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二元的未过门妻子

    这家伙!

    肯定是故意的!

    楚云笙那个恨那个囧哟!

    然而,却奈何自己这时候脸颊上的红晕依然没有消退,再怎么解释都显得欲盖弥彰,她气的跺了跺脚,恨恨道:“那我没有应声你也不该擅自进来,擅闯女儿家的房间难道不应该算是有失君子风度吗?”

    本以为这话即使不转移了注意力,但也多多少少可以打击一下苏景铄的气焰,却哪里晓得,听到这话,他嘴角的笑意却越发深了几分,自己一边拉了房间的椅子做了下来,极其主人翁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边慢悠悠道:“我在你面前从来都不是君子呀!”

    这是哪里话!

    不知道是他话里有话,还是这话太过让人浮想联翩,楚云笙还来不及辩驳来不及恼羞成怒,却听见门板再度砰的一声,被某个藏在后面的人一个内力把持不住给震裂了。

    伴随着裂成几块的门板掉在地上发出的巨大声响,二元那张清秀的脸上已经堆满了讨好似的笑意,他对楚云笙鞠了躬,然后转头向苏景铄道:“主子,我真不是故意要偷听的,恰巧我有要事要汇报,恰巧就走到门跟前,恰巧就不小心听到了这一句,恰巧……”

    “打住!”楚云笙的好脾气早已经被这对主仆气的荡然无存,她对二元怒目圆瞪道:“你那么多恰巧怎么不去开赌坊,保证能恰巧赢了全天下也说不准呢!”

    “哎!姑娘,这可叫您说准了,主子平时在宫里头的时候,我在宫外,负责打探消息联络上下,赌坊老板就是我的第二个身份呢!”说起这个,二元还颇为自得起来,完全忘了刚刚就在他不小心岔气震裂门板的时候,苏景铄已经给了他一记冷冷的眼风。

    还能说什么呢,果然是上行下效吗?楚云笙有些哀怨的望了望天,旋即将恼怒的目光转向罪魁祸首苏景铄本人。

    在接到她那一记恶狠狠的眼风的时候,苏景铄十分识相的一拍桌子,对二元冷冷道:“很快我们就要回楚国了,如今这局势这般严峻,我一忙起来可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候,看来这一回去,我得马上把你和你那从小指腹为婚的姑娘的婚事给张罗了,否则,可别叫外人说我这个主子太不近人情,耽误了你的终身大事……”

    “哎哟!我的亲主子哟!奴才知道错了!”二元的表情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他噗通一声扑到苏景铄和楚云笙面前跪倒,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哀怨异常:“奴才愿意终生侍奉主子,奴才就喜欢主子这般不近人情,所以这婚事还求主子做主给毁了罢!奴才以后再也不恰巧路过恰巧听到恰巧不小心打破你和姑娘的谈话了!”

    见到他这般诚恳的认错服罪态度,苏景铄扬眉,看向楚云笙,笑道:“你看,二元他既然这么想终身侍奉我,不如就把他招进宫里吧,我身边的德喜公公因为年迈,前不久才告老还乡,我正愁身边没有个使唤着顺手的呢。”

    “啊啊啊啊,主子呀,这万万不可,奴才这一进宫不是要做……太监了嘛……可是奴才这一身修炼的纯阳内力就要尽失了呢,以后还怎么侍奉和保护主子呢,这事儿我们缓缓,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一听到苏景铄这提议,虽然知道他是自幼就同自己开惯了玩笑的,但是二元还是忍不住冷汗涔涔……进宫哟……他可是家里五代单传的独苗……要让他爹知道,可不得把他剁成渣渣,算起来,他觉得还是履行婚约娶母老虎的危险系数要低一些。

    而一旁的楚云笙,见他们主仆这么一闹,早把刚刚自己的窘迫和尴尬丢到了九霄云外,她回想每一次,但凡苏景铄一提到二元那个从小指腹为婚的姑娘,不等到他话音落地,二元那里已经瞬间崩盘眼泪鼻涕一大把磕头认错一样不会少,而且,这个法子百试不爽。

    到底,二元那位传说中的指腹为婚尚未过门的姑娘是个怎样的女子呢,能让二元怕成这样恐惧成这样?楚云笙十分好奇。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在脑子里勾勒出那样的女子的形象来,只是才一想起来,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对面坐着的苏景铄见她在旁边偷着乐,而且还对二元那位河东狮吼功了得的未婚妻十分好奇的样子,不由得十分好心的解释道:“二元的那位姑娘啊,是个奇女子。”

    “奇女子?”一听苏景铄开口,而且虽然嘴角带着笑意,但却笑的温婉,并无半点嘲讽,楚云笙便来了精神,什么样的姑娘在他口中能称之为奇女子?

    见楚云笙的胃口被吊了起来,越发好奇,苏景铄抬手,优雅的饮了一口茶,感觉茶有点凉了,遂抬眸像一脸生无可恋的二元道:“茶凉了。”

    二元早就已经如坐针毡在那里,只恨不得苏景铄这时候提起他那位未婚妻的时候让他马上找个地方找个地洞藏起来,所以,一听茶凉了,瞬间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用风残云卷的速度拿了桌子上的茶壶消失在了屋子外的转角。

    等他走了,苏景铄才慢悠悠的放下茶盏,嘴角噙着笑意,看向楚云笙道:“在这世道,女儿家习武的很少很少是吧?”

    楚云笙不明所以,但这确实是实话,虽然大街上抛头露面的也有不少姑娘或者已经嫁做人妇的女子,但舞刀弄枪这一类的姑娘实在是太少,正是因为少,所以曾经在军中的秦云锦的名字才会传遍各国,成为街头巷议的焦点。

    “习武的姑娘本来就少,而一般去习武的姑娘,都会学比较好学比较容易修炼的轻功,至于兵器嘛,如果是你,会选什么?”

    楚云笙托腮,看向苏景铄,认真想了想:“难道不应该普遍都是用剑吗?”

    苏景铄点了点头,笑道:“是的,普遍的姑娘习武都会用剑的,我还见到过用红菱绸缎的,用铁索勾命绳的,用柳叶刀暗器的,但用重达五十斤的劈天斧的,这普天之下,估计也就只有二元那位指腹为婚未过门的姑娘了。”

    说到这里,苏景铄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的眉眼弯起好看的弧度,那一刹那美的几乎让人窒息。

    而楚云笙被那笑容说摄了魂魄,待愣了一瞬再反应过来他刚刚的那句话,亦是噗嗤一声大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