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风暴前夕

    “噗!”

    这一次,轮到楚云笙忍不住一口茶喷了出来。

    她迎着玉沉渊的目光,倾身上前一步,用同情的目光看向玉沉渊,同时抬手装模作样的覆在他的额际,疑惑道:“哎?没有发烧呀?好端端的,玉相的脑子是被冻糊涂了,说什么胡话呢?”

    玉沉渊跟秦云锦有私交,而且秦云锦还当着千军万马的面承诺要非他不嫁?

    呸!

    楚云笙连半个字都不会相信。

    虽然她对秦云锦的记忆少之又少,但是初次醒来的时候,明明对陈言之的那种刻骨的恨意,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她怎么会忘记,更何况,如果秦云锦真的对玉沉渊有那种非卿不嫁的深厚情感,她也不可能没有半点感觉。

    最最关键的一点,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两个人,被玉沉渊这么说出来,楚云笙就莫名的觉得很好笑。

    觉得好笑,她面上也就自然而然的表现出来了,所以就抬手故意去探探他的额头,想打趣他一下,却不料她伸出去的手却没有预料中被玉沉渊避开,她的掌心就正正的落在了玉沉渊那光滑如绸缎的肌肤上。

    触手一片冰凉。

    对方明明是个男子,但在这一瞬间,楚云笙脑子里去突然冒出这样一个词来,冰肌玉骨。

    她只是想打趣一下他,跟他开个玩笑,按她对玉沉渊性子的了解,定然会直接嫌弃的避开了她的爪子,却哪里晓得,今天几次都有些反常的玉沉渊,这次又没有按照常理出牌,根本就没有避让。

    她的身子保持着前倾的姿势,为了做出抬手覆上他额头的动作,所以两人之间的距离拉的极近,这一下,楚云笙的爪子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放在了他额头上,两人的距离似是蓦地被拉近,楚云笙甚至能感觉到玉沉渊凉凉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上。

    玉沉渊没有答话,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抬眸就着这样的姿势看着楚云笙。

    楚云笙心底里只觉得尴尬到了极点了,然而却不肯在玉沉渊面前表露分毫,她含笑,收回了手,坐回原位,挑眉道:“要是玉相真有不舒服,大可跟我说,在下不才,但好歹也是元辰先生的的弟子,所以,小病小患的,在下还是可以为玉相看看的。”

    本来是为了化解自己的尴尬,而随意说的一句话,却不料玉沉渊却眉梢一动,看着她,认真道:“如此说来,倒真是需要玉公子来为本相瞧上一瞧了。”

    楚云笙眼皮都不要抬一下的,就可以肯定肤好貌美气色极好的玉相是不会有任何小病小患的,身体倍儿棒好的很,但他既然这么一说,她便也只好笑着应下,“那玉相先说说,您的身体是有哪儿不舒服呢?”

    玉沉渊动了动手腕,坐直了身子,正要说话,却听见外面的街道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喧嚣。

    楚云笙和玉沉渊都下意识的转过眸子看去,只见一队身着玄色铠甲的御林军正从街道的另一头骑马而来。

    来势很急,街上的百姓们避让不及,鸡飞狗跳,街上一时间慌乱的很。

    楚云笙抬眸,将目光落到那个领头的人身上,面生的很,没有印象,但在这时候突然出现这么一支不下于百人的御林军突然匆匆忙忙出现在这街道上,让人不在意都不行。

    “这街道的尽头是李府,玉公子,可准备好了?”玉沉渊放下了一直在手中摩挲着的茶盏,站起了身子,还伸了一个懒腰。

    随着他的动作,由他身上散发出来到满屋子都是奢华的香气越发明显。

    楚云笙也起身,从楼下经过的那一队御林军身上收回了目光,看向玉沉渊,点头道:“自然,今晚宫里的宴席一定很热闹,走吧,咱们进宫。”

    说着,她和玉沉渊对视了一眼,两双眼睛在空中无声的碰撞之后,都很有默契的在同一时间调转了开来。

    玉沉渊走在前面,在由侍女打起了帘子之后,先一步跨出了雅间,楚云笙紧随其后,也出了雅间。

    在走下楼梯到了大堂的时候,已经等在那里的春晓给了楚云笙一个万事妥当的眼神,楚云笙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携了她,跟着玉沉渊一起出了茶楼。

    玉沉渊继续坐回了步撵,而楚云笙则和春晓一起步上了已经准备好的马车上,随着马车缓缓前行,她们也渐渐离开了茶楼所在的那条街,而距离皇宫也越来越近。

    马车上,春晓将两个耳坠子和一个长命锁交到了楚云笙的手里,敬佩道:“姑娘想的真周全,这番缜密的心思,实在是让人惊叹。”

    楚云笙将那两个耳坠子和长命锁收好,又问:“昨夜,赵府的事情落幕后,李府有何动作和反应?”

    “今日一早,李晟派了原在户部任闲职的侄子——李越清,暂接御林军统领一职,同时以监国的身份下令厚葬赵勋,并追封为忠义侯,享世袭爵位,并命京兆尹全面配合御林军全城搜索,姑娘昨夜累极了,所以前院后院被他们闹翻天了也没能吵醒到您。”

    “忠义侯?”楚云笙嗤笑:“他算哪门子忠义侯?不过,这一点倒是对我们有利,李越清是一介文官,且并无所长,让他暂接御林军统领一职,算是天助我也。”楚云笙眉梢轻扬,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不过这笑意也只是转瞬即逝,她又道:“孙应文那里,和王程那里,都准备好了吗?”

    “嗯,都已经按照姑娘的吩咐准备好了,只等姑娘下令了。”

    楚云笙长吁了一口气,将身子靠在了侧壁上,抬手将车帘子掀开了一角,透过那一角看向街道上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百姓,叹息道:“特别是李府,不可以大意。”

    说完,楚云笙将脑袋也靠在了侧壁上,闭上了眼睛,将所有的细节都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马车一路四平八稳的前行,还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卫王宫的正德门前。

    楚云笙和春晓走下马车的时候,玉沉渊已经下了马车,在正德门前跟一个皮肤白的有些耀眼的青年在交谈。

    那男子不过二十岁上下,眉目倒生的英俊,只是皮肤白的明晃晃的,眼睑下一片淤青,看着人的目光有些闪躲……一看就像是纵欲过度……

    楚云笙对此人的外貌做了评价,才走近,听清那人的说话声音,立即就知道这人是谁了。

    不仅仅因为这人的容貌跟那个在梅园遇到的李越杰有几分相似,更多的是因为,这人的声音她在李府听到过,在跟着玉沉渊过李府的时候,经过李家二公子李越云的院子时……听到的有姑娘的哭诉声,有男子的淫词猥琐声……而那男子的声音,就跟面前这个衣冠楚楚的男子一模一样。

    而这时候,玉沉渊的话,正好印证了楚云笙的猜测:“抱歉,让二公子久等了。”

    “等的是玉相,多久都是越云应该等的,这位是?”李越云也注意到了跟着过来的楚云笙,将打量的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

    这时候,楚云笙还是穿着一袭男装,身子纤弱,但自有一身让人不容侵犯的高贵和雍容之态,在见过了玉沉渊的绝世之美之后,李越云的眼底里还是不由得划过一丝惊艳。

    楚云笙抬眸,浅笑道:“我是,玉相的一位朋友,玉笙箫。”

    “这……”

    显然,李越云对楚云笙的说法并没有很买账,但在听到楚云笙吐出玉笙箫这三个字之后,眸子里突然划过一丝意味深长,他做恍然大悟状:“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玉公子。”

    鼎鼎大名……从何说起?

    这名字也只是在李府里用过,而李越云之所以会这么说,应该是因为关于前日梅园里李越杰的事情,他也听说了,闹的那么大,他这个做弟弟的没有可能不知道。

    只是不知道,他对这件事的态度如何,但不管如何,至少知道她这个人,应该不会不买账。

    所以,楚云笙立即报以歉意的一笑道:“大公子的事情……我很抱歉……”

    李越云摆摆手,丝毫不以为意道:“唉!我大哥是我大哥,我是我,而且他那点事情,我们府上要不是有父亲纵容^……”说到这里,李越云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当即转头对玉沉渊道:“时间不早了,我这就为玉相和玉公子引路。”

    说着,他已经转过了身子,走到了前面,楚云笙则跟在了玉沉渊之后。

    一路所见的宫墙林立,金碧辉煌,所过之处,所见之景,虽不及赵国大气,不及陈国奢华,但亭台楼阁,舞榭歌台雕梁画栋,自有其风雅,也是这两国的皇宫不能比的。

    皇宫内不能骑马乘步撵,即使是玉沉渊,到了卫国,也必须得遵守这规矩,所以一行人从正德门步行,一路又走了接近半个时辰,才终于到了今晚宴席的地点,万寿宫。

    玉沉渊做为燕国来使,身份特殊,而且递了折子要求面见卫王,以恭喜卫王喜得皇子为名,但凭这一点,卫国都不能拒绝,即使是李晟,也要掂量玉沉渊的面子身份以及跟燕国休戚相关的赵国的影响力,所以才有了今夜卫王设宴款待玉相。

    高大恢弘的万寿宫就在眼前,两边站着面无表情浑身充斥着铁血气息的禁宫守卫。

    楚云笙悄悄的深吸了一口气,抬眸,面上已经恢复了一贯的从容,就跟上了前面玉沉渊等人的步子踏上了朝上延伸的上百个玉石阶。

    还未进殿,就已经听到了里面的一阵阵喧嚣声,正宴尚未开始,陆陆续续已经有达官显贵入了席,他们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聊着天,打着官腔。

    直到李越云跟玉沉渊出现在大殿门口的一瞬间,本来还喧喧嚷嚷的大殿里,突然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玉沉渊一人身上。

    一如每一次玉沉渊所到之处一样,四下里倒吸凉气的声音响成一片,那种惊艳的目光直闪瞎了跟在玉沉渊身后的楚云笙的眼睛。

    不少人已经走上了前来,要向玉沉渊行礼打招呼,然而玉沉渊却似是视而不见一般,对着李越云点了点头,就朝着李越云给安排的位置走了过去。

    楚云笙紧随其后,就在玉沉渊的那一桌后面的凳子上也坐了下来。

    那些本来还想上前套近乎的官儿们,见此也都识相的回到了各自的座位。

    而且,本来还喧嚷不断的大殿,在玉沉渊坐下来之后,四下里再也没有了谈话的声音,似是被人下了命令一般,所有人都闭了嘴,垂眸看向了自己面前的桌子或者抬头将目光落到大殿顶上的柱子上,但还是有人时不时的偷偷将目光瞥向玉沉渊所在的位置。

    而玉沉渊自落座之后,也不看周围,也不跟别人打招呼,直接将椅子一转,含笑看着身后坐在小凳子上的楚云笙。

    不等在殿中的人猜测那坐在小凳子上的翩翩美少年的身份,外面已经响起了一声响亮的唱报声:“皇后娘娘驾到——”

    声音才落,殿中的人都在一刹那从玉沉渊身上收回了心神,从座位上起身,走到桌子前伏跪了下来。

    楚云笙也跟着春晓跪到在了人群里,而玉沉渊只是站起了身子,却并没有半点要下跪的意思。

    李月怡的身影还没有出现在大殿,殿中已经跪倒了一片,然而放眼望去,只有玉沉渊一人,站在原地。

    众人虽然诧异,但转念一想,此人身份不仅仅是一国丞相那般简单,而是在燕国一手遮天,权倾朝野,就连见了燕王都不会跪拜的……所以,众人也就释然了。

    楚云笙没有见过李月怡,但对这女子却还是带着几分好奇,才生产几天,还在月子里,这时候被李晟叫出来为了应付玉沉渊,她也是辛苦。

    而她也根本就没有想过会真的在这宴席上见到小舅舅,不管是出于何种考虑,李晟都不会让小舅舅出席而是让李月怡出来撑场面的,这一点,楚云笙很清楚,但今夜,却是她绝佳的机会。

    ***********

    (今天是中秋佳节,祝书友们节日快乐,和和美美,团团圆圆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