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隐情

    楚云笙退后了一步,认真的看着萧宜君,语气笃定道:“虽然我做事火候还不到,还不够老练,虽然我有时候遇事会慌乱,但姑姑请相信我,在大事上,我一定不会辜负姑姑所托。只要姑姑将卫国如今的形势、将朝中的党派,哪些人值得信任,哪些人是李氏党羽说与我听,我相信事在人为的。”

    “你还小,我怎能放任你一个人去涉险,断断不可。”萧宜君想都不想,一口拒绝。

    “赵国这一趟,我不是也平安过来了吗?姑姑,而且此去卫国,还有您的亲信在,我相信事情不会比赵国之行更棘手的。”

    楚云笙进一步解释,想要说服萧宜君。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季昭然就站在门外,安静的看着她,眸子里并无半点反对,也没有赞许支持等情绪。

    无波无澜。

    这样的季昭然,让楚云笙觉得有些陌生,仿似回到了最初他们遇见的时候。

    实际上,经历了这么多,他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

    但,不是这样,又该是怎样的呢?

    说着劝说姑姑的话的楚云笙,在不经意暼到门外的季昭然的时候,居然有些出神。

    不过也只是短短一瞬,萧宜君还没将驳斥的话说出口,却见二元自院外走到了廊下,他往屋里瞧了一眼,目光同楚云笙接触的瞬间,身子微微一倾,点了点头,算是招呼,这便走到了季昭然身边,附耳在他身边说了几句话。

    声音实在太小,以至于不过才几步之遥,竖起耳朵听的楚云笙根本就没听清楚分毫。

    二元说完短短几句话,就站到了一边,等季昭然的吩咐。

    而季昭然在听完二元的汇报之后,眸底深处的凝重加重了一分,不过旋即只见他那犹如琉璃琥珀的眸子里,划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那神情,像是一只算计了所有的千年老狐狸。

    但见他流露出这般神色,也可以说明,并非是坏事,楚云笙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季昭然迎着她的目光,走进了屋子,一直到萧宜君、元辰和她的面前,这才看向元辰,面色从容道:“先生,有件事,我想要向先生确定一下。”

    元辰见季昭然的神情,不似是开玩笑,那般正色,便也坐直了身子,“如今,我们几人能脱险还全仰仗首领鼎力相助,所以有什么问题,只要是我能说的,定不会有丝毫隐瞒。”

    听到元辰这般说,季昭然敛眉,眸色加深了几许道:“阿呆可是当年您从当今辽国皇后那里抱养回来的?”

    说是询问,实际上,这句话却并不是疑问句,很显然,即使元辰不说,季昭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不错,”说起阿呆,元辰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面上划过一丝难掩的愧色:“当年,我受他母亲所托,承诺让他活下来并用十年时间还她一个健康的孩子,所以不惜带他远离辽国。”

    与心中的全部猜测都不谋而合,后面的话,季昭然便也没有再问下去,倒是楚云笙,有几分听明白,又有几分听不明白。

    阿呆是辽国皇后的孩子,那么就应该是辽国的皇子了?

    元辰师傅为何当年会许下让他活下来并用十年时间治好他?

    而又为何过了这十多年,依然不见他将阿呆送回辽国?这些事跟现在他们的处境又有什么关系?她记得季昭然说过,元辰师傅这一次跟天杀做的交易,其中有一条是让他们保护阿呆。

    而,元辰师傅这一次在前往赵国救姑姑之前,还去了一趟辽国。

    这一切,到底有什么关联?

    将这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楚云笙心底隐隐有个猜测,只是,那个猜测有些冰冷残忍,让她不愿意相信,但见此时元辰师傅脸上流露出来的愧色,却又恰巧印证了她的猜测。

    似是看穿了楚云笙所想,元辰叹了一口气,迎着楚云笙的目光,坦然道:“也许你猜的没错,这些年我带阿呆如同亲生的孩子,而之所以到了十年之约也没有将他送回,也是不忍心看到这么心智单纯的他回到那个囚笼,这对于他来说,也许才是最好的,他非辽国皇后亲生,若回去了,并不见得会受辽王待见,而且还很有可能被其他兄弟姐妹排挤,所以,我一直隐居,一直在试图躲避辽国皇后暗中派来寻找的人,而这一次……”

    说到这里,他有些说不下去了,眸光中的愧色越深了,便转过头去,望了一眼同样注视着他的萧宜君,这才道:“阿君出事,而且已经被带往了赵国,我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除了同天杀交易,还有最后能走的一条路,就是求助于辽国。”

    “所以……师傅用阿呆交换辽国出手相助,所以这才让天杀在成功救出姑姑之前将阿呆保护好,以免被辽国发现他的行踪?”楚云笙轻声的将元辰后面没有说下去的话,说了下来。

    闻言,元辰默默地点了点头,并不否认。

    楚云笙心里不由得有些堵。

    她心疼阿呆,但却并不怪师傅。

    一来,她并没有什么立场来指责师傅,二来,师傅抚养阿呆早已经过了十年,完成了当初的承诺。

    而且,最关键的是在这样两难之中做出这样的选择,对师傅来说,也一定是痛苦万分,比起她对阿呆的心疼,他这个从小将阿呆一手抚养长大的师傅,应该更是心疼,让他亲手用阿呆今后的人生来换取姑姑的平安,对他来说,这样的选择是何其的艰难和残忍。

    但她心里就是堵得慌,为那个心智单纯的孩子。

    还是季昭然的一句话,将她从沉默中拉回了现实。

    “也因为有着这一层关系,所以先生可以自由进出辽国,行动并不会受限制。”

    这一句仿佛点醒了楚云笙,她想起来之前关于辽国的传闻,于五国大陆隔着一片无望海,但凡有人想要渡过无望海前往辽国的,最后都再没有了音讯。

    有人说,葬身了海底,有人说直接被辽国的守军斩杀。

    所以,五国大陆再没有人妄动想要去辽国一探究竟的念头。

    而师傅却能平安的从辽国归来。

    原来是这个原因。

    不等楚云笙开口他这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季昭然嘴角已经挂上了一抹笑意,道:“门外有人想同先生做一场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