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卫宫隐秘

    “七个月前,李月容有了身孕,我本以为是上天眷顾,没曾想到,就在我这次从陈国赶回卫国之后,正巧将她和侍卫通奸抓个正着。”

    说到这里,萧宜君睁开了眼睛,那一双澄澈的眼睛里,一抹冷意划过,“紧接着,就是属下呈递上来的她****后宫的证据,我以为那女子是个温柔可人的,心知这桩婚事是我们理亏,所以对她从来都很纵容,基本不会过问她的行踪和行事,却不曾想……居然会是这样。”

    楚云笙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虽久居锁妖塔,对于后宫的尔虞我诈阴谋诡计见识的少,但多少也有所听闻,只是像李月容这般荒唐的,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因为考虑到皇家颜面,所以我本打算不将此事声张,想着找一个借口,将她打发出了皇宫,送到外面……却也从未想过要伤了性命,只是不曾想到,她父亲居然在朝中结党营私,暗中勾结了兵部尚书和御林军副将赵勋,并在发现事情败露之后伙同赵国三皇子何容,来了这一出下毒和亲的阴谋,那一日,我才将离开卫国这段时间耽搁的政事处理完毕,听到属下汇报的关于他们勾结的猫腻,还未有所动作,就被潜入卫国皇宫的何容重伤,皇宫里的部下也都被赵勋带领的御林军截杀,然后他逼我服下剧毒,口不能言,用我的印鉴下了和亲的旨意,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虽然设想过很多种姑姑在卫国到底经历了什么,却没有想到会这么戏剧性。

    楚云笙深呼吸一口气,将心底里的恨意逼回,咬牙切齿道:“那现在,卫国就是被李月容她们父女控制了吗?”

    闻言,萧宜君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良久,才道:“因为挟持了我,所以卫国那些忠心不二的臣子、还有这些年我培植的亲信都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才让她们得了逞,在送我去赵国之后,她们一定是挟持了你小舅舅……”

    说到这里,萧宜君的声音里有些哽咽和无比的担忧,“是我大意,是我做事鲁莽,这才导致了卫国陷入危机,也让你小舅舅深陷危险,我知道,之前还好,她们为了挟天子以令朝臣,一定不会伤害你小舅舅,可是一旦李月容的孩子一落地……即便是女婴,我想她们也总有法子偷梁换柱换成男婴,然而……你小舅舅再没有了利用价值……”

    后面的话,萧宜君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但楚云笙也可以猜到几分。

    一旦李月容顺利生产,她们会让小舅舅写下退位的诏书或者甚至让他再出点“意外”,然后李月容的孩子,自然成了新皇的不二人选,而李月容自然名正言顺成了可以垂帘听政的太后,执掌卫国。

    李氏满门,鸡犬升天。

    其用心之险恶,纵使是杀一千遍也不为过。

    想到此,楚云笙心底里的悲愤又加深了几分,她下意识的抓紧了萧宜君的手,担忧道:“姑姑,你说的七个月前,李月容已经有了身孕,那么算日子,应该是快了……”

    闻言,萧宜君垂下了眼帘,默默地点了点头。

    从这里出发去卫国,至少还要半个月的行程,而且,到了之后,还要从李氏父女手中夺过主导权,要经过一番缠斗,就时间上来讲,真的很急。

    可是姑姑,如今的身子,又怎经得起这千里奔波?

    仿佛看出了楚云笙眼底里的担忧,萧宜君也叹了一口气,道:“刚刚,你元辰师傅跟我说,我这毒只能暂时封住,随时都有可能毒入肺腑再无回天之术,必须要跟他去辽国才能寻到解毒的办法,可是,我担心这一来而去,再回卫国的话,只怕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更怕你小舅舅会有什么危险,所以,现在,我是断然不能去辽国的,即使去,也要等回了卫国,将乾坤扭转过来,再去,云笙,你可理解姑姑?”

    理解。

    她何尝不理解,不但理解,而且为姑姑心疼。

    她的一生,自小舅舅从假山上跌落的那一刻,便从此绑定在卫国的江山社稷。

    没有寻常女儿家的良人相伴、儿女绕膝,如今,却是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不顾了。

    她和娘亲这十六年来在锁妖塔暗无天日,过的苦,姑姑的这些年来,过的也并非轻松。

    身上担着卫国的担子,便再不能有女儿家的万般柔情,不能有女儿家的矫情任性,甚至连一言一行,都会被放到道德的制高点,让史学家指点评论。

    所以,无论如何,这一次她不会答应。

    “姑姑,你是想让我帮你说服元辰师傅?或者让我帮你想方设法引开他,让你得以脱身回卫国?”楚云笙松了萧宜君的手,站了起来。

    “是的,有他在,是不会放任我回卫国的。”萧宜君笃定道,看着站起身来的楚云笙,目光里也满是坚定。卫国需要她,她不得不回去。

    楚云笙背过身去,不敢看姑姑那般坚定的眼神,但她的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拒绝:“对不起,姑姑,除了这个,我可以答应姑姑任何要求,在我眼里,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有你重要。”

    话音未落,只听门外响起了咔嚓一声响。

    下一瞬,那个带着一身风雪的白衣男子已经掠到了床边,看着萧宜君,一身怒气已经瞬间没有了踪影,只是眼底里的坚持和拒绝没有丝毫动容:“我不会放你回卫国的,这些年,你为卫国做的还不够吗?”

    就知道她们姑侄在一起,以萧宜君的性子,一定会劝说楚云笙送她回卫国,所以放心不下的元辰一直屏住了呼吸趴在了屋顶的梁上竖起了耳朵听,就怕万一楚云笙那个傻丫头还真的答应了,不过见楚云笙刚刚的回答,他还算满意。

    “元辰……我……必须回去。”没有想到元辰居然有一天会做起爬到房顶上偷听的小动作,萧宜君有些好气,但见他的表情,却又气不起来,只化作满腹的愧疚和辛酸。

    见他俩这样,楚云笙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她让到一边,目光在姑姑和元辰师傅脸上来回转了两圈,最后轻松的拍了拍手道:“都别争了,不是还有我吗?”

    “我也是卫国的小公主啊,是到了我为卫国做些事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