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一个不留

    在这一瞬间,根本就来不及多想,楚云笙翻身一脚踢开窗户就掠了出去。

    擒贼先擒王。

    她也看出来了,那个身穿月白色的衣服的人就是这场暗杀的领头人,只要控制住了这个人,才有退敌的希望。

    只是不知道这个人身手如何,剑法如何,但这些已经不是楚云笙要迟疑的了,情况危急,只有试过才知道。

    因此,她几乎是在做决定的瞬间就从窗户口掠身出去,用自己所能施展的最快的轻功,一路往院子掠去。

    院子里的黑衣人显然没有料到还有人不但清醒着,还直接送上门来,纷纷提剑就向楚云笙刺去。

    虽然没有遇到过被这么多人截杀的场面,但楚云笙这身子是秦云锦的。

    秦云锦是谁,是陈国大将军秦川的独生女儿,自幼便被秦川带在身边,在军营里长大,莫说早已经见惯了厮杀,就是上阵杀敌手起刀落间就能将多少个对手的生命收割。

    所以,秦云锦这身子本身就藏有嗜血的因子,一见到杀戮,浑身上下的血液就开始沸腾起来。

    这一点,让楚云笙都有些意外。

    她劈掌击中一个正面迎过来的黑衣人,便顺势夺了他手中的剑,然后一路踏雪,提剑朝着院中的那个月白色男子掠去。

    那些院里的黑衣人又岂会让她得逞,齐齐向她围攻了过来。

    本不想下杀招的楚云笙,在这样的情景下,在身上开始沸腾的血液的驱使下,手中的剑花也越发趋于狠辣。

    手起刀落间,已经倒下了数名,只是感觉这短短的几步路,却越发走的艰难,因为黑衣人越聚越多,似是怎么也杀不完。

    而这时候,楚云笙蓦地想起来,季昭然的屋子里,怎的没有一丝儿响动?

    若说之前没有被惊动,那么刚刚冲杀进他屋子里的人呢?也不该是完全没有了动静才是。

    正想着,于刀剑吭鸣声里,一声悠长的木门被打开的吱呀声响起。

    季昭然优雅的自漆黑的屋子里走出,无视周围持剑的杀手,来到了廊檐下,看了一眼在包围圈里的楚云笙,便将头转向了院子当中的月白色男子。

    而自他从屋子里步出,院子里围杀楚云笙的黑衣人和楚云笙都下意识的拉开了距离,停下了手中的杀招。

    满院子似是被人施了法术,定格住了。

    雪地里的季昭然一身从容优雅,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楚云笙也猜得到他此刻面上应是挂着几分杀意。

    只见他看着月白色衣衫的男子,淡淡说了一句道:“不留一个活口。”

    语气淡淡的,没有半点情绪起伏,说的话,也是之前那个月白色男子对着手下的黑衣人说的。

    但是,同样的话,从这时候的季昭然口中说出来,却犹如来自地狱修罗场的声音。

    让人颤栗、恐惧!

    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楚云笙在内,都不由得后背发凉。

    而那穿月白色衣服的男子身子一晃,喉头一动,刚想大笑出声,却见季昭然对他突然抬了一下手。

    就是那么一瞬间,不过眨眼的功夫,他甚至还来不及反应来不及闪躲来不及将口中的那一声还未笑出来的声音发出,就只感觉到脖颈一片冰凉,身子一轻,整个人已经被刚刚季昭然出手的那一记杀招掀翻在地。

    大片大片血渍自他的脖颈奔涌而出,将他倒下的那片雪地染了个透彻。

    而他一倒下,四周的那些黑衣人有那么一瞬间慌乱,不过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但没有畏惧,反而越发抱着破釜沉舟的决绝之意朝季昭然和楚云笙扑杀了过来。

    季昭然甚至连身子都没有动。

    因为就在他说了那句“不留一个活口”并同时出手杀了那个穿着月白色衣服的人之后,四周的树上、屋脊上突然冒出来另外一批浑身上下都笼罩在白色袍子里的人。

    因为是同积雪是一个眼色,所以,若是他们没有动作,人很难靠肉眼认出他们来。

    而这些人,是季昭然的,天杀的人。

    就因着季昭然那一声令下之后,这些人仿似突然凭空出现一般,带着比那些黑衣人更为凌厉的杀意,扑杀了过来。

    这变化来的太突然,楚云笙有些措不及防,就在她失神的那么一瞬,她身后的一个黑衣杀手的剑已经对准了她的后背刺杀了过来。

    杀招狠辣凌厉,角度刁钻,等楚云笙意识到并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眼看那剑尖已经离她不过寸许,那人去蓦地在她面前栽了下去。

    倒在地上,同那个穿着月白色的黑衣人头领一样,脖颈喷涌而出大片的血渍,而就在那血渍即将要喷了楚云笙一身的时候,她身子蓦地一轻,整个人已经被季昭然拦腰带了起来。

    远远的避开了那人的血迹。

    而待楚云笙回眸,季昭然已经带着她落到了屋脊之上,稳稳的站着。

    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她终于能看清季昭然面上的表情以及他那双寒心射水的眸子。

    冷,比这刮骨的寒风更冷。

    “在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思发呆!被那人刺中了怎么办?!”季昭然几乎是朝着楚云笙吼的,声音里不比平时那般沉稳如玉石的质地。

    这时候的季昭然,才更像是一个有喜怒的正常人。

    楚云笙被他这么一吼,本来应该回嘴的,但见他这般紧张的样子,是她从未见过的,不由得心底里涌出了一股暖意,当即虚心接受道:“是的,是的,我知道错了,以后都不敢了,此番多谢季首领救命之恩,小女子定当铭记于心。”

    说着这些话,楚云笙脸上还堆着讨好的笑意,眨着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用自己所能做到的最无辜的表情看着季昭然。

    直看的季昭然没有了招架之力,心头的火气也顷刻间烟消云散,正要再教育她两句,却听院子外面响起了一连串银铃似的笑声,那笑声里带着俏皮和欣喜。

    笑声刚至,那女子的身影也随之出现在了院子里,一抹淡粉衣裙一路踏雪而来。

    “景哥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