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看穿

    隔着众多宾客,两人眼神碰撞,在这一瞬间,两人皆从对方眼底里读出了笑意。

    楚云笙的这一笑,是回敬之前玉沉渊等着看她好戏,看她跳舞出丑,所以她故意在进门时候扭伤了脚脖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虽然已经是失了礼数,但只要拿捏得当,不但不会引得赵勋面子挂不住,反而会激起在座这些男子的怜惜之情。

    如此一来,正好避开了要跳舞一说。

    而楚云笙这一歪倒,还有一层打算。

    就在她跟玉沉渊的眸光在半空中交错而过之后,赵勋也已经走到了楚云笙面前,他弯腰,抬手按在楚云笙的脚踝上,稍一用力,便只听咔嚓一声,楚云笙刚刚被扭到错位的脚脖子,又被他接了回去,而他动作一气呵成的做完,再站直了身子来搀扶楚云笙,面上还挂着爽朗的笑意。

    真真是刺骨的疼,被扭的那一下,都还没有被接回去的这一下疼,虽然扭伤脚腕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但这般痛楚却是要自己生生的承受下来,楚云笙的额角早已经有冷汗冒出,然而在这种场合下,她若是有半点哭喊或者呻.吟声,只怕都会丢了赵勋的体面,惹得他不高兴,所以楚云笙咬着唇瓣,愣是连大气都没喘一下,在座的男子们本就对她生了几分怜香惜玉之感,此时再见她忍受这样的剧痛居然连哼哼一声都没有,因此心底里越发生出了几分怜惜,哪里还有人会嚷嚷着再要看如姬姑娘跳舞一事。

    而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楚云笙和赵勋的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在不远处始终保持着玩味笑意的玉沉渊看到楚云笙这一幕,他的眉头几不可察皱了皱,本来随意的在指尖摩挲着的玉瓷酒盏,在他的掌中,留下了一道裂痕。

    这一幕,楚云笙也没有看到,她咬牙忍着疼,抬眸,看着这个不过才三十岁上下的男子,龙眉凤目,容貌倒是很英俊,一身正人君子的做派,丝毫没有坊间传闻那种好色成性的猥琐样子。

    看人,还真不能只看表象,楚云笙心底里感叹。

    这人就是参与到设计姑姑的主策划之一,从进门一见到他,她的心底里已经翻涌起了恨意,但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她早已经学会了将喜怒不形于色,即使再恨,也不会让眼底里有半丝的眸光泄露了出去。

    所以,在外人看来,她依然是蒙着面纱,娇滴滴的跪下行礼的模样,我见犹怜。

    赵勋向楚云笙伸出了手,那宽厚的有着薄茧的手落在楚云笙的手臂上,就要搀扶着她起身,然而他的手才落到楚云笙的手臂上,楚云笙就感觉到手臂一紧,一股大力自手臂上汇入经脉,让她身体似是承受不住一般,一阵一阵的晕眩,就要软倒下去,赵勋那双精明的眸子在看到她这一番反应之后,先撤了内力,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带到了他怀里,当着满屋宾客,这么多人的面,调笑道:“如姬姑娘今日可是身体不适?”

    事实上,楚云笙早已经料到很可能自己一进这大厅就会被赵勋认出来不是如姬本人,要知道,玉沉渊也说了,近日,如姬在赵勋面前甚是得宠,那么他对如姬就已经熟悉到了一定的地步,尤其是以他现在身居高位和打压王程旧部的手段来看,又怎可能是个粗枝大叶之人,她也想到了即使是一眼就被赵勋认出来不是如姬,但当着这满屋子宾客的面,为了不扫大家的兴,也为了不驳自己面子,他一定不会主动声张。

    进门的瞬间,看到他投向自己的目光里一闪即逝的诧异的时候,楚云笙就已经猜到了,当时她心底里一紧,再看他不但按捺住了,并且还自主座上向自己走来,在意识到了这一点时候,楚云笙当即就将自己的内力收拢进了丹田,等的就是他近前的这一试探。

    因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在他近乎霸道的内力通过手臂探入她体内的时候,楚云笙才会如一个根本不会武功的女子一般,没有做出丝毫的反应,而是正常的头晕目眩,有些被他的内力伤了元气的样子。

    而因为这一探,赵勋眸底深处对她的戒备也放松了两分,见他面上带着调笑的问出那句话,楚云笙将软软的身子贴到了赵勋的怀里,压低了声音柔声道:“我头好晕。”

    “今夜更深露重,恐怕如姬姑娘是受了风寒,赵贵,先把如姬姑娘带到偏房歇息。”赵勋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一手揽着楚云笙,一手对门外候着的管家招了招手。

    楚云笙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一错不错的看着赵勋,低声道:“我还有些话要单独对赵统领说。”

    楚云笙这句话是在提前给赵勋吃一颗定心丸,等下无论她编造什么理由,也都算是提前跟他招呼过了,得到了他的认可,然而其他不知内情的人听到这话却并不这么认为。

    声音不大,但是在座的宾客都听的一清二楚,各个都是人精,当即就往歪了想去,这时候再看向赵勋眸子里已经都带上了几分羡慕神色。

    也不知道赵勋有没有听出来楚云笙的话里有话,他抬手将楚云笙搀扶着交到一个跟上前来的丫鬟手中,看着她的大眼睛,自己的眉眼里也不由得带上了几分笑意道:“好,我很快就来。”

    这时候,赵勋已经知道她不是如姬,却还叫她去偏房歇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估计也只有他自己清楚,楚云笙故意对他这么一说,也是引导他放松警惕,两人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再听到他含笑应下,楚云笙这才提着步子,在丫鬟的搀扶下出了大堂,一路往偏房走去。

    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楚云笙的错觉,在她从大堂走出来之后,她突然感到后背一松,之前自一进门就一直锁定在自己身上的那道目光也终于撤去。

    除了玉沉渊,还有谁在暗中打量自己?而且这等犀利的目光中还带着几分恨意。

    压下心底的疑惑,楚云笙回了偏房便安安静静的坐在了软榻上,静静的等赵勋的到来。

    将自己带到这偏房之后,那丫鬟和赵贵都已经离开,门外没有半个侍卫,但楚云笙还是隐隐感觉到这院子外有两道若有似无的气息存在,是两个潜伏在暗中的高手。

    小四留在虎威大营守着山谷,凉月帮她守着阿呆,她带进府里来的只有凌锐和花舞,而他们身为天杀成员,专职刺杀,又都是一等一的隐匿高手,平常在她周围隐匿了身形,她是很难探到的。

    也就是说,这院子里,还有另外两名不是自己的人。

    楚云笙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再抬头打量了这偏房,心里盘算着自己刺杀成功赵勋而不惊动那两人的几率有多大。

    房间的窗户是敞开的,从楚云笙坐着的矮榻看过去,正巧能瞧见廊檐下点着的灯笼,在寒风的吹动下,一晃一晃的,跟她的心境一样。

    楚云笙的眼珠子一转,见院子里没有半个人影,即使是藏在暗中,那两人的视线也应该看不到自己,她抬手一动,将藏匿在手臂内侧的匕首滑下至掌心,趁着身子倒下在软榻衣袂遮挡的瞬间,她将这匕首藏在了头顶,软榻左右缝隙黏合处,那里本来就有缝隙,用力一按,那匕首就被巧妙的藏了进去,从外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藏好匕首,楚云笙取出藏在腰际里的一颗药丸子,握在掌心,微微一用力,那药丸子就成了一堆齑粉,隔着衣料的遮挡,楚云笙将这些粉末均匀的涂抹在了掌心。

    这些药粉虽然不是见血封喉的毒药,但却比那些更能派上用场,等下若是她能趁机将这些洒在赵勋的眼睛上,不仅仅能干扰他的视线,更能给他造成短暂的昏迷……而这视线一迷糊,短暂的昏迷……就是给她的绝好的动手机会!

    由不得她不谨慎小心,赵勋当年是卫国的武状元出身,如今的身手更是名列卫国高手榜,这样的人,且不说自己正面碰上赢的胜算有多大,即使是得手了,外面这么多的侍卫,还有那隐匿在暗中的两个高手,自己只怕也会对付不过来。

    所以,杀赵勋,要尽可能的取得他的信任,让他放松警惕,只求一击必杀。

    而她之所以决定要杀赵勋,一来,这人是现在御林军的统帅,是李晟所仰仗的最重要的势力,若赵勋在,很难从御林军方面突破,即使是调度了虎威大营的兵马,虎威大营对上御林军,那也是一场血流成河的厮杀……她现在想做的,是尽可能的用最轻松最少人伤亡的方式处理这一件事情。

    藏好匕首,涂好药粉,做完这一切,楚云笙就着软榻闭目养神起来,等着赵勋送上门来。

    前面大厅里的舞乐声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奔波了这一日,楚云笙早就有些疲惫了,但却不敢睡去,她一直竖起耳朵听院子外的动静。

    终于在一个时辰之后,听到了院门外响起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其中一人的步子且稳且沉,一听就不是一般人。

    而那人正是赵勋。

    随着他一起进到院子里的还有数十个守卫,分别守在了院子门口和楚云笙所在的偏房前。

    赵勋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而入,在进门的瞬间,目光犀利的落到软榻上,正对上有些惶恐的看向她的楚云笙。

    “赵统领……”楚云笙连忙从软榻上,虚虚弱弱的挣扎着起身,语气里带着几分娇滴滴。

    赵勋见状,连忙上前几步,趁着楚云笙还没有站起来之前,扶住了她的身子,笑着宽慰道:“既然身子不好,就别在乎那些虚礼了。”

    赵勋才进来,外面跟着他一起进来的两个丫鬟也已经走到了烛台前,多点了两盏灯,将整个房间照的通明。

    楚云笙顺着赵勋的力道在软榻上坐着,目光里带着几分为难的看着赵勋,又看了看那两个守在屋内的丫鬟。

    赵勋会意,当即让她们都退了下去,并顺手关了房门。

    等屋子里只有楚云笙和赵勋两个人的时候,楚云笙才从软榻上起身,噗通一下对着赵勋跪了下来:“我不是有意要瞒着赵统领,只是如姬姐姐今日确实感染了风寒,今天下午开始就咳嗽不止,而且身体乏的紧,根本就没有半点力气,所以无法完成那一舞,但她既怕因此会得罪赵统领,驳了您的面子,更怕王妈妈责备,所以……所以……”

    说到后面,楚云笙已经双肩颤抖着,抽泣了起来。

    “所以,你们便想出来这一出偷梁换柱?”赵勋双手抱臂坐在软榻上,嘴角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但说出这话来,却又觉得自己这个偷梁换柱这个词语用的不妥。

    他是武将出身,虽然已经位列御林军统领,但因为肚子里的墨水少,有时候想要掩饰一下自己的粗俗,说出来两个词语,却还是失常被朝中那些文臣笑话,所以,他平时说话用词,都会多掂量几下,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楚云笙伏低了身子,继续道:“我们无意欺瞒赵统领的,本来,我一进府上,就想找机会说给赵统领听,但您今日实在是太忙了,而我……又只能在偏厅不得到处乱走……后来在酒宴上,那么多人,我更是不能说……还请赵统领原谅,恕罪。”

    一番陈词,楚云笙说的真挚诚恳,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做强装镇定状,一番炉火纯青的演技,早已将赵勋心底里最后一丝疑虑打破。

    他盯着楚云笙的眸子,看着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那样的眸色,那样的清澈,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不由得对面纱下的面容来了兴趣,他歪了歪脑袋,好整以暇道:“你且取了面纱来看看。”

    ********

    (有些卡文,好痛苦,阿笙应该是我写过的女主中,最干脆利落的姑娘,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不喜欢她这样“杀人如麻”果敢无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