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办法

    楚云笙才起身,却被春晓一把拉住:“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

    楚云笙这才意识到,天还没有亮,城门都没有开,她还能上哪儿去。

    叹了一口气,只得转回身子来,跟春晓大眼瞪小眼的等着。

    见她这般着急,春晓也不好劝什么,只陪在她身边等了一会儿,便回了房将东西都打包收拾好了才又到了楚云笙房里。

    楚云笙这时候也已经冷静了下来,她将春晓拉到一边,低声问:“公主说,她在王城里的心腹你都是认识的,那么,对于那些人的忠诚度,你心里可有数?”

    春晓笃定的点了点头,这几日面上的伤痕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气色也渐渐好了起来,已经可见几分原本的秀气模样,她看着楚云笙认真道:“公主殿下的心腹,都是她一手提拔起来的,虽然我不敢断言人人都会誓死效忠公主殿下,但有那么最关键的几个人是一定的,等今天进了王城,我先差人去联系他们。”

    说着,春晓抬手,从怀里摸索出来昨夜自己在房里拟好的名单,递给楚云笙。

    楚云笙抬手接过,看到上面详细记载着朝中大臣职位以及分布名单,还有诸多安插在各个朝廷要员府中的小角色,心底默默的都记了下来,而这些正是何容想法设法想从春晓这里得到的。

    人员名单太多,楚云笙自认不是天才,只能先粗粗的记了一个大概,便将之折好,揣到了最里面贴近肌肤的一层衣服里。

    同时揣在那里的,还有姑姑给的印鉴。

    “姑娘可有什么打算?”

    见她表情有几分凝重,春晓忍不住先出声问道。

    楚云笙垂眸,想了想,才开口道:“春晓,你差人打听一下前御林军统领王城现在何处?传闻只是说被革职打入天牢,既然没有他的死讯,就说明很有可能他还活着,这个人很重要,咱们要想尽办法将他救出来,这些年他统帅御林军尽忠职守,并无半点偏颇,不仅在御林军中很有威望,而且还是姑姑倚重之人,现任的御林军统帅起初只是他的副将,因为勾结李家而顶了他的位置,这一件事在御林军中定然引起了偏向于王城的一部分人的不满,而御林军是守卫王宫的关键。”

    听楚云笙这么一说,春晓也豁然开朗,再抬眸看向楚云笙的目光里已经有了几分敬佩,她由衷道:“姑娘好细腻的心思,这一点我却是疏忽了,只是想着该怎么联合旧部打压李家。”

    楚云笙扬眉,看着春晓,微微一笑道:“当然我们也要联合旧部啊,这一件事只得你亲自去了,这些人什么品行你都有所了解,他们也都认识你知道你是公主身边的左膀右臂,你代表了公主,必然会听命于你,而且经过了此番李家的施压,有多少人已经生变,就要靠你一双慧眼好好识别了,这是第二件事。”

    说着,楚云笙走到了窗边,抬手打开了窗户,外面冷冽的寒风瞬间从窗外席卷而来,她本来还有些不济的精神,这时候也已经完全清醒了,她抬手,学着苏景铄教给自己的节奏对着窗台有力的叩击了三下。

    声音才落,只听唰的一声,一道黑影已经掠过窗户,闪到了屋子里,而那人正是一身黑衣蒙面的木玄。

    既然苏景铄说过,在卫国的所有天杀势力可以任由她调配,她自然要好好把握这一资源,“天杀在卫国王宫可有眼线?”

    木玄低下头来,如实回答道:“有几个,只是都只在不起眼的位置,像杂役房一类的。”

    离权利的中心有些远,想要打听一些消息倒并不容易了,楚云笙心想,不过还是对木玄道:“那你差人送消息给他们,将探听到的最近王宫中发生的所有事情,尤其是关于皇后的,都记录下来,交给我。”

    “是。”

    木玄点头应下,却没有立即转身,他站起身来,见楚云笙似是在沉思,便主动提了一句:“姑娘,我可以夜探王宫,为姑娘打探消息。”

    “夜探王宫?”楚云笙惊讶的抬起头来,直言道:“皇宫重地,到处都是守卫,而且不乏大内高手,太过凶险了,我不能让你去冒险。”

    虽然没有看到过木玄出手,但见他轻功如此了得,而且还是苏景铄特意安排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的人,可见其身手也定然不凡,但是要仅凭一人之力夜探皇宫的话,楚云笙觉得还是太过危险,稍有不慎,性命都难保。

    然而,木玄却似并不在意,看着楚云笙,他那漆黑如墨的眼底里,满是诚意和自信道:“姑娘现在也一定很担心卫王的安危,这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而且,我既然请命前往,就一定会留着这条命来向姑娘复命。”

    “可是……”楚云笙还想说什么组织他,然而在见到他那双坚定无比的眸子的时候,她又不忍心拂了他的美意,只得叹了一口气道:“那你且去,切记,千万莫逞强,一旦情况不对立即抽身而退,另外,再多带几个人接应你。”

    “是,谢姑娘。”

    说着,木玄又如他出现的那般,闪电般的没有了踪影。

    看着他消失在了窗外,而且楚云笙试着凝神都感知不到周围有他的存在,她都不知道他这是又隐身到了周围还是去为今夜探访皇宫做准备了。

    这人的功夫之高,她都无法探测到,再想着他那双自信且坚定的眸子,楚云笙不由得期待起来。

    “姑娘,天亮了,我们出发吧。”

    春晓才从对木玄的惊讶中回过神来,就出声提醒在窗边发呆的楚云笙。

    两人相携走出客栈的时候,另外的几个天杀的精锐和车夫已经等在了门口,而车顶上依然八风不动的坐着阿呆。

    天杀的几个人这么及时的就已经准备好了楚云笙不意外,她意外的是阿呆怎的也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在那里了。

    天刚刚大亮,这时候城门都还没有开,估计一路走去城门口都还要等一会儿,而阿呆又是几时就等在这里的?

    楚云笙抬眸,向车顶上看去,然而车顶上的阿呆兄却依然一副并不想搭理她的神情,只是抬手推了推面上的青铜面具,将下巴扬的高高的,就是连一个眼风都不愿意给予楚云笙。

    她只得认命的叹了一口气,心想这孩子还真拧,真是个小气鬼。

    ……

    早早的从月锦城出发,一路疾行,到达卫王城的时候也已经是中午了。

    比起繁华的月锦城,王城的城门就已经宽阔了不只两倍,而且守卫格外的森严,城门下都站着一队手执缨枪的御林军在对进城出城的人进行搜查。

    大人小孩,无一会被遗漏。

    为了不引起注意,在远远能看见城门的时候,那四个天杀的精锐已经离开了楚云笙的马车左右,混入到出城的队伍里面,而楚云笙这边,她和春晓皆穿男装,加上赶车的车夫和车顶上带着青铜面具的阿呆,一共不过四个人。

    这些人只是例行公事的搜查,并不是要查什么人,所以倒也不如上一次同苏景铄在进临阳城那般提心吊胆,只是楚云笙看到车顶上带着青铜面具鼻孔朝天的阿呆的时候,不由得有几分担忧。

    “站住!”

    他们的马车才随着人流走到城门口盘查的当口,那个守卫队长就已经抬手,一把拦住了楚云笙的马车,对马车顶上八风不动的阿呆道:“下来搜查。”

    听到这话,楚云笙的一颗小心脏吓的噗通噗通乱跳了一阵,连忙掀开帘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压低了声音,对着那个指着阿呆的守卫队长笑的讨好道:“官爷,那是我家小少爷,从小受了伤,这脑子……不太灵光的……”

    说着,她已经眼疾手快的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大锭银子揣到了那队长手中,笑道:“还望官爷通融则个。”

    那人动作也很快的将那锭银子揣到了腰包里,转过头来,打量楚云笙道:“你们这样,让我们很为难的,上面有令,所有人进城必得严加搜擦,我们只是例行公事,你让他下来,摘了面具让我们查看一番就什么事都结了。”

    说着,他就要抬手示意身后的手下过去将阿呆拽下来,然而他才抬起的手却被楚云笙反应很快的抓在了手中,同时又迅速的塞了一锭银子在那队长手中,继续攀交情道:“我们刚从外地来城中做酒楼生意,就打算开在东大街,以后进出城的机会多了,仰仗官爷的地方也多了,只要官爷肯赏脸,我们酒楼随时欢迎官爷们来赏光。”

    听到这话,那人的眼底终于划过了一丝精明,同时半眯起眼睛来,上下打量了楚云笙一番,这才对拦住楚云笙的马车的两个兄弟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放行,他不动声色的将那锭银子揣回了自己腰包,笑道:“搜查完毕,没有可疑迹象,进城吧。”

    说着,楚云笙立即点头哈腰的道了几声谢,这才转身上了马车。

    在上马车之前,她眼角的余光撇到车顶上带着青铜面具的阿呆正定定的看着自己。

    不知道,这时候心智单纯的他,到底有没有看懂这一幕。

    不过好在,那个守城的队长是个贪财且嗜酒的,这才得以轻松过关,不然,若他真要强行叫人拽下阿呆来搜查,再想想阿呆那个一根筋的性子,楚云笙很怕他会在城门口让那些人血溅三尺。

    到时候,就真的还没进城就先惹了一身麻烦了。

    还好,还好。

    楚云笙爬上马车,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正要将身子缩回马车里,在见到阿呆这目光之后,楚云笙反而有些放心不下了,驶过了人流最拥堵的城门口之后,楚云笙叫停了车夫,自己也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对车顶上的阿呆大声道:“阿呆兄,你且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阿呆八风不动,似是根本就没有听见她说什么。

    楚云笙眉梢跳了跳,不过还是咬了咬牙,硬着头皮继续道:“现在不是闹性子的时候,你快过来,我真的有很重要的话跟你说。”

    说着,她抬手,对阿呆扬了扬手中的那一大包桂花糕。

    下一瞬,楚云笙只感觉到什么东西一闪,自己的眼睛那一刹那有些花,也不知道是阿呆的青铜面具在阳光下折射的光芒所致,还是在看到桂花糕的一刹那阿呆的眸子里迸发出来的光芒。

    不过,这法子也真的是管用,百试百灵,因为之前怎么也油盐不进八风不动的阿呆,终于身子一掠,跳下了他盘踞几天的马车顶,闪到了楚云笙的面前,然而依然没有看着她的眸子,他的目光只是落到楚云笙手中的桂花糕上。

    楚云笙心底里不由得哀叹一声,相处这么久,原来自己在他心底还真不如一盒桂花糕!

    不过,面上,她却笑的温和客气道:“城东有一家闻名卫国的桂花糕铺子,听说那里的桂花糕是最最好吃的,我在这里等你,让小四带你去挑一款你最喜欢的回来,如何?”

    小四是其中一名天杀精锐的名字,相处这几日,楚云笙也多少对他们几个有点了解。

    说着,楚云笙对身后不远处隐在人群里的小四招了招手,那少年立即会意,加紧了几步走到了她面前,楚云笙当着阿呆的面将手中的那包桂花糕交给小四道:“你带着阿呆兄去城东的铺子里买他最喜欢的桂花糕回来,然后我们在昨日约定好的客栈汇合。”

    闻言,小四接过了桂花糕,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便同楚云笙一起转过头来看向目光一直都锁定在他手中的那包桂花糕上的阿呆。

    见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目光跟着桂花糕走,但人却并没有要跟小四一起走的迹象,楚云笙不由得加把火道:“你不去的话,这桂花糕就给小四了,他去了城东铺子买来的桂花糕也不给你。”

    说着,楚云笙看了小四一眼,小四立即会意,转过身子,也不看阿呆,直接往城东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不忘一边嘚瑟的摇晃着手中的桂花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