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关于妇道

    心底暗赞,楚云笙面上却还是装作一副十分生气的样子来,不甘示弱的一把拽住林叶霜的衣摆,恶狠狠道:“什么叫做红杏出墙,我就算是红杏也暂时不是你们家皇太孙殿下院子里的呀!”

    说着,一见林叶霜女侠喉头动了动,似是要开口,楚云笙连忙继续道:“况且,你到底是想不想让我在你和你家小元子的婚事上面帮你了?”

    言外之意,要让她帮忙的话,姑娘你得配合。

    这话果然管用,本来林叶霜还想要反驳一下楚云笙说的现在不是他们皇太孙殿下院子里的红杏的这一观点,在听到楚云笙的这句话之后,立即将这前半句话自动抛到了脑后,眼睛唰的一下,贼亮贼亮的,盯着楚云笙道:“你说要帮我?此话当真?”

    “放心,我会尽力的,而且,阿霜啊,追心上人不是满世界的跑着吵着要嫁给他,是要有方法的。”楚云笙见她终于从自己的话题上转到她和二元身上,连忙趁热打铁的开导她。

    而一听到这话,一旁的玉沉渊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么说来,玉公子对追男子可是很有一套办法?”

    这句话,玉沉渊的声调刻意拔高了几分,听的楚云笙心底又着急了几分。

    之前他们几个人的说话虽然都口无遮拦,但也都是很有分寸压低了几分声音的,只有院子里的他们几个人听见,虽然以楚云笙的内力探测不到这院墙外有高手的气息存在,但保不齐再远一点的地方有守卫,而若是有人听力好的话……将这话听进去了……

    怎么想,都是太乱来……

    而楚云笙瞥瞥玉沉渊这似笑非笑的神情,也很笃定,他就是故意的!

    林叶霜听到楚云笙这么一说,再加上旁边的玉沉渊煽风点火,眼睛里的光亮越发的耀眼,她一把拉过楚云笙闪到一边,嘀嘀咕咕道:“是啊,是啊,你能将我们万年不近女色的皇太孙殿下搞定,自然也是很有办法的,你快教教我嘛!”

    这时候,楚云笙只想拿了袖子里的匕首,吞刀自尽。

    什么叫对追男子有一套办法,什么叫做能搞定苏景铄就是很有手段……她本来只是想跟这林叶霜女侠搞好关系联络感情,怎的今晚这一来二去话题都要围绕在自己身上打转转!

    简直就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

    痛定思痛,冷静下来的楚云笙,觉得,不能在玉沉渊在场的时候跟林叶霜这个缺根筋的女侠说起这些敏感的话题,而且多说多措,错多说多,最后的坑都是自己挖了自己跳进去的。

    本来在口才上面自己就没什么天赋,面对巧舌如簧奸诈腹黑的玉沉渊,她只有落败的份,想清楚这些,楚云笙面上呵呵一笑,决定先转移了话题再说,她抬手不动声色的将林叶霜女侠紧紧攥着她衣襟的手挪开,笑道:“这得等有空了我们再慢慢说,现在我们还有正事,正事要紧。”

    说起正事,林叶霜才猛的一拍脑门子,惊讶道:“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前面宴席都快结束了,等下我怎么混出去呢!”

    楚云笙忍不住对这姑娘在心底里翻了一个白眼……这姑娘不仅仅是缺根筋,更是个马大哈,大迷糊,想起哪出是哪出……她也越发笃定,苏景铄之所以让她来保护和帮助自己,肯定是因为受了二元的哭诉或者委托才把她打发过来的……

    心底这样想,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楚云笙走回到石凳子前,看着玉沉渊道:“前面宴席既然差不多接近尾声了,这时候我要是混进去也得不到什么有利的消息了,相比之下,我现在得出去一趟,但还需要玉相的帮忙。”

    玉沉渊莫说身子未动,就是连眉梢都没动半分,他半眯着眼睛,懒懒道:“本相乏了,今夜不想动了。”

    鬼才信他乏了呢!

    刚刚打趣自己的时候,刚刚想着法子让自己往坑里跳的时候,刚刚笑的那么狡诈的时候,怎的不见他有丝毫的乏了?

    心底里恨不得上前一脚给他踹起来,面上楚云笙还得保持着讨好的笑意,对他道:“那玉相不帮忙,我带着轻功不是特别好的林叶霜女侠在府里很容易就会被抓到的,到时候,要是让监国大人发现就是今日玉相的旧识……多多少少也给玉相添了麻烦不是?”

    本以为这句话多少能让玉沉渊注意一点吧?哪晓得,玉沉渊依然是连眉梢都没动一下,“那又关我何事?”

    这话虽然有些让楚云笙恨得牙痒痒,但一想,这确实也是玉沉渊一贯的风格,因此,便只得咬牙笑道:“那是,那是,不知道玉相怎样能精神一点,才能帮我们一起出这李府呢?”

    一听楚云笙的语气有所松动,玉沉渊立即来了精神,收了托着下巴的手,坐直了身子,浅浅笑道:“听说卫国王城的醉乡居里的菜肴是天下一绝,玉公子可有兴趣明日同本相去品鉴品鉴?”

    楚云笙自重生以来,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各国的大事要事上,不是救姑姑,就是在跟苏景铄一路奔逃,所有哪里有什么心思管哪里的菜肴好吃,哪里的菜肴出名,所以醉乡居什么的,她根本就没什么印象。

    而且,玉沉渊所说的去品鉴品鉴,以她对玉沉渊的了解,绝对不仅仅是这么简单。

    然而,现在夜越发深了,想要再溜出李府,难度也加大了起来,再加上她本来也就好奇玉沉渊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当即也就没有多想,直接应下:“好,能陪玉相去品尝这天下一绝的菜,是我的福气。”

    “如此,那明晚,本相就在醉乡居门前恭候玉公子了。”

    说着,玉沉渊身子一动,就已经笑着站起了身子,脸上的笑容跟话本子里形容的千年老狐狸没有什么两样,而看他走路摇曳生姿的样子,哪里有半点困乏之色?

    然而,楚云笙只当是看不见,她抬眸看了看林叶霜,示意她跟上。

    林叶霜女侠虽然偶尔缺根筋,却也不是傻子,当即两三步就跟上了他们两人的步伐。

    三人一行,玉沉渊走在前面,楚云笙和林叶霜并肩走在后面,一路沿着白天楚云笙记下来的路线,往李府的大门方向走去,沿路不时的遇到很多巡视的府兵,但见玉沉渊走在前头,也都没有任何人敢上来搭话。

    对于玉沉渊,他们这些人也是能避则避的。

    所以,就这样一路十分顺利的出了李府。

    在门口,李府的匾额下,玉沉渊还十分生情的拉着楚云笙的手,动容道:“想不到你我二人多年未见,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叙旧,这又要分别,玉兄,好好珍重,我们改日再见。”

    楚云笙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冒着冷汗,忍着要就手给玉沉渊一巴掌的冲动,在瞥到大门后,不远处出现的李晟的那一抹藏蓝色身影时,对玉沉渊亦是笑的深情款款道:“没事没事,来日方长,我家中还有事,今晚就不陪玉相叙旧了,我们改日再聚。”

    说着,楚云笙借势从玉沉渊的掌中抽回了手,他的掌心细腻如绸缎,稍稍一用力,楚云笙的手就滑了开来,她连忙退开两步,携着林叶霜大步的离开,走出几步,还不忘回头对玉沉渊摆了摆手,做依依惜别状。

    看着李晟已经从后面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后面的事情,就交给玉沉渊去解释吧,她现在要跟林叶霜赶紧离开李府的地盘,甩掉后面跟踪的几个高手回到客栈跟春晓他们会合。

    然而,才转出转角,刚刚将李府抛到身后还没来得及甩掉后面跟踪的几人,林叶霜就一把将她提到一边,面色很严肃很警惕的看着楚云笙道:“你刚刚看着他的表情不对。”

    冷不丁的被她这么大力一拉,楚云笙又是一个趔趄,心底暗赞这姑娘不愧是使一柄大斧头的,这力道比起寻常男子来,根本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下意识的抬手揉着她那一下没轻没重的掐着她胳膊的手,不用掀起袖子来也可以想象的到,底下定然一片淤青。

    心底里,为二元默哀了一下,楚云笙才抬眸迎着林叶霜的目光,疑惑道:“哪里不对?怎么不对了?”

    她跟玉沉渊刚刚那一下,不过是在李晟面前即兴发挥逢场作戏,哪里有什么不对?

    楚云笙以为她是开玩笑,便抬手拉着她的袖摆,想让她跟上自己的步伐快点离开,然而,林叶霜却是站住不动了。

    走出两步的楚云笙疑惑的回眸,正迎见她眸子里写满的怒气,只见她握拳,做懊恼状仰头道:“殿下啊,我对不住你,我没看好,不小心又让你家红杏出墙了。”

    在这一刻,楚云笙清晰的听到自己才转过去的腰肢咔嚓一声响了。

    在听到林叶霜这句话之后,她的老腰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扭了……

    接着就是一阵剧痛,楚云笙额头的汗水一下子大滴大滴的沁了出来,她只得咬牙,自己感受了一下扭到的部位,然而蓄势,运气,猛的一转身……再一声咔……才终于给扭了回来。

    只是这一转,一扭之间,身上的里衣已经因为疼痛而湿了大半……

    所以,楚云笙再看向林叶霜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副想要将她大卸八块的冲动。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要遇到这么一个奇葩姑奶奶!

    然而,那个她恨不得用眼光胖揍一顿的人却毫无知觉,她只是看到楚云笙突然回过头来望了她一眼,再听到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楚云笙却没有解释也没有辩驳,只是转过去了身子一言不发。

    而通常,一言不发,在林叶霜女侠的认知里,就是自知理亏,就是被她说中了!

    因此,不等楚云笙从刚刚扭到的腰部疼痛中缓和过来,林叶霜已经两步上前,跟到她身边,抬手对着她的肩膀一拍,不满道:“你怎么能毫无愧色呢?你这样是不对的,因为你现在已经有了我们家皇太孙殿下,身为女子要守妇道,虽然对于我们这些习武的女子,不太讲究很多俗礼,但是妇德和妇道是万万不能丢的,绝对不可以三心二意,更不能红杏出墙,所以,我以后可得更加看紧你点,看来这一次皇太孙殿下叫我来,是来对了……”

    后面她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楚云笙已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因为,如果说刚刚的腰上的疼痛已经让她出的汗水湿了大半的里衣的话,那么林叶霜女侠跟上来的这一铁爪,爪力几乎差点当场将她拍成饼。

    天知道这个缺根筋的姑娘是哪儿来的力气,楚云笙觉得她的武器应该不是斧头,而是千斤巨锤!

    咬牙凝气,楚云笙才将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痛忍住,这时候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跟她好好解释并试图将这姑娘的认知拉回正轨……她现在只想回客栈……更想将这姑娘打发回苏景铄和二元的身边。

    她是苏景铄派来惩罚自己的吧?可是她不记得分别之前自己跟苏景铄有闹过什么矛盾啊?

    心底里哀怨不已,然而面上却沉默着,不想再说半个字,所以这在林叶霜看来,是楚云笙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在她的“教育”之下有所醒悟,因此越发开启了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说教模式……

    楚云笙深吸了几口气,也不理她,只等腰上的疼缓和了过来,就提起轻功开始狂奔起来。

    后面还跟着从李府带出来的尾巴,虽然林叶霜开启的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说教模式,但她还是有分寸的,声音压得很低,再加上那些人跟的还算远,以至于还听不见她们讲的是什么。

    林叶霜一见楚云笙跑的飞快,当即住了嘴,哪里敢大意,提着自己吃奶的劲儿,屏住呼吸就追了上去。

    卫国王城的街道楚云笙并不熟悉,但是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功课,熟记了整个城中的地形图,再加上白天进城的时候,她的留意,所以虽然现在天色晚了,很多街道光线明明灭灭,岔路又多,但路线都在她的脑海里,并没有跑出岔子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