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谁恐吓谁?

    李月怡很温婉的点了点头,目送着李晟和玉沉渊先后离开,再看向楚云笙的时候,面上已经换上了截然不同的表情。

    而楚云笙,在听到李晟那句吩咐的时候,就已经打了十二分的警惕,所以这时候再看向面色并不和善的李月怡的时候,她的表情亦不客气。

    两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李月怡的笑里带着阴狠,她走近两步,目光里带着不屑的看着楚云笙道:“没想到你一条贱命还挺大的,这样都整不到你。”

    楚云笙亦迎着她的目光,朝着门口走去,只是对她眸子里的阴冷视而不见,她笑道:“二小姐在说什么,我竟然听不懂。”

    这一次,她依然叫她二小姐,但是这一次不如之前,李月怡身边的春桃已经选择性失聪,将整个身子都远远的缩在了门外。

    而这院子里,之前随着玉沉渊和李晟一起带过来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李月怡和缩在门外的春桃。

    楚云笙的目光淡淡瞥了暼周围,确定没有别的气息了,再抬眸看向李月怡的目光时候,已经戴上了几分冷意。

    然而,对上她这样的眸子,李月怡眼底里的恨意越发的明显。

    凭什么!

    面前这少年分明是一介布衣,无权无势,然而给她的感觉却独独不能侵犯,比她甚至比她那远在宫里头的皇后姐姐还要尊贵几分,凭什么风姿倾世的玉相要对他另眼相待,一听到他来了这梅园,当时玉相的表情简直似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凭什么,他要对面前这个少年如此特殊,却并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

    越想,李月怡心头的无名火就越烧的旺,再瞧着楚云笙丝毫不把她放在眼底里的目光,她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即对楚云笙讽刺道:“我说什么你不会听不懂,别以为你有几分姿色,便能让玉相器重几分,不过跟个妖魅惑人的男宠差不多,还能指望着这一点能让你飞上枝头?笑话,我父亲等下就要替我跟玉相的亲事了,我,安平郡主,跟他才是男才女貌,门当户对,而你……”

    李月怡走近了楚云笙,面色里带着不屑和嘲讽,也带着恨意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然而不等她把话说完,楚云笙已经在两个人擦身而过的同时,飞快的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也来不及将那声就要划破喉咙的惊呼喊出来的时候,她的另一只手已经迅速的将指尖刚刚准备好的药丸子弹入了她的喉头,然后在用力一捏,封住了她的嘴巴。

    见她死命用舌头抵着那药丸,不肯咽下,楚云笙嘴角浮现出一抹比刚刚她的笑意还要冷的笑容,用她另外一只手的虎口对准她的喉头就是毫不客气的一掐。

    那药丸子咕咚一下,便被她咽了下去。

    而见她瞳孔蓦地睁大,眼睛里的焦急越发明显,一张脸也憋的通红,楚云笙才不肯给她这个说话的机会,她低头,用只有她们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对李月怡道:“二小姐说的极是,您和玉相确实是很般配的一对,豺狼配虎豹。”

    “你……”

    李月怡抬手狠命的想要扯开楚云笙还掐着她嘴上的手,奈何她看似是爪爪生风,实际上却是久在闺阁养尊处优的纸老虎,在面对内力强大的楚云笙,只能是徒劳。

    而楚云笙也不想跟她做过多纠缠,直接道:“这是我家的独门毒药,中毒者七日内若没有解药,就会口吐鲜血经脉尽断而亡,我没有别的意思,也并不是想置二小姐于死地,只是希望在我住在李府的这几日,二小姐别来找我麻烦,当然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叫府中的大夫来给你瞧瞧,看看他们能不能解毒,但是有句话我可是说在前头,若是一旦你透露了风声是我下毒的,就别想从我这里知道解毒的方子,到时候,二小姐就等着在你的心上人玉相面前口吐白沫四肢萎缩极其难看的死去吧,玉笙箫区区一条贱命,陪着二小姐这等尊贵的人一起命赴黄泉,也是值了,该怎么办,您自己看着办。”

    说着,在看到李月怡也因为她的这一番话也终于冷静了下来,楚云笙才松了牵制着她下巴的手,而这时候四周依然没有别人,春桃还在门外,从她的角度看来,也看不到刚刚自己对李月怡所做的一幕。

    至于,担不担心李月怡告密揭发,现在看她的表情,楚云笙确定自己突然的来这么凶狠的一面是暂时把她震慑住了。其实那也不是什么毒药,只不过是楚云笙自己调制的一种能令人短时间内起一些红疹子浑身燥痒难耐的小玩意,而之所以带着这个,也是上一次在浴房同玉沉渊对峙之后给她的启发,保不齐什么时候就要派上用场吓吓人什么的。

    而今,果然用到了。

    虽然只是让人起些红疹子吃点小苦头,但这药丸的成分她还是推敲了很久的,所以一般的大夫是看不出其中的猫腻的,更何谈为李月怡解毒。

    “你!你……”

    李月怡终于得了自由,下意识的就一声尖叫突破喉咙,引来院子外,不远处回廊的守卫小厮都往这里赶了过来,春桃也几步迈进了院子,一脸紧张的看向她。

    然而,在仔细回味了一下楚云笙的那一番话之后,李月怡只得咬了咬牙,对四周的人摆了摆手,同时对春桃咬牙切齿道:“你先送玉公子回去休息。”

    楚云笙低头,行了一礼,在抬眸的时候,还对李月怡淡淡的笑了一下,这才转身随着春桃离去。

    自从走出梅园,再一路顺着回廊往李府安排的住处走,春桃都没有再说话,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因为愧疚,几次她转过头来,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都带着几分水汽。

    最后,终于在一处院子跟前停下了,春桃对楚云笙一引:“玉公子,里面的用具都已经打扫好了,如果有什么不妥就再吩咐我去办即可,玉相有吩咐,说让玉公子住在离他最近的院子,所以从前面的回廊转过去,就是玉相所下榻的院子,来往也极是便利的。”

    “如此,便有劳春桃姐姐了。”楚云笙还是一如之前那般有礼的对春桃笑了笑。

    然而,再看到她这般笑意,春桃的眸子里的水汽越发深了继续,她转过身去,本欲离开,然而最后还是咬了咬牙,红着脸颊对楚云笙道:“我其实也是跟在郡主身边不久的,关于梅园的事情,之前也只是有所耳闻,但并不知道是真的,而且那么……可怕……所以,今日……我……”

    她只是跟在李月怡身边的一个使唤丫鬟,楚云笙即使是有气也不能对着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鬟撒,当即变笑了笑,耸了耸肩道:“春桃姐姐严重了,我自然是知道春桃姐姐的身不由己和为难的,所以,我并不怪姐姐,”

    说着,楚云笙话锋一转,将话头指道刚刚春桃话里的一个关键点,她道:“春桃姐姐说,你也是跟在郡主身边不久的?我看春桃姐姐的穿戴和谈吐,都不似这李府中其他的侍女。”

    闻言,再见楚云笙这般坦然的面色,春桃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颇为洋洋自得起来,她眼底里的水汽渐渐散开,露出了一抹笑意来:“哪里,我之前是在昭仁宫里伺候的,前不久二小姐封了郡主,皇后娘娘便拨了我们几个宫女来,让我们过来伺候郡主。”

    昭仁宫。

    这三个字,格外的让人心疼,因为那不是别处,而是这些年来卫王,楚云笙的小舅舅的寝宫,楚云笙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在这里误打误撞,碰到了昔日小舅舅寝宫的伺候小宫女。

    然而,一想到此,楚云笙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即使是李月怡被赐封为安平郡主,皇后喜欢这个妹妹拨几个伶俐懂事的宫女去她身边伺候,这本也无可厚非,可是宫里头那么多的宫女,为何偏偏要调拨昭仁宫里的小宫女?

    一想到这其中的种种可能,楚云笙就只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过,面上她依然镇定,带着从容的笑意和恰到好处的好奇与惊讶道:“这么说来,春桃姐姐之前是伺候皇上的啊?”

    她本来是故作惊讶和轻松的问道,岂料这句话,却似是踩到了春桃的脚痛处,她当即一把拉过楚云笙,并同时环顾了四下,确定没有其他人听到她这句话才抬手拍了拍自己不受控制就要跳出胸口的心脏,对楚云笙低声吩咐道:“可别这么说,刚刚我的这话你只当做是耳旁风,听了就忘了,也别再对人提起我之前是在昭仁宫里做事的。”

    楚云笙哪里肯放过这里的一点一滴的细节,当即偏了偏脑袋,一脸懵懂道:“伺候皇上不应该是十分荣耀的事情吗?怎么……”

    话还未说完,却被急红了眼的春桃立即出声打断道:“这里面的事情说来可复杂了,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这朝廷里和李家的事情啊,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搀和的,我自幼入宫,虽然年龄不大,但也看过了太多的阴暗和诡计,所以我知道,有时候要活命,就得少说少做,我看你心思太单纯,以后保不齐会被人利用被人骗了,这话就当是姐姐教你的,以后可要记好了。”

    说着,不给楚云笙说话的机会,春桃已经一溜烟儿的,跑着离开了,那情形,似是有人在后面拿着刀子追杀她一样。

    然而,楚云笙却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也许,心思缜密的她也窥探到了这次突然调开昭仁宫宫女的事情有蹊跷,所以她便不说,也刻意避免提起自己曾是在这宫中伺候的身份。

    但总归,她的心智还是善良的,在担心她自己安危的同时,还不忘提醒自己。

    看着她一路小跑着离开的背影,楚云笙的一颗心却越发的没了底,也越发的紧张了起来,她站在门口,抬眸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再过一会儿就该掌灯时分了,一旦入夜……那么木玄那里就该有所行动……只是不知道他夜探皇宫的结果会怎样,会给她带来怎样的消息,好的?坏的?

    想着,楚云笙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将脑子里诸多的心思都先抛到脑后,她推门进去,检查了一遍屋子,没有什么异样,便到床上盘腿打起坐来。

    刚刚在那梅园的梅花阵里耗损了太多的内力,现在已经是十分疲惫,然而她却不想错过在李府的这一夜,等她打坐一个时辰,天色也完全暗了下来,从今日她一路走过来的情形看来,李府虽然守备森严,但各个花园回廊的转角处依然还是有盲点,如果她能趁机潜入李晟的寝房或者书房一类,即使不能探听到一些讯息,但也多少能摸索到一些他跟其党羽勾结的证据罢?

    而且,过了今晚,被她威慑过的李月怡回过神来,万一不选择妥协,就要用强硬手段逼迫她交出解药来呢?

    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她必须得趁着今晚还没有引起人的怀疑,李月怡还在最惶恐的时候出动。

    这样想着,楚云笙不由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双手放在膝盖上,屏气凝神,摈除了杂念,开始打起坐来。

    将四肢百骸的真气归拢至丹田处,游走了一个小周天之后,她的额际也已经沁出了不少汗珠子,而再睁开眼帘来,只觉得神清气爽,再没有之前的疲惫之感,而待她睁眼,才反应过来,不知不觉,竟已经过了不只一个时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屋子外面的走廊下有明明灭灭的灯光罩过来,外面有呼啸凌厉的风声不时的拍打着窗台。

    窗台?

    一想到这,楚云笙浑身的神经蓦地提到了最高的警觉度,因为在这时候,她突然听到窗台下有很有节奏的沙沙声响起。

    一下,又一下。

    而这声音,绝对不是被寒风刮着窗户所发出来的。

    玉沉渊这时候应该还在距离这里很远的大厅里跟李晟听笙歌饮美酒,而李月怡今日被自己这么一吓唬,也应该没有这么快就找上门来,更不可能用这种方式。

    那么,来人是谁?

    想到,还在盘腿而坐的楚云笙身子虽然未动,然而小臂下的匕首却已经不动声色的滑到了掌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