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阿笙

    她曾经见过娘亲身上的玉佩,后来娘亲亡故,那玉佩便一直带在自己身上,直到那一夜大婚,她从城头上跃下……

    记忆一旦被牵扯上前世,她整个心脏就似被人用刀绞了一般,痛到窒息。

    楚云笙深吸了一口气,才终于能够冷静下来,定睛再看了看那玉佩,应该是中间的那一块,纹路缺口,跟她印象中娘亲那枚左半边玉佩完全吻合!

    而这时候,在这种情况下,玉沉渊似笑非笑,看似不经意的抛着玉佩,实际上是意味着什么,她再清楚不过。

    是在用她小舅舅的生命威胁她!

    之前,因为同玉沉渊做了交易,让他利用同赵国不同寻常的关系,明里暗里观察卫宫的形势,并从中保护小舅舅,却不曾想,如今,这倒成了他以此来威胁她的筹码!

    楚云笙咬破了舌尖儿,那般的痛楚,才终于让她颤抖的身子也终于平静了下来,只是冰凉的指尖依然忍不住的颤抖。

    苏景铄紧紧的握着她的手,都不能抑制住她的颤栗。

    “玉沉渊,你若胆敢伤害他分毫,我绝不放过你!”楚云笙冷冷的看着玉沉渊,若眼神可以杀人,那么她此时的眼神就是刀子,是这世上最锋利的剑,堪堪可以将玉沉渊碎尸万段千刀万剐。

    然而,玉沉渊却似全然看不到她的愤怒,他抬手收了玉佩,随意的别在了自己的腰际,改了一个慵懒的侧身卧在屋脊上的姿态,那双含着比桃花更妖娆魅惑人心的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楚云笙道:“阿笙姑娘要试试吗?”

    阿笙姑娘要试试吗?

    短短一句话,轻飘飘的,没有什么情绪起伏,然而在场的数百人中,却有一人如同雷击,楞在了原地。

    阿笙。

    何容一直保持着负手而立的姿势,从玉沉渊出现的一刹那,他便已经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了,虽然从始至终,他和玉沉渊都很有默契的并没有过眼神交流,但他知道,既然在这时候,他出现在这里,他就不会让自己有事。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软肋是眼前这个不拘束世俗行事随心所欲的燕相的话,那根软肋毫无疑问便是燕国公主唐雪薫。

    唐雪薫对玉沉渊太过重要,重要到很多时候他都会怀疑会不会是因为玉沉渊对她的喜欢,但何容接触过她们两人太久,也或多或少的了解了他的相处模式和性子,若真是玉沉渊喜欢之人,以他的个性绝对会不择手段用尽一切办法得到,无论是人还是心,都只可能呆在他玉沉渊身边,而不会是像现在这样,笑着将她送到他的面前,笑着答应和亲的提议。

    笑的没心没肺,笑的云淡风轻,笑的毫不在意。

    玉沉渊对唐雪薫更多的是没有原则的宠溺和包容。

    至于这没有原则的宠溺和包容到底是为何,他的手下的暗探调查了许久,却依然没有半点蛛丝马迹。

    但即使是不知道缘由,何容却是知道的,唐雪薫对玉沉渊的重要,既然唐雪薫一心想要嫁给自己,那么玉沉渊就绝对不会让自己有事。而且,玉沉渊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在看到玉沉渊出现的一瞬间,何容就已经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了。

    他神情从容的站在庭院中,梅花树下,看着梅花纷飞如雨,听着上面玉沉渊同楚云笙苏景铄的交涉,本来还在好奇玉沉渊是用的什么手段能从这里将他救出去。

    但在听到——阿笙,这个词语的时候,何容看着梅花的眼神霎时间如同被冰封住了一般,记忆里脑子里瞬间浮现出某个女子的一些片段。

    “你叫什么名字?”

    那是他第一次见她,也是第一次看到那样的一个女子。

    瞳仁宛若黑色的水晶,镶嵌在如同琉璃般的眼睛里,仿似这万丈红尘,十里软红,都在她眼底,却又似是这世间万物,所有的幽静唯美,所有的污垢,都不在她的眼底。

    那是怎样一双眼睛。

    但偏生,因为常年没有接触过阳光,因为从来没有走出过锁妖塔,因为除了她那逝去的娘亲,她再没有跟其他人有语言沟通的机会,所以她整个人的肤色如同从地狱里走出来的女鬼,白的瘆人,再加上额际那一朵血色妖娆的凌霄花,因此越发衬托的那双眼睛带着一股能勾魂摄魄的美。

    他犹记得自己看到她的一刹那,也是被那双眼睛吸引,然而再看到那一张本该绝色倾城的容颜苍白如纸、本该婀娜多姿的体态那时候却犹如一副穿着一副的骨架子的时候,他眼底里的心疼是真的。

    这一点,他没有自欺欺人骗自己。

    只是,再看那容颜,与记忆中父王书房中那副他看的比任何人任何事都重要的画卷上的女子渐渐重叠,他心底里的恨意也因着每看一眼而加深一分。

    所以,当时他几乎是带着恨意带着心疼带着压抑的心情问出了两人之间交流的第一句话。

    他还记得那女子愣愣的看着他,看着他抬手牵着她骨节分明的手,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眨了很久,才终于支吾着,有些音调不准的道:“阿阿笙……娘……娘亲叫我阿笙……”

    “那你的全名呢?”他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走出锁妖塔,出了院子,看着满院春光,再看她的眸子,只觉得,这天地间所有的春光都在她眸子里。

    “云……笙……云笙……楚……不,不……萧云笙……”

    支支吾吾半天,她才终于说出来一句还算完整的话来,只是这句话听起来就自相矛盾。

    楚云笙,萧云笙。

    陈国皇族楚姓,然而,她下意识的说出来之后,立即又倔强的改了回来,萧云笙……他忍不住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嘲弄的笑意,不过那笑意转瞬即逝,他也没有心情没兴趣在她的姓氏多做纠结,只是抬手,折了一支桃花,挑了其中开的最盛的一朵,抬手别到了她那如墨色绸缎一般的发间,妖娆的桃花和她额际的凌霄花相映成辉,他眉弯里含着笑意,对一脸茫然的她温柔道:“云笙,有没有人告诉你,你额际的凌霄花胎记,陪你最是恰当。”

    那一句话,多少真心多少实意,他自己恐怕也不明白吧。

    本来以为这段前程往事,会随着那女子香消玉损而再不会被提及更不会被自己想起,却不料,在这样的一个时候,不经意的因为一个名字而勾起了他的回忆。

    何容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将这些因为回忆而不平的情绪慢慢压回心底,再睁开眼来,已经恢复了一贯从容和温润如玉,他抬眸,开始认真的打量对面屋脊上面色无比憔悴却依然拼命强壮镇定的女子。

    同样,因为玉沉渊这句轻飘飘的话镇住的还有楚云笙,咬破的舌尖已经有丝丝血痕从嘴角沁出,她瞪着玉沉渊道:“玉相是想不守信用,将我们之前的交易都毁掉吗?”

    他们明明做了交易,他明明是将能去辽国看的那么重,怎么会突然之间跑来要将之毁掉,而这一切的原因居然是为了救何容。

    提起这交易,一直都是慵懒的躺在屋脊上的玉沉渊的面色终于有些波动,只是那神情波动也不过只是眨眼之间,他又恢复了之前的玩味神色看着楚云笙道:“我这也不算是毁了交易失了诚信啊,只不过是在之前的交易基础上加了条件而已,此番绕过何容一命,就是我的条件,到底是要不要放,全在阿笙姑娘了。”

    说着,他又抬手摸向腰际,将那玉佩拿了出来,挑衅似得在楚云笙眼前晃了晃。

    楚云笙脑子里一片混乱。

    放了何容。

    放了何容。

    放了何容?

    满脑子里,只剩下这三个字,然而稍稍一冷静之后,想到的,这已经不是自己所能做决定的了,如今,何容想杀楚国皇太孙苏景铄在先,苏景铄现在还击在后。

    这已经不仅仅是她跟何容的个人恩怨事了,还关系楚国,关系到苏景铄。

    然而,不等她开口,何容已经抬手拍了拍她后背,对对面的玉沉渊笑道:“既然玉相如此想要救赵王,那么今日我便给玉相这个面子,之前同玉相做的交易还算数,但若是……那人有什么不测,或者玉相将我们之间的交易泄露了分毫的话……后果你应是知道的,只怕不仅仅是拼个鱼死网破交易作废那么简单了。”

    这些话,苏景铄也是带着笑意说的,不过话语里多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场,让在场的一般将士听的只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

    “好说,好说。”一听到苏景铄果然如自己意料之中同意了下来,玉沉渊还是松了一口气,只是面上依然带着玩味,他慵懒的站起了身子,伸了一个懒腰,才对着对面楚云笙抬手一抛,就将那玉佩扔给了楚云笙,然后对苏景铄笑道:“那么,现在,我可以送赵王离开了吗?”

    楚云笙接了玉佩在手上,上面还带着玉沉渊身上的淡淡温度,她有几分嫌弃,但是那玉佩是小舅舅的,所以当即拿在手上,用力的擦了擦,似是想要将上面残留的玉沉渊的气息都擦掉,然后才小心的揣在了怀里。

    看到她这样的动作,对面刚伸完懒腰的玉沉渊,眉峰跳了跳,脚下一滑,还好他反应快,迅速的借力转身就下了屋脊,只是这一突然转身,差点闪了他的腰。

    然而他,表现遮掩的无懈可击,所以没有被人看了出来。

    正当玉沉渊跳下了屋脊,要向院子中走去的时候,却听苏景铄抬手拍了拍。

    接着,一个一袭天水之青的身影突然如同闪电一般从外间掠了进来。

    速度之快身手之敏捷让在场自诩功夫并不弱的玉沉渊和何容都感觉有些自叹不如。

    待他站定,众人才看见,那个一袭天水之青的身影是个男子,一个蒙着一整张青铜面具的男子。

    他站在苏景铄和楚云笙所在的屋脊上,距离楚云笙不过三尺。

    还是那般的距离,还是那般冷冰冰却又强大到让人感觉到心安的气场。

    阿呆。

    在他出现的一瞬间,楚云笙就已经认出了他来。

    之前会将带着青铜面具的苏景铄认错成了他,也是因为她先入为主的信任和一些巧合。

    这时候,再看他那如同行云流水出神莫化的轻功,不是他又会是谁。

    然而,在这时候,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楚云笙只知道苏景铄说,他同师傅做的交易里,有一项就是保护阿呆,所以她一直是知道阿呆是被苏景铄保护在了某处,却不曾想到会在这里再见到他。

    时隔将近半年,再见到故人,虽然已经发生了太多事情,虽然楚云笙的心境已经转变了好多次,然而,对阿呆的感情和感觉依然没有变。

    还不等楚云笙同阿呆说什么,苏景铄已经松了揽着楚云笙的手,径直在屋脊上站了起来,他这一站起来,周身的王者气场,已然不能同刚刚揽着楚云笙那个柔情似水样子同日而语。

    他负手而立,看着庭院下,有几分玩味和好奇含笑看着他的玉沉渊,再看了看从始至终都没有觉得挫败从始至终都是从容宛若胜利者的何容,笑道:“我是答应了玉相饶赵王一命,却也只是说了饶了他一命。”

    闻言,玉沉渊那双狐狸一般狭长又魅惑的眼睛微微眯起,似是嗅到了苏景铄话里的危险意味,他随手折了一支桃花在手上,状似不经意,实际上,这一动作,已经是绝妙的剑招的起势:“怎的?皇太孙殿下还有其他安排?”

    苏景铄似是没有看到他这一番不算是威胁的威胁,只是低下头,对楚云笙柔声道:“阿笙,你怎么想?”

    *********

    (抱歉抱歉,还是家里的事情哟,所以更新的挽了,差点没赶上,阿弥陀佛,等明天忙完了,我在考虑要不要写两篇番外,关于楚云笙娘亲和赵王他们那一代人的恩怨情仇神马的,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好纠结~)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