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搜查

    虽然季昭然没有说,但楚云笙也能看出来,这个晚娘并没有半点功夫傍身,她只是个普通人。可能甚至连他们的身份都不知道,只当做是盘下这个院子的贵客,遇到了麻烦要躲避前来搜擦官兵而已。

    也无怪乎季昭然会选一个普通人在这出口,越是普通平凡的人,才越发不引人怀疑。

    只是眼下,面对突然前来搜查的官兵,应付起来并不容易,楚云笙心思转的飞快,对晚娘道:“你快去找一套男子的衣服来。”

    等晚娘脚步飞快的找了一身月白色长衫来,楚云笙已经利落的将姑姑的头上佩戴的发簪都除去了,改用一根木簪梳了一个男子的发髻。

    外面的嘈杂声越发近了,似乎已经朝着他们所在的这条小巷子而来,楚云笙连忙将姑姑身上的外衫褪掉,换上了这套月白色男装,同时对晚娘道:“等下官兵来搜查,你切记要沉住气,一口咬定屋子里是你得了肺痨卧病在床的夫君。”

    晚娘连忙点头。

    虽然她不会功夫,但既然季昭然选了她留在这里,除了信得过她的为人之外,也应该有其过人之处,见她应下,楚云笙这才替姑姑盖好被子,将侧面露在被子外,这样从门外看,只能瞧着一张苍白的男子的模样。

    见没有什么不妥当的,楚云笙这才闪身出了院子,用她所能施展的最快的轻功掠到了对面的院墙上潜伏下身子来。

    等她将自己藏好,那一队搜擦的官兵已经出现在了巷子口,挨家挨户的搜查了过来。

    这一队约莫四五十人,人数倒并不是很多,但让人担心的是像这样的搜查小队几乎每条巷子都有,出了这条巷子的主街上,更是时不时的有着骁勇的御林军在巡视。

    一旦哪条巷子里有一点风吹草动,只怕这一城所有的精锐顷刻间就会将这里围了个苍蝇都飞不出去。

    这才是最棘手的,楚云笙低身伏在院墙上,尽量让自己的身子隐在红墙白雪之下,而随着那一队官兵的走近,她的呼吸也慢慢的放缓。到了最后,见他们就在对面叩开了远门,她甚至屏住了呼吸。

    晚娘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打开了院门。

    “官爷,请问,有什么事吗?”她小心谨慎的抬头问着为首的那人。

    虽然看似惊慌失措,但却是将小市民的那种惶恐不安拿捏的刚刚好,演技倒是不错,楚云笙心下稍安。

    为首的那官兵抬手将一张布告摊开来,在晚娘面前扬了一下,大声道:“我等奉命前来搜查嫌烦,若有抗命者,一并按同党处置。”

    说着,不等晚娘作答,他抬手将晚娘推到了一边,就指挥着后面的人进院子里搜查。

    那些官兵一进院子,就开始掘地三尺的找了起来。

    那架势,俨然是不找出个所以然决不罢休,眼看着其中几个人到了萧宜君所住的那个屋子门口,对面楚云笙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官爷,官爷——”

    被推到一边的晚娘忙不迭的凑到了他们面前,面色上带着几分担忧道:“不瞒官爷说,我夫君病了,身子太弱,吹不得风的,而且——我怕他会传染给你们。”

    “你夫君生了什么病?”

    “肺痨。”

    闻言,刚刚还在院子里到处翻翻捡捡的官兵们都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在倒吸一口凉气之后,都不约而同的倒退了一步。

    没有人愿意再往前一步,刚刚那几个要进屋搜查的人也都退到了门口,仿似屋子里有了不得的瘟神一样。

    实际上,肺痨在所有人眼里,也确实如同瘟神一样,染上了再救不得。

    刚刚为首的那个人面上也划过一丝惶恐不安,但又碍于自己是这队的小队长,不能表现出来,当即推了手边的两个官兵道:“还愣着做什么,进去查看啊,就这小小的肺痨就把你们吓成这样,还想要小命不?”

    他本人就长的五大三粗,说起话来犹如洪钟,气势了得的很,被他这样一嗓子,他身边被他推出来的两个官兵当即吓的腿一哆嗦,又不敢抗命,权衡再三,两人只得对视一眼,咬了咬牙关,一同往那个屋子里走去。

    楚云笙的心揪到了一处,手上已经摸起了身边院墙上的瓦片,握在掌中。

    晚娘也紧张的瞧着他们两个。

    只见他们战战兢兢的推开房门,进了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光线有些昏暗的屋子里,不过片刻,就见那两人几乎是一路尖叫着跑了出来——

    “她男人果然得了肺痨!”

    “苍白的不似个活人应该没多少活头了!”

    那两个人叫嚷着跑了出来,跑到那个领头的人面前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瞧你们那点出息,”领头的那人鄙夷的看了他俩一眼,又瞥过那开着门的屋子,也忍不住心有余悸道:“既然没有异样,那便去下一处罢。”

    话音一落,所有官兵似是得了****一般,飞也似得逃离了这院子,尤其是那两个进过屋子探查的士兵,跑在了最前面。

    见他们走了,匍匐在对面院墙上的楚云笙这才轻轻的吐了一口气,还未将手中捏着的随时准备出手的瓦片松了开来,就见巷子口,那些士兵去而复返。

    心中一紧,抬目远眺,就见他们身后,跟来了一队御林军。

    为首的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双眸若寒星,一身杀气极重。

    刚刚那两个士兵闹出的动静太大,惊扰了他?

    心里猜测着,但显然这人一定不会如同刚刚那一群人这么好打发,见来人这般杀气,楚云笙也知道不妙,只是该怎么办呢?

    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对面院子里的晚娘,抬手对她做了一个稍安的姿势,然后便提气施展了轻功,越过身后的院子,又翻过两个巷子。

    在远远能看到那进入她们那条巷子里的少年将军的时候,她抬手拿了一块瓦片就对着街道上正在巡视的御林军的马蹄击去,那马儿虽然训练有素,但冷不丁的被楚云笙这一希冀,当即吃痛的扬起蹄子嘶鸣起来,再不由背上的御林军控制,直接摔下了那人疯了似得往前面奔去。

    它这一发狂,前面的御林军的马也都被惊了。

    场面一下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