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态度大转变

    然而,他说的是自己啊啊啊啊啊啊!

    天知道楚云笙对此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印象,然而看季昭然这般认真模仿的神态却并不像是作假!

    难道,自己昨天晚上真的酒后吐真言,掏心窝子的把自己都不敢承认的话说了?难道还真的抱着季昭然的大腿哭着要嫁给他?

    这要她以后该怎么面对季昭然,还怎么活下去!~

    越想,楚云笙越觉得窘迫。≥

    她索性恼羞成怒的瞪着季昭然,来个死不认账厚着脸皮道:“我不管,反正我是喝高了,什么都不知道,即使是有酒后失态,但那也不代表那就是我的看法和观点,如果有哪里得罪了季领的地方,还望你多包涵则个,我保证以后不会喝酒了,更不会在你面前喝酒了。”

    闻言,季昭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俯低着身,垂眸看近在咫尺的楚云笙的侧颜,笑道:“酒后吐真言,云笙姑娘不知道吗?不过,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你的心意我已经明白了。”

    说着,季昭然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衣摆,那里一片褶皱,而且还有一片已经晾干的水渍,他笑的意味不明道:“这是昨晚云笙姑娘抱着我大腿哭的梨花带雨的证据呢,我可得要好生保存,以免日后云笙姑娘不认账。”

    楚云笙那个囧哟!

    不等她开口,那个天杀的季昭然继续挪揄道:“其实你醉酒的样子挺可爱的,只是以后别在除了我以外的人面前喝酒了。”

    楚云笙:“……”

    无言以对,当真是无言以对。

    只是,囧过了头,脑袋转的过来弯的楚云笙才反应过来,他这话……几个意思?

    醉酒的样子挺可爱的!

    她是挺可爱的,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不讨人喜欢。

    但是……后面那半句……几个意思?

    以后别在除了他以外的人面前喝酒?

    为啥是要除了他以外,在他面前自己丢人丢的还不够?还要在他面前喝酒?不对,重点应该是为什么在别人面前不可以?

    楚云笙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生锈了一般,终于才转了回来,于是抬眸瞪着季昭然道:“如此,便多谢季领的美意了。”

    这话虽然是说多谢,但楚云笙的语气却说的是咬牙切齿,那般模样,哪里是多谢,分明是恨不得狠狠的咬上季昭然几口。

    然而,季昭然却似是很享受她这般的态度,他折身回自己的位置,一边佯装不经意的拿起书卷继续看,一边继续道:“不必客气,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什么鬼的一家人!

    楚云笙瞪了他一眼,不想再跟他做过多的纠缠。

    反正,他像这样调笑自己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之前只怪自己心智不坚定,才会在无形中对他动了心动了情。

    以后,她会将之一并扼杀的,哪怕是苗头,都不能让其生长起来!

    见她已经转过头去掀开帘子看外面的景色,完全是一副不想搭理自己的模样,季昭然放下书卷,单手支颖,看向她,认真道:“之前,我跟你说过,我家里有个比较顽固的祖父,并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母亲生下我没多久就过世了,自幼是祖父将我带在身边抚养的。”

    第一次,听他用这般郑重的语气说起自己的身世,楚云笙不由得从车外收回了目光,转过头来,望向季昭然,但见他眸子里写满了真诚,本来她还想打趣他的话语,到了唇边,也只是化作了一句:“那你的父亲呢?”

    “父亲?”

    似乎是对这个词语有些陌生,季昭然的面上难得的露出了几分不自然的神色,但望进楚云笙那一双清澈认真的眸子,他还是认真的回答道:“可能是我不够优秀,也可能是我远远达不到父亲说期望的样子,也有可能……是因为母亲因为产下了我才会身体有恙最后病逝……所以,我的父亲从来都不喜欢我。”

    一直见到的季昭然,都是优雅雍容,风姿无双的,楚云笙从来没有想到,这样的人也有不为人所见的不快的一面。

    他的父亲不喜欢他。

    这一点,不由得让她想起了,自己那所谓的父亲……父王……也是不喜欢她的,否则不会从她出生就不想见到她,还要将她和母亲关进锁妖塔。

    但凭这一点,此时此刻季昭然眸子里的痛苦之色她才感同身受,因为,她也是这样的孩子。

    一个不受父亲待见,一个从来不知道父爱是何物的孩子。

    见到楚云笙眸子里同样有动容之色,季昭然也想到了她的身世,知道自己勾起了她不愉快的回忆,转瞬便恢复了从容笑意,宽慰楚云笙道:“没关系,祖父待我是极好的。”

    “那还好,你还有祖父,而我也有娘亲和姑姑,这样,这个世界才不至于那么冰冷。”楚云笙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但话一出口,却又觉得有些矫情。

    这世上,多少个没有父母的可怜孩子,有多少个从小生长在没有父爱母爱的环境下,她说这样的话,确实是矫情了。

    当即,便挑眉笑了,转移话题道:“难得季领会对我开诚布公的谈谈自己的身世,我是不是该感到十分荣幸?”

    本来是想转移话题的一句话,却哪里晓得,话刚出口,却见季昭然身子一动,对着她俯下身,双臂一展,不等她反应,已经将她拥进怀里,他那如玉石如淸泓流出山涧般好听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只要是你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知无不言,绝不隐瞒。”

    “嗯?”

    不知道是他前后这般的态度转变的太大,让楚云笙错愕惊讶之余忘记了挣扎,还是说在那一刻,楚云笙竟然有些贪恋他那似水的温柔,贪恋他温热的怀抱。

    她没有挣扎。

    不过,还是将萦绕在自己心头的疑惑问了出来:“季领,今日这是怎么了?可是有受了风寒,说起了胡话了?又或者,你这是在报复我昨夜醉酒失态,故意在开我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