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洁癖?

    “好,请公主殿下随奴婢来。”说着,楚云笙转过了身子,走在了前面。

    唐雪薫不疑有他,跟了上来。

    实际上,去那院子的这条小路,也确实比唐雪薫要走的大道近了不少。

    在来赵王都之前,楚云笙没少做功课,所以这座城池的建造,大致哪条街哪条巷,小到哪家哪户的门朝哪儿开,她心里都有轮廓。

    只是季昭然没有告诉她除了那个院子之外,天杀在这赵王都还有哪些据点,而经过刚刚她那一番调虎离山,赵国那个年轻的将军就算后知后觉也该察觉到了不妥,定然会派人再去那条巷子搜索,所以,晚娘她们应该是趁着这些人被自己引开的时间里转移了地方。

    至于是哪处,她却是不知道,但想来季昭然做事缜密,也能想到自己会回去寻,应该会在通往那条巷子的路口安排人接应着,所以她也并不着急。

    就这样唐雪薫,一路小心谨慎的往那巷子的方向走。

    在中途,遇到过一队御林军,楚云笙本来还想藏起身来,在见到唐雪薫毫不在意的神色的时候,她也就放下心来,坦然的跟着她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在赵国皇城,但凡有点官衔的将领,都是认得燕国小公主唐雪薫的,自然对她娇纵任性的性子有所耳闻并唯恐避之不及。

    所以,远远看着是她,那带队的队长当即从马上跃了下来,吩咐了属下退让到了一边行礼,并把路给让了出来,甚至连半个字都不敢同这传说中的魔王打交道。

    唐雪薫丝毫没有将他们的敬畏放在眼里,径直从他们面前走了过去。

    而楚云笙,自然也跟在她身后低眉敛眸的走了过去。

    刚转出两条巷子,远远就能看到离开时候的那个院子了,唐雪薫却是已经没有了耐性,一双眸子里满是不耐道:“你不是说能节省一半路程吗,怎的走了这么许久还没有到?若是要让本宫发现你在诓骗本宫,看本宫不割了你的舌头!”

    楚云笙连忙弯腰,做惶恐状:“奴婢怎敢诓骗公主殿下,殿下是三皇子心尖儿上的人,日后便是赵国的国母,就是借奴婢十个胆子,奴婢也不敢对殿下有任何欺瞒。”

    楚云笙这句恭维倒是说到了唐雪薫的心尖儿上,刚刚还浮现在脸上薄怒也瞬间被满心的欢喜所取代,当即露出了一抹难得的女儿家的娇羞道:“就你会说话!”

    这之后,唐雪薫倒比之前好说话多了。

    才没走出几步,楚云笙脚边响起清脆的一声,她下意识低头,见是一枚小石子落到脚边,再循着那枚石子刚刚落下的方向看,身侧屋脊上,优雅的坐着的那个人正含笑看她。

    楚云笙回以一笑,当即上前两步,追上唐雪薫,抬手就点了她脑后的穴道,敲晕了她。

    在接住她倒下的身子之后,楚云笙朝季昭然努了努嘴,示意他上前帮忙。

    季昭然慢吞吞的从屋脊上下来,翩然的身形展开犹如一只展翅欲飞的仙鹤,冬日里的阳关给他的周身似是踱了一层神圣的光辉。

    如果说玉沉渊美的已经可以忽略性别,他说第二天下无人有资本说第一,那么季昭然便是俊美的不似凡人。

    这种带着华贵和英气的俊美,丝毫不输于玉沉渊的美。

    季昭然稳稳的落在地上,见楚云笙有些出神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莫不是阿笙还在想以身相许之事?”

    被他这一捉弄,楚云笙的脸颊忍不住红了起来,当即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将手中搀扶着的唐雪薫往他怀里一塞,闷闷道:“你可要抱好了她,这可是燕国的小公主。”

    闻言,季昭然的目光淡淡的划过唐雪薫的脸颊,眼底里不经意的流露出了一抹嫌弃,看着楚云笙硬塞到怀里的动作,不由得不满道:“我可是有洁癖的人,天下哪有这样对待自己的……恩公的?”

    想了想自己对于楚云笙的身份,季昭然目前只能想到恩公这个词语,这个词语才从嘴边冒出来,他不禁又有些恼意。

    她和他之间,怎的到了现在还这般生分呢?

    不但是身份称呼的身份,就连别的女子她都还无所顾忌的往自己怀里塞……

    这样下去可并不妥当。

    一时间,从来都从容自若的天之骄子季昭然眉目间愁云密布。

    楚云笙却不晓得这些,她将唐雪薫丢给季昭然,当即就退到了几步开外的地方,一本正经道:“既然是恩公,就不在乎多帮小女子一次,您可要带好了她,要知道,若是在我手上,我却是控制不住什么时候会失手掐死了她。”

    后面半句说的磨牙森森,听的季昭然也跟着心底了起了一层凉意。

    他这时候才联想起来,这时候塞在他怀里的女子,是曾经害的楚云笙从城头上跃下的恶毒女人,当即看向唐雪薫的目光越发多了几分嫌弃,抬手将刚刚还有些僵硬的揽着她的姿势一改,改为只勾起一根小指头拎着唐雪薫的衣襟,直接毫不怜惜的拖着她一路往前走。

    唐雪薫双腿在地上磨着,脚下的那一双绣花宫鞋没走几步就脱落了,楚云笙瞥了一眼,心里忍不住想,这人果然有洁癖,对待别人还真是不只是厌弃那般简单。

    可是,他当时揽着自己,背着姑姑,为何又没有这一面呢?

    不过这念头在脑海里也只是一闪即逝,当即楚云笙脚底生风的跟了上去,捡起了唐雪薫掉下的两只宫鞋,往右边的一条岔路上一扔,然后拍了拍季昭然的肩膀,道:“先生您能不能怜香惜玉点?就算不怜香惜玉,也要想想等下把她这金枝玉叶的双脚磨破了,这一路带起的血痕不是正好让人顺藤摸瓜找到了你老巢吗?”

    闻言,季昭然露出了一脸你是白痴吗我们又不是走路回去的表情看着楚云笙。

    然后不等楚云笙反应过来,他已经提着唐雪薫越上了旁边屋脊几个转身已经落到了那个院子里。

    这老巢就在这里?

    离之前她引诱那些御林军离开的院子不过一条巷子之隔,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