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桃山

    年关一过,冬去春来,楚云笙又开始像陀螺一样,忙的恨不得将每天睡觉的时间都压缩到一个时辰。

    而终于等到手中的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悄悄从指缝中溜走。

    这一天,她才将朝中政事处理完毕,就见小舅舅火烧屁股一样,心急火燎的冲进了甘泉殿,拽着她的袖摆央求道:“阿姐,阿姐,天气都已经暖了,你陪我出去放纸鸢好不好?陪我去赏花捉蝴蝶好不好,你每天这么忙,跟二姐姐一样,殊儿一个人好孤单。”

    楚云笙抬手将他因为一路跑进来而有些凌乱的衣襟理了理,温柔的笑道:“好,今天我们出去赏花。”

    闻言,萧景殊高兴的拍着手跳了起来。

    看到他绽放的无害的笑意的面容越发苍白,楚云笙心底里的担忧也越发加深了,元辰师傅前几日来了信,说姑姑一切安好,但暂时的身体状况还不能离开辽国,在信中,元辰师傅将她之前去信提到的小舅舅的身体状况作了分析,得出的结论跟她一样。

    即使元辰师傅在这里,所能做的也跟她一样,只能通过银针和药物治疗,减慢小舅舅身体内毒素的侵蚀速度。

    治标,不治本。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舅舅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日渐萎靡、消瘦。

    难得见他兴致这么好,再加上自己也确实太忙,这段时间没有好好陪陪他,所以楚云笙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

    牵着他的手,陪他到了御花园里,她才发现,这些日子自己成天都埋在政事里,不知不觉间,御花园里的花竟然都开了这么多,虽然是早春,但这些名贵花木却似是争奇斗艳一般,争相恐后的开了起来。

    园中的几株桃树也似是才从一场洪荒大梦中醒来,一株株都打起了花骨朵儿,更有几枝已经绽放出了笑颜。

    一到园子里,小舅舅就松了她的手,跑去花丛里摘花了,不多时就捧了一大捧五颜六色的花递到楚云笙面前,笑道:“阿姐,阿姐,你看,美不美?”

    楚云笙点点头,正要夸赞他两句,却听他伸出背在身后的另外一只手,变戏法似得拿出一枝开的正盛的桃花,递到楚云笙面前道:“看,还有你最喜欢的桃花。”

    才一走进姹紫嫣红的御花园,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暖暖春风,楚云笙的一颗心早已经放松了下来,然而在猝不及防的时候却听到小舅舅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的时候,霎时间,她那已经落了锁的内心深处宛若被人打翻了一坛子陈醋,酸楚无比。

    娘亲最喜欢的桃花。

    她是记得的,小时候,在暗无天日的锁妖塔里,娘亲抱着她,给她讲卫国皇宫里的御花园,讲春日时候里面开的万紫千红的花儿,讲她最喜欢的桃花。

    然而,那些都只是存在于她的想象之中,娘亲的话语里勾勒出的画面,甚至那些花朵的颜色,都是她不曾见过的,然而这些却是上一世她短短十六年生命里最为美好的一段时光。

    她的痴傻的小舅舅,智商永远停留在孩提时代的小舅舅,居然还记得她娘亲最喜欢的桃花,看到满园芳菲,最先想到的,是摘一枝桃花送给阿姐。

    可是她却不是他的阿姐。

    斯人已逝,桃花开的再好,而那人却永远也看不到了。

    如今,她真的来到了卫国的皇宫,亲眼看到这满园春意,姹紫嫣红,然而,身边却没有了那个疼自己爱自己,陪着自己在锁妖塔受苦十六年的娘亲。

    这一刻,楚云笙犹如被万箭穿心,小舅舅苏景铄的那一句,足以将她所有的坚强在这一刹那摧毁。

    她抬手愣愣的接过来,迎着小舅舅那双满含期待等着她赞许的眸子,想笑着点头,奈何才一动了动脑袋,不争气的泪水就已经决堤而出。

    她抬着还执着桃花的手,捧着面颊,一时间泣不成声。

    “阿姐,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这花不好看,殊儿再去摘,你别哭,殊儿马上就去摘最好的桃花来送给阿姐。”

    一见到突然崩溃了的楚云笙,萧景殊立即慌了手脚,他松了满手捧着的花朵,提起步子就往那几株桃树下走去,要去给她找开的最好的桃花。

    见此,楚云笙才终于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懊恼刚刚一时间失态,肯定是吓到他了,她抬手抹去面上还挂着的泪珠子,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才提起步子追上萧景殊道:“没事没事,我这是开心的哭了。”

    听到她这么说,萧景殊眸子里的慌乱和担忧这才除去了大半。

    见他停下步子,楚云笙上前,执了他的手,温和道:“今日春光这么好,我们出去走走罢。”

    “好啊!好啊!阿姐要带殊儿出去走走!”

    闻言,萧景殊已经迫不及待的拍手高兴的跳了起来,面上依然挂着天真无害的笑容,刚刚的慌乱和紧张也荡然无存。

    楚云笙抬手,叫来了等在不远处的春晓道:“准备一下,我想带卫王去一趟桃山。”

    春晓也将刚刚楚云笙的反应看在眼里,自然知道这时候她要去桃山做什么,也不多问,直接转身过去准备了。

    桃山位于距离王城数里之外的京郊,对于卫国人来说,是一处特别的存在。

    不同于其他诸国,会为王族子弟或朝中大臣而专门设立太学监,卫国没有太学监,只有桃山,那里有专门辅佐和教导皇族子弟的帝师一脉,在皇族子女年满六岁之后,都会被送到桃山修行。

    而每一代帝师一脉的传人也会跟皇族子女一起修行,待到他们年满十八岁之后,若皇族有需要,这些人或入朝为官,或伴君左右辅佐朝政,或继续留在桃山教导训练下一代卫国皇族,但无论哪一种,卫国的帝师一脉都会誓死效忠卫国皇族绝无半点不臣之心,历代的继承人也都用自己的生命和行动证明了这一点,因为他们的才华和忠诚,因此帝师一脉也都是被整个卫国百姓尊崇的,对于卫国来说,是极其特殊的存在。

    所以,这也是在楚云笙用特使身份稳固了朝廷之后,对于她所施行的每一项政策,即使有些打破卫国皇族的祖训,却也没有人会对此质疑并反对。

    因为除却她的特使身份,她还是元辰先生的关门弟子,是下一代帝师一脉的传人,所以即使她现在不合规矩的住在甘泉宫,常伴卫王身侧,代其行使皇帝权利,但只要一联系到她的身份,所有人就会都没有了异议并且觉得理所应当。

    在小舅舅和娘亲的这一代的帝师传人就是元辰师傅。

    历年来,卫国皇族凋敝,帝师一脉收弟子也更为严苛,他当年也是经过了无数种考验最终被选中,最后得以留在桃山,跟娘亲,姑姑,还有小舅舅一同修行。

    只是最后,谁也没有想到,小舅舅出事,娘亲被逼远嫁和亲,而姑姑迫不得已揽过卫国大权,按理那时候,元辰师傅作为帝师一脉的传人应该留在小舅舅身边,配合姑姑一起,辅佐小舅舅。

    但是最后,他和姑姑却都选择了天各一方,相见不如怀念。

    若不是这一次姑姑出事,不知道两个人再见面又会是何年何月。

    而楚云笙这一次要去桃山,却并不只是为了赏景,而是带着小舅舅去娘亲的坟前看看。

    将李氏的叛党都肃清了之后,楚云笙第一件事就是将带回来的娘亲的骨骸安葬在了桃山。

    这里是娘亲生前最牵挂的地方,无数次被她提及,也是她这一生中度过的最美好最无忧无虑的时光的地方,所以,她觉得,将娘亲安葬在桃山,远比那冰冷的卫国皇族祖陵会让娘亲欢喜。

    因为是微服出行,所以楚云笙和苏景铄都穿了便服,而且只带了木玄小四他们几个人。

    自除夕夜过后,她再也没有见到过玉沉渊,他甚至连告别都没有就离开了卫国,他这个人做人做事都太过随心随意,所以,楚云笙也不去纠结他不辞而别的这事儿了,只是每每想起那晚他说到的三个月后在无望镇碰面,再看到案前挤压如山的奏折,她就有些头大。

    林叶霜女侠跟着她住在卫国皇宫早就已经乏味了,这些日子都会时不时的出宫自己找地方玩,恰巧今日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所以难得这一次楚云笙带着小舅舅的时候,耳朵根子清净了不少。

    而阿呆一如既往的沉默无言,但已经比以前进步的是他现在不再坐在车顶,而是愿意屈尊同她和小舅舅坐到车内,因此虽然降低了大街上众人的回头率,但因为这么一尊玉雕坐在马车内,马车内的气氛也跟着凝固了起来,再加上小舅舅似是有些害怕阿呆,每次阿呆一出现,他就立马噤声躲到楚云笙的身后。

    所以马车内格外的安静,一行人才出了城,小舅舅就已经倒在了楚云笙的怀里睡着了。

    等一路颠簸到了桃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

    楚云笙轻轻的拍醒了小舅舅,就拉着睡眼惺忪的他走下了马车。

    桃山是皇家重地,自然有重兵把守,即使现在山上已经空无一人,却也不是寻常人可以进山的,在山脚下的山门处,楚云笙一行人就被看守的士兵拦了下来,但在对方看过春晓亮出来的腰牌之后,立即就给放了行。

    山门之后,是蜿蜒而上的看不到尽头的石阶,即使常年没有人居住的山里,也因为有人打扫所以还很整齐干净,石阶上莫说没有因为山里潮湿的气候长了青苔,就是连多余的灰尘都没有。

    楚云笙携了萧景殊沿着石阶往上走,每走一步,脑子都会勾勒出当年娘亲在这里上山下山模样。

    而才睡醒的小舅舅一见到这处,就立马来了精神,没走出几步,就松了被楚云笙牵着的手,一路欢快的往前奔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叫道:“阿姐,快点呀,二姐姐和元辰哥哥就在前面等我们呢!”

    说着,他站在一个较高点,对楚云笙招了招手,就转过身子一路踏着石板步履轻松的往上走去。

    故地重游,智商停留在小时候的小舅舅,是想到了当年的情景吧?

    看到他面上露出的那一抹对此处的眷恋和熟悉表情,楚云笙也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

    从山脚往上,山下种着一年四季常青的松柏,到了半山腰的时候,松柏已经渐渐看不到影子,取而代之的是漫山遍野的桃树,而这山里的桃树却似是比卫皇宫里的桃树还早了半个月的花期一样,宫里的桃树才打开花骨朵儿,只有最早的几枝盛开,而这里千树万树的桃花却已经全然绽放。

    爬到山顶的时候,楚云笙已经有些气喘,她倚靠在一块巨石边,看着前面仿似不知疲倦的小舅舅在桃树下跑着跳着,欢欣鼓舞着,再放眼看去这漫山遍野的夭夭桃红,只觉得比起御花园的姹紫嫣红来,这里才叫真正的春色。

    春晓跟着楚云笙的目光,也看向萧景殊,不由得笑道:“还从来没见到陛下这么开心过呢。”

    楚云笙点点头,对春晓和木玄道:“帮我照看好他,我想一个人走走。”

    闻言,木玄和春晓等人虽然有些不放心,但见楚云笙的目光里透露着一股坚定,也就放弃了要跟在她身后贴身保护的打算,转而提起步子,跟上了已经笑闹着跑出好远的萧景殊。

    楚云笙站起身来,走了两步,见阿呆还跟在自己身后,楚云笙回头道:“你自己去玩儿,我要一个人静静。”

    闻言,阿呆抬眸看了她半天,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转瞬就消失在了夭夭桃林里。

    再没有人跟着,楚云笙才转过那块大石头,踏上了另外一条路,是一条小路。

    沿着那条人迹罕至、还长了些青苔的小路走,越走,山路越崎岖,而这一路的桃花开得比别处更盛,但她此时的心思却已经不在桃花之上了。

    在那条小路的尽头,有一处坟茔,那里沉睡着她娘亲的骨骸。

    在来的路上,她折了一枝桃花,到了坟茔跟前,将它轻轻放下,楚云笙跪在了坟茔前,磕了头,才道:“娘亲,我带小舅舅来看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