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走水路

    而季昭然在听到她这句话之后,笑的越发灿烂了,他道:“她只是我一位叔伯的女儿,性子率真单纯,我跟她并无可能。”

    “那也不关我的事,”楚云笙欲盖弥彰的补充了这句便靠在了侧壁上,佯装困了,想要用装睡来掩饰眼前这尴尬的气氛。

    季昭然只看了她一眼,就知道了她的小动作,不过也不拆穿她,他给她足够的时间考虑,也给她足够的时间来接受他。

    他愿意等。

    *********

    楚云笙本来只是靠在侧壁上装睡的,哪晓得结果还真睡着了。

    等她一觉醒来,天色都已经晚了,他们什么时候到了哪里她都不知道,还是季昭然摇醒了她,她才醒过来,在掀开帘子,踏出马车的一瞬,见到眼前的景象的时候,差点没惊掉她的下巴。

    他们这是在哪里?

    不应该是某个城池的某个客栈面前吗?

    可是,眼前居然是一处码头。

    一眼看去,出了码头边上停靠的三三两两的船只,便只有波光粼粼的江面,温度虽然低,而且还在飘着雪,但江面上还没有结冰,水面有余来往船只带动的起了一层层小波浪。

    在楚云笙发呆的时候,季昭然已经加快了步子,走到了近处的一艘大船前站定,这时候正回头招呼楚云笙跟上,见楚云笙还楞在那里,笑道:“莫不是天气太冷,冻傻了?”

    这时候楚云笙哪里还有心思跟他斗嘴,脚下步子加快,走到他面前,不由得好奇道:“走水路?”

    季昭然点了点头,抬手牵起她来,直接往船上走去。

    楚云笙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但见来往不少人,他们刚刚到这里,后面就已经排了数十人的队了。

    这是一艘集客船商船于一身的大船,船下最低成装着往来的货物,甲板下一层住着贫苦百姓,甲板上的这一层半,则住着富商或者显贵,这一点,在楚云笙和季昭然登上甲板时候,看到这些人的神态衣着基本就知道了。

    这里的船老板显然是认识季昭然的,或者说就是季昭然天杀的人,远远见到季昭然上了甲板就已经陪着笑脸跟了过来。

    本来是给他们安排了最上层挨在一起的两间,却被季昭然拒绝了,他只要了一间。

    虽然被楚云笙恶狠狠的瞪了好几眼,却依然故我的拉着楚云笙选了一间靠近船头的。

    即使算是这船上最好的房间了,但依然比不得陆地上的客栈里的房间,这里房间狭窄刚巧容纳的下一张床,一套桌椅板凳以及几件器物,楚云笙瞥了一眼那个床,心底稍稍舒了一口气,好在床还算宽敞,他们可以划地而睡。

    等帮他们安排妥当,那船老板退下了,楚云笙才忍不住将自己的疑惑道了出来:“为何别人给我们安排两间你不肯,要跟我挤在一间?”

    季昭然这时候已经坐在桌子边,闲闲的抬手给自己和楚云笙各倒了一杯茶,见楚云笙一副十分不情愿同他住在一间屋子的样子,忍不住道:“这里的房间可贵着呢,你有银子吗?”

    这句话,确实是问到了楚云笙的脚痛处,想当初,她带着乔装成阿呆的他,可是因为没有银子差点要睡大街冻死街头。

    “我知道你没有银子,所以我才委屈一下自己,让你住在我这间啊,怎么,阿笙姑娘可是有什么意见?不愿意同我挤一间,难不成想去船底跟那些浑身臭汗的劳工挤在没有床的一层?”

    见被他所中,楚云笙无言以对,季昭然继续开玩笑。

    而楚云笙听的却是牙痒痒。

    她敢肯定,他只要这一间屋子,绝对不是银子的问题,堂堂天杀首领会在乎这一间屋子的费用,鬼都不信呢。

    但谁叫她现在身无长物,确实没有银子,确实要靠着他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地呢!

    说什么她在他心里话,肯定就都是在逗她的,她不过才睡了这半日,他的态度就这般恶劣了,上午那时候的神情缱绻去了哪里?

    心里这样想着,面上楚云笙却不想表露出来,她叹了一口气,走到了桌子前,抬手接过季昭然递给她的热茶,喝了一小口,笑道:“季首领说的有理,在此,我还要谢谢季首领的收留之恩了。”

    “阿笙姑娘客气了,举手之劳。”季昭然也饮了一口茶,笑的如沐春风,等楚云笙将一盏茶喝的差不多了,他才转回正题道:“你怎么不问,我们为何要走水路?”

    “本来我想问的,但转念一想,你自有你的打算,如果你想说,自然会告诉我的。”将茶盏放下,楚云笙拿起茶壶正准备给自己填上,却见另一只手已经拿着茶杯探了过来。

    等楚云笙满上了茶,季昭然才道:“因为水路最危险。”

    “最危险?”

    这句话,让楚云笙有些懵了,他们不应该是走最安全的一条路吗?

    慢慢的将茶饮下,季昭然叹了一口气,才道:“我选择走水路的原因,其一是去往无望海最近的路,比起走陆路来,能节省五日的行程,其二,我已经在楚国某几个有我暗探的府邸放了风声,我要走水路去无望海。”

    后面的话,季昭然没有说,但楚云笙已经隐隐猜到了些许,她想起上一次在那农家小院里来的那些黑衣高手的刺杀,想起后来潇潇姑娘说是凌王派的人。

    季昭然这么做,是想引蛇出洞?又或者说是为了确定这些人到底是谁派出的,又有哪些人参与其中。

    “之于我,自然是想尽早一日能到达无望海去往卫国,只是我担心你,这样引蛇出洞或者是为了确定幕后之人,会不会太过冒险?毕竟,他们是奔着要你的性命而来的。”

    闻言,季昭然摇了摇头,笑道:“我既然知道他们要来,自然会有部署,所以不必过于担心,饿了吗,我们先去吃点东西,今晚可能还要费点力气呢。”

    本来还不饿的,经季昭然这么一提醒,楚云笙倒是真的饿了,想来,她这一路除了睡觉就是睡觉,基本都没吃过什么东西,一路提着心思,根本就没有顾及到自己的肚子饿不饿。

    见她露出这般表情,季昭然了然,当即便起身带着她往甲板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