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醉酒

    是人都能听出来玉沉渊话里的试探,只是不知道潇潇姑娘听懂了没。

    楚云笙有些好奇的转过头,看向她,只见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着楚云笙给她倒的热酒饮下,擦了擦嘴角,才道:“那自然是啊,我从小就追着景哥哥啊,他走南闯北,去了好多地方,我就一路追着他。”

    闻言,玉沉渊亦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么说来,潇潇姑娘跟季首领是青梅竹马咯?”

    说这句话的时候,玉沉渊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楚云笙,但见她端着酒杯神色如常,注意到他打量的目光的瞬间,她抬眸,正巧迎进他的眸子里。

    那双眸晶莹清澈,如万年巍峨不动的雪山脚下缓缓流过的一弯淸泓,且清、且透、且冷。

    于那样的眸子一对视,玉沉渊眼底里的好奇和玩味越发明显了起来,他越来越想知道,这个元辰名义上的徒弟,到底是什么来历。

    而他的这些心思,楚云笙却不知道,只以为玉沉渊这般看着她,定然是在谋划什么不好的算盘,所以,她才那么警告似的,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而她同玉沉渊私底下用眼神交锋,看在季昭然的眼里,却全然不是滋味。

    眉目传情么?

    呵。

    想到这个词语,他忍不住抬手一扬,一口将楚云笙刚刚斟给他的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

    酒入愁肠,越发灼烧起他的心和胃来,但却抵不过此时见他们俩在他面前时候,心底的涩意,只是面上,季昭然仍旧维持着良好的风度和优雅,抬手给自己再度斟满,又给刚刚抿了一口的楚云笙斟满,拔高了两分音量笑道:“明日我们各自踏上旅途,今夜一别,不知何时再聚,这几个月以来,多谢云笙姑娘的照拂,祝你此去卫国一路平安顺遂。”

    说着,季昭然抬手,对着楚云笙扬了扬酒杯,不等楚云笙应下,他已经先行饮下。

    楚云笙仔细看了一下他的表情,并无异常,但总觉得他话里有话,而且他刚刚的话分明是刻意提高了声音的。

    到底是为何?

    要把别离说的这么清楚?

    莫非……?

    想到此,楚云笙突然反应了过来,她举起酒杯,趁着抬袖饮酒的机会,微微侧首,对季昭然使了一个眼色,同时抬起的指尖指了指潇潇姑娘身后不远处的院门外,那个石柱子旁露出的一角衣袂。

    季昭然垂眸,面无表情,然而他的一只手却从石桌下探了过来。

    在楚云笙饮下一口酒,刚刚把手放回膝盖,正好被他抓在了掌心。

    楚云笙心底一愣,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所以,面上依然对潇潇姑娘说说笑笑。

    季昭然的指尖在她的掌心写下:隔墙有耳。

    他的指尖冰凉,如珠玉般光滑细腻的指尖在她掌心写下这几个文字的时候,楚云笙只感觉到掌心里一片酥酥麻麻的。

    待季昭然写完,她立即握紧了拳头,反手将季昭然的手掌扣在她掌下,写道:该怎么办?

    季昭然的另一只手已经在桌子上,继续为楚云笙斟上了酒,而这之后则若无其事的写下:将计就计。

    楚云笙有些不明白他的将计就计是个什么意思,但见他如此轻松而且已经谋划在心的样子,所以她只需好好配合就是了。

    只是心里想着心事,虽然面上若无其事,但实际上,不过片刻,她居然在季昭然接二连三的斟酒下,饮了好几大杯!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头已经开始晕了,眼睛已经开始化了,白雪皑皑红梅点点的天地间已经开始变得五彩斑斓了!

    索性还残留着最后一丝理智,楚云笙扯了扯旁边还在同玉沉渊呶呶不休的潇潇姑娘的衣袖道:“麻烦你送我回房,我有些醉了。”

    不是她不自己回去,而是她现在整个身子都是软的,完全没有力气,别说站起来了,现在勉强维持着坐在这里都很困难。

    而且,最要命的是,脑袋越来越重,思路也越来越不清晰了。

    之前,还能认得玉沉渊、潇潇姑娘、季昭然,这才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她只觉得满眼都是季昭然。

    被她这一拉扯,潇潇姑娘这才终于将注意力从玉沉渊的美貌上转移了过来,看向楚云笙道:“云笙姐姐,你也太不胜酒力了罢,这才喝了多点啊!”

    楚云笙只感觉到脸烫的厉害。

    她也知道自己不胜酒力。

    其实,实际上,她何止不胜酒力,她根本就没喝过酒,而脑子里对酒这东西唯一的印象,还是秦云锦的,这姑娘曾经喝了一杯酒大闹了整个军营。

    所以,她一开始才说,她喝酒会失态,简直就是灾难,这并不是闹着玩的,然而刚刚被季昭然这么一分心,她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外面偷听打探的这个人身上去了,全然忘记了季昭然居然有一杯没一杯的在给她灌酒!

    听到潇潇姑娘的打趣,楚云笙还不忘拍了拍她的肩膀,尴尬的笑道:“所以我才说我不能喝啊,是你和你的景哥哥,非要说明日就要一别,以后再见可能遥遥无期,大家要把酒言欢,要灌我酒,不然我怎么可能喝这么多嘛。”

    说着,她还有些不满的撅起嘴。

    然而,实际上,她这时候,全然搞错了方向,把坐在她左手边的季昭然当成了坐在她右手边的潇潇姑娘。

    而她那一脸尴尬的笑,这时候,看在大家的眼里,全然是一脸傻笑。

    一个喝醉了酒脸颊酡红双目含情的姑娘傻乎乎的连人都分不清的傻笑。

    “那好,我送她回房。”

    眼睛已经开始花了,之前还能看到潇潇姑娘的影子,还能看到满世界季昭然的身影,而这时候楚云笙只能感觉一片五彩斑斓的世界里人影憧憧,她甚至连说话的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是谁说要送她回房?

    嗯,刚刚是她叫潇潇姑娘送自己回去,应该是她吧?

    眼睛花了,脑袋糊涂了,但却还有一丝儿的理智,晓得是潇潇姑娘说要送自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