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射杀

    苏景铄这话,则表明了是在试探了,也许他心底里已经有了答案,也许他根本就不愿意相信那个答案,所以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是楚云笙也期待的那个第一则可能,所以他才会有此说。

    然而,何容接下来的一番话,彻底的无情的打破了他们最后的一丝期待,他道:“孤赵国边境牢固的很,只要楚国守军安稳,我们楚赵两国却哪里还有闹事一说。”

    说到这里,何容顿了一下,嘴角的扬起弧度更大了,他道:“只是不知道,那些放我们过来的楚国守军,若是知道了孤王此番前来是为了杀他们的皇位继承人,该会有怎样的心情呢。”

    一切都已经不用再说,情况已然明了。

    能有如此通天之能,对苏景铄的行踪了如指掌,还能调度楚国边境的守军,又有几人?而作为皇位继承人的苏景铄若是被除去,那么皇位继承权名正言顺的,又会落到谁的头上?

    楚国本来皇族就凋敝,直系的皇族血亲就那几个人,不用仔细排查,将这些条件结合在一起看,即使是不了解楚国局势的楚云笙也已经猜到了那个幕后之人。

    那个让苏景铄既担心又害怕面对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父亲,楚国的太子。

    潇潇姑娘的爹,是楚国大将军,本就是站在太子这边的人,所以,他派了沈子濯来刺杀苏景铄的那一次,就已经让苏景铄怀疑,沈子濯作为沈家唯一的香火,他们沈家父子,又怎么可能在党争上,分别站在两派?当时苏景铄想要问的,其实是并不是小皇叔近来可好,而是太子殿下近来可好……

    只是,到底,他最后还是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选择隐忍,或者这次他平安回楚,都会假意不知道。

    也许旁人看不出苏景铄对其父亲的敬意,但楚云笙却是知道的,苏景铄曾提起那个从来对他不闻不问,不太喜欢的爹的时候,眸子里总是带着几分失落的,若他不在意,当初也不会千里迢迢去陈国为他找御医,也不会同元辰师傅用药莲做交易,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治疗他爹腿上的痼疾。

    只是,身为人父,他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可以这样……

    想到此,楚云笙心底里的愤懑丝毫不亚于苏景铄,她恨、她怒、她心痛,然而却因为无力无奈无法,她帮不了苏景铄什么,只能站在他身边,感受着他的痛苦,陪他一起痛。

    就在何容说出这一番话之后,楚云笙明显感觉到苏景铄的身子一晃,险些有些站立不稳,他掌心的凉意更甚了。

    不仅如此,面上的从容不在,这时候的他,甚至连半点的伪装和面具都不想戴了,他吸了一口气,才迎着何容的目光,冷冷道:“你觉得,你有把握将我杀死在这里?”

    语气冷,他此时周身散发的气场更冷。

    楚云笙却是知道,这时候,外表看起来无恙的苏景铄,却是最脆弱的时候,他的精神处于崩溃边缘,愤懑、恼怒、恨意和痛心几乎要将他吞噬。

    “能与不能,总要试试才知道嘛!”何容动了动身子,双手改为环抱于胸前,转头对楚云笙道:“姑娘,你若现在后悔站在皇太孙身边还来得及,跟我走,或许能保你荣华富贵一生呢。”

    楚云笙心底一愣,他这是做什么?离间计?不像,看他的眸子,似是认得自己,但楚云笙搜遍脑子,也不记得自己用秦云锦这张脸同他有过任何交涉。

    “赵王殿下的保证,小女子福薄命贱,可不敢接受。”楚云笙扬起下巴,冷冷回应。

    而似是已经料到了楚云笙会这么说,何容咂砸嘴,叹了一口气,道:“倒是可惜了这么一双眼睛,那既然如此,孤就成全你,不过孤也是宽厚之人,你可报上你的名字,等你死后,将你葬在皇太孙的墓旁,也不算是无名无姓,孤查过,柳执素并非你的真实身份,是罢?”

    果然,虽然当时乔装了面容,但他还是认出了她当时就是那个小医女柳执素,只是他是如何认出来的,仅凭这一双眼睛?楚云笙不信,但却并不想在这种时候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面对他的挑衅,楚云笙只用冷冷一记眼风回应:“小女子说了,人微命贱,即使葬在皇太孙身边无名无姓,我也愿意,这一点,不劳赵王关心,但请赵王等下一定要杀死我,可不要留我一条生路,因为……”

    说到这里,楚云笙笑了。

    她的姿容本就属于上乘,再加上那一双玲珑剔透的眼睛,和周身那一身与生俱来的冷冽尊贵气场,这一笑,便直让在场的人觉得花了眼。

    绝艳无比。

    虽不比惊心动魄的美,却已经足以让人忘了呼吸。

    而她这时候,嘴角上扬,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后背蓦地生出了凉意。

    她笑,语气里并无半点讽刺和恼意,只是淡淡道:“一旦今日小女子躲过此劫,他日,必定十倍百倍千倍的奉还给赵王,我会让您……不得好死。”

    最后一个死字音刚落,她和苏景铄二元已经犹如三道闪电一般,朝着两个方向掠去。

    苏景铄和她一道,二元向另外一个方向,直接提了剑就朝大船旁边的两艘船上掠去。

    而她刚刚的几句话,不仅仅是因为要吸引何容和在场的那些弓箭手的注意力,也是带了自己此时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事实也正如何容所说,此时他们被弓箭手重重包围,他们所在的这艘船,只需要何容的一声令下,不过眨眼功夫就能被射成蜂窝,任是你功夫再高,也躲不过漫天箭雨。

    所以,她才这么一说,激起何容的怒意的同时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这才能找到一个空档离开这艘船避免成为众矢之的,而她刚刚同何容交谈的时候,她放在苏景铄手中的掌心突然被他翻转了过来。

    ***************

    一个字,悄然落入掌心——逃。

    这与她所想的不谋而合。

    无论情况是怎样糟糕,眼下最重要的,是保住性命要紧,这般天罗地网,与何容硬碰硬,根本就是自找死路。

    只是,面对天上地下这么多的弓箭手和杀招,只怕逃出去也是难如登天。

    但总要奋力一搏,她不相信自己和苏景铄会死在这里。

    而就在他们身形刚动,何容已经抬手对着那些尚且还有几分失神的弓箭手做了一个手势:“一个都不能放过!”

    话音未落,四面八方便犹如下起了一场箭雨,所有弓箭手对对准了那个从大船上掠出来的三个人影上。

    他们快,那些弓箭同样也不慢,带着呼啸的风声,带着凌厉的杀气,破空而来,大船上之前将苏景铄和楚云笙包裹住的部下们这时候也同一时间掠起身形,越到了半空中,挥舞着剑来帮他们阻挡四下里射来的箭雨。

    只是箭太多,一时半刻还好,这样漫天洒下而且还是没有片刻停顿的箭,即使天杀的部下功夫再高,却也难以抵挡。

    在苏景铄和楚云笙突破箭雨,落到了对面船只弓箭手身后的时候,天杀的部下已经折损了几人。

    他们中有人,在最紧要关头,甚至用身子,为苏景铄和楚云笙挡了箭。

    而倒下的几人瞬间面色呈现乌紫色,不过片刻便没了气息。

    这箭尖上,是啐了毒的!

    果真是不置之死地不罢休!

    楚云笙倒吸了一口气,根本也就来不及多想,就提着剑,同苏景铄一前一后落到了旁边这艘船的弓箭手身后,提剑就砍了过去。

    弓箭只对于远距离有这致命的威胁,这般近距离的,倒没有了什么威慑力,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打起来还算轻松。

    这几日的调整,让她的功夫有了一日千里的长进,所以刺杀这些人完全不在话下。

    只是,他们如今在水中,被何容包围,离岸边尚且有一定距离,就算是成功的游到了岸边,那谁又能保证岸边等着他们的不是天罗地网更为惨烈的厮杀。

    要怎么逃出去,这才是最迫在眉睫的。

    而此时,不远处,主船上的何容,冷眼看着成功落到自己这边船上,让他的弓箭手再无法继续射杀的两人,目光里的幽冷不由得加深了几分,他指尖一动,对着部下做了一个继续射杀的手势,冷冷道:“连这两个人登船都阻止不了,这些人留着,有什么用?”

    而他的话音一落,其余船上的弓箭手再度瞄准了自己的船只,不论此时同苏景铄和楚云笙缠斗在一起的是自己的人还是他们的人,统统用箭尖对准了,一阵飞射。

    楚云笙和苏景铄还陷在缠斗中,在那些箭雨再度袭来的时候,他们只听得见一阵阵惨烈的叫声,紧接着,刚刚还将他们围裹了个严实的楚国弓箭手,就这样在他们面前,被他们自己人射成了刺猬。

    那些都是他们自己人,到底是怎样的铁血无情,完全可以无视平日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还是说,是因为何容的命令,楚云笙见到这一幕,手中提着的剑却犹如千斤重,在眸光恍惚之间,只看到对面船只上的何容对她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意。

    身前为他们做遮挡的弓箭手一个个倒下,苏景铄反应极快拉了楚云笙就往大船旁边的船舱跑去。

    甲板上的房间虽是木板结构,但尚且还能遮挡一二。

    他和楚云笙才将身子靠在门板上,却听见身后的箭雨刷刷刷的继续射了过来,落在他们身后的门板上,发出叮叮咚咚的脆声。

    让人听了心生寒意。

    苏景铄拉了楚云笙在怀里,抬手摸着她的额头,轻声道:“不要怕,等下记得抱紧我。”

    说着,他从腰际拿了一颗药丸子放到楚云笙唇边,“这是上一次在赵国时候给你吃的那种龟息丸,可以减弱人的呼吸的,等下我们寻个机会跳到水里逃生,你不会游泳,又不会换气,记得抱紧我就好。”

    楚云笙也不犹豫,接过来便吃了下去。

    而苏景铄就要拉着她往船弦边走去,奈何他们身后的遮挡住他们身形的门板再经受不住那般的箭雨,突然炸裂开来,而就在门板炸裂开来的一瞬,一支箭划破长空,带着比所有箭雨更加凌厉更加狠辣的杀意直接对着楚云笙,破空而来!

    楚云笙已经感觉到了,她就要转过身子避让,奈何有其他如漫天花雨般的箭雨做掩护,她只能不停的用剑挥舞着挡下那些箭雨,身子却根本不能够挪动分毫。

    而这时候,船舷已经近在咫尺,那支凌厉的箭的呼啸声也近在咫尺。

    再顾不得,她拉了苏景铄就要低下身子跃进江里,却在身子才离开甲板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腰际被苏景铄一勾,一个天旋地转里,她和他已经换了方位。

    扑的一声,长箭入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但她却没有丝毫感觉到疼。

    身子已经一轻,下一瞬,他和她已经成功的落入了江面。

    伴随着溅起的巨大的水花声,她只感觉到脑子里轰鸣一片,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

    鼻子里口腔里都呛了水。

    而她这时候,满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受伤了?他受伤了!

    就在刚刚,跳下水的一瞬,他强行将自己同她转换了一个方位,在千钧一发之际,为她挡了那致命的一箭。

    他伤在了哪里?严不严重?那箭有毒,他会不会有事?

    满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而全然忘了自己的口鼻都呛了水,还是苏景铄发现的及时,在水里迅速的扯了自己的腰带将她绑在了自己的身侧,同时撕裂了一块袖子绑住了她的口鼻。

    而同时,他手中前行的动作并没有停止,已经提了自己所能施展的最快的动作向水底里潜去。

    水面船只上,何容将刚刚夺过来射出去那一箭的弓随意一抛,就扔到了江里,结局果然与他预料的没错,那女子是苏景铄的死穴,他若射杀她,苏景铄必然会舍命去救。

    只是猜到了是一回事,真的见到了,还是让他不免有些意外,可以为了一个女子,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在他何容的眼里根本就是愚蠢至极,这样的人,即使是将来承了楚国王位,也未必能如他一样,能成就一番霸业。

    妇人之仁和感情用事,从来都是帝王路最要扼杀的。

    倒是这人的才能和风华,可惜了。

    想到此,他冷冷一笑,对着部下吩咐道:“给孤不计一切代价的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