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指向

    “下官知罪!下官知罪!但求皇太孙殿下念在下官之前是被人蒙蔽,并不知道其中真相也不知道皇太孙殿下身份的份上,饶过下官这一回。”梁县令伏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院子里跪着的梁江沅看到这一幕,再忍不住,当即不顾两边侍卫的劝阻,扑到了门槛边上,脆声道:“殿下,您答应过我会放过我们全府上下的。”

    说着,她的眼底里已经蓄满了泪意,抬头正望进苏景铄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瞳仁里。

    苏景铄的目光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叹了一口气道:“梁县令的错并不是在不知道本宫身份差点助纣为虐,而是在明明察觉到对方不仅仅是赵国人,更是身份显赫的时候,依然不采取行动向上通报,还在尽可能的配合,临阳县是边陲重地,除了驻守的守将,当地一方父母官亦要有十二万分的警惕才是,这一次,有梁小姐救我有功,算是为梁府将功折过,以后若是再对正事要事打太极,不警惕的话,本宫不会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第二次。”

    听到苏景铄开口放过,梁县令那一颗自从知道他的身份之后就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当即似是耗尽了全身力气一般,瘫软在了地上,对苏景铄千恩万谢。

    等他们这对父女都退了下去,苏景铄才招了沈英奇进来。

    一袭银色铠甲的少年将军,剑眉如出鞘的剑,隐隐带着锐气,只是那锐气在进门看到苏景铄的时候,瞬间蔫了下去,不同于平时单膝行武将礼,这一次,他是对着苏景铄直接一头跪了下去,不等苏景铄开口,他已经掷地有声道:“末将有眼无珠,助纣为虐,差点误伤了皇太孙殿下,甘愿领罚。”

    他刚一进门口的时候,林锐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不远处的院门口,苏景铄只是抬手招了招,等他俩跪在一起的时候,才道:“你们确实有罪。”

    闻言,林锐有些摸不着头脑,抬头看向苏景铄道:“属下救驾来迟,这罪属下认,但是其他的事情,属下并不知情,还望皇太孙殿下明察。”

    说着,林锐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沈英奇,对他的付罪状不置可否,一听苏景铄这一开口,而且还是将他和沈英奇都叫在一起,他就知道,这一次苏景铄并没有打算追究沈英奇的罪,毕竟,沈英奇的背后还有沈家,而叫他们俩一起,也不过是要拉着他一起承担治下不严轻信小人的罪,然而,这一次轻信了小人,被人利用的是他沈英奇,跟他东河郡守将有半文钱关系?这个黑锅他不背。

    苏景铄的目光在他两人的脸上转了两下,便轻笑道:“林将军错在监管失职,临阳城是在你的管辖之内,沈将军虽身为边城一带守将,官位上同你齐平,然而对于他率兵插手临阳城一带的事情,你这个做守将的没有理由不知道,然而你不但放了他们进来,还打起了太极,若非这一次他带人追杀的人是本宫,而换做别人,你是否就会因此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而至于沈将军,你的错,岂止是有眼无珠轻信了小人谗言,往大了重了说,你这是有通敌叛国之嫌,如果说,一开始你是被公孙义误导,只当是为了追查一名嫌犯,然而,后来,你分明察觉到了赵王的身份有蹊跷,而且如果说常年驻守赵楚边界的你分辨不出赵国口音,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看不出是外乡人的话,那么本宫倒是要怀疑你这守将之位是如何坐上去的了。”

    这样一番罪责论下来,林锐本来还有几分说道可以推却责任的,却没有想到这位皇太孙殿下如此厉害,三言两语就已经堵死了他的口,当即变只能低头先认罪,再看情势。

    “皇太孙殿下……”

    还是沈英奇最先沉不下气,张嘴就要说话,却被苏景铄打断,他直接道:“不要跟本宫所什么公孙义,他是一朝文臣且主理户部,虽位高权重,对你们来说说话颇有分量和威信,但他一个突然从京都而来的文官的话,三言两语,你就全信了?还是说,因为别的什么缘由?本宫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且从实招来。”

    “是……”沈英奇闻言,抬起了头,看了一眼苏景铄的面色,但见他面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然而那笑意之前在院子里他也见过一回,那是他叫那个蒙面青衣人重伤赵王的时候……

    想到此,沈英奇咬了咬牙,似是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一般,他低下头来,咬牙,一字一句道:“还因为,公孙义拿了太子殿下的腰牌……”

    后面的话他没有继续下去,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明白过来为何他当时会直接相信了公孙义,而且还很配合的出兵去追杀苏景铄。

    原来是他拿了太子殿下的腰牌。

    太子殿下……

    楚云笙坐在苏景铄的身边,他一直都握着她的手,她明显的感觉到,在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苏景铄握着她的手掌蓦地一片冰凉,而他的身子也因为这一句话而变得僵硬了起来。

    这般细微的变化,只有在他身边的楚云笙感受到了,在外人看来,苏景铄依然优雅尊贵,面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他垂眸对沈英奇道:“一块太子腰牌,就能让你相信?父亲大人早在前几个月就丢失了两块腰牌,只是为了避免滋生不必要的事端,所以并未声张,只是没有想到还是有些人要利用这里面做文章。”

    说这句话的时候,苏景铄甚至还带着几分无奈。

    在外人看来,完全没有理由不相信他所说的。

    所以,沈英奇越发将身子伏低了几分,磕头认罪。

    苏景铄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虽然你们二人都有失职,但好在最后都戴罪立功,此事本宫暂不追究了,且先退下吧。”

    闻言,二人如蒙大赦,当即行礼退了下去。

    在离去的时候,沈英奇几次欲言又止,但最后见到苏景铄那般并不愿意多说一个字的神情,只得转身离去,这一次,他和林锐两人全身而退已经是万幸了,多余的猜测和事情,既然有些人并不愿意深究,他也就不做那个导火索了。

    等到他们两人都走远了,苏景铄也屏退了屋子里的侍卫,并让人关好了门。

    偌大的偏厅里只剩下楚云笙和他两个人。

    苏景铄这才松了楚云笙的手,放到自己的太阳穴上,用力的按了按。

    头疼的一拨胜过一拨,然而这却抵不过这时候,他心底里的疼。

    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这两个人,凌王,太子。

    凌王是他的三皇叔,而太子则是他的父亲。

    这两人,都是他的至亲,无论是哪一个,或者……两者都有……都能让他心神俱灭。

    这个中的纠结和痛楚,恐怕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

    一路被人逼迫,一路几次同死神擦肩,然而,那幕后之人还不放过,势必要将他置之死地,他在逼他。

    然而,几次都有机会确定那人到底是谁,但到了最后,却还是被自己放弃了,也许他还是太脆弱,内心深处仍旧渴望那一丝丝一缕缕也许根本就不曾存在过的亲情。

    亲情?

    这个词语才在脑海里浮现出来,苏景铄的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抹苦笑。

    那笑里,还带着几分讽刺的味道。

    那笑看在楚云笙的眼底里,心也就跟着他一起疼了起来,她又想起那夜落水之后,自己做的那个冗长的梦,梦里的那个不被至亲关爱的孩子,那个一直渴望着父爱却从来都被远远推开的孩子。

    那是苏景铄吧。

    幼年的苏景铄,青年的苏景铄,如今的苏景铄。

    从来,他的阿铄心底里都有着对亲情的渴望和对至亲的善意以及无限度的容忍,然而,到头来换来的又是什么呢?

    不知道为何,那一夜落水后,她会梦见那些,或者是当时生死关头吗,她和他心意相通,所以当时感受到了他的梦境,又或者……是那一瞬间,上天给了她一个了解他的机会?

    无从问起,但楚云笙却是知道,对面前这绝世男子的心疼和为其鸣不平的愤愤然却如此明显,她抬手覆在苏景铄的掌心,用当时他曾经在她最难过最煎熬的时候对她安慰的话道:“你还有我。”

    说着,她抬眸,笑着道:“也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呢?你曾经不是跟我说过吗,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只有直面问题,并找到问题的症结,一切才能得以解释。我相信,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一切一定有隐情。”

    苏景铄抬眸,对楚云笙展颜一笑道:“嗯,放心,我没事的。”

    这一笑,他眼底里之前被冰封住的痛意瞬间瓦解,那般似水柔情的目光里,只有楚云笙,他这一笑,楚云笙才稍稍放下了心。

    为了避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苏景铄转移话题道:“沈英奇是沈子濯的堂兄,沈家一脉的子弟多数都从武,因此势力才更不可小觑,然而,从这一次看来,他也确实是不知情。”

    听到他说到这里,楚云笙才想起来一个人来,沈子濯,潇潇姑娘的兄长,当时被二元抓住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一见到楚云笙这般疑惑的样子,苏景铄立即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当即解释道:“我让二元派人先秘密送他回楚国了,阿笙,等小住这一天半日,我就要先回楚国一趟,这一次,就要放你一个人回卫国,我着实不放心,可是让你随我一起回楚,再返回卫国,且不说我这一次回楚会经历多少凶险会连累你,就是这一来二去耽误了你回卫国救卫王的时间,你也不会等,也等不起。”

    说罢,苏景铄忍不住叹息了一口气,他不放心,尤其是在看到面前的楚云笙身上还有伤,脚上的冻伤也不是三两天就好,而且,更多的是不舍,这一别,两人再见面,也不知道要等多久,十天半月,还是三五两月?他不确定,要知道,现在两个人分明还相视而坐,然而他已经开始想念了。

    苏景铄的担心和犹豫,楚云笙自然都清楚,她倒不是担心跟他先去了楚国一路会遇险,相反,她宁愿自己能伴随在他左右,不说保护他,至少能每天都能看到他,能确定他的安全,她便是心安的,然而,卫国的事情不能等,她这一番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算起来,这次赶到卫国,估计王后腹中的孩子也快要降生了……一旦孩子生下来,那么她小舅舅的安危,更何况玉沉渊那个人,经过了这一次,她已经不能再信任他了。

    所以,这一次,两个人是真的要道别了。

    楚云笙摇了摇头,将脑子里已经浮现出来的离愁甩掉,笑道:“我很好的,你看还有阿呆陪着,一般的人哪里能近的了我身前三尺,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安心回楚吧,将一切都弄个明白。”

    苏景铄执了她的手,放到自己的唇边,轻轻的落下一吻,如蜻蜓点水一般,柔声道:“我本来是打算要将二元留在你身边,但此次恐怕也牵扯到了楚国王都二元的本家,他得要随我回去一趟,所以,我另外派木玄来保护你。”

    说着,他转头,对屋脊上朗声道:“木玄。”

    话音才落,只见窗户蹭的被一道凌厉的风给刮开来了,而随着这道风一同掠进来的,还有一个浑身都包裹在黑衣里的人。

    “木玄见过姑娘。”

    他对苏景铄行了一礼,然后立即转过了头,对楚云笙亦行了一礼,同时扯掉了蒙面的黑巾,露出他本来的一张眉清目秀的青年面容。

    苏景铄点点头,然后才对楚云笙道:“木玄就留在你身边,你若有任何需要,只管叫他去办就好。”

    楚云笙已经看到了他破窗进来的身手,应该不在二元之下,苏景铄身边到底是有多少高手,难怪不得何容乍见这些天杀的部下们都有些惊讶,她忍不住苏景铄点头笑道:“如此,便谢过皇太孙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