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酸涩

    同那个清脆如同银铃般的声音一同出现的,是一抹娇俏的身影。

    在那个女子的声音突然出现的一瞬间,楚云笙明显的感觉到揽着自己的季昭然的身子僵了僵。

    这说明,至少他们是认识的。

    不过眨眼功夫,那女子已经施展了轻功,越过重重厮杀的黑白两拨人马,到了楚云笙和季昭然落脚的面前。

    “咦?景哥哥,她是谁?”走到面前,那女子似是才发现季昭然手上还揽着另外一名女子,登时将注意力放到了楚云笙身上。

    那目光里有探究,有不解,还有几分不悦。

    季昭然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女子,已经松开了搭在楚云笙腰际的手,从容道:“一个朋友。”

    一个朋友。

    不知道为何,在季昭然面对这女子的询问,不经意的做出这样的动作以及这样的回答的时候,楚云笙的心间蓦地酸涩了起来。

    那般酸楚、苦涩,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

    也不想去想这到底是为何,她脚下的步子一错,就别过了季昭然,让出了几步开外,再次站定,含笑道:“是呢,一个朋友。”

    “哦,是这样子啊,景哥哥,我可算是找到你了,你都不知道我这一路找的好辛苦,”说着话,那女子身形一扭,已经扑到了季昭然身边,就在楚云笙刚刚让出来的位置,拽着季昭然的袖摆,继续道:“若不是跟着这帮人,我到现在还找不到你呢,你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吗?我……”

    那女子还欲继续说下去,季昭然却已经抬手拉开了与她的距离,语气里也是一贯的从容和疏离道:“这些事稍后再说,你先等我一下。”

    说着,他转过身子,走到了楚云笙面前,温柔道:“我们去看看公主殿下如何了。”

    说着就要带楚云笙下去,却被楚云笙脚尖一点,避开了去,她笑道:“我去看就可以了,季首领还是在这里同贵客叙叙旧吧。”

    就在他们说话间,四周的厮杀已经停止,那些黑衣人已经无一例外,悉数毙命当场,果真是完全按照季昭然吩咐的,一个不留。

    只是楚云笙有些不解,为何不留下那个月白色衣服的人的活口,莫非,季昭然已经知道了这些人的身份?

    心里不解,面上却并没有说出来,她正打算去姑姑那个院子看看情况,却见不远处的屋脊上,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裹在狐裘里的人。

    “季首领可真是是非多。”玉沉渊怀里抱着那只黑色的猫,不冷不热的说道。

    季昭然闻言,抬头微笑道:“这可比不得玉相。”

    楚云笙也看出来了,他们话里有话,虽然不知内情的她,听不懂,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些黑衣杀手的目标是季昭然,而并非是姑姑他们。

    而刚刚奔赴这个院子去扑杀季昭然的黑衣人最多,也说明了这一点。

    既然是他的事情,而且还这般成竹在胸的模样,她也就懒得去操心,不想再看这二人斗嘴,当即就点了轻功,向姑姑的院子里掠去。

    刚刚经过了一场厮杀,院子里屋脊上,到处都是怵目惊心的场景,雪地早已经染成了血色,楚云笙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残肢断臂和血渍,才走到院子里,远远就见到元辰师傅站在屋檐下。

    见到是她,便对她招了招手。

    “姑姑可还好?”虽然心知有季昭然的安排,不会出什么事,但楚云笙还是不免有些放心不下。

    元辰师傅对楚云笙朝着对面不远处的小山包扬了扬下巴,示意他们换个地方说话,便施展了轻功,掠了出去。

    楚云笙会意,当即就提着轻功,跟了上去。

    那处小山包距这间农舍不远,脚尖几点就到了,待站定,楚云笙才发现,这里几乎可以看清楚他们所住的那个农舍的全貌。

    彼时季昭然手下的白衣人正在清理两相厮杀之后的痕迹,季昭然,那突然出现的女子,以及玉沉渊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在目之所及处没有看到他们,莫名的,楚云笙的心底又涌现出了之前的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涩意来。

    “笙儿。”

    还是元辰师傅的话,将她拉回了现实:“明天一早,我就带着你姑姑前往辽国。”

    这也是楚云笙最希望的,“师傅,你可不可以老实告诉我,姑姑的毒……你有几分把握?”

    话音刚落,却见刚刚还从容不迫的元辰却似是瞬间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他有些颓废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再转过头来,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已经布满了酸楚和痛苦:“实不相瞒,我并没有把握,只是这是最后一个办法了,试一下,或许还有一分希望,如果不试试的话,阿君便是连希望都没有了……笙儿,这也是我找你来的目的,她一心想要回卫国……我这般拦着……有朝一日,她会不会记恨我?我已经想过了,就算她记恨我也罢,不理解我也罢,在我这里,这世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能比她的性命重要,你,能理解师傅吗?”

    听到师傅这般诚恳且郑重的答案,楚云笙的眼泪已经忍不住吧啦吧啦的流了下来。

    之前看姑姑的气色……她以为师傅是有办法的……

    可是,如今,竟然连师傅都这般失了魂魄没有把握……

    她不敢想象,若是姑姑真的出了什么事,若是真的没有找到办法救治,她会如何熬的住,师傅又如何承受的住。

    所以,师傅对她的问话,根本就是多余。

    对于师傅来说,这世上没有人没有任何东西比姑姑的性命重要,对于她来说,又何尝不是,但凡有一丝希望,她都会跟师傅的选择一样,绝不放弃!

    深吸了一口气,将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下,楚云笙才无比笃定道:“我跟师傅是一样的。”

    听到她的答话,元辰这才点了点头,将手探入怀里,摸出了一块巴掌大的牌子来,抬手递给她。

    因是在半夜三更,借由着雪地里映射的光,所以看不清楚那牌子的质地以及上面的纹路,但见元辰师傅这般慎重的表情,楚云笙也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