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悍然出手

    嘴上挂着嘲讽,他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顿,直接向楚云笙走了。

    而关于这印鉴的真假,没有人比这李昭更清楚,要当日他们设计陷害姑姑之后,是想尽了一切办法搜查了姑姑的住所,甚至姑姑宫里的那些宫女都被挨个用了酷刑,最后都没有得逞。

    但他们却没有想到,这印鉴一直就被姑姑紧握成拳死死的扣在了掌中,即使被投毒,最后浑身上下法动弹,都没能让她的右手松开,而那些搜查她的人却并没有到这一点,所以这才保留了下来。

    也是万幸。

    想到此,楚云笙脑子里蓦地浮现出当日姑姑所受到的屈辱,被投毒迫害所吃的苦,因此越发对李家恨之入骨。

    但即使是心底里恨意正盛,但她面上依然带着从容不迫的笑意,也不叫已经跪下的众人起身,只转过身子对迎面走来***小*说 .eu.的李昭笑了笑,道李参军想亲自验验吗?”不跳字。

    间,李昭已经走到了楚云笙近前,抬手就要来拿楚云笙手中的印鉴,然而楚云笙哪里肯让他得逞,一转身就避让了开来,她笑吟吟的对李昭道想不到,李参军一介文官,身手却是不的,但只是眼神却不好,连关将军都已经确定了这印鉴是真的并按照规矩行了跪礼,你身为矮一级的参军,却还要以下犯上吗?还是说,在这军中,本来就是你李参军一人独大,所有人都要看你脸色行事,就连公主殿下的印鉴都不放在眼里呢?”

    明明这印鉴是真的,却还要妆模作样的来查看这印鉴的真假,李昭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趁机夺过楚云笙手中的印鉴,然后一口咬定这印鉴是假的将她击杀在这里,最后她死了,印鉴却还在他手上,而在场的众将领,不管知情不知情,多半也会选择缄口不言。

    听到这话,跪在面前的关玉书抬眸,对李昭使了一个眼色,他才停下了手中要抢夺的动作,也心不甘情不愿的微微伏了伏身子,对楚云笙道就算借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藐视代表公主亲临的印鉴,刚刚我只是没有看清楚而已,要,这印鉴何等重要,万一有人作假,并利用了我等的忠心,岂不是对不住我王?而且,请恕我直言,阁下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要让我英明比的公主殿下回将此物交到阁下手中,哼……谁你是从何得来这印鉴。”

    这时候,忠心自他的嘴里说出来,让人听了只觉得格外的讽刺!而且,他的言语之中句句带着对的轻视和讽刺。听到他这样一番话,楚云笙心底虽然嗤之以鼻,但面上却还保持着得体从容的笑意。

    只是,那些已站起身来回到位置上坐下的将领们在这时候,都选择了装聋作哑,有些人已经将目光从楚云笙和目光不善的李昭身上调离,抬眸去看滋滋燃烧的木块迸发出的火星子,有些则拿着酒杯,低头假意饮酒。

    混迹官场多年的老狐狸们,在这时候都少说少,明哲保身的道理,毕竟在他们眼里,少年印鉴的真假早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代表的公主一方势力,而李昭则代表着李家,这两方势力的纠缠……如果不嫌命大的人,都会选择自动隐形。

    楚云笙没有答话,而是慢悠悠的收回了印鉴,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回了怀里。

    见此,下跪着的众人这才站起了身子,关玉书也站了起来,目光里同样带着疑惑和探究的向楚云笙看来。

    楚云笙垂眸,只是嘴角动了动,还没答话,孙应文已经也越过了火盆,走到了她身侧,大声对在场的众人道他是元辰的关门弟子,也是公主殿下派来的特使,公主殿下没事,只是受了点伤,正在赶回卫国的路上,为了担心在她不在的这段卫国朝中出岔子,就派了阿笙特使先回卫国一步。”

    此言一出,四下里响起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不仅仅是因为大帐中间站着的这个瘦弱少年的身份,更因为她带来的这个消息……公主还安好!而且正在回卫国的路上!

    他们的,只是公主被送去了赵国和亲,之后便从赵国传来了公主被赵国前太子所迫害下落不明的消息,然而,眼前的少年却执了公主的印鉴并带来了公主安好的消息。

    这对在场的人,除了关玉书和李昭来说,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但是,在下一瞬,想到李昭的身份,大家又不由得齐齐缩了缩脖子,将倒吸的凉气又默默的咽回了肚子里。

    关玉书上前了一步,目光紧紧地盯着楚云笙,语气里带了几分冷冽和质疑道你说公主安好并在的路上?哼,我们凭你?”

    楚云笙笔直的站在原地,任由周围的人对她打量,也任由关玉书那刀子一样的眸子再度将刓了了一遍,迎着那犀利的目光,她淡淡一笑道凭我身上拿着代表公主的印鉴,凭我是元辰的关门弟子,难不成,关将军其实并不希望公主安好,更不喜欢看见公主回卫?其实关将军心里,已经深信不疑了,只不过到底是原因让你迟迟不肯接受我这一身份呢?”

    说着,楚云笙上前一步,逼近关玉书,视旁边目光里带着阴狠直戳戳的看着她的李昭,继续道是因为李家?还是您的?说起来,关将军和李家的关系倒还很是微妙。”

    一听到楚云笙提起李家提到他,一直紧紧盯着楚云笙的关玉书的犀利目光终于有些闪躲。

    然而,就是在他闪躲的这一瞬,也正是楚云笙那句话的最后一个字音才吐出来,她突然一个箭步上前,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抬起已经自手臂上滑到掌中的首,毫不犹豫,果断的对着关玉书的胸口刺去!

    而在那一刹那,正是关玉书有些心虚眼神闪躲的时候,所以楚云笙瞅准时机悍然出手,而关玉书又岂会是一般人,虽然不似久经战场没有那般强烈的杀气和反应,但到底能坐上掌管十万虎威大营的铁骑的统领,自然也不是一般的武人,在反应楚云笙已经对他刺杀的一瞬,他脚尖一点,运足了轻功就往后退去。

    他退的飞快,楚云笙的动作更快,这一击她早已经蓄势待发而且求一击必中,也就拼上了全部的内力,所以即使是关玉书已经反应了飞速后退,却依然被她自正面追了上来,而且她出手的动作更是快如闪电,等关玉书一边后退,一边准备抬手拔出腰间的剑迎战的时候,楚云笙的首已经精准比的没入了他的胸口,而他的剑才拔出一半,尚未出鞘。

    首才没入胸口,楚云笙根本不给他第二次反应的机会,左手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右手拔了首就对着他的脖颈用了内力一刀割下!

    那首是苏景铄之前送给她防身用的,削铁如泥,一刀挥下,那关玉书的脖颈在她手中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容易,等在场众将领反应的时候,楚云笙已经提着他的首级,而她脚下踩着的,还尚有余温正喷洒着热血没有了头颅的关玉书的尸体。

    开弓没有回头箭,她本不可以不做到这一步的,但是自进了这大帐,看到关玉书的第一眼,和听到他的第一句之后,楚云笙就这人留不得,不仅仅是他的心已经站到了李晟李昭那边,他举手投足间都在看向李昭,也说明他还在仰仗李家的鼻息看李家的脸色,而那个在听到她的身份之后,他不动声色的对门边上站着的守卫做的一个小手势,更是说明了他的立场。

    留不得,便只能换一种方式,虽然这种方式太过凶残狠辣,但却是决绝问题最有效有力,也是将伤亡降低到最小的办法。

    而在场的所有人中,是李昭最先反应,在楚云笙提着首向关玉书扑杀的时候,他的手腕一动就要拔刀追上,却奈何他身前的孙应文已经抢先一步,拦在了他身前封住了他的穴道。

    在这一刻,楚云笙刺中关玉书,孙应文是同一点了李昭的穴道,李昭到底是文官出身,所以也只是会一点皮毛功夫,在孙应文面前自然差了一大截,所以很容易就被他制服并点了穴道。

    而等众人反应的时候,刚刚那个羸羸弱弱的少年这时候站在一地的血水里,对着李昭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意,那笑意犹如自地狱修罗场走出来的阎王,只看的人心底顷刻间生了万古寒意,她道李参军可有话说?”

    李昭只是被封住了行动的穴道,但还能言语,他对楚云笙怒目而视,对周围的人斥道你们还愣着做,快把这个反贼刺客给我拿下!我刚刚已经差人送信去了王城,监国很快就会知晓这件事情,若是想你们在京中的妻儿恙的话,该做你们是……”

    闻言,刚刚还愣住心里在进行着挣扎的将领们面色一暗,有些人的内心已经在开始挣扎,此时再看向场中的李昭和那个翩翩少年目光已经多了几分纠结和迟疑。

    然而,李昭的话还没说完,声音却蓦地停住,因为楚云笙已经不给他的机会了,她再度拿起还在滴着关玉书的血的首,直接对着李昭的右边眼睛直接此去……首没入他右眼的一瞬,自那里喷射出来的血浆占了楚云笙一脸。

    “很可惜,你派出去送信的人,应该是没有机会见到的太阳了,我这就送你下去陪他。”

    “你……你……”

    李昭的穴道没有解,被这样自眼睛贯穿了半个脑袋的一刀刺下,早已经痛的面部表情扭曲,他嘴唇颤抖着,想说,却半天吐不出完整的话来。

    楚云笙却像没事人一样,待面前的那人终于住了口,也没有了声息,这才慢悠悠的拔了首,一脚将他的尸体踹到了关玉书的头尸体边上,做完这,她才抬手,摸了一把脸颊上的血浆,然后从怀里再度掏出来那枚印鉴,对在场已经被她这般悍然之姿惊到了的众位将领道还有谁质疑这印鉴的真伪的?”

    话音才落,所有的将领纷纷起身,再度对楚云笙跪了下来。

    如果说,第一次跪拜是因为楚云笙刚刚拿出这象征着公主亲临的印鉴,那么这一次,所有人是带着心悦诚服,更是带着恐惧的对楚云笙拜了下来。

    都是武将,打打杀杀都经历了不少,但是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像楚云笙这样,二话不说直接悍然凌厉的杀人的,而且杀招还是那般凶残绝辣。

    有公主的印鉴在,再有这个如同自修罗场走出来的少年,还有谁敢有半点质疑,有质疑的那两个人,此刻已经躺在了地上再生机,只有他们面前的案桌上尚且还有余温的热酒,说明刚刚他们还鲜活的存在过。

    将众人的反应都尽收眼底,楚云笙保持着笔直如玉的站姿未动,再度开口道本特使代公主旨意,虎威大营统领关玉书与奸人李昭勾结,参与谋害公主一事,现已查明,以就地正法论处,而公主殿下深知,诸位将领昔日都是受这两人蒙蔽和威胁,所以公主殿下并不会追究大家的过失,并且,公主殿下已经派人好生保护将军们在京中的家眷,所以你们不必再受奸人的威胁,希望接下来,大家可以戴罪立功。”

    此言一出,在座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再没有半点迟疑,连忙磕头谢恩谢公主殿下网开一面,末将们定当以公主殿下马首是瞻,以求戴罪立功。”

    到此,楚云笙才趁着没有人看到的间隙,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她笑着示意众人起身,又从怀里摸出来一个玉瓷瓶来,递给孙应文,解释道这是解药,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本特使既然了大家的诚意,自然也就没有必要用大家的生命做威胁。”

    刚刚才站起身来的将领们,在听到楚云笙的这句话之后,霎膝盖一软,差点再度跪了下来。

    第一百五十二章 悍然出手

    第一百五十二章 悍然出手是 由会员手打,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