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李月怡

    来人一袭鹅黄色宫装,鹅蛋脸,柳叶眉,一张标志的美人脸上画着淡淡的妆。

    一见她从软轿里出来,再看轿子两边倾身相迎的两个小宫女,以及她对李晟的称呼,楚云笙便对她的身份有了猜测。

    应是李晟的二女儿,刚刚封了安平郡主的李月怡无疑了。

    李晟就只有两子两女,巧的是两个女儿都是嫡出,两子分别是二房四房小妾所生。

    李月容诞下皇子的消息刚刚散播了出去,所以这时候的她定然不会抛头露面的,更何况这排场和架势也不是一个皇后的。

    一见她从软轿里走出来,李晟的眉眼里已经带上了几分笑意,他对李月怡招招手道:“怡儿这几日在宫里陪着容儿,也是辛苦了,快些回去休息罢。”

    李月怡莲步轻摇,走到了楚云笙和玉沉渊面前,对楚云笙连半个眼风都没给,只是抬眼偷偷的瞄了好几眼玉沉渊,才对李晟行了一礼,告退了下去。

    看着她扭着婀娜多姿的身段进了府,楚云笙不由得在肚子里诽谤道——这玉沉渊有什么好的!这姑娘你至于将含娇带怯的喜欢表达的这么明显吗?

    然而,明面上,她却不得不装作若无其事一般,起任由玉沉渊在众目睽睽之下,牵着她的手,跟着前面带路的李府管家往他们安排的沐浴之处而去。

    一路,楚云笙和玉沉渊的手都在下面暗自较着劲,只是面上两人都笑的一个比一个更若无其事。

    楚云笙虽然在同玉沉渊较劲,但还是将李府管家带他们走的这一路地形暗自记下来了。

    在经过经过一个开满了红梅的院子的时候,楚云笙听到那院子里隐隐有哭声传来。

    她竖起耳朵,发现那哭声越来越低,间或伴有女子挣扎的声音,男子唾骂的声音……

    她还没有想起来那是怎么回事,身边的玉沉渊已经对前面带路的李府管家道:“久闻贵府的三公子好女色,风流成性,常常把十里八村的小丫头强留在府上做客,看来是真的咯?”

    楚云笙明显感到兢兢战战的在前面带路的李府管家因为这句话而身子有些颤抖,挂不住的面上良久才缓和过来气色,无比尴尬的打着太极道:“主子们的事情,我们做下人的并不清楚。”

    实际上,就已经等同于承认了玉沉渊所说。

    虽然玉沉渊这话问的也未免太过直接,毕竟他如今只是在李府做客,就这样直接揭露了李府三公子的丑事,但楚云笙关注的重点却是在那李府三公子身上。

    这时候,他们已经转过了那院子,慢慢将那院子里的嘤嘤哭泣之声抛到了脑后,然而她总觉得那声音似是带着能抓住人心的利爪,让她久久摆脱不得,只是现在她却什么都做不了,想到此,心底里的恨意越发明显,还是掌心的疼痛将她从思绪里拉了回来。

    楚云笙回眸,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突然用力的玉沉渊,但见他眼底里的笑意越发浓了几分,不等楚云笙发话,他已经突然凑到了她耳际,对着她的耳朵吹了一口气,悠悠道:“我可不会像李家三公子这样,什么庸脂俗粉都入的了眼,然后往后院丢个一大堆,也不会像你的皇太孙殿下一样,有太多的牵绊和不得已,弱水三千,吾取一瓢足以,小玉啊,要不要考虑做本相的那一瓢呢?”

    随着他的凑近,他那一身奢华浓郁的气息瞬间将楚云笙包裹了起来,楚云笙抽抽鼻子,并没有避让,而是回过头来,迎着他那双笑意满满,但却不见有半丝温度的眸子笑道:“玉相是在夸我吗?可惜呀,小玉天生福薄命浅,恐怕在做您的那一瓢之前啊,就先被人丢下了无望海,喂了鱼咯。”

    这话旁人听了,只当是两人在打趣,但是楚云笙知道,玉沉渊一定听得懂她这话里的威胁。

    无望海。

    她的言外之意,就是在提醒玉沉渊别忘了两人之间的交易和约定,如果他想要顺利通过无望海到达辽国的话,就好生配合,别生什么幺蛾子。

    果然,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玉沉渊那张花儿一般的面色终于划过了一丝失望,他突然松了一直紧紧攥着楚云笙的手,自顾打了个呵欠,在李府的管事已经引到门口的院子里,先一步走了进去,悠悠然道:“本相累了。”

    剩下李府的管家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没反应过来,他只好转过头来,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楚云笙。

    楚云笙只得好心解释道:“玉相累了,先去沐浴更衣了,等下监国大人不是还邀请玉相饮酒吗,你们快下去帮忙准备吧,这里留下两个使唤的丫头跟玉相自己带来的人就好了。”

    闻言,那管家如蒙大赦,对楚云笙道了好几声谢,这才退出了院子。

    见玉沉渊果然去了李府准备的浴房沐浴去了,而之前跟在他步撵前后的四个绝色女子也跟着去了,外面就只剩下李府的几个使唤丫头,楚云笙才松了一口气,跟其中一个丫头问了两句闲话,便说要在这院子里四处走走,然后寻了个机会就溜了出来。

    这二元是玉沉渊默认给她的机会。

    趁着玉沉渊将自己捎带回李府的身份,倒不必东躲西藏隐匿行踪,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在李府里走着,也没有下人会拦着。

    然而,自己到底是利用这个身份顺其自然在李府里住下,暗中观察李府的动向还是先回了客栈,等今晚木玄探听到了有关皇宫的消息之后再做打算呢?

    她本来也没有想到能那么快的混进李府。

    事情发展的太迅速,反而有些让自己不知所措,楚云笙正感叹着,冷不丁迎面撞上一人。

    说是撞上,实际上也只是远远看着她从回廊那头走过来,楚云笙没有回过神来所以没有打招呼,等她反应过来,那女子也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被李晟叫回去好生休息的李月怡。

    这时候,却从走廊的另一头走了过来,而看着精心打扮之后的模样,楚云笙暗想,莫不是要去见玉沉渊?

    不过,面上却还是很从容镇定的对李月怡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见过儿小姐。”

    “什么二小姐,好生没有礼数的混小子,这是安平郡主。”

    李月怡还没发话,她身后跟着的一个小宫女已经抢过了话头,对楚云笙厉声斥责。

    李晟一没有皇族血统,二未封侯,就凭着自己想当然的利用卫王的名头的一纸诏书就要提高自己女儿的身份,倒是想的挺美,会为自己家族面上贴金。

    楚云笙心底里鄙夷,面上却并未露出丝毫不满,立即改口道:“小民初来卫国,有眼无珠,若冒犯了郡主,还请郡主大人大量,不要跟小民一般见识。”

    李月怡垂眸,目光淡淡的扫过了楚云笙一眼,却并没有叫她起身,任由她在自己面前弯腰,一副听之任之的样子,在她目光划过楚云笙如远山黛的眉弯时候,想起刚刚在门口见到的那一幕,心底深处似有一一盆火架着,再看向楚云笙的目光,已经有了几分凉意和敌意,她道:“你跟玉相什么关系?”

    小玉,小玉,可真是亲切!

    李月怡冷笑。

    楚云笙心里那个冤咧,她哪里晓得面前这女子居然连男子的醋都吃,心底叫苦不迭,面上却只能打着太极,“小民和玉相,只是旧识而已。多年未见,玉相为人又重情重义,所以同小民开了两句玩笑。”

    说这话的时候,尤其是在说重情重义这四个字形容玉沉渊,楚云笙只觉得简直太违心。

    不过,这话李月怡却很受用,见楚云笙变着法的夸玉沉渊,她那装点了精致妆容的面上,浮现出了一抹自得的笑意:“那是。”

    说着,她似是这时候才看见楚云笙一般,抬手让她收回了礼,在楚云笙站起身来,她的目光便直直的打量了过来,看着楚云笙那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以及她那一身布衣装扮,李月怡笑的有几分轻蔑道:“玉相念旧,可你也别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不要以这个沾沾自喜,失了礼数,到底这还是在卫国。”

    楚云笙心底无语,她什么时候沾沾自喜失了礼数?玉沉渊那样的人,若不是这一次事关重大,她才不要与这人在一个屋檐底下呼吸,能走多远能避多远是多远!

    倒是这李月怡,自己把玉沉渊当块璞玉,便想着所有人都会以那璞玉的光芒而神魂颠倒忘乎所以……

    而且,刚刚被封了郡主,这颐指气使,训人的语气,倒真真不是三两天就练就的。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楚云笙却有分寸,知道现在不能违背这女子的话语,哪怕是面上的丝毫逆拂,对自己来说也讨不到好的,所以当即点头对她道:“郡主说的极是。”

    李月怡闻言,看也没看她一眼,便掠过她直接往前走了,不过,才走出两步,似是想起什么事来一般,突然回过头来,对正迈开步子还没来得及离开的楚云笙嫣然一笑道:“你既然似第一次来我府上做客,我这个做主人的岂有招待不周之礼?春桃——”

    说着,她转过头去,对身边那个叫春桃的小宫女道:“咱们府里的景致,属梅园最好看,你且带着玉公子去瞧瞧。”

    闻言,那小宫女的面上划过一丝错愕,不过转瞬就露出了了然的笑意,点了点头应下了,就直接朝着楚云笙走了过来。

    看那架势,完全由不得楚云笙拒绝。

    这时候,李月怡怎么会那么好心,让自己去这李府最好的景致去瞧瞧,尤其是在楚云笙抬眸看到她那张突然如花般绽放的笑颜的时候,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落了一地。

    小丫头不会演戏,虽然面上带着笑意,但眼底里的阴冷都写的清清楚楚。

    然而,见着小宫女和她的表情,丝毫不容许楚云笙拒绝,楚云笙只得点头谢过,提起步子,跟上了那个叫春桃的小宫女的步子。

    至于,具体的李月怡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其实她并不清楚,只是知道没那么简单而且还带着算计对付自己,但想这,毕竟自己是玉沉渊的旧识,也算是李晟的客人,这女子也应该不至于怎么失了分寸,估计就是捉弄自己一下,并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也就放弃了最后徒劳的挣扎,跟了上去。

    一路顺着回廊往前走,过了花厅,又穿过了两个弄堂,眼看着小宫女带着自己越走越往西边,而且院子越来越偏僻,人越来越少,楚云笙不由得好奇道:“春桃姐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呢?”

    她现在是男子的装扮,因为上一次在山谷里被那位病娇的贵公子看出来之后,楚云笙为了谨慎起见,特意让木玄为自己做了假喉结,她穿着男装,再带着假喉结,说话的时候又刻意的压低了声线,是以,从外间不知情的人看起来,真真是一个身子消瘦的翩翩少年郎。

    所以,她这一句“春桃姐姐”一唤出来,不由得让走在前面一直低头带路的春桃红了脸颊,她慢下了步子,抬眸看了楚云笙一眼,低声道:“郡主让我带你去梅园。”

    见她表情有所松动,楚云笙继续循循善诱道:“梅园的景致有什么特别的吗?我看这府里其他各处的景致已经十分的好了。”

    闻言,那春桃居然突然停下了步子,她和楚云笙之间本就一前一后,保持着半步的距离,她突然停下来,楚云笙冷不丁的差点撞到了她身上,连忙扯开腿,让开一步,十分有礼貌的道了歉。

    见她这般彬彬有礼,春桃的面上又多了几分迟疑和不忍,良久她才道:“梅园的景致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梅园住着……”

    话刚到嘴边,她似是想起来什么很恐怖或者十分不愿意回忆的事情,面上因为娇羞而浮现的红晕尚未褪去,这时候已经迅速的变成了如同一张纸一般的惨白。

    而楚云笙明白,这才说到她话里的关键。

    梅园到底住着谁?

    心底好奇,也有紧张,面上却还是镇定如斯,她笑着看向春桃,用眼神引导她继续说下去。

    然而春桃却就此打住,似是不愿意再想不愿意再提及,她转过了身子,继续往前走,只是回过头去看向楚云笙的目光里已经带了几分惋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