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逛窑子

    楚云笙几人回到城里,天色也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孙应文得了她的吩咐,已经自顾去忙了,楚云笙想着和玉沉渊还有约,也没有先回落脚点就直接奔醉乡居而去。

    等到了那醉乡居的匾额下,看到那站着的一排排花枝招展身段婀娜的姑娘们的时候,楚云笙才暗自后悔……早就应该知道玉沉渊没有那么好应付的……果然。

    这里也根本就不是什么酒楼,应该更谈不上他说的菜肴好吃一说……

    在决定了进去之前,楚云笙有些担心的回头看了看阿呆,果然看到阿呆正扬起他那张青铜面具将目光投向二楼那些对他挥舞着丝绢十分热情的姑娘们的面颊上。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也算是明白了,自闭的阿呆正在渐渐的打开他的心智,逐渐在适应并学习融入这个世界,让楚云笙开心的同时,也让她有几分担心,因为终有一日,他完全的走出了自己的世界,跟正常人一样,便也再不会想现在这般无拘无束,无忧无虑,而是会多了诸多的顾虑,诸多的烦恼,有时候做个正常人,实际上还不如做一个性子单纯自闭的孩子来的幸福……有时候想想,楚云笙觉得自己真的是操心太多,既盼望着他早日告别懵懂自闭,却又怕他完全走出那一步。

    不过,那也都不是眼前她所能控制和左右的,眼前,她需要认真的想想的是该如何让这孩子乖乖的回府……毕竟这是青楼,自己厚着脸皮去赴玉沉渊的约倒也没什么,让正处于好奇和接纳阶段的阿呆去见识里面那些香艳场面……想想楚云笙就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侩子手,正在扼杀阿呆这朵花苗。

    脑子里诸多的思绪一闪而过,楚云笙有些哭笑不得的叫住身后的凉月道:“要劳烦你将阿呆兄先带回落脚点了。”

    见凉月点了点头,楚云笙这才扯了扯阿呆的袖摆,解释道:“这地方你不能进去,先回家等我,我去去就回。”

    阿呆收回了投向二楼的打量的目光,不解的看向楚云笙,那神情似是在说,为什么你可以,而我不可以?

    楚云笙叹了一口气,凑近了阿呆些许,然后眨了眨眼睛有些狡黠道:“这地方只能姑娘进去的,你没看见里面都是姑娘吗,你一个男子,进去是不妥的。”

    闻言,阿呆露出了一抹将信将疑的目光。

    然而不等楚云笙长吁一口气,却见街道的尽头,有一步撵自远处款款而来,护卫在步撵左右的,依然是她昨日里见到的那四个模样标志的妙龄女子,而隔着那一层层绣金线云纹帷帐,她已经一袭可以瞧见里面的那人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了。

    这玉沉渊就连来逛个窑子都一定要这么高调吗?楚云笙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

    阿呆的目光也随着楚云笙望过去,渐行渐近,转眼就到了跟前,阿呆才收回了目光,抬手指了指步撵上慵懒的躺在里面的玉沉渊,一字一句道:“他可以?”

    虽然外人听来没头没脑,但是楚云笙却是听明白了,这是阿呆的质疑。

    刚刚她才为了忽悠他说男子不可以,可是转眼这门前就来了玉沉渊,楚云笙心底里一边感叹自己这运气,面上却笑的温柔的压低了声音对阿呆道:“你不知道,他其实是个女子,跟我一样,扮成了男装罢了。”

    闻言,性子单纯的阿呆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眼神,而楚云笙见他听进去了,连忙趁热打铁道:“你快乖乖的回去,我进这里有重要的事情,很快就回来的,听话。”

    后面两个字,已经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哄孩子时候的宠溺,然而阿呆却似是完全不买账,他脚步一错,让开了楚云笙要来抓着他袖摆的手,然后指了醉乡居对面的屋脊,吐出来两个字:“等你。”

    话音才落,他人已经足下生风,身如闪电般迅速的掠到了对面的屋脊上,摆出了他一贯的玉雕坐姿。

    楚云笙和凉月面面相觑,苦笑了一下,也就由着他去了。

    这边才支开阿呆,玉沉渊的步撵也已经停到了楚云笙的面前,那人在步撵里伸了一个懒腰,才由侍女打开帘子,懒洋洋的从上面走了下来,同时对楚云笙笑道:“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居然能前后脚的到了,你说是不是,玉公子?”

    楚云笙笑了笑,也附和道:“可不是吗,我跟玉相之间的缘分可算是不浅了。”

    说话间,玉沉渊已经走下步撵,到了楚云笙身侧,今日他穿着一身玄色锦袍,虽然束着领子,然而却依然是他一贯的作风,领子的扣子未口,领口往下一直到锁骨的衣襟都是半敞开来的,半敞的衣襟随着他说话和动作是不是的露出那一抹玉色的胸膛,直让人想到秀色可餐这一个词语。

    而且,自他出现在醉乡居的门口,外面站成一排的姑娘们和二楼上挥舞着丝绢的姑娘们早已经忘了手中的动作,只呆呆的看着他,无一不沉浸在他的美色中,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而玉沉渊却全然不在乎所有人的眼光,他走近楚云笙,突然笑着凑到楚云笙耳边,不等楚云笙反应过来跳着离开,他已经玩味的笑道:“本相是女子还是男子,玉公子还不清楚吗?”

    闻言,楚云笙的脸唰的一下,红了个彻底。

    她刚刚哄着阿呆的话,这人距离这么远而且还是在步撵上,居然都听见了,听见了也就罢了,居然还说出这样的混账话来,别人或许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楚云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在赵国,燕国使臣住的院子里,她走投无路闯进了他的浴房……看到的那一幕……

    而结合玉沉渊的语气和他说话的神态,他分明指的就是那件事。

    这人!楚云笙抬眸,恶狠狠的刓了玉沉渊一眼,压下心底泛起的羞涩,不逞相让的回敬道:“那天风大水汽弥漫,我怎么能看的清楚呢,况且,玉相生的这般妖娆,谁知道到底是男子呢还是发育不太好的女子扮的呢?”

    这句话,楚云笙带着几分恶趣味,刻意放大了两分音量,为的就是让周围那些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的人听见,同时一边说着这话,她还垂下眸子,目光若有似无的往玉沉渊那一抹敞开的玉色胸膛瞥去。

    因此,更是周围的那些人都唏嘘不已,一时间四下里响起了如蚊蚋一般的窃窃私语。

    本以为,就算玉沉渊脸皮再厚,多少也对当街这么多人,还有楼上楼下的姑娘们的打量眼光感到有些尴尬,然而,楚云笙到底是低估了他千年的道行,只见他面上依旧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狭长的丹凤眼如同一只老奸巨猾的狐狸一般微微眯起,看向楚云笙道:“如果玉公子不放心的话,今天晚上到我房里,再次确认一下便是,我随时都很方便的,不介意。”

    楚云笙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跟玉沉渊斗……本来就没有什么口才的她到底不是对手,再加上这只皮厚心黑狡猾了得……吃亏落败的只能是自己……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在周围窃窃私语议论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将讨论的焦点转移到自己身上之前,楚云笙已经提起脚尖,加快了步子先一步往醉乡居里去了。

    玉沉渊在她身后,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意,但随即也跟上了她的脚步。

    才一掀开棉布帘子踏进门,楚云笙就后悔了。

    外面寒风呼啸,而里面香风习习,淫词****此起彼伏,一进门的大堂里,摆放着数十桌酒菜,而那些客人们此时哪里有心思放在这些酒菜上,一个个眼睛里闪着光的盯着自己怀里的姑娘,楚云笙之前以为的搂搂抱抱摸摸小脸吃吃豆腐那是轻的,还有一些场景,看的楚云笙立即就有一种想要夺门而出的念头,但还不等她采取行动,身后的玉沉渊已经一把提着她的领子,将她带上了二楼的一处他已经订好的雅间里。

    前来招呼他们的是一个年级约莫三十出头的女子,穿红戴绿,装扮的有些浮夸,容貌倒还算是出色,但是面上却擦着极厚的脂粉,还隔着老远,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那一股劣质的脂粉味。

    “哟,可是玉大爷啊,您可是头一次在我们这里订座儿呢,我是这里的王妈妈,姑娘们有招待不周的地方,您只管叫我就是。”

    她人才走到门口,那带着明显的谄媚招呼声就已经脆生生的响起来了。

    玉沉渊连眉梢都没有动,看向那王妈妈,道:“去把你们这里最好的姑娘们都叫来。”

    说着,跟随着玉沉渊一同进来的那四个随侍的女子中,穿绿色衣服的女子上前一步,拿出了一张银票递给了王妈妈,王妈妈忙不迭的接过,眼睛在落到银票上那巨额数字上的时候,连忙兴奋的点头应下:“好好好,您稍等姑娘们马上就来。”

    说着,她几乎是一路提着裙摆小跑着往外走。

    而不等她踏出房门,玉沉渊的四个随侍女子中,穿紫色衣服的那个女子抬手一挥,就将桌子上已经摆放好的碗筷茶盏甚至连桌布都一起利落的收了起来,下一瞬,就见她变戏法似得从身后取出来自己带来的桌布和碗筷给玉沉渊摆上了,同时还不忘给楚云笙的面前也添了一副。

    从被玉沉渊拎上这雅间,楚云笙就一言不发,看着玉沉渊的动作,现在见那王妈妈出去了,她才找着机会,问道:“都这时候了,玉相还不告诉我,带我来这里的原因吗?”

    玉沉渊这人,虽然喜欢捉弄自己,但做事绝对不会没有目的,而且看他侍女有些嫌弃的将这妓院的碗筷桌布都换上了自己带来的,至少也说明,玉沉渊这人是有洁癖的,在他心底根本就不喜欢妓院这地方,而他这人又从来都是活的很肆意随兴,只会不将别人的尴尬和痛苦不放在眼里,但却从不会委屈自己半分,而现在,他是压制着心底里的厌恶带着她来这里……是为什么呢?

    似是猜到楚云笙心中所想,玉沉渊抬眸,对楚云笙嫣然一笑道:“自然是看美人儿。”

    他这一笑,直让楚云笙觉得眼花,本来就装饰的很是奢华夺目的房间,因他这一笑,刚刚还夺目耀眼的房间瞬间灰败了下去,偌大的空间里,只有他才是最光华璀璨的存在。

    而这样摇曳生姿,一笑百媚自天成的人居然说要看美人……楚云笙咬了咬牙齿,才忍着将自己颤抖的爪子压制住,否则她真不敢保证她这一巴掌下去,某个美到天下女子都为之羡慕的人的面容上是否会多五个指痕。

    “大爷哟,姑娘们来咯……”

    就在楚云笙和玉沉渊说话的这会儿工夫,那王妈妈已经领着数十名身段婀娜多姿的女子,自外间涌了进来。

    而这些女子经过调教,都是比较大胆的,才一踏步进房门,见到玉沉渊的一瞬间,先是楞了楞,不过也只是一瞬,反应了过来就立即一窝蜂的往玉沉渊这边扑了过来。

    还有两名目光灼灼发着光似得盯着楚云笙,向着她所在的位置娇滴滴的扑了过来!

    楚云笙心头一紧,万万没有料到会遇到这样的场面,正想这那两个姑娘扑过来之后,万一要在自己身上搂搂抱抱摸摸小脸吃吃豆腐……自己的女子身份就这样被摸出来可如何是好!

    然而,事实证明,楚云笙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就在那些姑娘们扑过来的同时,玉沉渊身后站着的四个侍女已经齐刷刷的出动,拦在了玉沉渊楚云笙和这些女子的面前,阻止了她们进一步的动作。

    “这……大爷您对这些姑娘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头一次见到带过来的姑娘吃了闭门羹,但眼前这人却明显是个财主,王妈妈自然不敢得罪,当即弯着腰,一边赔不是,一边疑惑的问道:“如果不满意的话,我再叫其他的姑娘来。”

    玉沉渊抬手,给倒了两杯酒,一杯推到了楚云笙面前,另外一杯,自己端了起来,优雅的抿了一小口,这才抬眸,眸光里带着几分不满和讽刺道:“这就是名动天下的醉乡居里,最好的姑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