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玉相的另一面

    说起来,从那一夜万寿宫的宴席之后,楚云笙忙到飞起,这些天也没有看到过玉沉渊了,他来也好,她也正有事情要跟他商量。

    心里想着事情,手上剁肉馅儿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对面的木玄看到楚云笙这般大的动静,停下了手中搅面的动作,有些惊讶的道:“姑娘……”

    楚云笙正想着心事,被他打断了思绪,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眸疑惑的看着他道:“怎么?”

    被她这么一盯着,木玄那清秀白嫩的面颊染上了一圈红晕,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避开了与楚云笙对视的目光,这才道:“其实我想说……您这样下手比林姑娘还要重……再继续这么下去的话……只怕咱们等下包饺子的地方都没有了……”

    被木玄这么一提点,楚云笙才低头看自己正在剁馅儿的案板……果然已经有一道小裂痕……不知道是不是楚云笙自己的错觉,她感觉案板下压着的案几也有几分摇摇欲坠……刚刚还在笑话林叶霜女侠,这下自己光顾着想着心事,手上的力道没有掌握好……

    “咳咳……”这回不是木玄难为情了,而是楚云笙觉得有些丢脸了,她干咳了一声,再下手执刀的时候,那剁向案板上碎肉的力道已经小了一大半。

    这时候,春晓已经将葱洗净,走到了楚云笙面前,笑道:“姑娘何时做过这等活计,还是我来罢。”

    说着,也不等楚云笙拒绝,她就已经抬手夺过了楚云笙手中的菜刀,并拿起握在手中开始剁了起来。

    看到春晓那般熟练的模样,楚云笙只好放弃,她抬眸,看向对面十分困难的和着面的木玄和花舞,正想着要不要过去帮忙,却听见门外响起了玉沉渊那清凉的嗓音:“没想到,玉公子的除夕都过别树一帜。”

    楚云笙闻声转过身子,正正望进那双勾魂摄魄的眸子,比起平日里带着三分算计三分玩味笑意,今日玉沉渊的眸子里居然多了几分暖意。

    暖意?

    楚云笙下意识的睁大了眼睛,然而待她睁大了眼睛要去细瞧的时候,玉沉渊已经提起步子走进来屋子,他那双狭长妖魅的丹凤眼将屋子里扫了一圈,发现小小的厨房里并没有个像样的椅子,只有一把小矮凳,就是春晓之前择菜坐的那个。

    见楚云笙站在案几前,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玉沉渊眉梢一皱,有些抱怨道:“连把椅子都没有,堂堂特使未免也太小气。”

    楚云笙双手环胸,看着玉沉渊笑道:“今天这里没有特使,也没有什么相爷,莫说没有椅子,要吃饺子,得自己动手才行。”

    说着,楚云笙转过了身子,对玉沉渊点了点木玄和在手中的面,示意玉沉渊帮忙。

    玉沉渊今日穿着一袭雪色狐裘,里面着月白色锦袍,远远看到小厨房这般乌烟瘴气,他就忍不住要退避三舍,这时候再看楚云笙的意图是要他亲自动手,玉沉渊几乎是连眉梢都没动一下,直接拒绝道:“你确定你们这样能做出饺子来?”

    话音才落,玉沉渊瞬间感觉到房间里数道目光朝着自己冷冷的射了过来。

    别人的目光他都可以不在意,但是这些目光中,还有一个行动派的,萧景殊,他已经从案几边跑了过来,对玉沉渊甜甜的笑道:“阿姐说一起包的饺子味道才是最美的,大哥哥来,一起。”

    说着就要过来扯着玉沉渊的袖子,而不等玉沉渊让开萧景殊的那一只满是面粉的白爪子,楚云笙已经先一步掠到了萧景殊身前,挡住了他要伸过去抓玉沉渊的爪子,同时笑着对他解释道:“他可不是大哥哥哟,你得叫小玉子,或者,小渊子,总之呢,他是晚辈,记住了吗?”

    虽然玉沉渊不知道卫王是自己的小舅舅,听到卫王叫自己阿姐,而叫他大哥哥不会觉得奇怪,但是楚云笙别扭啊,因为这无形之中玉沉渊就高了自己一个辈儿了!

    说着,楚云笙拉过小舅舅走到一边,还不忘回头看着玉沉渊笑道:“是不是,小渊子?”

    一听这话,玉沉渊的面色暗了暗。

    之前还挂着笑意的嘴角也忍不住抽了抽。

    而楚云笙已经将小舅舅拉到小矮凳上坐着,转过身来对玉沉渊招了招手,挑眉道:“怎么了,小渊子?不想要吃饺子了吗?”

    说着,她捋起袖子走到了案几前,接过花舞已经和好的面疙瘩,凭借着秦云锦那少的可怜的记忆中关于饺子的做法,拿了案几上的小擀面杖,开始擀起了面皮儿。

    玉沉渊本来被她一句话气的不轻,尤其是那一句“小渊子”,简直让他恨不得将这臭丫头丢到对面屋脊上去,但见她垂下眸子来,还真像模像样的擀起了面皮来,那般专注的神情,还有她做事的时候舒展的眉弯里带着的似水柔情,让他的眼睛一花,将心底里电光火石之间闪过的那个记忆中的影像重叠了起来。

    本来要脱口而出的嘲讽的话,却再怎么也说不出来,玉沉渊垂下了眸子,抬手将身上披着的狐裘解下,随意的抛到了一边,捋起了袖子走到了案几前,看着楚云笙擀面皮,等她好不容易擀出来一个歪歪扭扭的面皮,他弯腰拾起,拿在手中,舀了一勺春晓已经准备好的葱花肉馅儿开始捏起饺子来。

    这一回,轮到楚云笙目瞪口呆了。

    她站在玉沉渊身边,看着被她擀的歪歪扭扭的面皮居然在玉沉渊的手中如变戏法似得,转眼就捏成了一个肥肥胖胖的饺子,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叫玉沉渊来包饺子不过是她开个玩笑,想要捉弄一下玉沉渊,却哪里晓得素来都有洁癖的玉相居然还真的就捋起袖子走过来包饺子,而且还包的这么好!

    不光是楚云笙惊讶了,屋子里其他人也都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光里带着惊讶和崇拜的看着玉沉渊。

    终于将灶台里的火生起来的林叶霜跳了过来,指着玉沉渊已经包好的饺子,说话都不利索了:“这……这……这真的是玉相包的饺子?你这样的人会包饺子?”

    玉沉渊的袖摆撩到了手肘处,露出一截如羊脂玉般光滑细腻的手臂和看起来骨节分明格外有力道的手腕,听到林叶霜这般问话,他也将目光落到那个已经包好的饺子上,眸子里带上了几分楚云笙读不懂的怅然若失道:“除夕包饺子也不光是你们楚国人的风俗。”

    “咦?这么说,玉相小时候的除夕也都跟着你娘一起包饺子咯?”林叶霜一边用找来的湿毛巾将生过火的爪子擦洗干净,一边脱口而出的这样问道。

    一听到她句问话,站到玉沉渊身边的楚云笙心底一惊。

    她疑惑的抬眸,顺着玉沉渊的手腕往上看,目光划过他那半敞的衣襟精致的锁骨,最后落到他长长的如同蝶翼一般的睫毛上,才听他极其缓慢的吐出了两个字,道:“是的。”

    是的?

    听到这样的回答,林叶霜倒没有什么意外,她跳到楚云笙身边,拿着那边木玄也已经擀好的面皮儿开始包饺子,而这边楚云笙的心底里却是掀起了不小的波浪。

    关于玉沉渊的过去,她几乎一无所知,认识也算是这么久了,虽不是朋友,但也算是盟友,却从未听到他提及自己的过去,他这样的人,逢人总是带着面具,提防着所有人看穿他的内心,更拒绝有人向他走近。

    他的过去,会是什么样子呢?

    不知道是不是楚云笙的错觉,在听到玉沉渊落下肯定的那两个字的时候,她觉得玉沉渊的眼底里有一抹心痛一闪即逝。

    而即使是那一抹心痛是她的错觉,被林叶霜女侠无意间提及他小时候和娘亲包饺子的事情的时候,他面上的怅然若失那么真实。

    然而,不等楚云笙再细想,玉沉渊已经抬手拍了一把她的额头,打趣道:“想什么呢?莫非,玉公子也想到了自己小时候?说起来,玉公子小时候的除夕是怎么过来的?军营里可有饺子吃?”

    他这一拍,满手的面粉都落在了楚云笙额头上,瞬间将楚云笙拍成了个大花脸,看的一旁的小舅舅呵呵的拍着手笑了起来。

    心知他又在试探,楚云笙瞪了他一眼,也不辩解,只低了头开始麻溜儿的擀着面皮。

    她不说话,玉沉渊似是也有心事,没有再说话,两人都沉默着,但一个擀着面皮,一个包着饺子,十分的默契和谐。

    旁边的林叶霜女侠却一刻也没停着的念念叨叨:“小四,快看看水开了没有?哎,真不知道这些年你跟在皇太孙殿下身边是怎么过来的,居然连烧个水都烧不好,还有你,木玄,这面和的明显太硬了,你看我饺子口的捏不好,等下会蒸坏的……”

    就这样,半个时辰之后,在大家早已经习以为常的林叶霜女侠一刻也不停止的碎碎念里,大家齐心协力包的饺子终于出了笼。

    还没打开蒸笼,闻到里面散发出来的香味儿,楚云笙就已经忍不住要流口水了。

    草草的将自己浑身上下的面粉收拾干净了,楚云笙直接让人搬了桌椅到小厨房,打算让一屋子人不分身份,无论尊卑,都围着圆桌坐下来吃一顿年夜饺子。

    在上桌前,楚云笙跑到外面找阿呆,然而他抱膝坐到廊檐下的软木上,死活不愿意到屋子里跟大家一起吃饺子,无奈楚云笙只得单独给他盛了一碗端到他面前,让他在外面吃。

    他抱着热气腾腾的饺子,转眼就没有了影儿,不知道是不愿意合群不喜欢这样的场景,还是不希望所有人看到他青铜面具下的容颜,总之,要阿呆像个正常人一样接纳这个世界,楚云笙觉得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她也不勉强他。

    回了小厨房,大家都已经落座,言笑晏晏,吃的津津有味。

    而小舅舅萧景殊却伸长了脖子看向门口的方向,一见她进来,眼底里立即迸发出了期待的光亮:“阿姐,阿姐,快来吃饺子。”

    说着,他还不停的拍着身边空着的位置,示意楚云笙过去坐,楚云笙抬眸,正见那位置的右手边正坐着好整以暇的用筷子拨弄着前面的酱料的玉沉渊,一见到她进来,玉沉渊抬眸,似笑非笑道:“你的那位阿呆兄,还是不肯跟大家一起?”

    楚云笙走了过来,在位置上坐下来,叹息道:“是啊,他害羞呢。”说着,她抬手夹了一个热气腾腾的饺子放到早已经对饺子望眼欲穿的小舅舅的碗里,叮嘱道:“慢点儿,小心烫。”

    萧景殊拿着小碟碗接过,呼呼吹了两口气,一口咬下,还是直呼烫烫烫,惹得大家会心一笑。

    楚云笙也跟着笑了,又夹了一个在他的小碟子里的一边,帮他晾着,再回眸来,却见自己面前的碗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饺子,她错愕的抬眸,看向身边才收了给自己夹饺子动作的玉沉渊,不等她说话,玉沉渊先开口道:“最近怎的不见你那位阿呆兄吃桂花糕?”

    闻言,楚云笙一楞。

    玉沉渊是怎么知道阿呆喜欢吃桂花糕的?

    阿呆是喜欢吃桂花糕,但那是在来卫都之前的事了,自从那一日在城门口她借口让小四带他去买桂花糕而支开了他,那之后他再也不吃桂花糕了。

    为此,楚云笙还想方设法跟他谈过,然而阿呆兄却是半个字也不愿意对自己说,但桂花糕却对他来说,再也没有吸引力了。

    但玉沉渊跟阿呆的接触也是在卫都之后,即使是在临阳县城,也只是匆匆一瞥,他是如何知道的?

    心底不解,也带着几分惊讶,楚云笙面上却没有表露分毫,她低头,将面前小碟子里的饺子夹起来尝了一口,才道:“可能阿呆兄改了口味,不过,玉相是如何知道阿呆兄曾经喜欢桂花糕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楚云笙抬眸看向玉沉渊,直直的望进他的眼底。

    *******

    (小黑屋傻了,陌陌用word码字好别扭,抬头分段啥的……大家无视就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