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表明身份

    这一次苏景铄倒是没有生气,而是笑着对木玄摆了摆手,那个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子便如同他出现的那般,化作一道黑影闪电般的消失不见。

    苏景铄又叮嘱了一些琐碎的事情,直到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楚云笙开始抱怨他啰嗦之后,他才终于打住,牵了她的手把她送回了春晓的房间。

    春晓已经醒过来了,苏景铄见她俩一副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就退出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等苏景铄走了,房间里只剩下春晓和楚云笙两个人的时候,她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攥紧楚云笙的衣角,焦急道:“阿笙姑娘,你可有我们公主殿下的下落?我听到他们说公主殿下在赵国被人劫走了,那劫走她的人是谁?”

    楚云笙从桌子上端来二元命人送来的参汤,放到春晓手中,安抚道:“你且放心,你的身子实在是太过虚弱,等你把这碗参汤喝了,我再来慢慢跟你说。”

    闻言,春晓眸子里的焦急淡退了几分,再见楚云笙的语气和神情间并无多少焦急,她也就稍稍放下心来,接过了参汤,用最快的速度喝下。

    楚云笙看着她喝完,这才接过瓷碗,放到一边,压低了声音道:“公主殿下已经被平安救出,现在由元辰师傅送到安全的地方养伤去了。”

    听到这句话,春晓一路来强撑的坚强再也撑不住,她抱着楚云笙的袖子,失声痛哭的起来:“是真的吗?是真的吗?公主殿下没事?”

    “嗯嗯,是真的,”楚云笙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然而这个动作才一做出,就发现春晓疼的一个哆嗦,她才意识到这姑娘这一身的伤,这一路以来受到的折磨和痛苦。

    心蓦地疼了起来,她握着春晓的手,郑重道:“春晓,这些伤,我们早晚有一天会悉数讨回来,我向你保证。”

    “我没事的,只要公主殿下和姑娘没事就好,”春晓一边哭一边摇头,所有的苦和痛,在听到公主殿下安好的消息时候悉数化为了乌有,她也紧紧的攥着楚云笙的手道:“谢谢姑娘,谢谢姑娘帮助我家公主殿下,也谢谢姑娘救了我。”

    楚云笙摇了摇头,认真道:“你不必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说着,才想起来,春晓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而且姑姑当初也是叫自己找到春晓,联络她在卫国的旧部心腹,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幸运,这一次居然误打误撞的从何容手中顺道就救出了春晓,如此一来,省却了很多麻烦,也让对卫国朝局一无所知的她能在春晓这里得到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见听她这么说,还一脸懵懂的春晓,楚云笙从怀里取出那枚姑姑托元辰师傅交到自己手上的黄金印鉴,对春晓摊开来在掌心,解释道:“这是姑姑,也就是公主殿下给我的,让我凭借它来找到你,我们一起回卫国救卫王。”

    在看到那象征着卫国至高无上的权利的黄金印鉴的一瞬,春晓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再听到楚云笙的这句话,更是有些懵,她惊讶道:“你……你是说……公主殿下是……您的姑姑……?”

    楚云笙本来也就没有打算对春晓隐瞒,而且她的身份告诉春晓之后,也是为了完全取得春晓的信任,好让她完全配合自己此去卫国,所以,她叹了一口气,直言道:“准确的说,应该叫姨母,我自懂事后,就知道自己有一位嫡亲的姨母,只是娘亲说,曾经宫里发生过一些事情,对于姨母这个词语,她们都有着不好的记忆,所以她们两姐妹年少时有过约定,,以后自己有了孩子,就叫对方姑姑……所以,我也就一直叫姨母为姑姑。”

    说着,她看向春晓,见她更加惊讶和不解的表情之后,继续道:“是的,我就是那个被关在锁妖塔十六年的陈国公主。”

    “可是……可是你不是……我记得后来我还随公主殿下去了锁妖塔抢夺遗骸……也是在那时候遇到的你。”春晓有些语无伦次,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简直太不可思议。

    闻言,楚云笙心底里暗道,我是死了呀,可是老天开眼,让我又活过来了!但是面上却不能跟春晓这么说,以免身子本来就虚弱有些摇摇欲坠的春晓经受不住这一匪夷所思的惊吓,所以只道:“这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机缘巧合,我在锁妖塔又遇见了姑姑和你,但当时害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会给姑姑带来麻烦,所以我没有说。”

    说到这里,春晓脑子里便浮现出那一日的情形,回忆起当时公主殿下对阿笙姑娘一见如故,站在公主殿下身边的她几次看到公主殿下为这个陌生女子落下心疼的眼泪,最后甚至还叫她破例带着阿笙姑娘去找她数十年来都不肯与之联系的元辰先生。

    联系现在阿笙姑娘所说的,原来这一切,都是亲情使然。

    想到这里,春晓的目光落到楚云笙手中的那枚黄金印鉴上,其实不需要别的说明,光是这枚黄金印鉴也已经能说明了一切。

    她的眼睛再次湿润,不知道是为公主殿下所喜,还是因为想到面前站着的阿笙姑娘就是传说中那个有着祸国妖孽的女子而备受天下人所伤所唾弃而感到悲伤。

    楚云笙将黄金印鉴再次收好,见春晓这般悲伤的模样,忍不住握着她的手,转移了话题道:“我记得当时在山谷,你是先我们一步回卫国的,这后来都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你会落到赵王手中?”

    “赵王?”一听到这个词语,春晓惊讶无比:“你说后来……那个人是赵王?”

    一提到这里,春晓那双清澈的眼底深处蓦地流露出一抹惊慌的神色,楚云笙才想起来那一幕,何容神情从容甚至还带着淡淡笑意的就卸掉了她的下巴……

    这样的回忆,对于春晓来说,简直就是噩梦,而何容对她来说,也将会是挥之不去的阴影,想到此,楚云笙叹了一口气,才继续道:“是的,这一次卫国宫变的策划,也就是他的手笔,联合皇后和李家,造成了今日的局面,也是他对姑姑下了毒手,若不是我们赶的及时,只怕姑姑……”

    说到这里,楚云笙面上的悲愤更甚。

    春晓却反握住她的掌心,斩钉截铁道:“姑娘,你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要伤害公主殿下的人对不对?”

    “对!”更何况那人还是何容,楚云笙肯定的说,同时抬手,将春晓额际的一缕碎发别到了她的耳后,在她被阿呆点了穴道昏睡过去之后,她用热水帮她擦拭了全身的伤口,也将脸颊上的那些血污都洗掉了,虽然还有好多道深浅不一的伤痕,但依稀可以见到春晓昔日的清秀面容,“会好起来的。”

    不知道她是感概自己的容貌,还是在说卫国,但却给了春晓莫大的勇气和坚定的信念,她咬着唇瓣,附和道:“是的,姑娘,对了,你不是在问我之前遇到过什么吗?说起来也并不是很复杂,那一日,我离开了山谷一路骑马飞奔回卫国,才进都城我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后来,等我一进皇宫那种感觉越发明显,然而还不等我赶到公主殿下的凤仪殿就被御林军拦下了,他们将我抓住送到了皇后娘娘的本家,李府,各种严刑拷打要我说出公主殿下的心腹以及旧部名单,我宁死不从,后来便被人送到了这里,说是要交给他们主子处理,再后来……就见到了姑娘……姑娘,你说,卫国到底是怎么了?”

    说着,春晓有些情绪激动的哭了起来。

    看样子,对于现在的局势,春晓知道的也并不比自己多,楚云笙抬手,用丝绢小心翼翼的将她面上的泪痕擦掉,忙道:“别哭了春晓,你再哭脸上的药膏都被泪水洗掉了,以后会留疤的,至于卫宫的事情,很多细节,也要等我们回去了才知道,我所知道的,只是皇后连同本家一起和赵王何容联手,控制住了从陈国回去的姑姑,想要用和亲的方式将姑姑送到赵国,然后再借用当时还是赵国太子的何铭之手杀掉姑姑,而另一方面,在卫国皇后和李家则把持朝政……只等着皇后腹中的孩子降生……”

    后面的话,楚云笙没有直接说,但跟着姑姑萧宜君身边久了,也算见过了不少后宫各种争斗和阴谋诡计的春晓也能猜到。

    闻言,她被气的几乎是浑身颤抖,已经忘记哭了,只是一把拽着楚云笙的手,“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们回卫国,保护卫王,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楚云笙看着春晓,坚定的说。

    春晓受了各种折磨,身子早就已经虚弱到了极点,这时候又听到楚云笙的一番话,心情几次大起大落,楚云笙也不方便再这时候跟她讨论回卫国之后的计划和细节,只是又细声宽慰了一番,便让她先休息。

    而楚云笙自己退出了房间,替她关好门,也打算找间卧房睡了,然而,才关上门转过身来,就见到冷月下,屋脊上那个如玉雕一般静静的坐着的身影。

    在楚云笙推开门走出来的时候,那玉雕也动了动,下一瞬就掠到了她身侧,抬手就要再度拎着她的衣领,楚云笙连忙赶在他探出手来之前道:“我可以勉强走的,多走走还有益于恢复,多谢阿呆兄体谅。”

    听到她发话,阿呆终于收回了动作,站到了一边。

    夜已经很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雪已经停了,夜空中居然还探出来半轮皎洁的月来,银晃晃的月光自天际洒了下来,落到满院子的红梅上,落到身前这个穿着天水之青如玉雕一般的少年身上,怎么看都是一副绝美的画卷。

    楚云笙抬眸,她比阿呆还矮了一个头,从她的角度看,只能看到在月光的映衬下,有着隐隐光泽的青铜面具,然而这张冰冷的青铜面具下的人,却有着比常人更为敏感和细腻的心思。

    不好拂了阿呆的好意,楚云笙抬手将手掌搭在了他的小臂上,笑道:“你扶着我去那边坐坐吧。”

    说着,阿呆竟然十分听话的扶着她,一路小心翼翼的往那里走,动作虽然有些生涩,但却很小心,很专注。

    “阿呆,明天,我就要回一趟卫国了,元辰师傅他们去了另外一个安全的地方,有些别的事情,暂时不能来接你,你愿意跟我先回卫国呢,还是跟在他们身边,让他们保护你,等元辰师傅或者我来接你呢?”

    跟她回卫国,这一路凶险与否且不说,到了卫国定然也不会是一帆风顺,这其中会遇到什么危险她都不能确定,所以,更加不能保证阿呆的安危,虽然以阿呆的身手即使是在万军之中想要自保逃命应该没有问题,但是若是他像现在这般把她当成了要保护的对象,遇到危险不愿意放弃她,那么她自己反而成了阿呆的拖累,这么一想,她倒是觉得将阿呆放在苏景铄的部下这里,让他们继续这样保护她来的稳妥。

    只是,看阿呆现在对她寸步不离的情形,要将他从自己身边劝离开,应该要费些功夫。

    闻言,阿呆只是摇了摇头。

    楚云笙回眸,想透过那青铜面具看到他的表情,然而他却已经转过了头去,不看她,只是仍旧有些固执的摇着头。

    “等我从卫国回来之后就来接你,然后我们一起去找元辰师傅,可好?”

    楚云笙摇了摇阿呆扶着她的手臂,想跟他讲道理,却见转过头去的阿呆突然转过了头,青铜面具下的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突然吐出两个字来:“跟你”。

    啊?

    楚云笙惊讶的忘记了收回自己的下巴!阿呆在同她讲话!

    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要知道,在山谷的时候,她是用尽了多少种办法想跟他沟通,想跟他说话……然而她却从来都没有听到他说半个字,她曾经甚至都以为阿呆是不会说话的,却没有想到,在这时候,他居然跟她说——跟你。

    一时间,楚云笙有些不确定,竖起了耳朵再听,想确定一下是不是自己刚刚出现了错觉,然而阿呆却已经转过了头去,再不看她,仿佛刚刚冒出那两个字也真的只是她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