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除夕

    接下来的几日,楚云笙基本上片刻都不得闲,李氏一族在朝中的余党要肃清,而将这些奸臣从朝中剔除去之后,还要提拔一些人,对一些人委以重任,什么样的人才适合什么样的职位,楚云笙都会一一考核,再加上朝堂虽然稳了,李氏造的孽——曾经诛杀的那些忠臣贤将们该昭雪的昭雪,该追封的追封……

    所以,一忙起来,楚云笙每天几乎只能睡一个时辰,但好在她虽然对李氏一族下手狠辣,但推行仁政任人唯贤,所以在朝中极得人心,再加上那些被新提拔上来的官员都对她怀着感恩之心且做事效率很高,所以很快,之前在李晟手中的乌烟瘴气的朝堂很快走出了阴霾,起初那些对楚云笙只是带着畏惧的大臣们,也渐渐的看向楚云笙的目光里多了敬畏。

    等楚云笙终于将朝政理出了个头绪,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才发现,居然转眼已经到了除夕。

    这一早上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因为这些日子已经是累极,所以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如果不是肚子饿的咕咕叫,她能昏睡到第二天,等她穿戴好了起身走出屋子的时候才发现,外面居然下起了大雪。

    满世界都是纷纷扬扬的雪,落满了庭院,落满了屋檐,为了方便照顾小舅舅,她这几日都在甘泉宫里的一个比较偏僻的院子住,而这院子虽然离正殿远了点,但四合院子里房间却很多,她住了下来,并将木玄小四他们和唠唠叨叨哭着喊着要留在她身边照顾她保护她的林叶霜也安排在了这院子,而经过她这些日子一得空就苦口婆心的规劝,阿呆终于不再爬她所住的屋顶,而是改住在她的隔壁。

    她才推开门就听见隔壁房们砰的一声被打开,紧接着,意料之中的那一抹天青色身影已经站到了她身前。

    楚云笙对他扬了扬手,笑道:“阿呆兄,早。”

    闻言,阿呆抬手摸了摸带着的青铜面具,淡淡的瞥了一眼楚云笙,就转过了身子。

    而楚云笙分明从他投来的淡淡的一眼里看出了嘲讽……

    嘲讽?

    他这是在笑自己睡懒觉?

    “喂?”楚云笙上前一步,要去扯阿呆的衣角,打算好好问问他刚刚那一瞥里的眼神到底是几个意思,然而后者已经似是已经料到她会不依不饶的跟上来一般,在她的爪子还没有触及他的袖摆,阿呆已经咻的一声,闪没了踪影。

    不等楚云笙感叹,却听到有隐约的笑声自院子后面的厨房里传来,而自她和林叶霜,阿呆木玄他们搬进这院子之后,这后院厨房就没有人用过,而且为了不束手束脚,所以这院子里她也没有留任何宫女太监,怎的平时都安安静静的院子今日这般喧嚣?

    心头起了疑惑,她本来起来第一件事就去正殿看看小舅舅的,听到这声音,也就循着声音往院子后的小厨房而去。

    还没走近,却已经听到林叶霜女侠那气壮山河的惊呼声:“木玄你到底是有没有和过面,倒这么多水是要做浆糊贴对联吗?小四你到底是会不会烧水?这满屋子烟是要将我们熏死吗?还有小皇帝,这面我是留着包饺子的,不是给你撒着玩儿的,哎……”

    楚云笙的脚步才落到廊檐下,听到林叶霜的这一声声如洪钟的数落声,她脑海里已经自动补充了里面的场景和画面了。

    原来,他们都凑在这里被林叶霜女侠使唤着包饺子。

    想到此,楚云笙心底的疑惑才消了,嘴角忍不住浮现了一抹带着暖意的笑容,也加紧了步子,走到了门口。

    而她的身子才出现在门口,林叶霜女侠已经对这她招呼道:“哎呀!我说咱的特使大人你怎么才起来,快来快来搭把手,再来晚一点,咱们饺子都要出笼了。”

    同时看到楚云笙的还有小舅舅,卫王萧景殊,一见到楚云笙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立即丢了手中攥紧的面粉,朝着楚云笙欢天喜地的扑了过来:“阿姐,你可算醒了。”

    虽然在进门之前听到林叶霜的一番话使唤和数落声,她已经在脑海里有了这样一番画面,但是真的踏进门槛看到里面的这一群人,这场景的时候,楚云笙还是没有忍住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只见厨房中间的案板前站着正在用自己的大斧头剁着碎肉的林叶霜女侠,一把虎头被她用的虎虎生风,那般凌厉的势头简直像是下一瞬就能将她面前的整个案板都劈裂成两半儿,而看着她斧头下还剁碎了那么多,而案板还没有被劈裂,楚云笙觉得这简直就是个奇迹,在她的对面是正手忙搅乱的在和面的木玄和花舞,两盆如同浆糊一般粘稠面浆在他们两个习惯了拿着刀剑的绝世高手手中变得格外顽固,奈何他们急的头上的汗珠子都沁出来了,那些浆糊依然是浆糊……估计他们即使是得了苏景铄的命令去刺杀名动天下的大人物的时候,也没有过眼前手足无措的焦急模样。

    而另一边,灶台下的凳子上蹲着同样一头冷汗的小四,不过比起对着两盆浆糊无可奈何的木玄和花舞,他的样子更为滑稽,因为他的脸早已经被从灶间涌出来的滚滚黑烟熏花的看不出本来面目。

    而整个房间里里弥漫着除了从小四烧火的灶间冒出来的滚滚黑烟之外,还有铺天盖地的面粉,而小舅舅就是裹带着那一团面粉朝楚云笙扑了过来。

    楚云笙想要闪避,但奈何刚刚只顾得看着这一群活宝笑了,所以再想避已经来不及,只能被浑身上下都罩着面粉的小舅舅抱了个满怀。

    其实小舅舅的个头明明比她还要高半个头,然而每次他看到自己,一高兴,就直接往她怀里扑,跟一个见到了娘亲的小孩子一模一样,每次也因为他这一扑,楚云笙都要被扑一个趔趄。

    “阿姐阿姐,红衣姐姐说要包饺子,要给殊儿捏面人儿,阿姐也一起来,好不好?”萧景殊拽着她的衣袖,满眼里写满了期待。

    而那样的眼神,却是楚云笙跟本就没有抵抗力的,她笑着放下小舅舅的手,一边抬手去擦拭他面上沾的面粉,一边点头道:“好。”

    一听楚云笙应下,萧景殊立即转过身子,快乐的满屋子跑,一边跑,一边手舞足蹈“捏面人儿咯,阿姐给殊儿捏面人儿咯!”

    楚云笙看着小舅舅这样无忧快乐的样子,自己也跟着在旁边笑了起来,只是她还没笑出声,却听正在努力剁肉馅儿的林叶霜女侠不满道:“想吃饺子快来帮忙啊,你再不去看看小四,我估计他能把咱们厨房都烧着了。”

    闻言,楚云笙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她这一笑,立即引得已经被熏的黑脸黑面的小四脸上的黑色又加深了几分。

    不等楚云笙捋好袖子往灶头走,春晓已经拿着两把葱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楚云笙,她行了一礼,甜甜笑着并解释道:“林姑娘中午饭一过就嚷嚷着大家一起包饺子,我吩咐御厨去做她都不让,说是除夕的饺子要大家一起亲手包的才有味道,正巧赶上皇上对此也很有兴致,所以……这不,只是好像大家的厨艺并不怎么好。”

    说到这里,春晓已经放下葱坐到小板凳前,掩唇笑了起来。

    “厨艺都是练出来的,多包包就好了,我说的没错呀,你看,大家多开心呢,御厨做的哪有咱自己包的好吃,”林叶霜一听春晓也在笑她,立即停下了手中正砍的乓乓乓的斧头,抬眸看向楚云笙认真道:“在我家,每年过年守岁的时候,都是我和我娘一起在小厨房里包饺子,她说,这样才有年味儿。”

    在听到前半句的时候,楚云笙还想感叹这姑娘古灵精怪,但是听到后半句的时候,却蓦地有一股辛酸从她心底里冒了出来。

    如果她记得不错的话,前几日送到她手中的关于林叶霜的资料中写着,她是林家的庶出的女儿,她的娘亲只是跟着大夫人嫁过来的丫鬟做了填房,而且从来都不得宠,自从她生下了身为女子的林叶霜之后,整个林府更似是将她们母女都遗忘了一般。

    从前她还觉得身为林家千金,应该是锦衣玉食,金娇玉贵的,但现在看来,她错了。

    不过林叶霜和她娘亲跟她和娘亲比起来,又幸运多了,即使是被整个府里遗忘,即使是会偶尔遭受白眼,但两个人还有自由,还能呼吸这外面世界的空气,还能过除夕,有一年四季大好的时光。

    而她和娘亲……

    对于除夕,她只有从锁妖塔里泛黄的书页上,透着高高的铁窗里射进来的光亮看到除夕的字眼,但却从不曾体会这两个字真实的含义。

    对于她来说,除夕跟平常三百多个日夜并没有任何区别。

    她不知道,不能体会,而可能也是为了考虑到她的感受,娘亲也从未对她说过。

    直到现在,看着满屋子忙碌的身影,虽然笨拙,但却满满的都是暖意,楚云笙的内心才终于能触碰那两个字。

    除夕。

    见她还在发愣,林叶霜有些不满嚷嚷道:“快呀,还想不想吃饺子了呀!对了,我们皇太孙殿下也最爱吃饺子,往年除夕我抽空偷偷往小元子家里跑,每次都能在他家后院的小厨房找到他们两个。”

    一听这,楚云笙立即收回了有些飘远的思绪,捋起袖子拿着菜刀,走到林叶霜面前,道:“剁馅儿我来吧,免得你等下得把这案几给一块儿剁碎了,你快去看看小四,可别正让他把厨房烧了。”

    听到她这么说,虽然对否定自己的斧头功有些不满,但转头一看见小四那窘迫的样子,林叶霜还是提起步子去支援了,一边走还一边嘴里念念有词道:“也不知道今年殿下和小元子吃什么馅儿的饺子呢!我家小元子……”

    也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这么久了也没有任何关于楚国的消息传来,自从别后,那个人连同跟他有关的消息就如同被蒸发的水珠子一样,没有一点儿痕迹。

    这几日太忙,她都没有闲暇想其他的事情,现在一旦有了空闲,再因为除夕这特别的时候,因为林叶霜的一番话提点,楚云笙发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跳的飞快。

    她想他了,很想,很想。

    如果他在这里,陪自己过第一个除夕,该是有多好!

    可是现实冰冷,她所想的所期待的如果并不成立,想到此,心底里那最柔软的的位置似是被人狠狠的揉了一把,有些酸楚,有些疼。

    然而,不等她从这样辛酸的愁绪中整理好心思,小舅舅已经扑到了她身边,倚在案几上,支着腮帮子看着她剁着肉馅儿的模样,凝眸道:“不知道二姐姐什么时候回家,阿姐,等下饺子做好了,我们一定要记得给二姐姐留一份,往年我和二姐姐盼着阿姐回家,可是现在阿姐回来了,二姐姐又不在家,什么时候你们能一起回来呢。”

    说这话的时候,小舅舅萧景殊的眼底里已经带上了几分跟他现在的智力完全不相符的惆怅。

    楚云笙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脑袋,安慰道:“放心,二姐姐很快就可以回家了,我们给她留着饺子。”

    其实,实际上姑姑要多久能回来,姑姑身上的毒到底去了辽国能不能治好,她都不清楚,想想,从送出报平安的信函到现在也已经过去这些天了,按理,她和元辰师傅也差不多该收到信了,这样,姑姑和元辰师傅也可以在辽国过一个没有挂念和烦心的年了罢?

    正想着,却听见凌锐从外面进来禀报道:“姑娘,燕国玉相在甘泉宫外,说是有要事相商。”

    尘埃落定,还有什么要事相商的?

    楚云笙本来想放下手中正忙着剁的飞起的菜刀到外面去见玉沉渊,但一见到小舅舅和林叶霜那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她握紧了菜刀,一边继续剁着肉馅儿,一边对凌锐道:“那邀请玉相到这里来罢。”

    *******

    (天杀的小黑屋又崩溃了哟,陌陌的存稿全没了,泪奔……因为赶时间又重新码了这一章,有漏洞的地方还请大家见谅啊啊啊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