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又一场交易

    “交易?”元辰有些意外的看着季昭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而这个词语,对于天杀的人来说,也许并不见怪,但对于他们却是陌生的紧。

    他这一辈子,就同人做过这两次交易,一则是用药莲和一个承诺同天杀做了要保护阿呆和云笙的交易,一则则是用阿呆的自由做代价,换取辽国的出手相救。

    前者自不必说,后者足以让他在愧疚中度过半辈子。

    所以,再听到这个词语,元辰的心情才有那么几分复杂。

    季昭然没有看元辰,而是转过目光,投向楚云笙,认真道:“你真的打定主意,要去趟卫国这趟浑水了?”

    语气平静,没有指责,更听不出喜怒。

    只是让人觉得,这是被他正视和尊重的态度,仿似下一瞬,无论楚云笙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都不会干涉并尊重她的决定。

    楚云笙点点头,笃定道:“我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得了她的肯定回答,季昭然这才转过身来,对着萧宜君道:“公主殿下,也许云笙独自前往您未必放心的下她的安危,可是如果这一次,有燕国出手相助呢?”

    闻言,四下里没有了声响,楚云笙甚至屏住了呼吸等季昭然的下文。

    “燕国玉沉渊,大家对此人应该都有所听闻,即便是没有打过交道,但想来,能稳坐燕国权相的位置,将整个燕国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人,绝非等闲,有这样的人此去协助云笙,我想,卫国之危也就容易的多了。”

    “话虽没错,但是到底是不妥的,”萧宜君撑起了身子,坐了起来,抬手抚上胸口,将那一股汹涌的气血压制住,缓缓吐出一口气,这才道:“其一,听闻此人手段了得,为人肆意从不讲礼数章法,不是善类,与之为伍,无异于与虎谋皮,其二,他是燕国之人,此次协同云笙打理我卫国朝政,还是有诸多不便的,其三,且不说此人未必会愿意搀和卫国的政事,就是愿意通往,他的目的也绝非单纯,我们不能信任之。”

    一口气将这么许多话说完,萧宜君的胸口又有些气喘,看的旁边的元辰心头就是一紧,连忙拉了她的手要渡真气给她,却被她执拗的避开了去。

    将这些看在眼里,楚云笙便转过了头,看向季昭然,等着他的下文。

    姑姑分析的没有错,权衡利弊,都说到了点子上,但她也相信,季昭然心思深沉做事思虑缜密,他既然有此提议,自然有他的道理。

    “公主殿下所言极是,所以,这才是我刚刚提及的,有人要同元辰先生做的那笔交易,那人正是玉沉渊,而他所提的交易很简单,在协助云笙将卫国诸事处理妥当之后,能请元辰先生带他前往辽国一趟。至于他所去辽国为何,也仅仅是他个人恩怨,那时候卫国朝局已定,公主殿下的忧虑已除,待将他履行了承诺,再带他前往也不迟,至于公主殿下所说,他身为燕国权相,参与到卫国政事上来,确实不妥,但如今是危机关头,权宜之计罢了,若真涉及到卫宫的隐秘,届时只需要云笙多做提防便可,即使真让他窥见了卫国隐秘、城防布局、人事任用等,也无妨,等李氏一党伏诛,为了卫国朝纲稳固,自然还会将整个朝堂的势力分布重新进行分布和梳理,所以,两相权衡,还请公主殿下仔细斟酌再下决定。”

    闻言,萧宜君沉默了。她垂眸,似是陷入了沉思。

    而楚云笙在一旁,早已经听出了利弊,也终于明白之前听到二元汇报之后,季昭然的眸子里为何会有一抹算计的光芒。

    原来,这一出交易本就是他想到的,玉沉渊想去辽国,而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求助于元辰师傅。

    所以,季昭然便顺水推舟,让他随她去处理卫国的烂摊子。有那样的人物在,即使自己这个不成熟的半吊子,也多了几分底气。

    只是她忍不住好奇,玉沉渊这等人物又是为何要想尽办法要去辽国,既然季昭然都说了是私事,她也就并不怀疑,只是不免有些好奇罢了。

    心里早已经有了决断,只是看着姑姑这般犹豫,迟迟不肯答应,楚云笙不免出声劝道:“姑姑,可是放心不下我?”

    萧宜君闻言抬头,对上楚云笙清澈的目光,眸子里的忧色一览无遗。

    “即使没有玉沉渊,我也是打算要回卫国的,而且,你要在身子调理好之前赶回卫国,这是不可能的,莫说我不答应,师傅也不会同意的,所以,您让我去吧。”

    “为了救卫国,救小舅舅,现在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了,不是吗?”

    迎着楚云笙那般坚定的眸子,萧宜君不由得有些恍惚,时间似乎倒退了数十年,回到了她豆蔻梢头的年纪。

    而对面站着的,不是楚云笙,而是她嫡亲的姐姐,也用这般澄澈且坚定的眸子,对她道:“如今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了,景姝受伤,而你还小,如今陈国以重兵压境要求和亲,所以,只能阿姐去了,不是吗?”

    她那时候便恨不得自己再年长几岁,再大一点,可以代替阿姐远嫁和亲去陈国,尤其是在阿姐在陈国出事,被囚锁妖塔的这些年,她几乎没有一夜睡的安稳。

    现在,时间仿似又转了一圈,回到了原点,有着阿姐骨血延续的云笙站在她面前,要代她回卫国,这叫她又如何舍得,她怕,怕这一去,一别,又成永别,她怕穷尽此时也要背负对阿姐对云笙的愧疚。

    所以,叫她如何能做的了决定。

    而对面,站着的云笙看着萧宜君,神情有些恍惚,看着她的目光有些飘远,似是落在她身上,却又似在看向别处,但那般不舍的情绪已经自眼角眉梢流露了出来,丝毫掩藏不住。

    不等她答话,楚云笙已经转过身来,对元辰道:“师傅可支持我?”

    元辰咬了咬嘴角,叹了一口气,算是默认。

    楚云笙这才扯了扯季昭然的袖摆,道:“走吧,我们去谈谈这一场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