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巧合?

    楚云笙也只是稍微想了想,便将他的事情放了下来,毕竟眼下救出姑姑才是她首要考虑的事情。

    回了赵太子的话,刚刚回到云裳宫,就被柔妃叫了去。

    楚云笙一进门就见柔妃面色有些凝重的坐在那里,一见她进来,立即屏退了左右,等屋子里只剩下她和她身边的一个亲信宫女的时候,她这才拉过楚云笙到了她内室。

    见她这般神情,楚云笙心知多半没有什么好事。只是如今,身怀有孕而且得赵王厚待,这宫里还有谁能欺负了她去?

    “妹妹,姐姐有一事想要请教你。”柔妃将她拉在软榻上坐下,态度十分亲昵。

    楚云笙有些惶恐的摆了摆手,笑道:“娘娘有事但请吩咐,只要是执素能办到的。”

    柔妃今日穿着一件月白色夹袄,她将手搭在楚云笙的掌心,叹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道:“妹妹前几日在我这里见过大王罢?还有今日,听翠屏说在御花园,妹妹也远远瞧着大王了。”

    怎么会有此一问,难道有什么不妥?

    心里带着不解,面上楚云笙很从容的答道:“回娘娘的话,确实见过。”

    闻言,柔妃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了楚云笙的手,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神情里带着万般殷切道:“那你可看出这几日的大王有何不同?或者……你可看出大王的身子有何不妥?”

    这话一出,楚云笙一怔,也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娘娘这是什么意思?”

    “你先回答我,可有看出有什么不妥?你既是医女,擅长医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这其中的诡异。”

    楚云笙挣了挣被她抓的紧紧的手,没有抽出来,只得放弃,无奈道:“我虽然见过,但这几次都是远远的瞧着,而且大王整个人都包裹在厚厚的狐裘里,并不看的十分真切,我虽是医女,到底医术不精,没有通过望闻问切是不敢断言的,娘娘叫我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楚云笙这句倒是实话,她这几次都是远远瞧着赵王的,他都被包裹的只有一张脸在外面,而且整个人消瘦的让人看了都有几分心惊。她没有走近,更没有替他把过脉,不敢妄自推断他的身体状况。

    现在看柔妃这般紧张的神情,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或者是其中另有隐情?可是刚刚她在御花园远远瞧着赵王同季昭然他们这些楚国使臣交谈的时候,精神头倒还好,一时半会不应该有什么事情的。

    听到楚云笙这么说,柔妃面上的焦急越发显而易见,她松了抓着楚云笙的手,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走了两个圈儿,越发觉得沉不下心来,最后再坐回软榻上,叹了一口气道:“我当你是自家姐妹,也就不瞒你了,我才得了消息,说我安排在大王身边照顾大王饮食起居的亲信太监前几日便失踪了,这还不算,刚刚我派人去御书房打探消息的人也没有回个信儿来,再派人去瞧,说远远就见着御林军将整个御书房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水泄不通,甚至连个苍蝇都飞不进去,我在这宫中这么久,何曾见过有这等情况,你说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何容已经开始动手了吗?那么,姑姑那边怎么样了?

    楚云笙的第一反应。

    可是刚刚她在御花园看到的赵王都还好好的,而且何容还在和季昭然指点江山谈的正兴起。

    不应该会在这个时候出事才对。

    可是,柔妃那无声无息便失踪了几天的亲信太监是怎么一回事?那突然包围住御书房的御林军是怎么一回事?

    她现在也终于明白自进这房间以后看到的柔妃慌张不安的情绪是为什么,她也隐隐猜测到了宫中会有大事发生,赵王危险。

    而这个时候,无论是谁,只要针对的对象是赵王,便是对她不利,因为她腹中还怀着孩子,若是将来生下的是公主还好,若是皇子,便是注定要跟日后继位的那位构成威胁……而若是那人手段足够狠,要斩草除根的话,又怎么会坐等那一天到来。

    楚云笙拍了拍柔妃的手,轻松劝道:“或许情况没有娘娘想的那般糟糕呢?”

    她劝柔妃不要着急,其实这时候她自己比谁都着急,但既然何容没有直接杀了姑姑而是选择下毒的方式,那么就说明他还要利用姑姑做些什么,在他有大动作传出来之前,姑姑应该不会有事。

    应该不会有事。

    楚云笙不停的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柔妃摇了摇头,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我也只是在这后宫有一个位份,无权无势,而这位份除了带给我危险,眼下并不能带给我什么,我的身家性命荣辱富贵都是系在那一个人身上的,所以他绝对不能有事。”

    说到这里,她清凉的目光里一抹绝然一闪而过,她转过头来,盯着楚云笙道:“妹妹可愿意帮我一个忙?”

    话说到这份上已经不是楚云笙可以选择的,她尚未答话,却听柔妃继续道:“何况,你是我表妹,若是我在这里有事,你自然也难逃升天,所以,现在我们是一条绳上的。”

    这话语中带着十足的威胁,不容得楚云笙拒绝。

    而事实上,她也并不想拒绝,柔妃的意图很明显,她所谓的帮忙,定然是想让自己混进如今被重兵把守的御书房,去为赵王诊治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赵王是真的病了被谁控制住了,还是有其他的隐情。这宫里柔妃信得过的人没有几个,不然也不会千里迢迢从楚国请来远方表妹为自己保胎。

    而她不想拒绝的原因很简单,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之前季昭然给自己绘制的那张整个赵王宫暗道图纸上,御书房的龙椅下面是整个暗道的中心,可以通向赵王宫下建造的每一个密室。

    也就是说,那是除了从云秀宫正面进去之外,第二个可以进入云秀宫的方案。

    要救姑姑,她只能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