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求生

    “我来。”

    短短两个字,却没来由的让人感觉到被人照顾的妥帖的温暖。

    虽然到目前为止,楚云笙依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然而,看他平时举手投足间所散发的尊贵气场也知这人绝非一般人。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金娇贵玉的人,愿意俯下身来帮她背负身中剧毒的姑姑,这一点让楚云笙有些意外。

    见楚云笙怵在那里,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季昭然下意识的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这一个动作才做到一半,惊的已经回过神来的楚云笙倒退了三步。

    好笑的看着她这么过激的反应,季昭然抬手解开了这一路绑缚在身上的楚云笙娘亲的骨骸包裹,交到她手中,“我恐怕行动不便,这个你先自己保存好。”

    楚云笙接过来,划过那包裹的瞬间,眸子里有泪光划过,不过下一瞬,她已经收拾好了情绪,利落的将之绑在自己的肩上。

    也不再多做耽搁,季昭然弯下身来,对着萧宜君报以歉然的一笑,轻声道了一句:“得罪了。”

    下一瞬,他便抱了萧宜君,翻身越过床底,直接滑入了密室,楚云笙跟在后面,将出口关闭,这才跟上了已经将萧宜君绑缚在背上背好走在前面的季昭然。

    姑姑虽然经过这几个月毒素的折磨,消瘦了一大圈,但因为本身个子比一般女儿家拔高了许多,所以要背起来并不见得轻松。

    而季昭然却稳稳的背着,步履依然从容沉稳,看不出有丝毫吃力的迹象。

    密道岔路口极多,一路曲折蜿蜒,有些路段石壁两边有夜明珠照亮,有些甚至连一个灯台都没有,完全是漆黑一片,只能靠两个人灵敏的六识来辨认。

    因此,楚云笙每走一步都格外小心,本来半时辰的路程,他们走了将近一个时辰。

    ********

    云裳宫。

    从宫门口,到柔妃的寝殿,里里外外被御林军围了个水泄不通。

    彼时已近黄昏,御书房无故燃烧起来的大火刚刚被扑灭,赵王葬身火海的消息已经传到了皇宫各处、朝野上下。

    柔妃一身素缟颓然的坐在地上,她的脚边,是半个时辰以前三皇子命人拟写的殉葬诏书。

    她的名字,赫然在列。

    半个时辰以前,伴随着赵王驾崩的消息传到各宫之中的,还有太子殿下逼宫未遂悬梁自尽的消息。

    在听到接二连三的这些噩耗的时候,她只感觉自己的天瞬间塌了。

    然而,强烈的求生意识支撑着她,她还不能就这么死了,她肚子里还有未出世的孩子,所以她才哭着跪着求门口的守卫帮她传报自己有重要的消息要当面呈递给三皇子。

    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三皇子这时候见不见她了。

    外面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寒风如同刀子一般肆意凌虐在人的身上、脸上,柔妃坐在地上却似是全然没有了知觉一般,只那一双眼睛格外紧张的死死的盯着大门口。

    终于在她被冻成一尊冰雕之前,门外响起了一阵骚动,紧接着一地的跪拜声之后,门口终于出现了那一抹凌厉肃然的身影。

    一改往日里都穿戴着的紫色直缀朝服,这时候的何容一身素缟,比起平时的丰神俊朗,此时看起来多了几分冷若寒冰的肃杀。

    “不知道柔妃娘娘找本宫来,所谓何事?”

    也不同于往日里疏离有礼的请安,他直接走了进来,看门见山,似乎是不愿意在这里多停留片刻浪费一丁点的时间,看向柔妃的眸子里带着几分不漏声色的冷漠。

    “殿下,我虽然最近蒙受大王……不,先帝宠爱,但做人向来低调随和,从来不会去欺负别人暗害别人,对于殿下,更是从未有半点失了礼数……所以,还请殿下饶我一条性命。”

    何容的目光冷冷的扫过她,语气里并无半点感情:“柔妃娘娘这是说哪里话,让外人听了好像本宫在欺负你这个父王的遗孀似的,虽然赵国建国之初便有嫔妃殉葬制度,但因为太有失人道,所以这几代君王都已经废除了这制度,本宫不过是一介小小皇子,哪里敢擅越,让柔妃娘娘跟父王去的这道旨意,可是父王亲口下的,这可是父王的遗旨,所以我等哪敢违背,不过也正说明了父王对柔妃娘娘的宠爱不是?即使去往三千极乐,也不忘带上柔妃娘娘一道。”

    赵王怎么可能下这道旨意,柔妃自然不是傻子,只是如今,自己和腹中的孩子的生死全部掌握在面前这人的手上,这时候,他说的什么都是对的,让她做什么,她都是肯的。

    “臣妾担不起先帝的厚爱,三千极乐定然仙子如云,臣妾这等上不了台面的去了也只怕是会污了先帝的路,所以还请三殿下救我。”柔妃一下子跪在地上抓住何容的衣摆,哭的凄惨无比。

    何容面无表情的看着跪在他脚边的柔妃,嘴角勾勒出一抹近乎残忍的笑意道:“柔妃娘娘说有要事相告,难道就是这些?若没有,本宫这就不奉陪了。”

    见苦肉计已经不成了,柔妃立即坐直了身子,抹掉脸上的泪痕,道:“我知道,先帝驾崩,太子自尽,这赵国的天下就是三殿下的,三殿下说的就是旨意,如今也只有三殿下能救我了,三殿下想过没有,一夕之间,先帝驾崩太子逼宫,身为三皇子的您继了皇位,这等事情,定然少不得要被天下人诟病,尤其是朝野上下的文臣不少还是太子党羽,只要殿下能放过我,我愿意站到殿下这一边,指证是太子谋逆逼宫未遂这才自尽的,有我这个先帝最宠爱的嫔妃佐证,多少也能堵得住天下文人如刀锋一般的笔杆子。”

    闻言,何容冷哼一声,讥诮道:“本宫行事,从来不在乎天下人的看法,本宫从来只相信绝对的杀伐权势。”

    说着,他转过身子就要离开,在他的步子就要踏出云秀宫的门槛的时候,已经近乎绝望走投无路的柔妃终于狠下心来哭喊道:“我愿意用我知道的天杀的秘密来交换。”

    何容这时候才似来了兴致,停下了步子,转过头来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