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闹别扭

    凌王。

    在她的记忆中,似乎没有听到过这么一号人。

    而季昭然既然引得这样的人派人刺杀,他本身也绝非普通人。

    这样想着,心底里也越发对季昭然的身份感到好奇起来,而那边,季昭然同那女子的谈话还在继续。

    见季昭然没有答话,那女子继续道:“他说只要除去了景哥哥,太子根本不足为惧,只等皇上……”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她的存在,季昭然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好了,我知道了,你一路奔波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

    三言两语就将那女子后面的话给截断了,也将楚云笙想要探听的关键打断了。

    虽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那女子却是十分听季昭然的话,道了别便离开了。

    楚云笙站在转角的屋檐下,继续往前走也不是,退出来也不是。

    站了片刻,最终决定咬牙硬着头皮往前去了,本来已经在脑海里想好了很多种季昭然如果问起来她该如何应对的说辞,却哪晓得,等她转过回廊,进了院子,那偌大的院子里,哪里还有季昭然的影子。

    以他的身手以及突然打断的对话来看,他刚刚应该是察觉到了自己在后面的吧?

    可是……

    不知为何,再转过回廊,并没有见到季昭然,楚云笙心底里不禁浮出一抹失望。

    院子里浸透了血渍的积雪才被清扫了没多久,现在漫天纷纷扬扬洒下的,又落了薄薄的的一层。

    楚云笙回了姑姑之前所住的房间,只感觉脑子里一片浆糊,心绪有些乱,却又理不出头绪,就这样两眼瞪着床顶,一直到天亮,才勉强有了睡意,只是还没合上眼,就听到外间二元的声音在廊下响起:“阿笙姑娘可是起床了?我们得趁早出发了。”

    出发前往卫国这是大事自然不能耽搁,一听到这话,楚云笙已经一个机灵从床上跳了起来。

    麻利的将自己梳洗了一番,打开房门,见到二元诧异的目光,楚云笙不用照镜子也可以想象的到自己的眼底的淤青有多严重。

    外面已经停了两辆马车和数匹马。

    楚云笙出来的时候,玉沉渊和季昭然已经分别站在了两辆马车之前。

    昨天来这里的时候,她是和季昭然同乘一辆马车的,但是,今日……他们之间似乎已经有了隔阂……

    楚云笙站定了身子,稍作迟疑的功夫,她身后的院门里转出了昨日突然出现的那个女子。

    天色已经大亮,不似昨夜光线暗淡看不清她的模样,这时候,楚云笙一瞧,今日她一席淡紫色夹袄,肌肤比这纷纷扬扬的雪更白,面若桃花,神态里颇有几分娇憨顽皮,让人不禁心生怜爱直意。

    人还未转出院门,声音已经脆生生的响起来:“景哥哥,你们真早。”

    说着,她整个人已经犹如一团盛开的桃花,扑到了季昭然面前,在他前一步登上了马车。

    季昭然神色淡定,见到那女子出来,也只是疏远有礼的点了点头,在寒风冷冽中,他的目光和楚云笙有那么一刹那的短暂交流,不过两人都很默契的立即调了开来。

    楚云笙收回了目光,便不再看他,见到后面玉沉渊依靠在马车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在玉沉渊的马车和骑马而行之间,她决定选择骑马。

    只是才走到马匹跟前,就被季昭然抬手拉了过来,将她送到了他身后,刚刚那女子所上的马车上:“雪大风寒,你先跟萧萧将就着同乘一辆,等到了下一个城池,再说。”

    说着,不等楚云笙反应,他已经先一步骑在了马上,扬起马鞭,绝尘而去。

    明明是一副不想搭理她的样子,可是现在又担心起她会受凉……这人的心思真真是让人难以捉摸,楚云笙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回到了马车里,没有见到她身后不远处,玉沉渊眸子深处的玩味越发深了几分。

    被季昭然唤作萧萧的女子已经趴在了马车里了,就他们在外面说这几句话的功夫,她就已经睡着了!

    就连马车出发,车轮滚滚前行,都没能吵醒她。

    这等睡功着实让楚云笙佩服,见她趴在一边睡的正香,楚云笙只得在侧壁坐着,她一夜没合眼,这时候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困意就来袭了,不多时,也就跟那姑娘一样,睡着了过去。

    等再度醒来,已经是午时了。

    她睁开眼,一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猛的映入眼帘,吓的她一个机灵,就要跳起来,才发现是那女子此时正托腮,在她身前趴着,打量着她。

    “你是谁?是景哥哥身边的侍女吗?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对了,素云去了哪里?”

    她声音清脆悦耳,神态又颇为单纯娇憨,虽然这样一连串的发问有些没有礼貌,但却让人讨厌不起来。

    楚云笙坐直了身子,淡淡道:“我跟你的景哥哥是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她将信将疑的将这话听了去,再挑眉一瞧楚云笙,好奇道:“那你可知我景哥哥的身份?”

    这话倒真是问到楚云笙的心尖儿上去了,她也懒得维持风度了,直接不悦道:“我们只是进行一场互利的交易而已,身份不身份的并不重要。”

    “哦。”

    那女子讨了个没趣,便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上有几分委屈的坐着。

    见她那般模样,楚云笙又觉得是自己刚刚的态度有点过分了,她其实并无恶意的,而且,她们还要同乘这一路,抬头不见低头见,总不能就这么僵着,所以她心下一软,只得软了语气道:“我叫阿笙,姑娘叫萧萧?”

    一听到她说话,刚刚那姑娘一脸的委屈顷刻间烟消云散,随即笑逐颜开道:“是的,我叫萧萧,沈萧萧。我刚从楚国而来,姑娘你呢?你跟景哥哥做什么交易呢?我们现在去哪儿,是回楚国吗?”

    楚云笙不过是答了她一句,这姑娘立马能阴转晴冒出一连串的问题,不知道是该说她心大呢,还是说她确实太过单纯活泼。

    想到此,看到她那一双对着自己扑闪扑闪眨着的大眼睛,楚云笙有些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