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威逼

    不仅仅是因为在那一刹那,对面那个看似羸弱的少年眼底里的那一抹自信,更因为那种万事笃定成竹在胸的隐隐霸气像极了一个人……

    李晟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想将那少年的容貌看的更清楚,想将那少年眼底里隐藏的讥诮看清楚,然而对面的少年却已经对他扬起了嘴角,笑道:“只是,凡是都还是要讲个理字,公主殿下曾说过,要以法治国,以礼相辅,想不到,二公主这才离开卫国短短几个月,卫国朝野上下,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吗?”

    “好大的胆子!”李晟还未开口,主座上的李月容已经呵斥道:“不过是仗着有玉相给你撑腰,你就当真欺我卫国无人了吗?就凭你口出狂言藐视朝堂的这几句话,本宫就可以下令将你杖毙,来人——”

    李月容一声呵斥之后,立即就有两个御林军将领自殿外走了进来,她眉梢一挑,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见他面色凝重,似是在思考什么事情,但也并未对她的处置有任何意见,于是,她对那两个走近殿里行礼的御林军将领道:“将这个狂妄的小子拉下去,杖毙。”

    最后两个字,她说的极慢,带着冷意和杀机。

    在这道命令一下达之后,站在殿中的李月怡的嘴角已经扬起了一抹得逞的笑意,她转过眸子来,用胜利者的姿态,扬起了下巴,像是在看一个死人的目光一样,瞥着楚云笙。

    然而,让她惊讶的是,都到了这种时候,楚云笙的面上依然没有半点惊慌之色,她笔直如玉的站在原地,消瘦的背脊挺得笔直,那双含笑的眉眼里哪里有半点颓败和惶恐。

    就在李月怡还未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楚云笙已经从位置上走了出来,站到了殿中,跟李月怡并肩,但她却看也不看身旁后的李月怡,而是抬眸看着高高在上的李月容,“我不是哪儿来的黄口小儿,也并非是在口出狂言,更不是因为有玉相为我撑腰而欺卫国朝中无人,皇后娘娘,这个印鉴,如果您不认识的话,我相信在座官员的包括监国大人在,都不会陌生。”

    此时,明明李月容在高高的主座之上,楚云笙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要抬眸仰视她,然而,在殿中的众人却只感觉,那个有着一身凌厉尊贵的气场的瘦弱少年才是高高在上受人膜拜的掌权者,即使是皇后李月容在她面前,也让人感觉是矮了一截去。

    而这时候说完这几句话,楚云笙直接无视李月容那双可以将人生吞活剥的凶狠目光,转过了身去,越过李月怡的肩头看向面无表情的李晟,含笑道:“监国大人,您说是不是呢?”

    一边说着话,楚云笙已经将揣在怀里的那枚印鉴拿了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拿在手中晃悠了几下。

    而自那印鉴一出现,李晟的面色已经有些不善,在殿中的其他臣子一时间都开始不知所措起来,纷纷把目光落到李晟的面上,等着他发话。

    而李晟轻笑道:“仅凭一枚印鉴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公主殿下已经和亲去了赵国,而且因奸人所害,现在不知所踪,天知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枚印鉴。”

    虽然面上这枚说,但是李晟的心底却忍不住疑惑,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凭空拿着公主的印鉴出现?要知道当时他派人几乎将整个后宫都翻找了过来,都没有找到,却如今,出现在这少年身上。

    楚云笙显然已经料到了他会如此一说,闻言,她抬手将印鉴收好,放在怀里贴近心口的位置,笑着对李晟道:“监国大人也承认了,这就是公主的印鉴不是?”

    “是公主的印鉴不假,但是老夫刚刚也说了谁知道你是从哪里得来?说不定公主被害就与你有关联,来人,将他押下去,严加审问,定然能寻到公主殿下的下落。”

    说着,李晟对殿中那两个早已经被皇后李月容唤进来的御林军将领下了指令。

    而不等那两人行动,楚云笙已经抬眸,盈盈笑道:“不用监国大人审问了,我这就告诉你公主殿下的下落。”

    话音才落,立即引得满殿唏嘘。

    到了这种时候,卫国的朝臣们早就以为公主已经遇害,否则不会在去赵国和亲之后就没有了消息,更何况赵国来使明里暗里都意有所指,然而到如今,这少年不仅带着象征着公主亲临的印鉴而来,更说知道公主殿下的下落,这让满殿的文武臣子们,如何不惊讶,而这时候,大家看向李晟的目光这更复杂了。

    “住口!我卫国朝堂上,岂容你等小儿胡言乱语!来人!还在等什么,将这竖子带下去,老夫要亲自审问他!”眼见楚云笙动了动嘴角就要说出下一句话来,犹怕她脱口而出的就是公主的下落,或者对自己不利的消息,李晟手中的拳头紧握,再维系不了自己的风度,对着还愣在原地的两个御林军将领暴喝。

    而即使是面对李晟这般怒斥,那两人却身子未动,低头站在原地。

    恼羞成怒的李晟这时候才稍稍冷静了下来,不等他思考为何这两个人听了他的命令不见行动,大殿之中的楚云笙已经对他摆了摆手,淡淡道:“没用的,监国大人可看清楚了,他们是谁?”

    一听这话,一种不好的预感蓦地自李晟的心底里升起,他后背有些发凉,但还是抬眸向殿门口站着的那两个人看去。

    而随着李晟和殿中其他人看过去的目光,那两人才抬头,对楚云笙跪拜了下来——

    “末将赵勋见过特使。”

    “末将宋忻州见过特使。”

    这两声叩拜,直让殿中的臣子们都惊掉了下巴!

    而李晟更是气的胡子都有些歪了,他抬手指着那两人道:“你们这两个乱臣贼子,怎么会在这里!”

    而这一问题,也是除了楚云笙和玉沉渊之外,其他人都想知道的。

    已经获罪并被罢免了在两天前就下令执行死刑的前御林军统领赵勋,和虎威大营的副指挥使宋忻州怎么会一同出现在这里?!

    再怎么气到跳脚,李晟也知道今夜的事有蹊跷,而且这少年显然是有备而来,在大声质问他们的同时,他已经对对面席上坐着的京兆府尹做了一个手势。

    而他的这点小动作哪里能逃得过楚云笙的眼睛,她转过身子,看着正要打算从末席偷偷溜出去的京兆府尹和另外一名李晟的贴身护卫,冷冷道:“今晚,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活着走出这大殿,不信的话,两位大可一试。”

    这话说的轻飘飘的,然而却带着能将人冻死在原地的冷意和杀气,本来已经提起了步子的京兆府尹项英下意识的停下了步子。

    也是因为他停下了步子,所以跟他并肩的那个李晟的贴身护卫则先一步迈出了大殿的门槛。

    然而,不等他后脚跟跨出去,不知道从哪里射出来的一支箭呼啸而来,携带着凌厉的杀意,在那人才意识到的瞬间,菱形箭头已经没入他的身体,并自他的心口穿过,那箭力道之巨大,直接穿过他的身子将他连人带箭射回了大殿,直退到殿中,才倒地气绝而亡。

    “啊——”

    跟那人尸体落地的声音同时响起的,是李月怡那一声被吓到了而下意识的冲破了喉咙的尖叫声,因为那尸体不偏不倚,正落到了她的脚下,随着落地的那一下碰撞,他心口上插着的那箭羽一搅动,自那个窟窿里喷涌而出的大片的血液不仅溅到了他身上,身边的地摊上,就连旁边的李月怡都未能幸免,她那一袭鹅黄色绣金云纹纱裙的裙裾上已经喷满了血迹,怵目惊心。

    而就在李月怡那一声尖叫划破喉咙之后,本来还站在原来楚云笙之前坐着的位置后边暗影里的春晓已经提起了轻功,两步越到了楚云笙身边,抬手对着李月怡的穴道一点,立即就让她住了声。

    而随着春晓从暗影里走出,殿中的人这才看清楚这个从进殿之后就一直低着头跟在楚云笙和玉沉渊身后的丫头……这一看,众人不由得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幼就被公主殿下带在身边养大的贴身女护卫,更是公主殿下的左右手春晓姑娘!

    而她对着殿中的少年都是这般极力维护的模样,再加上已经跪在殿中待命的赵勋和虎威大营副指挥使宋忻州,在座的人,对楚云笙的特使身份,再没有了半点怀疑。

    那个在听到楚云笙的一席话而堪堪停住步子的京兆尹这时候看到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生机瞳孔涣散的人的惨状的时候,不由得双腿发软,浑身再使不出一分力气,他急急的抬手扶住殿门的柱子,再不敢挪动分毫。

    而楚云笙却面无表情的抬手,从怀里摸出来之前在来皇宫的马车里春晓给她的两个耳坠子和一个长命锁,并拿着它们对京兆尹项英摇了摇道:“这些日子,项大人可没少为监国大人做跑腿的事儿,这是你最后救赎自己和家人的机会,要不要把握住,就看你的了。”

    一看到那耳坠子和长命锁,本来就已经被吓到的项英脸色唰的一下变的惨白。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自己却是清楚,那耳坠子和长命锁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他此生最最重要的两个人。

    他的夫人和那个放到他心尖尖上的宝贝——他的还不满一岁的儿子。

    那长命锁还是他百岁那天,项老爷子亲自给他带上去的,上面刻着儿子的小字——若昀。

    而在这时候,这少年却拿出了这样两件可以要他命的东西,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项英的额头已经有大滴大滴的汗珠子沁了出来,他的身子已经有些颤抖,但他还是松了扶着殿门柱子的手,站了起来,也不去看此时正死死盯着自己的李晟,而是对殿中那个看起来云淡风轻,但是谈笑间就能决定所有人生死的少年跪了下来,哽咽道:“项英愿意将功赎罪。”

    楚云笙看了看他的反应,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他摆了摆手道:“去吧,出殿后,会有人告诉你做哪些,怎么做。”

    闻言,项英这才站起来,抬头又看了一眼楚云笙手中把玩着的耳坠子和长命锁,再不迟疑,提起步子就小跑着出了大殿。

    而这时候,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皇后李月容抬手猛的一拍案几,怒斥道:“大胆!堂堂卫国皇宫,岂能容你在这里撒野,你以为仅凭借御林军这个叛贼就能说明什么问题吗?御林军统领李越清何在?”

    李月容大声的对着殿外传唤,整个大殿里只有她因为气急而拔高了的声音,却迟迟不见殿外有人进来回应。

    楚云笙有些同情的看了她一眼,讥讽道:“皇后娘娘还不明白吗?不过,现在我很忙,也懒得跟你解释。”

    说着,楚云笙再度从怀里拿出了那枚印鉴,对着满殿的文武大臣道:“见此印鉴,如见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已经在回卫国的路上,担心她不在卫国的这段期间,有奸臣贼子趁机作乱霍乱朝纲,所以特派我作为特使来传个口令——清君侧。”

    哗!

    刚刚已经安静到了极点的大殿里,霎时间又起了喧嚣。

    再傻的人也明白了过来,这少年此番的目的就是为了李家而来。

    而此时,到底是站在这少年的身边,还是像这一次被李家把持朝野以来选择明哲保身,跟在李家的身后苟延残喘?

    殿中的臣子们,这时候心情是极其复杂的,有些人已经目光中隐隐带着激动并坚定不移的对着楚云笙跪拜了下去,而有的人却僵持这身子,迟迟不敢做出选择。

    就在这时候,殿中突然传来一声冷笑声,所有人循着那笑声看去,才见那在笑的人,居然是监国李晟。

    他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并越过面前的案几,朝着楚云笙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笑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扳倒我李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