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不安

    活人出不了城,但已经烂掉臭掉的死人却并没有说不可以。

    季昭然走上前来,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看着楚云笙,见楚云笙垂眸做思索状,心思全然不在他身上,刚刚才在胸口散开来的阴霾顿时又觉得堵得慌,他轻哼一口气,赌气似的掠过楚云笙,再次出了大堂,往后院走去。

    听到他那一声冷哼,回过神来的楚云笙发现他又转身出去了,而见他背影僵直,不由得又疑惑不解起来。

    他这又是在生哪门子气?

    不过,总归是要找他帮忙,在不在她的错,她都不介意伏低了身子,去给他陪个不是,想明白这点,楚云笙提起脚尖,两步跟上季昭然,一脸紧张道:“我刚刚可是说错话了?”

    不说这还好,说起这,季昭然那双清冷的目光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并未做片刻停留,便转过头去,一副十分不愿意再搭理她的样子。

    楚云笙有点像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继续问下去,依季昭然的性子定然傲娇的再不肯理她,所以当即机智的转移了话题,正色道:“我们该怎么出城呢?万一有些人之前看到了我的样子,到时候会不会拖累你们?”

    季昭然冷冷的眉头这才稍稍舒展开来,但依然不看楚云笙一眼,一边继续往后院走,一边淡淡道:“那你就跟你姑姑一起在暗格里待着,别轻举妄动,就像刚刚我们那样……”

    说起后半句,刚刚还冷眉冷眼的季昭然,表情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仔细看还能发现他的眉梢带着笑意,嘴角微微上扬,那是一抹淡淡的、浅浅的笑意。

    楚云笙只专心看脚下的步子和后院的环境,倒没有注意到他面部表情的变化,只是听到这里也不免脸颊一红,脑海里自动补充了刚刚在黑暗的暗格里他俩不经意的一吻。

    实在是太尴尬了。

    好在二元的出声及时将她从脑补画面拉回了现实。

    “主子,姑娘,这就准备好了。”

    楚云笙循声看去,只见后院里也停了不少棺木,二元站在其中的一架打开了暗格的旁边正对他俩挤眉弄眼,他的身后还站着数十个准备抬棺木的苦力。

    楚云笙的目光在触及到打开的暗格里那张宛若熟睡的容颜时顿住了,脚下的步子也下意识的加快,越过季昭然,几步走到了棺木前。

    见她这般紧张的模样,二元怕她误会当即解释道:“姑娘千万别误会,因为要躲避搜查,所以要盖上暗格,时间一长,暗格里空气不流通会容易造成人的窒息,所以我给公主殿下服用了龟息丸,可以短时间内抑制呼吸,刚刚给您送进来的那女子也是服用的这个,只是公主殿下的身子实在是太虚弱了,服用了这龟息丸身体自动进入了自我保护休眠状态,不过您不用担心,等坚持出了城,再用药物配合内息调养,应该没有大碍的。”

    楚云笙已经附身趴到了棺木边上,拉着姑姑的手听完二元这番解释才稍稍舒了一口气。

    “天色不早了,而且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何容三番两次都搜查不到,定然会采取更为极端的措施,我们要尽快出城,你也快到里面躺着,后面的事情,我来应付。”

    季昭然对身后那些待命的做苦力装扮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那些人当即挽起袖子,有模有样的就要来抬棺木。

    “嗯。”楚云笙也不矫情,当即脚尖一点,就轻轻的跃进了暗格里,小心的将姑姑放到一边,自己这才要躺下,突然想起来一个人来,当即抬头对季昭然笑道:“可别忘了燕国公主,等下出城不一定会顺利,所以……”

    后面的话楚云笙没有直说,但见季昭然脸上已经挂上了那一抹狡黠的笑意,她便知道,他是懂得的。

    再不耽搁,楚云笙小心翼翼的在姑姑身边趟了下来,棺木狭窄,她只能侧着身子半揽着姑姑,等她躺好,得了她的点头,二元这才启动机关合上了棺木。

    黑暗再度袭来,但有了前一次同季昭然进暗格的经历,所以这一次楚云笙没有那么害怕了,而且怀里还有温软的姑姑,她并不害怕。

    唯一让她觉得不安的,是姑姑身上的毒,到底能不能解。

    出了城,就能见到元辰师傅了,这也是最后一线希望。

    出城之前,她还能用见到元辰师傅就一定有办法解救姑姑来说服自己,不悲伤、不难过、不心急,可若真的是到了即将要见到元辰师傅的时候,她又开始惶恐,开始害怕了。

    若是姑姑的毒……不能解。

    那种可能她几乎不敢想,因为一旦脑子里有那样的设想的苗头出现,她就会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在逆流,那种要将她淹没窒息的痛楚会卷土重来。

    那样的痛,她不想再承受一次。

    心思有些漂浮,而身子这时候也突然开始一阵失重然后就是一左一右的晃动了起来。

    棺木被抬了起来。

    为了避免左右的晃动会伤害到姑姑,楚云笙下意识的将姑姑搂的更紧了一点。

    在楚云笙看不见的棺木外面,季昭然已经乔装打扮,穿了一身跟那些劳力一样的衣服,跟在了棺木后面。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城门口。

    还没走到近前,就被浑身散发着杀气的御林军拦了下来。

    为首的那人,正是之前追捕楚云笙的少年将军。

    他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将这十几个抬着棺木和送丧的人一一扫了一眼,最后落在当先的那个一身孝服的二元身上,语气不冷不热却已经带着不容置疑的威压:“没看到布告吗?三皇子有令,国丧期间,任何人不得出城进城。”

    二元抬手擦拭了眼角的泪花子,对着那少年俯下身来,行了一礼,言辞恳切道:“将军说的极是,草民们不该在这时候出城的,但是奈何家父身染恶疾且有传染之嫌,就这么去了,一直停在院子里也不是个办法,寿材店的老板也已经不给停放了,说是即便是冬天,这……尸体也已经开始腐烂了,再这么下去只怕会生瘟疫,会祸及他人……这罪过草民就是有十条命也担待不起啊。”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少年将军的眉峰才稍稍缓和了一点,但嘴角的线条依然冰冷,并未有所松动。

    ——

    (谢谢云西顾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