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心狠手辣

    而即使是再没有脑子的人也反应了过来,楚云笙的意思是,已经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给在场的所有人都下了毒!

    而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这外表看起来如此瘦弱的少年是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到的?

    没有人能想明白,但自楚云笙这句话之后,当即有反应快的用内力去探自己的肺腑,果然发觉内力运转不畅,稍稍一动内力,就牵扯着五脏六腑一阵紧似一阵的疼,这就是中了毒的症状!

    同样被楚云笙的一系列出手吓到的孙应文的面色也有一刹那的惨白,不过他还是反应很快的接过来了玉瓷瓶,将里面的药丸分给了众人。

    楚云笙的目光在所有人的面色上扫过一圈,对着所有人淡淡一笑道:“这些日子,在这两位奸人手下做事,委屈诸位了。”

    闻言,所有人只觉得心一紧,忙不迭的就要摆手,不委屈,不委屈。哪里还敢有半点委屈,他们这些人中不乏有正直的,有拥护公主的,但迫于李昭和关玉书在,更因为自家的妻儿都在京中被威胁,所以即使对于公主心有愧疚,但却也不敢明显的表露出来,而面前这少年却是代表公主而来,带来了公主安好并正在赶回卫国的途中的消息,况且这少年不但出手狠辣,更是手段了得,不仅当机立断杀了李昭和关玉书,更拿捏了他们这些人的软肋……一则代表公主恕他们无罪,二则,保他们妻儿无事,因此众人再没有什么顾忌,心口的气倒是一松,然而却还没有来得及一松……却又听这少年道出了大家都被下毒的消息……虽然表面上很慷慨对他们很信任的给了大家解毒丸,但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有余悸……心底深处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来……若是刚刚他们中的哪一个在那时候跳出来,站到了李昭的那边,那么此刻地上躺着的尸体只怕又会多一具!

    想想,众人的眸底深处皆是惧意。

    而这时候,他们看楚云笙的目光,除了来自心底里的恐惧,还多了几分敬畏。

    楚云笙只是笑笑,继续道:“这两日,大家就跟平常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以免被这营地里李家的探子察觉到有什么不妥,另外,派人严密看紧这两人的大帐和这里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你们要对外宣称他们是在饮酒时,兴起切磋,就互相都受了点上,这两日在自己的营帐中静养,切不可将他们两人身亡的消息传出。”

    “是!”众人冷汗涔涔的应下。

    楚云笙又道:“这两日,你们要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因为随时有可能,我会有需要调度,如果有调度,我会差遣孙副统领过来,你们听他安排便可。”

    “是!”众人再度冷汗涔涔的应下。

    “没什么事的话,你们先退下吧,该怎么做,相信大家心里已经有了分寸了。”楚云笙挥了挥手,示意大家退下。

    这些人哪里还敢多做停留,当即又行了一礼,就纷纷退出了泛着浓烈的血腥味的大帐。

    而等众人一走,屋子里只剩下她和孙应文的时候,楚云笙也再也坚持不住,转过身去,扶着桌子就将早已经翻江倒海的胃里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刚刚被李昭的血浆溅到的半边脸颊这时候只感觉到火辣辣的疼。

    从未有过的难受。

    虽然自重生以来,也经历过几次为求自保而挥刀杀人,但像今日这般出手狠辣的,楚云笙还是第一次……在此之前,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也可以做到!

    而且,做到堪称完美。

    自进了大帐,发现关玉书已经不可能被拉拢到自己的阵营,决定了要杀他起,她心底里同时就做了无比要出手快、狠、准……虽然其实也可以只是杀死他,可以不必直接割下他的头颅,让整个场面都显得那么惨烈,但是为求做到震慑其他人的目的,这是最好的办法,包括后来用更为狠辣的手法将李昭自眼窝子里直刺进脑子……

    杀人是其次,最主要是让这些心理还有些摇摆不定的将领们看见,他们如果有人胆敢违背,这两人的下场就会在他们身上重演!

    而楚云笙在这一环节,拿捏人心拿捏的很准,知道光是震慑还远远不够,也许这些人现在是被唬到了,但距离她计划行动的日子还有两天,难保不准有人会暗中走漏消息以求富贵,所以,她在震慑的基础上,再加了一剂强心药……那就是告诉他们,公主将他们跟已经死掉的两个人分开对待,对他们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而且给他们戴罪立功的机会,不仅如此,还命人在城中保护了他们的家眷……名为保护,但这些人心底里也都清楚,其实跟李晟的手段一样,也是威胁……

    加上了这一刀强心药之后,相信,在场的人心中的摇摆也终于定下来了,而楚云笙再在这时候,大方的给了所有人解药,并让他们知道自己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已经给他们下了药。

    这些人,先是被震慑,再给他们一剂强心剂断了他们的迟疑和软肋,最后再被楚云笙看似相信他们,实际上已经比任何手段更让人心生寒意的威胁一捉弄之后……再对比地上的两具尸体……但凡有点脑子和判断力的人都会做出楚云笙预料之中要见到的选择了。

    只是被震慑到的是他们,恶心到的却是楚云笙自己,当李昭的血浆对着自己劈头盖脸的喷洒了过来的一刹那,那自肺腑里泛起的恶心有多浓烈,只有楚云笙自己知道,然而她却依然镇定从容,表面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在外人看来,出手果决狠辣杀人不眨眼的少年,其实有一颗比旁人更为脆弱敏感的心。

    等楚云笙终于将胃里的东西都倒出来了,才稍稍舒服了一点,她直起身子,却见孙应文睁大了的瞳孔盯着自己。

    “怎么,被吓到了?”楚云笙淡淡一笑,又恢复了一贯的淡定,没事人一样的对孙应文摆了摆手,染他回过神。

    闻言,本来就有几分腼腆的男子,面颊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难为情的红晕,他错开于楚云笙对视的目光,看着大帐内还在熊熊燃烧的火盆,想了想措辞才道:“我……我只是觉得……我之前真的是小看公子……哦不,小看特使了……”

    虽然感觉他是在夸自己,但显然他本就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夸奖的话被他这么一说出来,倒不像是夸奖了,不过,楚云笙也不介意,她抬眸一笑道:“你还是叫我阿笙好了,特使特使的,听着挺别扭。”

    “不……不……还是要按规矩来,特使……”孙应文连忙摆手,看了看楚云笙的面色,见并没有生气,他才垂下了眼帘,问出了从开始就一直萦绕在他心底里的疑问:“那个……特使……他们是真的中毒了吗?如果是中毒了……那你又是何时下的毒,你就站在我面前,哪儿也没去,我实在想不通这一点。”

    楚云笙朝他狡黠的眨了眨眼睛,转身走到最近的一桌酒菜边上,拿过了上面的酒壶,将里面剩下的酒倒在了自己的匕首上,一边道:“自然是这酒里啊,刚刚在门口的时候,那个姑娘……”

    后面的她没有说,孙应文也不是傻子,经这一提点自然就想到了。

    刚刚在大帐外,遇到的那个送酒的姑娘,楚云笙临时想到的主意,用一指指风弹到了那姑娘的膝盖上,所以才在跟他们擦身而过的时候,那么凑叫的脚下一滑栽倒了下去……而楚云笙借着搀扶她起身的机会,另一只托着酒坛子的手已经迅速的将毒药投到了酒坛子里。

    而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即使有人专门去注意她手中的动作也未必就能看出端倪。

    而之所以,在那时候,她决定给酒里下毒,一来,是因为没有进入大帐之前,她没有见过这些将领,对他们的反应以及之后的选择并没有直观的判断,二来,这样也等于多了一层万无一失的把握。

    若是在李昭威胁他们的时候,有人自那时候跳出来,而她大可以省去跟这人围斗的力气……

    而且,即使是最后,在她从头至尾观察过所有将领的面色和反应,决定用不到这毒药,而她再大方的赠出解药这一环节,也让所有人都心有余悸……她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给所有人下毒,能大方的赐解药……就能再次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在座的各位。

    这些,已经不需要用语言来解释了,而在强大的实力和威胁面前,这些远远比语言更有决定性的说服力。

    将匕首那那毒酒冲洗了干净,再度放回袖摆里的短剑鞘里,楚云笙头也没回,淡淡的对孙应文道:“你派几个人这几日来这里亲自守着,另外再派人死死守住出谷的要道。”

    “是,我这就去办。”

    “走吧”

    楚云笙掀开衣摆,先一步踏出了营帐,帐内光线暗淡,猛的一出来,被外面的强光所射,倒让人觉得有些头晕目眩起来,她身子晃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站稳了脚跟,再抬眸,正对上远处射来的那一道如淸泓般清澈宁静的眸子。

    楚云笙微微一笑,提起了轻功,几步就掠到了他面前。

    走近才发现,地上居然已经倒下了两具尸体,而看模样,就是之前先后掀开帘子出去的士兵。

    见楚云笙的目光落到了这两人的尸体上,一旁的小四上前一步解释道:“姑娘,他们是从那个营帐出来的,是李家的探子,而且应该就是要去京中送信,所以我没留活口。”

    “嗯,做的好,”楚云笙点头,向小四道:“这里还要留一个人同孙副统领的人一起守着,小四,要委屈这两日了。”

    小四连忙应下,一个闪身,就掠到了谷口上方的悬崖上,若不仔细瞧,根本就发现不了他藏匿的身影。

    楚云笙转过身子,还没来得及拉过马缰,却发现才走近,眼光一直随着她身影移动而移动的阿呆眸子突然一紧,他上前一步,猛的凑近了楚云笙些许,在不等楚云笙想到他要做什么,却听他清冷没有语调的声音响起:“你受伤了吗?”

    楚云笙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身上这浓烈的血腥味让他注意到了,当即她抬手拍了拍脑袋,笑道:“没有没有,我是让别人受伤了。”

    说完,她才反应过来……哎?这木头刚刚是在跟自己说话?他又跟自己说话了!

    想到处,楚云笙跳前一步,目光定定的看着阿呆笑道:“也不是不会说话呀,阿呆兄,你没事要多说话,多跟我交流才是,你不说话,别人不知道你心中所想。”

    闻言,阿呆不为所动,不仅无视楚云笙的话,更无视楚云笙突然凑近过来的动作,他脚步一错,就翻身上了马,摸了摸面上的青铜面具,继续鼻孔朝天……视若无睹……

    见状,楚云笙叹了一口气,倒没有在意,也没有小受伤,至少阿呆现在当她是亲人,是可以依靠的人,而且会与她交流了,这就是进步了,其他的也不能操之过急,慢慢来就是。

    要知道,重生之后的她也不善于同人交流,更不喜欢讲话,在锁妖塔暗无天日生活了十六年,起初还有娘亲为伴,还能有人交流,后来娘亲去了,她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因此更是一度丧失了语言表达的能力。

    即使是重生之后,不到需要说话的关头,大多数时候她都喜欢沉默着,而之所以像现在这样还能跟阿呆春晓林叶霜开开玩笑……也是因为遇到了那个让自己渐渐敞开心扉的人,那个愿意一点一滴同她交流的人,那个让她明白许多心事不能压在心底一个人扛的人……

    分别已近十天了,他该是平安回到楚国了吧?现在又在做什么呢?会不会像她一样,总是不经意的将一切相关的不相关的话题往他身上想,凡事都能联想到他呢?

    想到此,楚云笙又忍不住叹息了一口气,只是这一声叹息里包含了多少无奈和缱绻深情的情愫,只有她自己知道。

    寒风呼啸,那一声叹息转瞬就融进了风中,再听不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