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楚国来使

    楚云笙摇摇头,趁着门口把风的女子转过头去的功夫,她抬手抹掉了脸上的泪痕,在萧宜君掌心继续写下:“姑姑放心,我会救你出去。”

    说着,也不等萧宜君反应,她将自己的内力通过两人紧握的手掌渡了出去。

    萧宜君本能的反抗,却奈何楚云笙心意已决,她的反抗没有丝毫作用,只能任由楚云笙将自己宝贵的内力渡到她体内,再经由她一路引导,护住了她的心脉。

    一番动作完成,楚云笙已经汗湿九重衣。

    渡人内力这种事情,是最耗损精元的,她回想起来,在山谷的时候,装扮成阿呆的季昭然也曾这样救过她,那时候,似乎他们还并不熟悉。

    当即意识到思绪飘的远了,楚云笙连忙回过神来,从怀里摸出来事先已经带上的护心丹,喂姑姑服下,还想说些什么,却见门口把风的女子已经闪身过来催促道:“门外换防的时间到了,我们得赶快撤,后面来的两个值夜的宫女不是太子殿下的人,不能被支开,你这里好了没有?”

    楚云笙已经收拾好了面上的表情,低声道:“我这里也差不多诊好了。”说着,她垂眸,给了姑姑一个放心的眼色,才将她的手放回被窝,替她掖好被子,这才跟着那女子钻进**底回了暗室。

    当暗室的门板刚刚落下,外间已经响起了脚步声。

    时间刚刚好。

    一回到密道,在那女子的监督下,楚云笙又戴回了黑布带,一路就这样跟着她,循着来时的路,回到了云秀宫的偏门,那个之前领她来的太监已经等在那里了,草草的跟那女子说了一句,就领着楚云笙离开了。

    一直再回到了御花园,楚云笙才得以扯下眼睛上蒙着的黑布带。

    “姑娘,情况如何?”

    楚云笙已经在心里想好了说辞,“被人下了毒,而且若不及时救治的话……只怕回天乏术。”

    她已经在是否告诉赵国太子实情之间仔细想过了,这件事何容既然瞒着他,而且看他这般看重的程度,很有可能要牵扯进他来对他不利,那么,也就有可能他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让楚云笙再去云秀宫诊治姑姑。

    在对赵太子何铭这个人做了仔细的推断之后,楚云笙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所以她才决定告诉他实情,她还要利用他让她再去见姑姑。

    闻言,只见那太监的面色一白,身子一僵,显然没料到会这么严重,他缓了缓神,跟楚云笙道了声谢,说要将这些如实呈报给太子便离开了。

    环顾四下无人,楚云笙也以最快的速度回了云裳宫。

    将一身被雪浸湿透了衣服退下,躺在**上良久,她都没有回过神来。

    之前萦绕在心底的好多问题都有了答案,然而现在却有更多的问题冒了出来。

    姑姑的毒现在看来,并不是太子下的,那么剩下的就只可能是何容了。

    他可以控制住姑姑,显然对他对他控制住卫国更有好处,为何还要下这致命的毒呢?他的目的是什么?策划赵国太子同姑姑的联姻,他到底想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还有,元辰师傅早自己一步来到了赵国,他现在在哪里?如果让他知道姑姑现在的样子,还不知道要抓狂成什么样子。

    想到姑姑,楚云笙的心就跟被人用针扎了一般的疼。目前的情况,简直就是她之前说猜测的可能中的最糟糕的一种。不过总算见到了,而且摸准了她现在的位置,自己就可以制定下一步计划了。

    她记得进宫之前,季昭然对她说过,见到姑姑之后,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要轻举妄动,等他们碰面再做定夺,可是现在宫墙深深深几许,她该要如何传递消息呢?

    本来还要好好谋划一下怎么想个办法出宫,但幸运的是,第二天就听见云裳宫的小宫女在嘀嘀咕咕,说赵王在御花园里接见楚国的使臣,这楚国使臣当中有一位青年尤其气质出众,宛若谪仙。

    楚云笙估摸着那人多半就是季昭然装扮的那位了,这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机会。既然心里都已经有了底,所以楚云笙也就不敢耽搁,在给柔妃送保胎药的时候,假意不经意的提起,临走时走的匆忙有些事情没有来得及跟父母说,正想着写一封家书托人寄回去的事儿。

    柔妃当即提起赵王这时候应该是正在御花园见楚国使臣,正好让他们给捎带回去,说着就叫楚云笙不必在这里守着,让一个贴身宫女带着楚云笙去御花园候着,等大王见过了使臣就带她过去见见。

    这正合了楚云笙的心思,她不免有些感激起面前这位极其懂得察言观色的柔妃来。

    起身谢了礼,便随着她的一名贴身宫女往御花园去了。

    不敢离的太近,只能远远的看着。

    凉亭里,瘦骨如柴的赵王裹在厚厚的狐裘里,只露出一双格外精烁的眼睛在外面,打量着几位在他面前不卑不亢,礼让有度的楚国来使,这其中的一位年轻人,格外引得他的注意,虽然外表儒雅清俊,但不凡的谈吐和见识,但凭借多年阅人无数的经验,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少年绝非池中之物,若是收为己用……

    想到这里,赵王的眸光又深邃了几分,他将手中抱着的暖炉紧了紧,笑的有几分意味不明道:“纪云?孤还未曾听说过,楚国还有此等人物。”

    季昭然上前一步,**辱不惊道:“纪云不敢当,我楚国同赵国一样,人才辈出,纪云不过一小小礼部行走,赵王日理万机,未曾听说过纪云的名字也实属正常。”

    这一番话,既抬高了赵国,也同样夸了楚国,并未见得有半分偏颇,分寸拿捏的倒是挺好,赵王眸光一闪,“哦?依孤看,楚王给你一个小小的礼部行走,岂不是太过屈才?”

    纪云淡淡一笑,“纪云才疏学浅,能得赵王赏识,是纪云修来的福气,在此先谢过赵王,我楚王慧眼独具,自会物尽其用。”