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相遇

    这时候,阿呆开始挣扎了,目光终于有所松动,他那双灵动的眸子在逐渐远去的小四手中和楚云笙身上来回流连。

    楚云笙推了他一把,笑道:“快去吧,我先回客栈等你就是了。”

    听到这话,阿呆再不迟疑,身子一闪,就已经跟上了已经走出好远的小四。

    见到阿呆终于被支走,春晓不由得凑到楚云笙身边,好奇道:“姑娘这是为何?有他在身边保护你,定然可以确保姑娘安全无虞,而你为何要将他刻意支走?”

    楚云笙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道:“阿呆在车顶,咱们就这样进城太过招摇,而且,他寸步不离我左右,也有几分不方便行事,等下,我想去李府附近转转,如果可能的话,找个机会进李府,探听一些情况。”

    闻言,春晓的脸色大变,一把抓住楚云笙的袖子,急切道:“姑娘,这太过凶险,万万不可。”

    楚云笙笑着摇摇头,道:“我自有分寸。”

    说着,她就牵着春晓的手上了马车,在过了最繁华的那道十字路口之后,就吩咐了车夫往南走,权倾朝野的李监国的府邸就在最南边。

    在这条街将将要走出头,楚云笙正打算跳下马车让春晓先去办之前他们商量好的事情,却见马车突然一个急停,好在她反应极快的一手将春晓护在了身后,另一只手也在同一时间攥紧了侧壁将自己的身子稳住。

    而等马车停稳,不等她探出头去瞧瞧到底是什么情况,却已经听见本来喧嚣的街道上响起了一阵锣鼓声,同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来势很快,刚刚还喧嚣不已的街道这时候突然安静了下来。

    不等那个赶车的车夫转过头来解释,楚云笙已经一把掀开了车帘子走了出来,这时候才看见原是一队骑兵迎面而来,当先的两人每人手执一条犹如银蛇一般的长鞭将挡在路中的百姓一一驱散,本来人来人往的街道一时间一锅乱,四下都是被驱赶往两边逃窜的百姓,刚刚马车的车夫也是见到这阵势才迫不得已急停了马车。

    楚云笙已经跳下了马车,那一队骑兵近在咫尺,而那骑兵中有一人手执铜锣,一下一下敲打着铜锣并扯着嗓子唱着什么,一直到近跟前,楚云笙才勉强听明白他唱的是什么——原来是恭喜皇后娘娘诞下皇子,并被皇上册封为太子一类的喜庆话。

    楚云笙听到这些,只感觉四肢麻木,从头冷到脚。

    那李氏还是生产了,只是不知道小舅舅现在怎么样?他们又如何来对付他。

    心急如焚,却也明白这事情太过复杂急不得,然而越是着急,楚云笙反倒越是冷静了,她想起来,之前同玉沉渊的约定还在,虽然中途有了他救走何容的小插曲,但是这场交易还在,在他看来去辽国对他那么重要的份上,就一定会尽全力保证小舅舅的人身安全,只是自那一****救走何容之后,就再也没有了音信,而这人在这卫宫中的部下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打探如何合作?真是件头疼的事情。

    正想着,那一队骑兵也已经擦着他们的马车过去了。

    车夫正打算将马匹赶到街中继续赶路,却见前面刚刚被那些骑兵的鞭子驱赶而乱作一团的百姓刚刚听到那消息才安静了下来,这时候突然又骚动了起来。

    楚云笙站直了身子,放眼望去,只见在她们过来的方向,街道的尽头,出现了一队御林军。

    这些人虽然穿戴都跟城门口的守将类似,然而周身的气场却截然不同,一个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凌厉的杀气和冰冷的气场,远远走过来,甚至还不需要像之前那骑兵一样用鞭子威胁,刚刚走上街中的百姓已经自发的再次避让到了两边,将宽敞的街道留了出来。

    随着这队御林军走近,楚云笙才看见在他们后面跟着一顶极其奢华的步撵。

    步撵由八个地盘功夫不弱的壮汉抬着,四角皆有一身姿窈窕的女子一手提着花篮,一手抬起芊芊五指将篮中的花瓣不时的洒向步撵所经过的地面。

    而那步撵金丝楠木为底,上镶嵌着无色琉璃宝石,上面是一顶八角撒花云纹纱帐,帐内慵懒的半躺着一个身着雪色狐裘的男子。

    虽隔着云纹纱帐,将那人的眉目看不分明,然而越是这样朦胧的状态,越发衬托的帐内的那人的容颜美的让人忘了呼吸。

    不是玉沉渊还能有谁。

    楚云笙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拳头握紧,再松开,再抬眸看向那云纹纱帐中的绝色男子的时候,目光已经平静如水。

    刚刚想到玉沉渊,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来了这王都了,更没有想到居然会以这么高调的方式出现,不过不按常理出牌,本就是他一贯的作风。

    似是感应到楚云笙打量的目光一般,刚刚还慵懒的依靠在云纹纱帐中的玉沉渊突然动了动身子,抬手掀开一角纱帐,似笑非笑的目光朝着楚云笙所在的地方掠了过来。

    嘶!

    随着他揭开云纹纱帐的动作,避让到街道两边的百姓有人得以透过那一丝缝隙见到他的容颜,不由得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然而,楚云笙却已经在他看过来的一瞬将身子往两边的百姓里靠了靠。

    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现在就去见玉沉渊,皇宫和朝中的形势未名,直接就先见他,未免有点早。

    所以,在那一刹那她选择了先将自己隐蔽在了人群中,只是感觉到一道犀利的目光自那步撵上掠了过来,楚云笙却不敢再抬眸打量,就怕让敏锐的玉沉渊有所察觉。

    在感觉到那道目光在她周围掠过之后,楚云笙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再抬眸见,玉沉渊已经放下了云纹纱帐继续慵懒的半躺在里面了,也不知道刚刚他到底是看见了自己没有。

    想到此,楚云笙却不敢再去看他,就怕敏锐如他再投来目光扫一圈,她将脑袋一转,就落到跟在玉沉渊的步撵之后的一辆宝蓝色八抬大轿上。

    这般阵势,这轿中的人身份又岂会低了去?

    跟在这轿子之后的,还有一顶淡粉色软轿,轿子左右两边分别跟着两个小宫女。

    隔着轿帘,将里面的人看不分明,但却是女子无疑,会是谁呢?

    楚云笙抬眸,再看向他们的去向,这南街尽头只有一处府邸,监国,李府。

    那么,这两顶轿子中的人,即便不是监国李晟,也定然跟他们家有着大大的关系。

    正当楚云笙猜测这这两顶轿中人的身份,以及玉沉渊跟他们会是什么关系的时候,却见刚刚退让到两边的百姓里,突然窜出许多人来,这些人轻功了得,在自人群中窜起的同时就已经扯了黑巾蒙面。

    不等被他们身边被惊吓到的百姓喊叫出声,这些人已经抽出腰际的软剑直接奔着这两顶轿子而去。

    而那些护卫在路两边的御林军反应也是极快,当即就提了剑去阻拦,刀剑相接的声音四下响起,本来就拥挤在路边的百姓受了惊吓四处奔逃,一时之间,场面乱作一团。

    在人潮涌动中,楚云笙一直牵着春晓的手,就怕人流将两人分散了,而对于眼下的局势,她还没有来得及分析这些突然窜出来的是什么人,却感觉掌中一紧,楚云笙急急回眸,却见春晓面色苍白如纸,凑近她耳边道:“那个人我认识,是巡防营的小队长。”

    楚云笙循着春晓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人已经被几个御林军围攻身重数剑,倒在了血泊里,面上的面纱已经除去,露出本来那张还算清秀的青年容貌,明明已经伤的那么重,却依然固执的提着剑要往那顶宝蓝色八抬大轿攻去,而且口中念念有词:“窃国老贼!拿命来!”

    楚云笙一边挡开乱作一团的人,一边附耳在春晓耳边低声道:“他是姑姑的人?”

    春晓笃定的点了点头,又指了指接着倒下的几个人,咬牙道:“他们都是。”

    楚云笙倒吸了一口凉气,也算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他们眼里公主失踪,就是李家害的,如今公主生死未卜,而李家谋害忠良权势如日中天,他们孤注一掷,便出的这个下下策。

    眼看着场中的厮杀还在继续,不时的有蒙面人倒在血泊中,然而却没有一人能成功的接近那顶宝石蓝的八抬大轿,因为这处就离李府不远,刚一听到动静,李府的府兵就已经火速的赶过来支援。

    而即使是现在场面胶着在一起,眼看这些蒙面人朝着那顶轿子越杀越近,但楚云笙却知道,情势越来越紧迫,因为这边御林军早已经放出了旗花,不用多时,巡城和皇宫周围的守将就会赶过来。

    且不说他们完全没有胜算,即使是拼个鱼死网破,杀了那轿子里的李晟,对现在的局势来说,也并不多少影响,只会再在这王城中掀起一段血雨腥风,又会有多少忠良被残害!!

    这样想着,楚云笙再不迟疑,抬手对混在人群中的天杀的另外三个精锐做了一个手势,同时拉过春晓道:“他们可认的你?能听进你的话吗?”

    “嗯,我在公主身边多年,他们是知道的。”

    “那就好,”说着,楚云笙指了指这些人中,杀的最凶猛的那个穿着灰布衣服的那人,对春晓道:“他应是这些人中的核心,我等下寻机刺伤他并将他打飞出御林军围困的圈子,你瞅准机会叫他和他的人立即撤退。”

    “可是……姑娘……”春晓一把要拉出楚云笙,担心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楚云笙已经脚尖一点掠出了人群,春晓甚至连她的袖摆都没摸到。

    已经厮杀在一起的两方人马各有损伤,尤其是御林军这边,见这些蒙面人下手之狠之准,也越发来了火气跟杀意,围杀的越发狠辣了。

    楚云笙的脚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并不影响她施展内力和轻功,虽然眼下场面混乱,以她的身手还是很容易就跳到了场中,并直接落到了那个穿灰布衣服的人的面前。

    那人和围困在他周围的御林军皆是一愣,然而不等他们反映过来,楚云笙已经抬手夺了就手边的一个士兵的剑,扬手就向那人刺去。

    一见楚云笙主动跳出人群是过来帮着杀这些刺客的,这些御林军也都齐齐松了一口气,因为单看楚云笙突然出现的那一身凌厉的杀气,就已经让人不由得胆战心惊了,还好不是敌人,士兵们都下意识的往这灰衣人身边避开了一点,犹怕楚云笙那一剑的剑气伤到了自己。

    那灰衣人也没有想到会突然窜出来一个模样清秀的少年来,而且二话不说提剑就向自己劈来,当时他想来不及多想,提着手中的剑就直接迎上,然而他提起的剑才迎上一半,尚未正面接触,却已经感觉到那一股自对面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气息以及这剑气让他招架不住,当即他脚腕一转就要收了剑势避让开来,然而楚云笙哪里肯放过,他这一避让将巧落入她一早蓄势待发的左掌之下。

    砰!

    那个着灰布衣服的男子看向楚云笙的目光中犹自带着震惊,而人已经被楚云笙的那一掌直接劈飞了出去。

    飞出去的位置,就是春晓的所在。

    楚云笙收掌,自半空中落回地面,抬手再向下一个蒙面人劈去。

    在眼角的余光看到春晓已经顺利的拽住了那人,两人飞快的交流了两句,那人眸色大变,扯着嗓子就对还在厮杀中的蒙面同伴喊了一句:“撤!”

    声音不大,因为他灌入了内力在里面,所以便格外的具有穿透力,那些还在厮杀中的蒙面人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但见领头的人已经下了命令,当即也不敢恋战,飞快的往后撤,再不像之前那般不顾一切代价都要冲杀进那顶宝蓝的的八抬大轿的情形。

    他们齐心撤退,再加上人群混乱不堪,天杀的几个绝顶高手又从中帮忙,所以很快,这些蒙面人就已经没有了踪影,只剩下一锅乱的百姓,还有街道中心留下的几具尸体以及那一地猩红的血液。

    楚云笙暗自松了一口气,正想着该如何全身而退,这时候,自始至终都没有从宝蓝色轿子里露面的监国李晟突然掀开了轿帘子,从里面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