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解释

    也没有让楚云笙等多久,二元就已经带着楚云笙让他准备的东西回来了。

    楚云笙帮苏景铄用了针,又给他上了药,就让二元先差人送回房间,并让人用热水帮他擦拭干净身子。

    等忙完了苏景铄这边,再去给春晓上了药,楚云笙已经累的瘫倒在了春晓的床边。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然而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她是一点精神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眼皮沉重,只想好好睡一觉。但却又实在放心不下苏景铄,楚云笙只是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就爬了起来,见春晓还在睡,便起身扶着东西往外走。

    才推开门,就见到二元站在屋檐下,看神情似是在等她。

    一见到她,二元的眸子里立即荡漾开来一层层笑意的涟漪。

    “姑娘,辛苦了。”说着,他就要来上前搀扶楚云笙,然而才走上前一步,还没伸出手,却又觉得这样做不妥,当即就想要让到了一边,但见到楚云笙依靠着门,似是将全身的力气都放在了握着门框的手上,才勉力让自己不倒下,二元又有些迟疑,到底是扶还是不扶?

    然而,不等他做出决定,已经有一抹天水之青的身影已经如同一道闪电一般从屋脊上掠了下来,转眼就到了楚云笙面前,抬手便提起了她,依然是那个动作,手指勾着她的后颈衣领。

    就跟提着一只猴子没两样。

    楚云笙也看出了二元的窘迫和迟疑,正想跟二元打招呼,却突然感觉到眼前一花,下一瞬脖子一紧,身子一轻……她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她又一次被人像提着猴子一般的拎了起来。

    那人自然是阿呆。

    阿呆身量很高,楚云笙站起来头顶也只能到他的肩膀,所以被他这么一提,她的视线也终于跟他齐平了。

    楚云笙睁大了眼睛,想透过那张青铜面具看清他的神情,然而落到他的眼底深处,却发现他那双清澈宁静的眸子里什么都没有。

    是真正的没有半点情绪起伏。

    而他这种,完全不同于苏景铄和何容一类人,将自己的情绪藏的太深,以至于外界看不分明,阿呆这孩子,是真的心智单纯如一。

    所以,在看到这样单纯清澈的目光,楚云笙本来被这样拎着的不快也瞬间化为乌有。

    二元退到了一边,对院子外花园里的凉亭指了指,“我有些话想对姑娘说。”

    乍一看到他等在自己的屋子外面,楚云笙也猜到他有话说了。只是她想对自己说些什么呢?她也很好奇。

    所以,当即扯了扯阿呆的袖子,阿呆只瞥了她一眼,便脚底生风,不等楚云笙吸进来的一口气吐出来,两边的景物已经飞速倒退,下一瞬,他们俩个人已经到了凉亭。

    二元随后也到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夜幕即将降临,县城府里已经开始掌灯了,在橘黄色的灯笼散发的光的映衬下,庭院中的寒梅越发苍劲开的极盛,天空又纷纷扬扬的下起了雪,这时候已经在地上积了薄薄的一层,纷纷扬扬的雪和随着肆掠寒风而在院子里纷飞的梅花花瓣相映成趣,美的似一副丹青。

    亭子里显然是被人刚刚打扫过的,并没有半点积雪和水渍。

    等楚云笙和二元刚刚坐下,便有人送了热气腾腾的暖炉和茶水过来。

    楚云笙看了一眼不同他们一起坐,而是又远远的掠到了对面屋脊上坐着的阿呆,叹了一口气:“这孩子,没少让你们费心吧?”

    她指的自然是元辰师傅将阿呆托付给苏景铄保护的这段时间。

    二元抬手给楚云笙倒了一杯热茶,笑道:“也没有,他还是很乖的。”

    很乖。

    楚云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乖”这个词语来形容阿呆。

    要知道,当初她在元辰师傅的山谷的时候,就为了让阿呆让出自己的卧室给自己和春晓住,可是用了好多办法,他都八风不动,最后还是元辰师傅拿出“,他才肯答应。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不与人交流,拒绝同别人相处,听不进去任何话的阿呆,是如何在苏景铄的部下的照顾下生活了这么久的,而且还被二元说很乖。

    见到楚云笙如此诧异的样子,二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解释道:“元辰先生将他交给我们的时候,曾经对他说,要乖,不许闹事,不然就不会再来接他了,所以啊,基本上没有让部下费多少心思,在我们给他安排的院子里,他每天他都会自己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一点也不麻烦,只是这一次,听看护他的人说,一听说要带他来见姑娘,他一路骑马跑的比谁都快,倒难为他们几个负责看护的人了,一路施展全力连夜奔波。”

    闻言,楚云笙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阿呆对别人没有概念更没有什么认知不愿与其交流,但是对元辰师傅却是特别的,虽然有时候,元辰师傅同他讲话,也许他未必能听得进去,但经过这十多年的朝夕相处,心智单纯的他对元辰师傅的依赖和信任只怕他们这些外人很难想象。

    元辰师傅郑重的对他说——要乖,不许闹事,不然就不会来接他,天知道这对于阿呆这样一个单纯的孩子来说是多么大的威胁。

    虽然他武功造诣非凡天赋异禀,但其实他本质还是一个脆弱的孩子。

    离开了元辰师傅,没有了可以让他依靠和信任的人,所以这一次一见到楚云笙,他才对她格外的好,从见面到现在,都是守在她身后,不需要她开口,他已经闪身掠到了她身前。

    要知道,在员陈师傅隐居的那个山谷里,他对自己可并不是这样的。虽然他也几乎是寸步不离自己左右,但那时候,她喝药,他在旁边木雕似的看着,她吃饭,他是木雕似的看着,她睡觉,他也在旁边木雕似的看着……从未有所动作有所表情,久而久之,她就真当他是一只木雕,且习惯了身边有一只木雕的存在。

    然而这一次不同,虽然,他的眸子依然清澈如水,虽然他依然木雕似得跟在自己周围,但是楚云笙感觉的到他对自己的在意。

    说完阿呆,楚云笙拿起了二元给她倒的茶,解开茶盖,将上面的碎末荡开来,轻轻的抿了一小口,才道:“你要跟我说的,不仅仅只有关于阿呆吧。”

    闻言,二元立即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一改之前的没个正经的神态,看着楚云笙认真道:“那一夜在落水前,主子用暗语吩咐我拿了印鉴去找东河郡的守将林锐。”

    楚云笙慢慢将茶水咽下,这些二元不说,她也已经知道了,她没有说话,静静地等着二元的下文。

    “实不相瞒,姑娘,是在你为我家主子冒险去那个镇上抓药的时候,我们才终于找到你们的下落。”

    “抓药?”这么一说,楚云笙倒也想起来了,那一天在药铺子里碰到的那个格外热情的店主,原来,他还是天杀的眼线,但是当时她留了心眼特别的小心,一路都提防着回了山上,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尾随才是。

    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二元解释道:“我们只是让人远远的跟着,不敢太靠近,后来到了山脚,发现山中还有赵王的人在搜山,当即不敢轻举妄动,便远远的跟在了他们这些人身手,等他们一无所获下了山,我们才又费了一晚上的功夫才终于找到你和主子,当时你一直在昏睡,所以并没有发现我们,后来主子说了这一次的计划,让我们去临阳城布置,说你们随后就到,再之后,就是你所见到的样子了,我特意找姑娘说这些,就是怕姑娘误会,之前赵王所说我家主子不惜以自身为诱饵,以身犯险就是为了将他这一局,也不全是的,主子受伤,全是因为要救姑娘,对姑娘绝对没有利用之意,之所以后面等你醒来没有告诉你实情,想必,他也有他的打算,等他醒来,姑娘问他便可,但请姑娘不要误会我家主子的一番心意才好。”

    一口气将堵在心头的这些话说了出来,二元才终于舒了一口气,这些话本来不应该他说的,而且背着自家主子跟阿笙姑娘说这些,如果被他知道了还不一定会怎么责罚自己,但是,这些话如果自己不说,他家那个骄傲的主子又不自己说出来的话,只怕这两个人之间的误会就深了,之前在院子里,当事情尘埃落定赵王被玉沉渊接走之后,离他们近的他,分明看到了自那之后,阿笙姑娘对自家主子的疏离,他分明看到了那一瞬主子眼底里那受伤的神情。

    再后来,看到他一直强撑着抱着阿笙姑娘回了房再撑不住,昏倒了过去,他就一直在犹豫,一直在迟疑,到底要不要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阿笙姑娘。

    等到这一口气说完之后,他也终于确定了,还是一吐为快的好!

    二元说这些话的时候,楚云笙一直都是垂眸看着手中的茶盏,用敛眸的神情,来掩盖眼底里氤氲的水汽。

    二元看不穿她心中说想,更看不懂她这时候的神情到底是什么意思,因此倒有些急了,他本来是看不过主子因为阿笙姑娘的情绪起伏而跟着受伤,但现在看来,若是因为自己的一席话他们之间的矛盾或者误会越发大了深了,那他就是万死也不足以抵过!

    想到此,他蹭的一下子从位子上跳了起来,急的团团转,同时不停道:“阿笙姑娘你可别误会了啊,我其实就是想说,我家主子肯定不会欺骗你的,更是待你同别的女子都不同,我自幼跟在主子身边,还不知道他的性子吗,所以他不会负你的……哎呀,我也是不会说话,总之,如果你要还不相信,或者因为我这一番话反而更加想多了,或者误会了,那你就当我啥话都没有说,有什么事情你直接问我家主子吧。”

    二元见楚云笙一直一言不发,记得抓耳挠腮。

    楚云笙抬的瞬间,终于将眼底里的水汽给逼了回去,她对二元笑道:“我突然想起一句话。”

    二元转着圈儿的身子突然顿住了,低头回眸看着楚云笙道:“姑娘想说啥?”

    “皇帝不急太监急。”

    噗嗤!

    话刚说出口,楚云笙不由得自己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然而,被她打趣的对象二元却已经铁青了面色,怒目等着她道:“我是为了你和我家主子着想啊姑娘,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厚道,简直就是……简直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近谁了?”话刚一出口,楚云笙就反应过来了,他这说的是他家主子,苏景铄,楚云笙当即笑着转移了话题道:“不过,二元你到底是不是小太监呀?你不是自由陪在你家主子身边吗?那么……”

    说着楚云笙恶作剧似得扫了二元一眼。

    她这一眼扫的二元越发恼羞成怒了,他握紧了拳头,哀嚎一声:“啊啊啊啊啊啊……你还是个姑娘啊啊啊啊啊我家主子什么眼光!”

    然而,不等他话音落下,他的身后却传来了某人如翠玉抨击的声音:“我的眼光怎么了?”

    噗通!

    恼羞成怒羞愤不已再突然受了一万重惊吓的二元再没抗住,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然而,不等楚云笙低头去看他到底摔的怎么样,他已经脚尖在地上用力一蹬,用了平生所能施展的最快的轻功,如闪电一般的消失在了楚云笙面前。

    楚云笙抬眸,只看见他远去的那一道影子,以及不远处,自庭院中,自落雪红梅纷飞中闲庭信步而来的那一株玉树芝兰。

    如果说,纷纷扬扬的雪和随着肆掠寒风而在院子里纷飞的梅花花瓣相映成趣,美的似一副丹青的话,那么此时向她走来的苏景铄,便是这幅丹青中最美的一笔,他的出现,让整个庭院里所有的美景全部都失了色。

    天上,底下,庭院,落雪,红梅……楚云笙此时的眼底,自落雪红梅纷飞中踏雪而来的那个如神祗一般尊贵高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