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最好的隐藏

    心下怀揣着不安,楚云笙也不敢在街上多做耽搁,毕竟四处都是搜查的御林军,叹了一口气,她脚尖轻点,催动着轻功就跟着季昭然的方向跃进了院子。

    才一进院子,就见到一张熟悉的脸。

    二元。

    此时正一脸恭敬的看着她,并从季昭然手中接过了唐雪薫。

    “姑娘好,她要怎么处置?”二元眼观鼻鼻观心的看着季昭然看向楚云笙的眼神,丝毫不敢怠慢了楚云笙分毫,语气里也是前所未有的恭敬。

    看不清其中细节的楚云笙被他这前后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吓了一跳,但还是镇定道:“藏起来,别被人发现了。”

    说完,二元便抱着唐雪薫走进了内堂。

    剩下季昭然如玉树芝兰一般静立着,在一株盛开的梅树下,含笑看着她。

    楚云笙被他这般神情的目光看的有些后背发凉,手脚不知所措,当即将话题转移到刚刚自己的疑惑上,好奇道:“这里离之前的那处院子这么近,你就不怕他们搜查过来吗?虽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是没错,但赵国的那些将领也绝非都是平庸之辈。”

    至少之前追捕自己的那个少年将领就不是。

    闻言,季昭然的眉梢轻挑,露出一抹让身后的梅花都为之黯然的笑意来:“活人自然是容易被搜查出来,但是要换做是死人呢?”

    这一笑,让楚云笙有片刻失神,但在听到他那句话之后,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什么意思?

    见她的目光顷刻间转冷,季昭然对着大堂努了努嘴,示意楚云笙过去看。

    楚云笙将信将疑的循着他的目光,跟进了大堂,这一看不得了。

    她的一颗小心脏差点被吓的跳了出来。

    眼见着她身子下意识的倒退了三步就要磕到门槛上,季昭然反应极快的跟了上去,并抬手扶住了她的腰际。

    待站稳,楚云笙这才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满屋子的棺材,惊讶道:“这就是你说的死人?合着这是一家棺材店啊!”

    季昭然点了点头。

    后面的话没说,但以楚云笙的聪慧也猜到了一二。

    难怪她自打一进这院子就感觉这里比外面还要冷上三分,一股子阴冷的气息直扑面门。

    而且,待她站定身子的时候,刚刚抱着唐雪薫进了内堂的二元正打开了一具金丝楠木的棺木,随着棺材盖被抽开,一股刺鼻的腐朽让人作呕的气息瞬间席卷了整个大堂。

    还不等楚云笙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只见二元抬手在棺木里面摸索了一通,不过眨眼功夫,那具棺木居然动了。

    由中间部位开始往左右两边分裂开来。

    像梳妆台的抽屉一般,分裂出了一个内格出来。

    二元将放倒在一旁的唐雪薫抱进下面的那一个内格里,在合上之前给她喂了一粒药丸子,这才再度开启机关。

    伴随着一阵金丝楠木转动的咔嚓声,最后合拢之后,从外面看,上下两层贴合密切,即使再仔细看也瞧不出任何异样。

    而若是有人搜查棺木,打开棺材盖,也只能看到躺在上面的一层尸体,这设计果然是巧妙。

    在看到二元做完这一切,楚云笙的眸子亮了亮。

    也终于明白了季昭然之前说的那句——活人自然是容易被搜查出来,但是要换做是死人就不一样的话里的含义。

    这样一来,他们可以用这个方法把姑姑送出城!

    想到此,楚云笙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动了动喉头,刚要说话,却听见外面响起了一阵嘈杂。

    御林军搜查过来了!

    这动作真快!莫不是刚刚在街上看到了唐雪薫的那一双鞋子?可是不能够啊,若是看见了,他们也应该按照楚云笙故意丢去的方向搜查过去。

    不管是哪一种,这时候都不是纠结的时候,楚云笙眼睛里的眸光闪了闪,再抬眸望向季昭然的时候,只见他突然对着自己十分暧昧的一笑。

    这一笑,绝美至极,也魅惑至极。

    让人一时间忘记面前这一屋子堆满了死人的棺木,忘记了门外搜查的御林军,忘记了此时的生死关头。

    等楚云笙从这笑容里将有些恍惚的心神收了回来,季昭然已经抬手动作迅速的推掉了面前的一具棺材盖,然后做着同刚刚二元一模一样的动作,打开了棺木下方的暗格。

    在暗格打开之后,他对二元使了一个眼色,不等楚云笙开口,他已经抬手不由分说的揽着楚云笙的腰际,将她带入了那暗格里。

    刚刚被胁迫着趟进来,外面的二元已经眼疾手快的启动了机关,关上了暗格。

    才回过神来的楚云笙当即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她极度的怕黑,尤其是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她瞬间陷入了恐惧,无所适从。

    但好在身边躺着季昭然,棺木暗格本就狭窄,他身形又高达挺拔,同她两个人躺在只能容纳一个人的暗格里,便显得格外的拥挤了。

    季昭然双手环顾在她的腰际,将她固定在自己胸前,两个人几乎面贴着面,胸靠着胸,呼吸相闻。

    楚云笙被黑暗所带来的恐惧在稍稍冷静下来之后,瞬间就被眼下两人之间亲密无间的距离而转移了注意力。

    “你……”

    “吁……”

    刚想开口,他动了动脑袋,将唇瓣凑近她的耳际,温热的呼吸洒在了她耳垂上,犹如烧红了的烙铁一般滚烫。

    “你之前为了引开搜查的御林军,只怕已经在他们面前露过脸了,所以保不齐他们会认出你来,到时候事情可就棘手了。”

    季昭然的声音很轻很柔,如一道轻柔的春风拂过面颊,棺木里伸手不见五指,但楚云笙也可以想象的到自己如今面上定然是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不过他说的很有道理,是自己刚刚沉浸在姑姑能出城的喜悦里,居然忽略了这些细节。

    本来还有些嗔怪他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这时候她一颗心也不由得软了下来,乖乖的窝在他怀里,屏住呼吸不再挣扎,只静静地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

    我也是醉了,设置了自动更新日期设置错了,临近几分钟凌晨发现没发布,赶忙打开笔记本准备手动发,天杀的笔记本紧要关头卡卡卡卡卡……等它卡出来了已经过了凌晨了,心好累,我现在有一种把这本子从6楼扔下去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