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他威胁她?

    他当时说要出手帮她救出姑姑,只要她一样东西。

    而具体是什么却并没有说明。

    当时,她想着,自己索性也身无长物,唯一有利用价值的秦令他还不放在眼里,也就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被他所图的,自然应下了。

    现在他如约帮忙救出了姑姑,倒也是她该履行承诺的时候了,楚云笙抬眸,认真的看着季昭然的眼睛道:“季首领做到了,我自然也会信守承诺,你要什么?”

    季昭然又凑近了楚云笙些许。

    那般近在咫尺的俊脸,和他身上越发冷冽的梅香,让楚云笙越发觉得呼吸不畅。

    危险。

    此时此刻,她浑身上下的神经、发梢都在警告自己,这个人太过危险。

    季昭然面上挂着笑,然而,那笑意却并未达眼底,他微微偏了偏头,对着楚云笙嘴角一扬,笑道:“那云笙姑娘觉得,你浑身上下还有哪一点可以作为等价交易给我的?”

    这话说的太过直接,也并未留半点情面。

    虽然,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但被他这么一说出来,楚云笙心底里的火气也蹭蹭蹭的上来了。

    谁说的,只有财富才能用来做交易的衡量标准?

    心底里的火气上来了,再看向季昭然,也并不如之前那般失了气势了,楚云笙蹬了季昭然一眼,冷冷道:“那阁下想要什么呢?什么才能称得上阁下所谓的等价交易?”

    “你。”

    季昭然看着楚云笙,缓缓吐出一个字来。

    然而,就是这一个字,差点噎的楚云笙背过气来。

    “你开什么玩笑?”楚云笙顺了一口气,翻了一个白眼,嘲讽道:“你以为我会答应?”

    季昭然抬手,温柔的将她鬓角那里被吹散的头发别到了耳后,却被楚云笙像避瘟神一样的避了开去,他眸色一暗,面上的失落显而易见,不过也只是短短一瞬,他便又恢复了一贯的从容,离开了楚云笙两步,见她又恢复了镇定,这才袖手而立道:“我以为你没有理由不会答应。”

    说罢,果然见到楚云笙一脸的拒绝,他也不恼,转过身去,看着元辰一行人离开的方向,继续道:“你以为你师傅他们此去辽国这一路,没有我的保护可以平安顺利抵达?我甚至不需要做什么,袖手旁观,一路有何容的截杀,他们能否到达辽国都是还是个未知数。”

    “你!”闻言,楚云笙浑身血液都开是逆流,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我怎么了?我达成了同你之间的约定,救了你姑姑,履行了你元辰师傅的约定,保护了你和阿呆,这后面的事情,我可从没有答应过。”季昭然冷笑了一声。

    就是这一声冷笑,让楚云笙越发气的炸毛,

    但是,季昭然说的没错,他们之间的约定只是从何容手上救出姑姑,就是现在他撒手不管,她也没有任何立场来质问他什么。

    只是真的听到他说的如此清楚甚至有些绝情,她的心还是有些发凉且受伤。

    心底里,最隐秘的角落里开始有了伤口,那痛楚一点一滴的蔓延开来,直至四肢百骸,楚云笙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灵台清明,这才迎着季昭然的目光道:“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我要怎么做,才能护送我师傅他们平安抵达辽国?”

    季昭然如同罂花瓣一样的唇瓣微启,露出了一抹绝艳的笑意道:“我以为,我说的很清楚了,以你的聪颖,会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闻言,楚云笙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同时脚尖已经一点,瞬间退开了几丈远:“你觉得这样捉弄我,有意思吗?”

    季昭然面上还保持着刚刚的笑意,在听到楚云笙这句话,再看到她那般疏离的眸色以及眸子里的抗拒之后,他面上的笑意也一寸寸的冷了下来,脑子里又回想起之前楚云笙斩钉截铁的那句话——她绝对不会对他动情。

    绝对。

    平生操纵人的生死太多次,这个专属于自己的词语,如今放到眼下,放到她对自己的感情上,季昭然只觉得讽刺无比,也心疼无比。

    不等楚云笙继续说下去,他面色一沉,转过了身子施展轻功,瞬间没有了影子。

    楚云笙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微微有些失神,这个人,忽冷忽热忽善忽恶的人,到底是怎样的脾性?

    越相处,她觉得越发将他看不明白。果然师傅的那句提醒是对的,这样的人太过危险,身份复杂,她不应该深陷的,应该趁早斩断了心地的那一丝情愫才对!

    冷风呼啸而过,不时的拍打着脸颊,生疼。

    在寒风里站了一会儿,楚云笙的脑子也越发清醒了,再度起身回到之前的院子里,她已经恢复了平时的镇定从容。

    被那些刺客黑衣人一搅合,她之前所住的屋子的房顶已经被剑气挑开了一个大窟窿,外面刮多大的风,屋子里便刮多大的风,实在是睡不得人,无奈,楚云笙只得起身,往之前姑姑所住的那个院子走。

    姑姑和元辰师傅连夜出发了,屋子应是空了出来,她过去应该能凑合过这后半夜。

    心里这样想着,奈何脚下的步子才转过院门,还没过回廊,却听见一对男女的对话声自那院子里传来。

    “景哥哥,你可是不知道我这一路跟踪的有多辛苦,好多次都差点被发现了。”

    女声脆脆甜甜的,正是之前在厮杀中突然闯进院子跑到季昭然身边的那个娇俏的女子。

    “你是如何知道他们要来刺杀我,又是如何跟上了这些人的?”

    果然,那男子是季昭然,对这女子说话的声音沉稳内敛,带着比平时更多三分的上位者的威严。

    “那日呀……”

    说到这里,那女子压低了几分声音,楚云笙竖起了耳朵将六识全部施展开来,才断断续续的听到:“我肚子疼,所以中途退出了宴席,因为对凌王府的地形不熟悉,走错了路,结果听到了凌王对手下的吩咐,你猜,他说什么?”

    后面没有季昭然的作答,但楚云笙可以想象此刻他的面上应是挂着沉默。

    凌王爷。

    这个词语,对她来说很是陌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