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动容

    楚云笙卯足了轻功跑的飞快的同时,还不忘在拐弯的时候慢几拍,等等后面跑的气喘吁吁的林叶霜。

    而且,她也没有直接就往客栈的方向跑,只是以李府为点,兜着圈子跑了两趟,等确定将后面跟着的尾巴都甩的不知所谓的时候,她才一把提起林叶霜往城南方向掠去。

    然而,不等她到客栈那条街,却听见城东方向突然亮起了无数的火把,将半边天都照的通明,同时耳尖的楚云笙隐隐听到那头有喧嚣传来——抓刺客!

    惊的楚云笙一楞,是出了什么事?

    当即,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木玄,他请命今夜去探查卫王宫的,而城东,正是王宫的方向……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但木玄功夫了得,轻功更是神出鬼没,而且还那般自信笃定,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才对,那如果不是木玄,又会是什么情况?楚云笙往城南方向掠起的步子没有停顿,脑子却转的飞快。

    李晟不放心玉沉渊和自己,所以自己才一出李府就有高手在暗中跟着,但这也只是他出于防范和戒备,在他没有跟玉沉渊撕破脸皮之前,还不至于将自己这个玉沉渊的“旧友”得罪,更不会因为手下的人跟丢了自己就声扬是抓刺客来捉她。

    所以,她并不担心这情况是跟自己有关。

    横竖自己这样胡乱揣测也没用,楚云笙只得提起轻功,用最快的速度往春晓他们落脚的客栈前去,只是林叶霜的轻功实在是太蹩脚,即使是她还提携着她,两人一起的动作,还是大打了折扣。

    眼看着东面的喧嚣声越发近了,看情况是奔着这边而来,楚云笙隐隐有些着急,而林叶霜显然比她更坐不住,她抬手就要拨开楚云笙拽着她的手腕道:“你先走,有什么事我挡着。”

    敢情林叶霜女侠以为这时候突然出现的叫抓刺客是要抓住她们?虽然不知道这姑娘的脑袋里的回路,但楚云笙还是挺佩服在关键时刻她还是有几分义气的。

    只是还是忍不住对她翻了一记白眼,楚云笙才解释道:“这些骚动不是我们引起的,为何要这般做贼心虚?”

    林叶霜一边气喘吁吁的用尽全力跟上楚云笙的步伐,一边不解道:“那我们要跑的这么快做什么?要是被后面的人看到了,只怕也会当成刺客了。”

    楚云笙还没来得及回答这个问题,就一把拉着林叶霜的手,从屋脊上跃下一处院墙,再两个闪身,进了一个小巷子,看到身边一脸不解的林叶霜,她这才道:“跑这么快是怕后面李府盯梢的人跟上来,喏,我们到了。”

    说着,她才松了林叶霜的手,往小巷子深处走去。

    因为是一条比较僻静的巷子,所以一路都没有半盏灯,好在头顶上的月亮格外的圆,满当当的月光将偏僻的巷子的青石板都照的一清二楚。

    不等林叶霜跟上,楚云笙已经停在了一处角门前,角门从外面落了锁,青铜质地的锁在月光下闪着瘆人的光芒。楚云笙凑近了些许,看清楚上面的竹叶印记,这才抬手,在角门上叩击了起来。

    三长三短的叩击声。

    当最后一声落下,就听到里面同样响起了三长三短的叩击声回应。

    楚云笙又轻轻拍了拍,这时候才听见里面有响动,有人自院内跳了起来,紧接着,墙头便出现了春晓的笑脸。

    “姑娘!,我就说你今晚应该会回来的。”

    乍一见是楚云笙,春晓的眼底里还有惊喜。

    然而,还不等楚云笙回答,却见墙头上一道劲风突然掠过,下一瞬,那道天水之青的衣袂就从墙头上落下,定定的站到了楚云笙面前。

    依然是带着那没有半丝温度的青铜面具,依然同往常一样,动作极轻,没有半点声响,然而楚云笙却还是感觉到此时此刻,阿呆浑身上下散发的冷意。

    他站在院墙下,距离角门边上站着的她还有好几步远的距离,但即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楚云笙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明明跟着林叶霜一路奔过来,早已经累的汗流浃背,但现在却感觉后背凉凉的。

    她才蓦地想起来,白天让小四将阿呆支走以方便自己去李府周围打探情况的事情来……现在看阿呆兄这周身的气场……是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吧?

    这样想着,楚云笙不由得心虚了起来。

    “那个……阿呆兄,我们先进去说话?”楚云笙面上带着笑意,对他摆摆手。

    外面追杀刺客的声音越来越近,而这偏僻的巷子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而阿呆兄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她面前,既不说话,更不肯挪动分毫,就这么目光定定的把她瞧着……

    如果他抱怨,他直接生气一巴掌将她挥老远,楚云笙心里还好过一点,然而他就这样一点动作一点声音都没有,恰恰是楚云笙最没有办法的。

    想了想,自知理亏的楚云笙上前一步,求和似得扯了扯阿呆的一角,耐心道:“白天是我不好,我们先进去再说可好,阿呆兄?”

    这道歉是诚恳的,然而楚云笙上前一步扯着阿呆的衣角却是动机不纯的。

    她是想着,阿呆不喜欢别人靠近,更是有洁癖,所以,被她这么一拽,这人肯定又要窝火的恨不得立即脚底生风离她有十万八千里远,而只要眼下先将他劝离了这里,其他的事情再慢慢说。

    然而,这一次,却是大大的超出楚云笙的意料,被她扯了衣摆的阿呆兄没有半点反应,还是目光定定的把她看着,那情形,让她有一种面前这就是一尊石像的错觉,也因此越发笃定,这孩子这次肯定气的不轻。

    而这边,阿呆没有动作,一直跟着楚云笙身后过来,歇了口气,才将去气息缕顺的林叶霜一见到楚云笙主动上前去牵着一个陌生男子的衣摆,当时眼睛就直了,等楚云笙这句话才说完,她已经一步上前,一把抓住楚云笙的袖摆,语气里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怒气道:“你怎么又不注意守妇道,又去牵陌生男子的手了?你……”

    楚云笙一听她开口,霎时间觉得头都炸了,然而不等林叶霜女侠再次发挥长篇大论,楚云笙只感觉面上一花,阿呆飞快的对林叶霜探出手去,阿呆并不知道林叶霜的身份,也不知道是敌是友,这一动作只怕会伤到林叶霜!

    在感觉到阿呆有所动作的一瞬,楚云笙已经抬手去拦,同时嗓子一动就要喊停,然而不等楚云笙惊呼出口,她的指尖还没搭上阿呆的手腕,下一瞬,林叶霜女侠已经噤了声。

    楚云笙才低头去看,阿呆已经收回了手,而刚刚这一瞬,他只是点了林叶霜的哑穴!

    这样的出手,即使不点林叶霜的哑穴也足以让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让楚云笙还有一点欣慰的是,这一次阿呆只是点了穴道,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害林叶霜的举动,要知道,在刚刚那一瞬,这么近的距离,若是阿呆出手的话,她根本就来不及救下林叶霜……想想,她就觉得后怕……然而,再想,是不是也从另一方面说明,阿呆其实并没有大家都以为的那么呆那么傻……至少他能一眼就分辨出哪些是自己人,哪些是敌人。

    一时间,楚云笙脑子里滚过了诸多想法,也还不等她开口,刚刚手了点穴手势的阿呆突然再上前一步,拉过了楚云笙的手,将一样东西塞到了她手中。

    楚云笙才下意识的接住,他人已经飞快的倒退了一步,身子一掠,又自院墙上没有了踪影。

    而楚云笙这才摊开手掌看着刚刚阿呆塞给自己的东西……居然是一包桂花糖。

    他这是几个意思?

    只是,还来不及细想,楚云笙就感觉到肩膀上一股大力袭来,好在她反应快,灵敏的躲过了林叶霜姑娘的这一招呼,转头抬眸见她求助的目光,楚云笙才道:“那孩子性子有些偏执,所以这几日为了友好相处,你可别再乱说话了。”

    说着,楚云笙抬手一点,就解了她的哑穴。

    “姑娘,快进院子吧。”从头到尾在墙头上旁观的春晓见阿呆终于肯离去,这才出声提醒楚云笙。

    楚云笙点了点头,携着林叶霜一起翻墙进了院子。

    他们前脚刚刚进了院子,不远处的主街上就奔过来了一队搜查的御林军,散开来,向周围的巷子里搜去。

    院子里没有点灯,春晓走在前面带路,一路又过了两个角门,穿了好几个院子,才终于到了一处看起来比前几进院落更为偏僻的小院。

    院子里种着的几株梅树开的正盛,树下的石桌子上放着瓜果,还有一壶尚冒着袅袅茶香的热茶。

    春晓搀着楚云笙坐下,这才将打量的目光投向林叶霜。

    楚云笙连忙解释道:“算是半个自己人。”

    “怎么算是半个呢?我完全是自己人啊!”林叶霜一听楚云笙说是半个,当即就要跳脚。

    楚云笙一边接过来春晓给自己倒的那杯热茶,一边状似不经意的将目光掠向对面屋脊上如玉雕一般八风不动的人影身上。

    而林叶霜见她这神情,下意识的循着她的目光而去,在看到屋顶上的那人的时候,想着刚刚的那一记快如闪电的出手,当即就没有了声音,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是林叶霜女侠行走江湖的第二条准则。

    见她安静了下来,楚云笙才春晓问道:“木玄可回来了?”

    闻言,春晓摇了摇头,面色有几分凝重。

    楚云笙心底的担心也越发深了几分,最初还相信木玄一定可以成功的,但随着夜色加深,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还没有回来,再加上突然出来的喊抓刺客……越想就让人越是担心和坐不住。

    然而,她们现在只能等着,身边还有的那几个天杀的精英也都一并派去接应木玄了,而若真的是木玄暴露,那么满街的喊抓刺客也说明,那些人并没有抓住他,所以在情况尚未明确之前,再多的人去只会添乱。

    楚云笙一手抱着茶,另外一手还拿着刚刚阿呆塞给她的桂花糖,她低头,目光落到这桂花糖上。一旁的春晓见了,连忙凑近来,压低了声音对楚云笙道:“姑娘,你今晚可算回来了,自今天阿呆回了客栈没找到你,整个人都是完全没人能控制的住的状态的,小四说,跟着他差不多将整个王都的每条大街小巷都找了个遍,最后还是哄着他说——姑娘晚一点才会回来,他才肯回来的,虽然我瞧着他平时也是这样守在姑娘对面的屋脊上的,不发出一点声音,也一动不动,不影响任何人,但是在姑娘没回来之前,即使他一如既往的在屋脊上,但我总觉得,他的目光一直都是落到这院子的门外的。”

    “是么?”闻言,楚云笙放下茶盏,忍不住摸了摸鼻子,觉得有些酸。

    而春晓似是没有看出她的异样,继续道:“是呀,所以一听到后门那里有动静,他是第一个冲过去的,还有啊,”说到这里,春晓低头,将目光也落到楚云笙手中的桂花糖上,感叹似的道:“小四说,他们进了卖桂花糖的铺子,他挑了好久选了这么一包,就没舍得吃,今天一整天都揣着……原来是给姑娘留着的。”

    给她留着?

    这是阿呆最喜欢的桂花糖,他塞给她的意思是给她留着的意思?虽然不知道这猜测到底有几分准确,但楚云笙的心底,还是因为这一番话,还是因为今夜的阿呆的一番动作和异于平常的表现而动容。

    心底里,某个最柔软的位置,似是被人放了一尊红泥小火炉,细细的烤着,暖暖的。

    也因此,多了几分愧疚……在心思单纯的阿呆眼里,离开了师傅,现在她就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是亲人,今天她什么都没说就将他支走,然后又让他怎么都找不到,对于这样一个安全感奇差的孩子来说,该是有多么惶恐和不安。心底这样想着,自责之余,楚云笙吸了吸酸涩的鼻子,也暗下决心,以后都不会再骗他,不会不考虑他的感受了。

    正在楚云笙一边担心木玄的安危,一边为阿呆的惶恐而自责的时候,却听见他们所在的小院子外响起了砰的一声。

    而在听到那一声响之前,本来在对面屋脊上安安静静八风不动的阿呆已经犹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