好,若没有懂得欣赏的人前来观赏,岂不是辜负了这里的大好春光,所以,公子不必放在心上,对了,这里的后山还有一处温泉池子,我听师傅曾说,在那里沐浴净身有助于强身健体,我想,对于公子的身体应该大有益处,如果公子不嫌弃,大可以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没有想到楚云笙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大方邀请他在此住下,苏宗宸心中一动,长长的睫毛如同蝶翼一般眨了眨,感激道:“如此,便谢过姑娘了,若宗宸今生有幸将这副残躯养好,定然要好好报答姑娘。”

    闻言楚云笙噗嗤一笑,看到他那如同精雕细琢出来的精致俊美容颜,蓦地想起了那一次为他把脉,他害羞而红了的耳根子,她不由得起了捉弄之心,笑道:“哦?报答我?公子想要怎么报答呢?”

    “这……”楚云笙话一落脚,却果真换得苏宗宸又一阵面红耳赤。

    看到比自己面皮子还薄的人,而且又是这般绝美的人物因为自己一句调笑的话语而显得局促不安手足无措的样子,楚云笙顿时间有一种自己罪大恶极的负罪感,正要出声解释,却见对面刚刚眸子里还带着无措的人突然眸光一紧,突然伸手拽向她道:“小心!”

    在那一刹那,楚云笙心中一紧,才感觉到身后有一道凌厉的杀气转瞬就到了自己面前,好在苏宗宸及时的伸手拽住了她,将她拉到了一边,才堪堪的躲过了那一劫。

    待到她身子才站稳,刚刚她所站立的位置周围的地面上嗖嗖嗖的落下了三支冷箭!

    而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她在同苏宗宸说笑,所以也就放松了警惕,根本就没有想到居然还有危机潜伏在暗处,更没有想到会有人在她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隐起了身形并对她放了冷箭。

    若不是苏宗宸在那一刹那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和力度将她直接拽到了一边,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到下一瞬自己被这三支箭分别穿胸而过的惨烈情景。

    而苏宗宸在拽过楚云笙到一边之后,就似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和精力,一下子松了拽着楚云笙袖摆的手,而靠到了后面的一株桃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并不停的咳嗽着。

    楚云笙担心不已,然而眼前的情形却由不得她再分心。

    那个射出冷箭的人还在暗处,随时都有可能再放出箭来。

    心底暗自着急,楚云笙抬手就抽了缠在腰际的软剑。

    唰!

    随着软剑被抽出,那注入了她内力的软剑瞬间变成了削铁如泥的利器,在朦胧的春光中闪烁着冰冷的银光。

    “出来吧,我看到你了。”

    楚云笙冷冷道,不觉间,她的语气里也已经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随意和放松,而是带上了无尽的冷意和同样不比这三支箭的来势弱的杀意。

    全神贯注的将六识放到了对周围的探查上,最后终于落到了不远处一株较大的桃树上。

    而随着楚云笙的这句话话音落下,那株桃树后,果然转出来一个身着粉色锦袍的男子,隔着有点远,而楚云笙眼睛红肿,一时半会儿还没恢复,所以视野也很模糊,根本就看不清这人的眼睛,而这人的面上罩着黑布,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面。

    但即使是看不清他的眼神,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楚云笙还是从他的气场上感觉到了杀意。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刚刚的那几支冷箭是对着自己而来,目的是为了取自己的性命,显然是跟身边的这位贵公子无关,但是又会是谁要在这时候取自己的性命?

    楚云笙还真的想不到,因为这些日子,她在朝中的所作所为,自然也得罪了不少人,几番改革,损害了某些人的利益,想取她性命的人不在少数,甚至,还有可能是李氏的余党。

    所以,具体是谁的人,为什么要杀她,她还真的想不到。

    那人并不理会楚云笙的问话,从那株桃树后转出身子之后,抬手举起手中的可以连发三支的小弓弩对着楚云笙就催动了扳机。

    那弓弩虽小,但射程和爆发力却是惊人,眨眼间就带着能射穿一切的凌厉和气势对着楚云笙破空而来。

    楚云笙看了看那三支箭,确定目标只是落到她所站的位置,并不会殃及身后靠着桃树滑坐在地上的苏宗宸之后,心下轻轻舒了一口气,提起步子就执剑直直的对着那个射箭的人而掠去。

    她的身法奇特,而且轻功奇快,对方显然没有料到她会不顾迎面而来的箭而直接对着那箭羽扑了过来,他一愣,而就在他这一愣神的功夫,在半空中翻转的楚云笙已经提剑将正对上的那三支箭斩落在地,而她的人已经到了那人的面前。

    那人反应也不慢,当即松了手中的小弓弩,抽出腰际别着的宝剑提气就对着楚云笙砍杀了过去。

    同时,他张嘴突然发出了一声利啸。

    啸声才落,不远处突然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转瞬那些声音就近在咫尺。

    楚云笙才提剑迎着他砍过来的杀招打了一回合,就见桃林里突然窜出来数十个青衣人,个个手中执着青锋,蒙着面,一身凌厉的杀气并不比她面前正在交战的粉衣华服的男子弱,他站定了身形,没有做丝毫的犹豫,齐刷刷的提着剑直接朝楚云笙扑杀而来!

    被这么多青衣人围困,再想击杀面前这个穿粉色华服的男子已经不可能,楚云笙腰际一扭,提起脚尖绕过了那人的一剑,身形一转,就往一旁的桃林跳去。

    “别让她跑了!”

    见状,那个着粉色华服的男子心下着急,立即指挥着青衣人朝楚云笙围杀了过去。

    而楚云笙哪里是想跑,苏宗宸还在不远处的地上,虽然看起来这些人是为了杀她而来,但保不齐会因此而牵连到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