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难为情

    隆冬的寒风刺骨,昨夜才刚下了一场雪,松树柏树上都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雪,地面上也是,每走一步,都能听到嘎吱声响。(百度搜索给 力 文 学 网更新最快最稳定WwW.GeiLWX.Com)

    季昭然和二元走在前面,楚云笙紧随其后,再后面是打横抱着姑姑的元辰师傅,走在最后的是几个佯装成苦力的季昭然手下,他们负责将一行人的足迹抹去。

    林子里比外面更冷,头顶上还不时的有松针上的积雪掉落,楚云笙今日本来是穿了一件月白色夹袄,但在燕臣驿馆的时候,为了混出来,就跟那个丫鬟换了,所以这一身丫鬟的单衣,此时走在这里,便显得格外的单薄,格外的冷,她对着冰凉的掌心喝了一口气。

    一团白雾还没到掌心,就已经没了温度。

    季昭然走在前面正跟二元说着什么,敏锐的察觉到身后楚云笙喝的这一小口气,当即停下了步子,转头看她。

    他打量的目光在楚云笙身上从头扫到脚,眉峰不悦的蹙起:“二元,你是怎么办事的,不为姑娘准备厚衣服。”

    他声音淡淡的,不怒自威,听的身后的二元一身冷汗涔涔——他家主子什么时候说过要为姑娘准备衣服了啊?而且他之前哪知道主子对这姑娘这么上心过啊?

    不过这句疑问,二元却不敢问出来,只敢一边抬手将自己身上披着的绒面披风取下,一边赔着不是道:“是我办事不周,还请姑娘不要同我计较。”

    说着,他就要将披风取下来递给楚云笙。

    却有人早了他一步将楚云笙拉了过去,不等人反应时间,就抬手将自己身上的披风对着她罩了下来。

    楚云笙只感觉到眼前一花,一闪,下一瞬,她已经靠近了一个温热的胸膛,揽着她肩膀的掌心温热,他身上的披风将将好能裹住他们两个人。

    二元拿着披风的手楞在了空中,待他反应过来,立即十分识趣的抽回了手,自动的闪到了一边。

    后面跟上来的抱着萧宜君的元辰看到这一幕,目光在季昭然和楚云笙的脸上流转了几圈,最后意味深长的看了季昭然一眼便转过了身子,越过他们,继续往前走去。

    楚云笙那个囧啊,她是冷,却没想过要跟这人共用一件披风,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简直太**了,看到二元不时暼过来的意味不明的笑,她就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楚云笙抬头看天,深吸了一口气,才抬起头来,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抬手想要挣扎开他的怀抱并提醒道:“男女授受不亲。”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季昭然居然笑了起来,他低头,看着楚云笙已经涨红了的脸,玩味道:“你觉得,我们还能说得清吗?”

    心知他意有所指,楚云笙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见挣扎不脱,心里安慰自己,应该没多远的路,反正挣扎开来受冻的还是自己……

    这样想着,她也就放弃了挣扎,垂眸,任由他揽着,两人并肩往前走。

    想着不用走多久,实际上却走了大半柱香的时间,才终于走到了一条能容纳的下一辆马车通行的林间小道上,而那里已经停着一前一后两辆马车以及几匹马。

    见元辰师傅抱着姑姑上了前面一辆,楚云笙也就没跟着,不想打扰他们两个,便上了第二辆。

    而她刚才登上马车,季昭然随后也就跟了上来,在登上马车之后,他已经抬手解了披风,将之完全的裹到了楚云笙的身上。

    看到身上,还带有他的体温和幽幽梅香的披风,楚云笙不光是身上暖了,只感觉到心里某个位置也被人填充的暖暖的。

    只是,狭小的马车只容得下两个人,而且在小路上颠簸,两人之间不时的有肢体碰触,刚开始还觉得尴尬,慢慢的,楚云笙脸皮也厚了,也就顺其自然了。

    倒是季昭然,自上了马车之后便一直没闲着,即使车内颠簸摇晃,依然不妨碍他翻看那一沓厚厚的密函。

    每一封都是用火漆封住的。

    百里加急。

    不光能说明事情紧急,也说明他的身份,非显即贵。

    楚云笙这时候关注的重点已经不是他的身份了,而是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急,从认识他以来,她很少见他不经意就流露出紧锁眉头的表情。

    而且这么多加急密函,也足以说明,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但既然他不说,她便也不好相问,一如他的身份,

    即使她此时就在他身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这么近,只需要她眼风一瞥就能将信函的内容看到一二,但她的骄傲却不允许她这么做。

    马车颠簸,季昭然又忙他自己的,而楚云笙想着心事,连着她几天几夜的操心没睡好,这时候这环境正好让她很快的沉入了梦乡。

    等她一觉醒来,只感觉外面天色已晚,马车依然还在颠簸途中,而她这时候正枕靠在季昭然的大腿上!

    显然是为了让她睡的舒服,让这狭窄的马车变得宽敞一点,他几乎是侧贴着身子靠在侧壁上的,给她让了地方,而且还给她当人肉枕头。

    刚刚睡的昏天黑地的楚云笙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起来,支起肘子就要爬起来,才发现——季昭然月白色的外袍上居然流了一片水渍……

    看到这里,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居然还挂着哈喇子……

    恰巧这时候季昭然似笑非笑的眸子正看着她,迎着那样一双讳莫如深的眼睛,楚云笙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我……我其实睡相很好的……一……一定是这马车太颠簸了,所以才会……才会流口水……”说着楚云笙已经麻溜的从季昭然的身上爬了起来,坐稳了身子,目光在下意识瞥到季昭然那一大腿上自己的杰作……那一张脸越发红的没有个形儿。

    季昭然这才好整以暇的坐直了身子,看着楚云笙,淡淡的笑着,迎合她道:“是呢,一定是因为马车太颠簸了,我们云笙姑娘的睡相从来都是很好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尤其加重了“从来”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