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对不起?

    楚云笙也在听到响动的同一时间提起了步子,直接施展了轻功跟了过去。r?an  en ???.?r?a?n??e?n?`?

    才翻过墙头,就见墙边上,扶墙站着的一道黑影,楚云笙一惊,步子一停,正要细看,那黑影却已经对她行了一礼。

    “姑娘,是我。”

    不是别人,正是让楚云笙担心不已的木玄。

    而此时,楚云笙听到他的声线平稳,似是并没有异常,然而,若没有异样,以木玄的身手何以刚刚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是受伤了吗?

    想到此,楚云笙揣着担心,两步上前,就要去看个究竟,却被木玄身子一让,避到了一边,他一身黑衣劲装,半张脸也用黑布蒙住了,即使是让到了一边,还是单手扶住了墙。

    也因此,越发让楚云笙笃定他受了伤。

    “怎么回事?你……伤的重吗?”

    见他有些抗拒自己的靠近,楚云笙便不好强求,停住步子,跟他保持了距离,但还是忍不住担心的询问。

    “我没事的,只是在去昭仁宫的时候,出了点状况被察觉了,所以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姑娘,外面有人搜查过来了。”

    说话间,木玄深吸了一口气,就要提起翻墙而走,好在楚云笙眼疾手快,一步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腕,对上他转过来的满是错愕的眸子,楚云笙解释道:“没事,不用再往外跑,外面还没有这院子安全。”

    说着,楚云笙转头看向紧随其后跟过来的春晓,春晓当即会意,对木玄道:“这里是我们的一处秘密联络点,再往后几进的院子里都有密室暗格,所以藏匿起来很方便的,你先跟我去吧,也免得姑娘担心。”

    听她这样一说,木玄才彻底送了一口气,在楚云笙目光的授意下,他才跟了春晓往里面的院子走去。

    这边才将木玄安顿好,外面已经到处都响起了官兵搜查的声音,弄的大街小巷鸡飞狗跳,楚云笙又安顿好了林叶霜,自己才回了房。

    约莫等了一炷香的功夫,外面的喧嚣声才渐渐的平息了下去,看来,那些人并未有打算深入到院子里盘查,但是却又为何要闹出这么大动静?让人有种是有人授意下刻意将事态扩大的感觉。

    而且,毫无疑问,那人不是李晟就是在深宫中的皇后李月容,只是,他们将这刺客行刺的事情扩大,是想在里面做什么文章呢?

    楚云笙想的有些入神,门外春晓敲了两下门,才让她从思绪里转出来。

    “姑娘,外面已经安静下来了。”

    春晓转了进来,跟在她身后进来的是木玄,此时他已经除去了蒙面的黑布,露出本来就清秀的青年容颜,只不过现在,面色却苍白的可怕。

    楚云笙下意识的站起了身子,将他迎到位置上坐下,不等他开口拒绝,她已经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把脉。

    见脉象有些弱,但还算平稳,她才稍稍舒了一口气,垂眸看向木玄道:“伤在哪里?”

    闻言,木玄下意识的抬手按到了胸口上,连忙摇头道:“我不碍事的,姑娘不用担心,我已经封住穴道止血了,刚刚躲进暗格之后,还涂了药膏,所以姑娘大可放心。”

    虽然他这么说,但楚云笙还是放心不下,抬手就要拨开他的手要为他检查伤口,然而她这一动作才做出来,木玄已经如同被雷击了一般,飞速的从椅子上窜了起来,倒退到了门口,并且一脸惶恐的看着楚云笙,急切道:“姑娘,万万使不得,您是万金之尊,我的伤真的不重,请您不要折煞我……”

    楚云笙哪里料到他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其实她真的只是想帮他看看伤势,毕竟她也算是半个医者,但是眼下看他这般抗拒的态度,只怕是自己帮他查看伤口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想了想,楚云笙只得作罢,问出了心底一直想问,但又不敢问的话:“卫王怎么样了?”

    见她终于放弃了要为自己诊伤,木玄这才走上前来,压低了声音道:“昭仁宫守卫太过森严,我利用换防的时候溜进去,才看见卫王一个人在大殿里哭,就被人发现了。”

    闻言,楚云笙心底里一惊,一喜,然后又是一凉。

    惊的是他们怎么会放任小舅舅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殿里哭,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喜的是,至少证明小舅舅还安好,而凉的是……没有姑姑没有亲人更没有一个熟悉的宫女太监在身边,她的痴傻的小舅舅……一个人在那座冷冰冰的殿里,该是有多无助和惶恐。

    “姑娘也无需担心,至少现在证明卫王殿下还是安全的。”木玄见楚云笙面上的表情如此丰富多彩,最后却化为了一脸难过,不由得出声安慰。

    闻言,楚云笙收回了思绪,点头道:“是啊,我应该是总算放下一颗心了,说起来,木玄谢谢你,明知道昭仁宫守卫那么森严,却还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帮我打探消息。”

    听到楚云笙这么一说,木玄苍白的面色上浮现出了一抹难为情的红晕,他摆摆手,有些愧疚道:“是我无能,惊扰了护卫,所以才闹的满城风雨,这下又给姑娘添麻烦了。”

    “没有的事,这么一闹,对我们还有好处也说不定,”楚云笙淡淡一笑,目光掠过木玄胸口受伤的位置,复又担心道:“你快些下去休息罢,这两日就好生调养,不要再守在我这里了,等你养好了伤,我还有事摆脱你呢,快去吧。”

    闻言,木玄也不推脱,行了一礼,便退了下去。

    一直到木玄的脚步声远了,楚云笙才轻吁了一口气,将一晚上都提着的一颗心稍稍放下了,木玄是苏景铄指派到她身边的人,若今晚他要有个什么不测,她该怎么向苏景铄交代才好,再加上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他这人虽然沉默寡言,神出鬼没,但是考虑问题十分周到,对她们的照顾也很细心,大家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也都有了几分情谊……还好,他没事。

    “姑娘,你让我联络的人,我今日都派人去了。”等木玄走远了,春晓才凑到跟前来,压低了声音对楚云笙道:“他们随时等候姑娘的差遣。”

    “那你怎么跟他们解释我的身份的?”楚云笙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自己重生的这回事自然不能拿到明面上说,但既然现在要插手卫国的政事,就要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这……”春晓也被问住了,抬手挠了挠头,“我暂时只说姑娘是公主指派来的,有公主的印鉴,可以全权代表公主处理卫国诸事。”

    这样一说,也确实是圆滑,且说的过去,但若有人问起,总该是要有个身份的,想了想,楚云笙拉过春晓,轻声道:“你便说,我是元辰师傅的关门弟子。”

    元辰师傅是卫国帝师一脉的传人,其在卫国朝廷乃至整个国家的影响力都十分大,有了这样一层关系,再加上春晓之前的解释,相信不会再有人有异议。

    见春晓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楚云笙继续道:“白天在街上公然行刺李晟的那些人,可安顿好了?”

    一提起这个,春晓面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惋惜的神情,她垂眸道:“那些人多是之前御林军统领王程的旧部,自王程被定罪下狱而赵勋执掌御林军之后,对他这些旧部极尽打压,之前的几个副将也都被撤的被撤,被挑了错判罪的判罪,眼见着皇后诞下皇子,李家和赵勋的权势更是再无法撼动,而王程又被下令明日问斩……他们再想不到别的办法,便想着拉着李晟那老贼同归于尽的想法,可惜了,白天的那街头一战,他们就死伤数十人,有两个虽然从当时的混乱中逃脱了,但是伤势过重也……”

    说着,春晓又摇了摇头。

    楚云笙也很惋惜,然而,目前除了惋惜,她不得不重视春晓这句话中的那几个关键字——王城被下令明日问斩。

    王城是之前的御林军统领,姑姑的旧部,这么多年来守卫皇宫恪尽职守,对姑姑更是忠心不二,这样的人,楚云笙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斩首。

    想要扳倒李家,他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虽然他现在已经被李晟撤了职位,但以他现在在御林军中的威望,到时候能帮上很大的忙。

    只是要怎么救他,却又是个头疼的大问题,楚云笙想了想,还是问道:“白天,那些行刺的蒙面人中的那个被我踢飞出去的那个人可在?我要见他。”

    “在的,就等姑娘传来问话呢,我这就去后院叫他。”春晓连忙点头,提着步子就往外走。

    春晓一走,楚云笙也觉得坐不住,便索性起身,走到窗户边,推开了窗户,外面的月光便满当当的照射了进来,只是同时席卷进屋子的,还有肆掠的寒风。

    冷的楚云笙打了个哆嗦,但脑子却清醒了不少。

    同时,也看到了对面屋脊上八风不动的坐着的身影。

    这么晚了,外面那么冷,这孩子果真不冷吗?

    因为隔着太远,他又带着青铜面具,所以楚云笙看不见那面具下的那双眼睛到底是睁开着,还是在打着盹或者入了定。

    所以,她抬手,不确定的对着对面屋脊挥了挥。

    本来只是想试探这孩子到底是睡着了没,却没有想到,她的动作才做出,挥出去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对面的那尊玉雕突然动了……快如闪电如鬼魅,下一瞬,就已经掠到了楚云笙的窗台前。

    楚云笙站在房内,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阿呆站在窗外,清澈如水的目光凝视着她。

    也不晓得刚刚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没搭对,怎么想着要用挥挥爪子的方式试探他到底是睡了还是没睡,楚云笙尴尬的收回了爪子,垂下眼帘来,将自己惊讶的眸子掩盖了起来,再抬眸看向阿呆的目光已经换上了笑意:“阿呆兄怎的这么晚了还不睡?这隆冬腊月的天,在外面小心感染风寒,虽然你身强体壮武功盖世,但也不能大意了,早点回房去睡吧。”

    阿呆还是睁着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她,如水的眸子里没有半点情绪起伏,但却给人的感觉是他看的很认真,很认真。

    即使听到楚云笙唧唧歪歪说了这么一大通话,却依然没有见他有半点被干扰,也更不见有半点回应。

    被他无视很多很多次的楚云笙早已经习惯,也没想着他会回应,而就在楚云笙想着该用什么办法将他劝回房里的时候,本来以为不会对她回应的人却突然出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他跟自己说什么?楚云笙这一刹那只觉得天旋地转,脑袋嗡嗡嗡嗡的响,只感觉自己是没有听清楚阿呆的说话,又或者是她再一次出现了幻听,出现了错觉。

    上一次,也就是第一次阿呆跟她讲话,那还是在临阳城的时候,她劝他不要跟着自己回卫国,当时他破天荒的说了两个字——跟你,激动的楚云笙当时没有趴在地上打几个滚,然而这一次,在她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情况下,他居然说了对不起这三个字?

    然而,这时候,他跟自己说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那个……阿呆兄,怎么了?无端端的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楚云笙不由得出声问,当然她还是努力压制住自己语气里的激动情绪的。

    阿呆的目光蓦地一紧,那一汪如清澈的湖水的眼睛似是突然被投入了一块石子,顷刻间荡漾起一圈圈涟漪,他又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楚云笙。

    楚云笙也认认真真的看着他。

    就在她以为他看的那么认真,定然是斟酌了词语就要说后半句的时候,这人居然突然嗖的一声……又如同他从对面过来时的那般迅速那般突然的……回到了对面的屋脊上……

    继续保持着八风不动的玉雕姿势。

    仿似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包括那三个掷地有声的字,都不曾被人说起过。

    仿似一切都只是楚云笙推开窗户之后出现的错觉。

    然而,楚云笙之前抬起挥动的手还没有放回,阿呆突然掠过来又突然转身掠回去而带来的一阵独属于他的幽香还萦绕在楚云笙的鼻尖……这一切都说明,刚刚所发生的,并不是幻觉。

    但是,既然是真的,那么阿呆那句对不起又是什么意思呢?

    楚云笙叹了一口气,还来不及细想,院门被打开的声音已经再度响起,紧接着,春晓以及身后跟着的一个身姿颀长的青年已经进了院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