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梁江沅

    楚云笙和苏景铄对视了一眼,旋即,楚云笙动作麻利的将一层药粉洒在了苏景铄的伤口上,才勉强止住了血。

    等楚云笙忙完,苏景铄才飞快的穿好衣服,走到门口为梁江沅打开了房门,对她疏远有礼道:“让小姐久等了。”

    梁江沅只带了那名贴身丫鬟,站在门外,此时已经换了一身淡蓝色夹袄,手上抱着瑞金小手炉,见苏景铄打开门来,她那一双幽深清透的眸子似是瞬间凝聚了光和热,看着苏景铄笑道:“方便请我进去坐坐吗?”

    话虽然是对苏景铄说的,但她的目光却似是有意无意的落到了苏景铄身后,安静的坐在桌旁的楚云笙身上。

    迎着她那般探究的目光,楚云笙盈盈一笑:“这本就是小姐的家呀,是我家阿铄最近风寒刚痊愈,所以有些呆愣愣的,都不知道把小姐迎进来。”

    楚云笙本是无意识的说着这样的话,但是那措辞,听在梁江沅的耳里,却有些刺耳。

    我家阿铄。

    我家阿铄。

    这样一个绝世风姿的男子,怎么就是她的阿铄。

    她那一的人……想到此,梁江沅的目光状似无意,却带着几分幽冷的瞥向了楚云笙的脚。

    但是那一抹幽冷的光,也只是一瞬,便被她温婉的笑意所取代,顺着苏景铄让开的身子,梁江沅走了进去,在她丫鬟就要前后脚跟着进来的时候,她打了一个手势,道:“你在外面候着,我跟他们二人有些话要说,切莫让别人来打扰。”

    “小姐……”那丫鬟有些为难,目光在梁江沅和楚云笙苏景铄三个人的脸上游走了一圈,最后迎着她家小姐坚定的眸子,只好咬了咬牙,走到了门外很识趣的将门带上了。

    梁江沅走到楚云笙身边坐了下来,抬手为楚云笙倒了一杯热茶,热情道:“阿笙姑娘,我已经叫我父亲差人去请咱们县城里最好的大夫了,等会就让他来帮你瞧瞧脚伤,你看可好?”

    当然不好。

    她自己就是大夫,自己的脚恢复的如何,该怎么治疗,她比大夫还要清楚,哪里需要多此一举找一般的大夫来看看。

    楚云笙动了动喉头,正想着该如何婉拒,却见在她身边站着的苏景铄已经抢先一步道:“承蒙小姐惦记着我们,实不相瞒,在下也略通一点医术,所以,这一点其实可以不必麻烦小姐为我们操持了。”

    闻言,梁江沅垂眸,扫了一眼楚云笙的脚,叹了口气道:“那阿笙姑娘的脚伤是没有问题的吧?可会影响以后的……走路?若是一个不慎留下什么遗憾可不好。”

    这倒是真的,看到苏景铄将楚云笙宝贝成那个样子,她即使是没有看到伤口到底如何,但也多少猜得到肯定很严重。

    如果很严重的话,说不得会留下什么残疾……试想一下,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女子,站在这如玉人风姿的人身边……光是想想,梁江沅都觉得眼睛疼。

    本以为说这话,即使没有提醒道苏景铄,至少也刺激到了楚云笙,却哪里晓得,他俩却是相视一笑了。

    苏景铄道:“若真的有个万一,我也会照顾她一辈子,做她的拐杖,带着她去想去的地方,也不对,不管有没有万一,都会照顾她一辈子。”

    苏景铄说这番话是看着楚云笙的眸子说的。

    楚云笙嗔怪似的瞪了他一眼,冷冷道:“我可不想被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眼睛给戳死。”

    说完,苏景铄还没答话,楚云笙自己却先忍不住害羞的笑了。

    而这一幕,落到旁坐的梁江沅眼里,只觉得心疼、眼疼。看到这样两个人,即使是她就坐在旁边,即使是同他们两人说着话,但是却依然感觉他们眼里只有彼此。

    看到梁江沅发愣,后知后觉的楚云笙才好奇的问道:“梁小姐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虽然她偶尔有些脑子不灵光,不如苏景铄看透算计的那么多,但见这大家小姐无故出现在他们这下人住的房间里,还刻意避开了身边的贴身丫鬟,让其关了门守在外面不叫人打扰,这一些,就足以说明,她有话要说,绝对不只是单纯的对他们嘘寒问暖。

    闻言,梁江沅垂眸,手中暗自用力,越发抱紧了手中的暖炉,似是在思忖着什么犹豫着什么,待楚云笙屏住了呼吸,聚精会神的看向她来,才听她道:“刚刚我进府,就听到娘亲说的,等下府里有贵客前来。”

    不知道她突然说起这个是什么意思,府里来贵客跟到这偏院里私下跟他们闲聊有什么关系,楚云笙还没听出来所以然,便也不好打扰,只好看着她蹙起的眉弯,继续认真听了下去。

    梁江沅叹了一口气,抬眸看了一眼楚云笙,再转到苏景铄身上,迎着他的眸子道:“我想着阿铄气度不凡,应是见过世面的,而外面这些偏远小城出来的主事只怕会在贵客面前丢脸献丑,所以,我想等下请阿铄代为主事。”

    楚云笙的目光一直没有从她的眉宇间移开,但见她温婉如远黛的眉弯轻蹙,似真的是被什么事情给困惑住了,又或者说真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但是,知觉和理智却统统告诉她,绝对不是这么简单。

    怎么偏巧他们前脚刚进县衙府里,就来了贵客这暂且不提,贵客来了,身为一县城府里的主事,怎么的也该有几分办事能力,怎的就应付不了?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应付不来,也绝对轮不到他们这个前后脚刚进府里甚至身份来历都不明的人参与。

    而且知觉告诉楚云笙,面前的梁江沅小姐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文文弱弱。

    苏景铄欠身行了一礼,委婉拒绝道:“小姐于我们两人有恩,如今又善意的收留,按理,但凡有小姐差遣,在下应该义不容辞的,但是在下一介粗鄙之人,实在上不得台面,更不敢提说能有县城主事那般能干,其二……”

    说着苏景铄将目光转到了楚云笙身上,温柔的笑道:“阿笙如今身子不好,离不开我的。”

    已经将事情分析到这样的地步了,按理,梁江沅也应该再没有话说的,却不料她坚持道:“阿铄你是在笑话我的眼光有问题吗?”

    这句话她是笑着说的,看似是开着玩笑,实际上却带着几分诘问,不等苏景铄开口,她抢先一步道:“至于你的阿笙,我会让我最信得过的丫鬟寸步不离的照顾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傻子听到这里也看的出来了,梁江沅有问题!

    苏景铄动了动身子,正要说话,袖子却是一紧,他垂眸,见楚云笙正扯着他的袖子,话却是对梁江沅说的:“请梁小姐原谅我冒昧,好奇这位贵客是谁?竟然让梁小姐都要如此谨慎。”

    梁江沅笑着,垂眸看了一眼手中抱着的暖炉,再抬起头,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已经带上了几分截然不同的笑意,她道:“我刚刚听娘亲说的,跟这一次朝廷抓捕的两名要犯有关。”

    那笑意带着探究,带着审视,唯独没有半点她之前表现的那般温婉。

    而那话,却已经足以让楚云笙心头一惊,万分的警惕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