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突然的表白

    季昭然动了动下巴,在她的后颈上蹭了蹭,才慢悠悠道:“我说,我没有开玩笑,你信吗?”

    楚云笙用鼻子哼哼了一声,然后用力的吸了一口气,除了萦绕在鼻息间的幽幽梅香,确实并没有半点酒气。

    难不成,他这又是在故意**她?

    想到此,楚云笙抬手对着季昭然的胸口,用力就是一推。

    季昭然根本没有想到刚刚还像小绵羊一样窝在自己怀里的楚云笙会来这突然的一推,这样冷不丁的,在他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正正被她推了个结实,好在他身手反应快,才不至于后背猛的撞上侧壁。

    无奈。

    他只有苦笑着,跟她分析:“你看,我们认识了这么久,除了我的名字,我何时何事对你说过假话谎话大话空话?”

    楚云笙往旁边挪了一点地方,这才看向他,只见他眸子里写满了认真,并没有半点作假,她本来还想用玩笑打个哈哈盖过去的,这下也只得正视他的问话。

    他所问的,在她脑子里转了一圈。

    楚云笙惊讶的得出答案,他似乎并没有骗过她。没有对她说过假话,至少目前看来,还没有现。

    见楚云笙认真的点了点头,不明白他想要表达的,季昭然的语气里不由得多了几分焦急,道:“之于你,除了名字,我确实从来没有半点欺骗,而名字,之所以告诉你,我叫季昭然,也是因为,我天杀领的这个身份,名字就叫季昭然,这也是我,算不得欺瞒?”

    明知他说的有理吗,但楚云笙却还是不知道他现在想要表达个什么,而很多时候这个人的话,这个人的心思她都猜不透。

    一如上一次,在刚同元辰师傅道别之后的那个小山包,他突然莫名其妙的对她说出那么过分的话,还有他阴晴不定的情绪,太难让人捉摸。

    所以,她看不透也猜不透他。

    见她一脸疑惑,季昭然也不想再关子,直接,坦言道:“你的心意我已经明白了,我现在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如果我们两个不能将一切摊开来说明白,只怕日后误会会更多,而以后的路,也并非能走的通畅,阿笙……”

    说到这里,季昭然抬手拉过楚云笙捏着自己衣摆的手,放到掌心,然后看着她,将她的手掌一点一点挪到他心口的位置,迎着她清澈如许的眸子,无比深情且深邃道:“你在这里。”

    在他心里。

    这句话,胜过千言万语,而季昭然此时眸子里温柔的就要滴出水来的缱绻柔情,直让楚云笙感觉自己在他的注视下,犹如一个溺了水的人一样,一点一点,沉下去……

    她冰凉的手背他温热的手掌包裹,掌心下是他有力的心跳。

    还有什么比这情话更情话呢?

    只是,被他亲口承认,还这般表白,她依然有些云里雾里,不敢相信,心底里也因此生出了密密麻麻的恐惧。

    而那恐惧到底是来自于未知,还是来自于对自身命运,对季昭然身世,甚至还是就对眼下季昭然的表白,她都不清楚。

    她感觉自己在一点一点的沦陷,而自己却对这一状态和情绪不但无所适从手足无措,更是惶恐不安。

    虽然未经人事,虽然在她还是被关在只有她们母女两人的索要塔里度过了十余年,但是这些却从来没有人教过她,她喜欢不喜欢她?而他这般,又是喜欢不喜欢她?

    没有人告诉她,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更没有人告诉她,像季昭然这样的优秀出众的人物喜欢一个又是什么样子的。

    “怎么,吓到你了吗?”季昭然见到楚云笙有些呆愣的,没有回过神来的样子,不由得莞尔一笑,松了她的手,决定给她一点时间适应,他道:“我刚刚说的,真话假话,你以后自然都能体会的,喜欢一个人不在语言,而是在心和行动,我会让你看见的。”

    再听他捣鼓了这样一番话来,楚云笙也终于回过神来了,她这真是被人表白了呀!

    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楚云笙转过头去,不想看着季昭然的眼睛说话,她道:“你是知道我的身世的,更知道我肩上背负的家国仇恨,所以且不说,我不会允许自己被儿女情长绊住脚,你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也应该不允许你谈小儿女情长,今日的话,还有我昨日若是喝醉了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我们都当成飞雪,飘散了。”

    “你信不过我,还是信不过我自己?”见楚云笙一开口,就是将自己拒绝到了千里之外,之前季昭然嘴角还挂着的淡淡笑意,这时候也僵硬了起来,他下意识的一把扣住楚云笙的手腕,迫使她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眸子,道:“正是因为我知道你的身世,你的仇恨,所以我更了解你,对你的喜欢也绝非是一时冲动或者兴起,而我也理解你以后要走的路,如果你愿意我同你并肩,我便陪你并肩,如果你不愿意,我便陪在你身边,一起走这一条路。”

    楚云笙的手腕被季昭然这般握着,虽然力道不大,却足以让她挣扎不开,再见他这神情,俨然一副楚云笙不同意他就要在这里固执的坚持到她同意。

    心底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但却真的是拿这样的季昭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楚云笙抬眸,蹬了季昭然一眼,为了缓和现在这紧绷的气氛,便想着转移话题道:“这话你以前对几个姑娘说过?”

    话一出口,她就忍不住要暗骂自己蠢笨了。

    她这话哪里是转移话题,分明是带着浓浓的醋意!

    “生平第一次说。”见她问这话,刚刚还一张严肃脸的季昭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那那个潇潇姑娘呢?”

    没忍住,顺口顶了这么一句,但是话刚一出口,楚云笙已经后悔的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了!

    她现在这是怎么了,说句话都已经不受脑袋控制了?

    而见她这般模样,季昭然面上的笑容又深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