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脱身

    “好,本相让你心服口服。”言罢,玉沉渊抬手拉过楚云笙的手,直接让她的指尖搭在了自己手腕的脉上。

    “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做完这动作,玉沉渊那双狐狸似得丹凤眼再度眯起,打量起楚云笙,然而这一见,他心头立即一片冰凉。

    上当了。

    只见之前分明中了毒身子有些摇晃站都站不稳的娇弱女子,这时候看着他,眼底里的那一抹嘲讽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让人目眩的狡黠的光芒。

    而等他意识到自己大意了,却已经晚了,那女子的指尖已经稳稳的、紧紧的扣在了他的命脉之上。

    玉沉渊不禁有些呕血。

    这绝对是他活了二十六年来最最大意的一次!他居然会败给一个女子!不仅仅是因为大意轻敌,更是因为他刚刚怎么就鬼迷心窍中了她那并不算高明的激将法!居然还自己送上门去的将自己习武的脉门放到了人家的指尖!

    这对于玉沉渊来,绝对算的上是一大屈辱。

    因此,之前一直带着似笑非笑的狐狸面具终于褪下,换上了一脸的阴冷。

    这时候的楚云笙却并不畏惧他那一抹阴冷和那一身的杀气,这时候的玉沉渊的命都是在她的手上,这般的表情,也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头晕的厉害,他给她下的毒已经在发挥作用,只是面上她依然强撑着不肯泄露分毫,否则让玉沉渊看出了端倪,哪里还会让她这般威胁她。

    虽然,实际上的她莫说催动内力对他的命门下杀招,就是现在能站稳了,已经是她强撑的极限。

    “燕相,得罪了。”说着,她对玉沉渊莞尔一笑,趁着他碍于自己扣住命门不敢轻举妄动的这一瞬间,她用了全身上下最后的力气对着他脑后的脑户穴就是一击。

    在玉沉渊那双勾魂摄魄的眸子终于涣散整个人往后倒下去之后,楚云笙也再支撑不住,跪倒在了地上。

    这一次,只能说她是侥幸中的侥幸。

    她甚至,没有想过盛名之下的玉沉渊居然会这么轻易就被她的演技说蒙蔽。

    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揣着毒,更何况那种情况下,哪里有机会给他投毒,她又不像他一样,是个使毒的鼻祖。

    这一次她赢在侥幸,而玉沉渊输在了自己的自负和轻敌上。

    虽然把他敲晕了,但这里却并不是久留之地,很快他还会醒来,醒来之后……只怕是想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但她现在也不能就此杀了他。

    虽然他联合何容是覆灭陈国的凶手,但她从来都觉得陈国的生死跟她并没有什么关联。虽然外界传闻他似乎对唐雪薫有着特别的偏爱,唐雪薫也是她的仇人之一。

    但冤有头债有主。

    楚云笙不会将自己的仇恨迁怒到别人身上。

    更何况如今赵国已经是何容的了,而玉沉渊现在的存在恰好可以牵制赵国。否则若是真让燕国落入何容的摆布……那么这天下也危矣。

    所以,无论出于哪个角度,楚云笙都不会伤害了这人。虽然刚刚他那一番话说的她确实火冒三丈,但想着也是自己运气太差,撞到了他沐浴。所以想想,楚云笙也就释然了。

    只是不知道玉沉渊给她下的到底是**药还是他的独门毒药,楚云笙的目光扫过玉沉渊,他身上只着了一件外袍,松松散散的穿在身上,并没有揣带什么解药一类,而屋子里目之所及的地方,也没有哪里可以藏匿药瓶子,叹息了一口气,她便双腿盘膝坐在地上,将真气稍微做了一些调理,又摸出怀里之前为姑姑带的还没来得及取下的一堆解毒的药丸子,找了几粒服下。再运气感觉身上的力气又恢复了一点,只是依然觉得头晕晕的。

    具体还得联络上了元辰师傅,让他来帮自己瞧瞧。

    楚云笙再不敢耽搁,趁着恢复了一点体力便摩挲着站了起来,从门缝里见外面没有人,这才轻手轻脚的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这才刚跨出门槛,就听见之前的那扇月牙形拱门那里传来的脚步声。

    无奈的她只得退回了屋子,关上了房门,露出了一丝缝隙,见到从那里转过来的原来是一个伺候的丫头,她这才松了一口气,但目光落到那丫头手中举着的托盘以及她那一身穿戴的时候,楚云笙的眸子亮了亮。

    旋即弯下腰来,将还晕倒在门边上的玉沉渊往一边挪了挪。

    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挪开,就听见那丫头脆生生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相爷,换洗的衣物奴婢给您送来了。”

    闻言,楚云笙捏着鼻子扣着喉头应道:“送进来。”

    言罢,她立即闪身躲到了一边。

    待那丫头前脚刚一进屋,还没来得及看清一屋子氤氲的水汽之后楚云笙的模样,就被她抬手给敲晕了。

    不等她晕倒在地,楚云笙已经拖着她的身子进了屋并关好了房门。

    做完这一切,她竖起耳朵来听,确认外间没有一丁点异样,这才开始动手脱这丫头的外衫,手脚麻利的同自己对换之后,这一次她走出房门便不再如之前的偷偷摸摸。

    而是拿着托盘捧着一叠燕相换下脏衣服,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这一次终于是转过了那扇月牙形拱门,而她刚刚走出,迎面就来了一队巡逻的士兵,这燕国驿馆的守卫之森严可见一斑。

    心底感叹,面上却不敢表露分好,楚云笙一路端着托盘低着头沿着回廊往前走。

    沿路都是巡逻的士兵,和不时忙碌的丫鬟同她擦身而过,在见到她手中的托盘以及里面的衣物之后,也就没有人对她表示怀疑。

    事实上,这整座驿馆也只是外紧内松,越到了后面院子,守卫也就越发松懈了。

    在楚云笙在大冷的天里冒了一层冷汗,湿了几重罗衣之后,才终于到了一个没有看守的偏僻院子里。

    在看到院子里那茂盛的杂草以及边上那低矮的院墙之后,她忍不住轻吐了一口气,正要提步走过去,却远远见着那低矮的院墙边站着一个女子。

    一个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到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