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燕国公主

    她犹记得,那一日,那女子涂着寇丹红的长长指甲划过她的脸颊,眼里的讥讽写的分明:“看吧,你果真是你们陈国的妖孽呢!就凭你,也想要做我三郎的妻子?”

    指甲划破脸颊溅起的血珠花了她的眼,脸上的疼,却抵不过心底的痛意,比起这个,接下来,那女子的一句话,才让她万劫不复。

    “三郎,我身子一直不好,大夫说,若用这妖孽额际印有凌霄花的头骨做发簪,可驱邪保佑平安,三郎,我要她额际的凌霄花做发簪,可好?既然是刻在骨头上的,剃了就好了。”

    燕国的小公主,唐雪薫。

    她从前不知道她和他是一对儿,更不知道何容要与自己顶下婚约其实只是利用和报复,所以才会稀里糊涂的就顺着何容的安排将那陷阱走到了头儿。

    唐雪薫恨她怪她,她可以理解,毕竟明面上,是她当时占了何容未婚妻的名头,但是她的恨来的太狠辣,而且还是在已经知道了何容之所以同她许下婚约不过是利用之后,依然不肯放过她。

    要毒杀了她,还要用她额际印有凌霄花胎记的头骨做发簪……

    所以,楚云笙绝对不会原谅她,除了何容,唐雪薫也是这一世自己要讨债的仇人。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破败的驿馆的偏院里遇到她。

    只见一身华服浓妆艳抹的唐雪薫站在那院墙边,对院墙外低声道:“真是个蠢奴才,你这样翻过去了,本宫怎么过去!先翻回来给本宫垫脚送本宫上墙头,你再下去接应着。”

    依然是那一身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气势,依然是那般蛮横娇纵狠辣的作风。

    她的话音刚落,墙外立即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下一瞬,一个身形瘦弱但面容姣好的丫鬟已经从墙外跃了进来,她对唐雪薫行了一礼,便照着唐雪薫的命令做了。

    她穿着同楚云笙身上一样的碧绿色宫装,伏跪在地上,曲起身子,将瘦小的后背呈递在唐雪薫面前。

    唐雪薫还有些不满,走上前踢了她两脚,这才提着绣花鞋踩上了那丫头的后背,往墙头上爬去,她一踩上去,那丫头本来就瘦弱的身子几乎承受不住,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但终究还是咬紧了牙关一声也不敢吭的坚持着。

    楚云笙的目光冷冷的扫过唐雪薫,一股杀意自心底里涌了出来。

    她所带着的那个小丫头看样子虽然有些身手,但见她翻墙的动作,应该不是她的对手,很容易解决。

    而这时候,唐雪薫只一心想要溜出去,是个绝好的机会……

    杀了她?

    这个念头自心底里一冒出来,当即被楚云笙否定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带走姑姑已经闹的满城风雨全城戒严,若是这时候燕国公主在这关头出事的话……

    而且,她要报仇,并不是简单的除去唐雪薫杀了何容那么简单,他们对她所犯下的罪,光杀了他们还不足以泄恨,她要把他们最看重的东西从他们手里一件一件的夺取,把他们碾入尘埃再翻不了身,然后再用看旮旯里最肮脏的虫子一般的眼光看着他们,并笑着对他们说——两位,别来无恙?

    这才算的上是她的复仇。

    想到这里,楚云笙将眼底里的杀意收回,深吸了一口气,将心绪平复,再抬眸看向已经爬上墙头的唐雪熏的时候,心底里已经有了主意。

    她几步掠到墙根下,趁着被唐雪熏踩着的丫头还没有起身,她食指一弹,对准她的太阳穴弹出了一颗刚刚在地上捡起的瓦砾。

    力道不算大,却足以让那丫头昏迷一些时候。

    唐雪熏坐在墙头,等了等地上趴着的那丫头,见她趴在地上半天一动不动,不由得又是怒从心起,骂道:“你个没用的蠢东西,还不爬过来给本宫垫脚!”

    若换做平时,那些丫头一察觉到她发怒定然吓得魂不附体,忙不迭的领命,但是今日,这地上的丫鬟却纹丝未动,难不成刚刚她这一踩,给踩晕了?

    唐雪熏心地有些疑惑,虽然已经怒不可揭,但却也不能够声张,毕竟她是想私自溜出驿馆,不想惊动那个人。正在自己跳下墙去,还是回到院子里再找一个丫鬟过来做垫脚,却见这时候一个廋弱的丫鬟正巧路过这偏院,往别处走去。

    “站住!”

    假意走开几步的楚云笙动作顿了顿,装作木讷的往左右看了看,便继续往前走。

    “喂!本宫叫你呢,给本宫站住!”

    唐雪熏放大了音量。

    楚云笙也停下了步子,循着声音的来源转过身去,在目光对上唐雪熏的时候,恰到好处的露出几分惶恐,便要捧着玉沉渊的衣服跪下,唐雪熏的目光落到她手中托盘上,玉沉渊的那套便服的时候顿了顿,挑眉道:“你是伺候玉相的?”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

    “那正好,过来,陪本宫出去一趟,等回来玉相问起,你也好替本宫说话。”说着,她对楚云笙招了招手。

    楚云笙垂眸,有点犹豫,等到唐雪熏露出几分薄怒和不耐的时候,她咬了咬牙,快步走了过去。

    “公主殿下这是要……?”将手中的托盘小心翼翼的放下,楚云笙走到唐雪熏身下的墙边站好,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本宫要去趟皇宫,可是玉相吩咐了今日所有人不得进出驿馆,所以本宫想着先溜出去再说,你且过去,给本宫垫着。”

    说着,她的目光瞥了一眼还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丫鬟,满脸鄙夷道:“可别像她一样,不争气的东西。”

    楚云笙低头应下,提步就上了墙头,柔声道:“公主要翻墙,何须自己动手,随奴婢来就好。”

    说着,她抬手挽着唐雪熏的腰际,脚尖一点,一运气,不等唐雪熏反应,她已经带着她下了墙头,稳稳地落到了墙外的林荫小道上。

    见她这般身手,唐雪熏不由得露出了几分赞许的神色,“也不愧是伺候玉相的人,本宫回头问他讨了来,你以后就跟在本宫身边伺候着。”

    楚云笙弯腰行了一礼,感激道:“奴婢谢公主殿下提拔。”

    唐雪熏瞥了她一眼,淡淡道:“走吧去王宫。”

    说着,她已经走在了前面。

    楚云笙起身,看着唐雪熏的背影,温柔道:“公主殿下,奴婢知道有一条近路抄小巷去往王宫的南门,可以剩下一半路程。”

    听到近路,唐雪熏立马停了步子,转过了身子。

    她没有看见,在她转过身子之前,说完那一番话的楚云笙,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冷冷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