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关于红杏出墙红

    因为她这一突然的动作,唬的楚云笙一惊,下意识就要避开她突然凑近来的圆脸,然而,不等楚云笙避开,她已经很快的凑到了楚云笙面前,用她的大眼睛,瞪着楚云笙的大眼睛。

    从那一双清澈纯粹的眸子里,楚云笙读出了几分好奇和焦急。

    好奇她可以理解,焦急,她着急呢?

    然而,不等楚云笙开口,那红衣姑娘已经大大咧咧的自顾在她和玉沉渊之间的石凳上坐了下,一边坐下来,一边对楚云笙道皇太孙殿下说了,只要我把你保护周全了,等你俩婚事订了,就给我和小元子指婚。”

    “咳咳……咳……”

    楚云笙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这姑娘……果然是二元那位传说中有着河东狮吼一般的恶名在外的未过门妻子啊?

    林叶霜,也即是上一次在临阳城赶来为苏景铄解///小说 @.ed.围的那个东河郡少年将军,林锐的。

    院子里的月光虽盛,但刚刚楚云笙隔着尚远,没瞧仔细,现在凑近了看,这模样到跟林锐有几分相似,不愧是兄妹。

    只是,她这话是意思?

    一,楚云笙发觉的脑袋像是被人打了一个死结——皇太孙殿下说了,只要我把你保护周全了,等你俩的婚事订了,就给我和小元子指婚……

    她时候就答应了要嫁给苏景铄了?而他又时候指派了这姑娘保护了?

    不过,转念响起这次二元因为家里的事情不得不跟他一起回楚王都,而这姑娘却在这时候之所以会被打发到身边来,多半是苏景铄应了二元的请求调虎离山?

    那个“虎”,自然是母老虎的虎。

    只稍稍往这方面一想,再二元平时听到这姑娘的名字时候那一脸生可恋的表情,楚云笙越发觉得应该就是这个原因,但因此,也越发对面前这个坦坦荡荡的姑娘多了几分同情起来。

    所以,她自动屏蔽这话里是要将她和苏景铄已经绑定起来的意思,只是对她笑道你们的婚事自然是你们做主,想来,你们的皇太孙也是要征求你们二人的意见的。”

    她说的如此明显,意在提醒这姑娘,要多看看二元的态度……毕竟……强扭的瓜不甜,若真的两人之间只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以二元跟在苏景铄身边这么多年的情分,他应该也不会强迫二元的。

    然而,那红衣林姑娘却似是少根筋似得,完全没有听明白楚云笙话里的提点,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手拍了拍楚云笙的肩膀,颇有些意味深长的味道道我们你现在就别操心了,我现在担心的是你呀,我要跟着你办完卫国的事情,然后护送你回楚国,跟我们皇太孙殿下完婚,这样……哈哈……我就……哈哈……”

    说到后面,她已经一个人在那里自顾自的傻乐起来。

    剩下楚云笙看了对面的玉沉渊一眼,露出了一副这姑娘药可救的神情,而玉沉渊显然比楚云笙淡定许多,他只眉梢一扬,露出一抹绝艳的笑意道林姑娘现在高兴可为时尚早,毕竟,你家皇太孙殿下说的是等阿笙姑娘跟他订下了来之后……然而,不管现在阿笙姑娘的心意如何,世事难料,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更何况人心呢,所以,却未必今后会答应嫁给他,林姑娘你现在开怀大笑还早了点。”

    玉沉渊这话说的轻飘飘的,中间还不忘回眸扫了楚云笙两眼,虽然一如既往跟他平时的玩味语气相似,但楚云笙总觉的他话里有话,而至于具体是想表达意思,她还是看不透。

    然而,听到这话的林叶霜却已经十分不淡定了,她蹭的一下子从石凳子上站了起来,十分粗鲁的一把拽住楚云笙的衣角,扯过楚云笙到她面前,认真的打量着楚云笙的表情,同时好奇道不会啊,我们家皇太孙殿下那是人,万中一人中龙凤,能被他喜欢的姑娘,会拒绝呢,你说对不对?对了,你叫……阿笙姑娘……是吧?不少字阿笙姑娘,你说你说,你是不是也喜欢我们家皇太孙?”

    说是在问楚云笙,然而不等楚云笙回答半个字,她已经自顾自的说了一大通,楚云笙忍不住心底里感叹,这话姑娘也着实是太热情了点,一般没几个人能招架得住,然而面上却只得抚额,正要说,却已经被对面噗嗤一声笑出来的玉沉渊抢过了话头。

    玉沉渊似笑非笑道既然你说,你们家皇太孙殿下万中一人中龙凤,能被他喜欢的姑娘不会拒绝,那么,假如他看上的是你呢?你还要吵着闹着哭着要找你那个未婚夫君小元子吗?”不跳字。

    二元绝对是这姑娘的脚痛、软肋、

    因为一听玉沉渊提到这茬,她就立马炸了毛,当即松了楚云笙的手,抱着脑袋在原地转了两圈之后,怒目瞪着玉沉渊道不,那不一样。”

    玉沉渊不为所动,继续打趣如何不一样?同样是假设,你都能假设别的女子不会拒绝,然而设身处地,你又为何会拒绝?”

    林叶霜一听这话,突然之间就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她索性跺了跺脚,在石凳上继续坐了下来,右手握拳,恶狠狠的砸在了石桌子上,对玉沉渊道我已经有未婚夫君了,所以我自然是要拒绝的,然而阿笙姑娘不一样啊,我听说,她跟皇太孙殿下本来就两情相悦!”

    眼看着玉沉渊就要发话,再继续拨动这缺根筋的红衣女侠的心头火,刚刚被她猛的一拽,再突然松开,险些有些站立不稳,刚刚稳住身形的楚云笙立即出声阻止打住!打住!”

    她一,林叶霜和玉沉渊都不开口了,都把目光凉凉的投向她来。

    楚云笙忍不住恶狠狠的瞪了玉沉渊一眼,这人时候都要跟苏景铄较真,即使是在苏景铄不在的情况下,也要对他的手下呈口舌之争,到底苏景铄之前跟他是结过怨?下次遇到苏景铄她可要好好问问。

    不过眼下,得先把话题岔开,否则她现在还摸不准红衣女侠林叶霜的性格和脾气,万一同玉沉渊一言不合就要在这里开打,她目测了一下这个小院子,根本就不够她的大斧头挥上两下的,这样想着,楚云笙面上立即堆上了笑意,转对林叶霜道林姑娘啊,我有个问题有些不明白,不当问不当问?”

    闻言,林叶霜一挑眉,大方的道你只管问就是了,咱们都是人,话说,你也不用叫我林姑娘了,我爹娘叫我小叶子,我兄长叫我阿霜,小元子……叫我……霜儿……”

    霜儿……

    闻言,楚云笙忍不住响起当时当日二元的表情,她很难想象从二元的口里叫出霜儿两个字又会是个样的情形,不过眼下,她只当没事人一样,对林叶霜笑道好的,那我叫你阿霜吧,阿霜,恕我直言,这李府上下的守卫也算是很森严,今夜你是如何能跑到这里还不被人察觉的?”

    溜到这里不被人察觉其实也不算是很难,但在看过林叶霜的轻功之后,楚云笙觉得,以她的轻功,很难做到。

    听到楚云笙的疑问,林叶霜呵呵的笑了起来,她抬手指了指旁边的玉沉渊道这得多亏了玉相呀,今夜李监国宴请了差不多大半个朝堂的官儿们来给玉相接风,来的人多,大多数都是权贵,要混在里面,再趁机溜到这后院,其实也并不算是难事。”

    这一点楚云笙也想到了,只是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她不由得有些惋惜,都怪打坐太过入神,否则不会耽误到这么晚,不然早一点溜到宴席上去看看,至少看看这李晟在跟人交往过密,党羽有哪些也是好的。

    至少,机会既然已经过了,除了惋惜,也就只能等待下一次机会,她倒也没有太多的看不开,只是她又想起来另外一个很紧要的问题,当即收敛了面上的笑意,对林叶霜认真道那你是认出我来的?我并没有跟你提过我是你们皇太孙殿下……认识的那个阿笙,而且,你看,我现在也是作女子装扮,你怎的就跟着玉相进了这李府的人就是我呢?”

    闻言,林叶霜又呵呵的发出了一阵银铃似的笑声,笑够了,这才拉过楚云笙到一边,压低了声音道实不相瞒啊,我来之前,皇太孙殿下跟我说,如果找不到阿笙姑娘就去找玉相,说玉相总有办法碰到阿笙姑娘的,而至于找玉相,就十分容易了,他说……”

    说到这里,林叶霜故意咳嗽了一下,将身板挺直了些,模仿苏景铄平素的那种尊贵范儿继续道玉沉渊这人,行事从来不肯低调,如果他要去卫国的话,必定会大张旗鼓的让卫国禁卫军前来接驾,如果我料的不的话,他还要去李府走一圈,你且在李府外等着就是了。”

    虽然她的声音还是那般清脆,然而楚云笙不得不佩服她模仿起苏景铄的神情起来,还真有几分味道,也正因为这样,让她越发忍俊不禁。

    看来,苏景铄果然把玉沉渊的性格拿捏的十分精准。

    不等楚云笙笑完,林叶霜已经收了刚刚模仿苏景铄的神情,对她灿烂一笑道所以,我这两日一到这王城就在李府外面守着啦,然后今日刚巧见着玉相拉着一位翩翩的手进了相府,当时就很好奇的,因为皇太孙殿下特意嘱咐我,要留意跟在玉沉渊身边打交道的人,论男女,因为很可能是阿笙姑娘装扮的,然后我就一直在这李府外面转悠想找个机会溜进去,一直到晚上李监国摆宴席,就正巧让我等来了机会,所以嘛……就有了后来的事情咯。”

    原来如此,这也许多楚云笙没有想明白的细节都解释清楚了,一方面赞叹苏景铄心思缜密,另一方面,她却忍不住抬头,想看看玉沉渊听到这话之后的表情。

    虽然这些话是林叶霜将她拉到一边刻意压低了声音说的,但是楚云笙不以玉沉渊练就那一身深不可测的功夫而有的六识会听不见。

    然而,不等她回眸看向玉沉渊,林叶霜又一把攥紧了她的袖摆,将她往她面前一带,这猛的一个动作让楚云笙险些一个踉跄,待她回头想看看这风风火火的林叶霜女侠到底又想起了,却见她这时候正站的笔直,一脸警惕的看着玉沉渊。

    而她那双清澈的眸子里,这时候已经写满了危险和凌厉。

    “?”

    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楚云笙看了看她的表情,再回头看向依然一脸似笑非笑抬手枕着腮慵懒的靠在石桌上的玉沉渊,不林叶霜又唱的是哪出。

    “皇太孙殿下还叫我看紧他。”

    林叶霜保持着笔直不动的姿势,刓了玉沉渊一眼,这才回眸对楚云笙这么解释。

    然而,这一点楚云笙也啊,即使苏景铄没有交代,她也会派人看紧玉沉渊,毕竟他这人喜怒常,更是看不清他的意图,而这恰恰是最让人感觉到不安和危险的。

    只是,这也没必要让这姑娘突然做出这般的表情吧。

    然而,林叶霜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楚云笙忍不住再一口老血。

    林叶霜将目光意味深长的落到楚云笙的面颊上,才咬牙切齿道免得你红杏出墙。”

    “咳……咳……咳……”

    这一次,楚云笙真差点被一口老血给呛的背过气去,这话是苏景铄的?可能!红杏出墙这词语苏景铄都能想出来?都能用出来?

    她正要反驳,却听林叶霜又悠悠的补充了一句道当然,这后面一句是我猜的。”

    一,楚云笙只感觉的手掌中已经自发的凝聚了一股内力于掌心,她忍不住咬了咬舌尖,才勉强压制住这时候从心底里蹿出来的火气,以免她一个控制不住就一巴掌将这缺根筋的林叶霜女侠给扇飞了出去!

    然而,待她控制好的情绪,努力让的面部表情看起来从容自若,再抬眸看向对面的玉沉渊的时候,他早已经憋红了面颊,最后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大笑了出来……

    这一笑,不比他平时的三分真情七分假意,这笑全然是发自内心的笑,比楚云笙之前见到的可以让万般精致都失了颜色的笑更加的动人心魄。

    人长的美,即使再开怀大笑,都是一番别样的绝美景致。楚云笙心底感叹,也难得,第一次见到玉沉渊破功……这个林叶霜女侠是个奇人……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关于红杏出墙红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关于红杏出墙红是 由会员手打,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